【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情欲故事:然后,爱情随遇而安(四)

最情欲故事:然后,爱情随遇而安。高富帅、灰姑娘、小情小调、你侬我侬,外加一点儿小色情。夜深人静无聊之至时,消遣消遣。

野姜花

程浩被她说的毛骨悚然,爬起来整整头发,在房里转了几圈,有些烦躁:“桑桑,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是真的豁出去了,可是到时候他……这样说吧,从男人的角度出发,事业和女人,就算不能兼容,也绝对不能相冲,你懂不懂?”

秦桑坐了起来,拨了拨头发,笑着点点头,“懂啊!”

程浩为她这样淡然的表情气结,白了她一眼。

“我想的很清楚了。就算到时候李微然不要我,我也不会后悔。”她微微低了低头,“程浩,人一辈子总得疯狂的一次的。”

程浩知道劝她也没有用了,默然了半晌,站起来准备要走,“看在一日夫妻百日恩的情面上,我给你一个友情忠告——玩玩就好,千万别当真。”

“不行,我必须得给他名分。”秦桑和他是玩笑惯了的。

“我伤心了,你把我置于何地啊娘子?”

“呸!”

“桑桑!”程浩一脸幽怨的看着秦桑,被秦桑一把推的扭过脸去。

“唉,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程浩长叹一声,转过头来,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思考了一下,胸有成竹的对她说:“再等半年。我老头子把权交到我手里,那个合作案也木已成舟了。我去跟你老爹退婚。你到时劝着点你家老头子啊,别真的把什么都推我身上,虽说为了我的小桑桑,冰清玉洁的名声我是不打算要了,可要是要打要杀的那我可不干!”

秦桑定定的看着他半天,笑了起来,伸手抱住他的腰,“程浩,谢谢。”

“少来这套!给我介绍两个美女倒是真的。”程浩拨开她的手,起身整了整衣服,“我走了。哦,对了,前两天我和那个玉女红星CC被拍到了,上了头条。你老爹为了这个找的我,待会儿你别说漏了啊!”

秦桑点点头,也站了起来,笑着理理他的头发,挽着他的手送他出门回家。

秦威在书房等着秦桑,看见她进来,他难得的笑了笑。

“程浩走了?”

“恩。”

“秦桑,还是你最懂事。”秦威端起茶喝了一口,招手示意她坐下,“程浩现在还没定性。以后会好的。”他吹了吹茶叶沫,气定神闲。

“爸爸。”今晚秦桑的情绪变化太大,以至于忽然很想问他一些她一直不敢问不想问的话。

秦威点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妈妈——我是说妈妈,如果她当时开口求你为了她抛弃一切,你会愿意吗?”

秦威被热茶烫了一下,面上却还是得装的若无其事。

“哪有那么多的如果。已经成了定局的事情,有什么好假设的。”他淡淡的说,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秦桑却注意到了他细微的动作——他握着茶杯的手指,因为用力的缘故,指甲泛着白。

“爱情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不动声色的又抛出了一个问题。秦威终于抬起了头。

他放下了杯子,眉头微皱,是秦家上下皆知的不悦神色。可是他面对的是秦桑,他最懂事最不用操心的女儿。

“我曾经以为意味着一切。后来发现,没那么重要。秦桑,等你和程浩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你们两个人都会懂的。所以现在有些什么小风小浪的,你不要太在意。”

秦桑淡淡的笑,好像在想他说的话。秦威却有那么一瞬的失神——女儿淡定的笑容,让他想起了某个午夜必定入梦的少女,长发飞扬,笑容明亮。

小树,我现在懂得了,那你呢?

“爸爸,我正在懂得这些的路上。所以,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你要原谅我,好不好?”秦桑巧笑嫣然,对爸爸撒娇。

秦威正陷在意气风发的往事里,怅然不已。并没有去深究秦桑话里的涵义,点了点头,打发秦桑出去了。

……

楚浩然笑嘻嘻的冒出来的时候,安小离这段时间被小白泡的软扑扑的小心肝吓的扑通扑通狂跳。

“你……来干什么?!”她结结巴巴的问他,眼神不时飘向里间办公室的门,陈遇白就在里面。

楚浩然笑的春风满面,双手撑在她的桌上,“你总是不接我的电话,我就直接上来堵你。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

“呃……中午我有约了。”安小离回绝他。

“约了谁?陈遇白?”楚浩然提高了声音。小离急忙站起来要捂他的嘴。他笑着往后躲,却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你去我公司上班好不好?我一想到你在陈遇白身边,我就浑身不自在。”

他一番话说的不急不缓,声音不大不小,小离惊吓不已,连忙挣脱他的手,抓起椅子上的包包,推着楚浩然往外走,“好了好了,我们去吃饭……走了走了……”

电梯里有几个小离公司的同事,看见小离和楚浩然进来,都是装作不在意,眼里却闪着八卦的光芒。

楚浩然不找痕迹的扫了四周一眼,一只手便虚虚的揽在了小离的肩上。

到了楼下的大堂,两个人站在大门口等楚浩然的车子过来。

“小离,我还是那句话,我会等你。”楚浩然忽然低低的说。

小离一路都在烦恼待会儿怎么跟陈遇白解释不跟他一起午餐这件事,没跟上楚浩然的说话节奏,顿时不明就里的“啊?”了一声。

“如果你坚持你和陈遇白什么都没有的话,那就太低估我的智商了。”楚浩然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仔细的观察安小离的表情。她先是一愣,然后明显的羞愧了。

楚浩然根据这个表情马上就判断出她和陈遇白的真实状况——暧昧有余,爱情未至。而同时,他的心里升起那么一点小小的异样温暖情绪——这个小女孩,还是当初他遇见的那个。在他待惯了的富丽堂皇的花花世界里,她的出现就像一缕野姜花的芬芳袭来,别致,诱人。

“小离,我等你。我给你时间,你就如自己现在所想,待在陈遇白的身边,看看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而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一直是知道的,是不是?”他温柔的说。

有风在这时起,轻轻拂动楚浩然的刘海,他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小女孩,什么也不说,却更胜万语千言。

当年错过了你,对不起。如今,我归来,亲爱的,这次,轮到我等你。

“好了,上去吧。陈遇白那个小心眼的家伙,连我这个预备情敌都要动手脚打击。我不为难你,你陪他吃午饭好了。”楚浩然往外走了一点点,角度刚刚好对准了楼上的某个窗口,他拉了拉小离,亲切的捏了捏她的脸,“我走了。下次我约你吃饭,你不要再拒绝我了好不好?你看,这两天被你拒绝的我食欲不振,我都瘦了。”

他故作委屈,小离不由得笑了出来,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他的邀约。

那只乖乖点头的小脑袋,看在某个窗口后面的某人眼里,十恶不赦,罪不容诛。

……

一上楼,小离整理了一下思绪,调整了表情。进了陈遇白的办公室,问他中午要吃什么。

陈遇白一如往常的点了餐,只是从头至尾,没有抬眼看过她。

买回了午餐,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吃饭。

陈遇白机械的一口又一口,迅速的解决了自己的那份。擦了擦手,靠在椅子里,静静的看着她吃。

小离被他看的莫名其妙,抿了抿油光闪亮的小嘴,对他笑笑,“看什么?没见过美女!”

陈遇白竟然为了这个没有营养的笑话而笑了,还笑的十分的温柔。

小离以为是自己的功力了得,也十分得意的笑了起来。

陈遇白笑了好久,嘴角弯弯,前倾身子,伸手抬起小离的下巴,温柔的看着她,温柔的叹了一口气,温柔的说:“安小离,你欠我的钱,从现在开始,一笔勾销。”

小离傻眼。

“你不欠我什么了。如果你实在想和楚浩然双宿双栖,去吧。我不拦你。”他双眼炯炯有神,认真的对她说。

安小离好一会儿才从他的话里品出了成全的味道。

楚浩然说,你喜欢陈遇白,那么就待在他身边吧,看清楚了,如果他不够好,那么我还在原地等你。

而陈遇白说,我不拦你,如果你喜欢,我割爱。小离甚至私自帮他在后面接了一句——小离,只要你幸福就好,我没有关系。

原来,这就是高下立见的正解。

楚浩然比起陈遇白,就是个山寨版的王子。

“我拒绝他了。”她手里的筷子戳着饭盒,呐呐的对陈遇白解释。

陈遇白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她,目光忧郁。

安小离的心,顿时酥了。

“他是桑桑的朋友,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和他谈过。后来桑桑……总之我们分手了。上次你住院的时候,我们又遇上了。”小离老老实实的坦白。陈遇白却依旧冷冰冰的。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他凉凉的问,“为什么瞒着我?如果你们之间真的那么简单的话。”

小离现在的心情,甜蜜里带着焦急,无法言说的滋味。她眼珠子一转,理直气壮起来:“你不也什么都不跟我说的么?再过几天你就要调走了吧?你也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我从李微然口里知道这个消息,你知道我多难受啊……”

她装作委屈的垂下眼,吃了一口蛋炒饭,又心虚的偷偷的瞄了他一眼。

陈遇白又是一阵沉默,而后忽然爆发了,大力的打开抽屉,把一张纸拍到她面前,恨恨的瞪了她一眼,把椅子推出去老远,大步走出去了。

小离看了一眼,是一张只缺她本人签字的申请书,安小离——申请调去梁氏本部,职位是——陈总经理的私人秘书。

牵强霸道的申请书,字里行间透着陈遇白一贯的嚣张气息。小离看着看着,笑容一点点的绽放,原来,他早就安排好了。

……

接下来的几天,陈遇白再也不理她,除了公事上的交谈,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晚餐也不叫她去煮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还一个人跑去公司的食堂。

而他这一系列近乎幼稚的举动,小离只觉得真是别扭的可爱。

老严终于把她的宿舍申请办妥了,这天一下了班,小离跟着他兴冲冲的搬家去了。

秦桑不在家,这两天她和李微然黏糊的像同卵双胞胎一样,大概又是去约会了。行李是前几天就收拾的差不多了的,安小离胡乱的把几件换洗衣服什么的收在包里就走了。

去宿舍的一路上,小离兴奋的问老严,她住哪个宿舍,舍友是谁。

“那你告诉我,不是莉莎吧?”老严什么都不愿意说,小离只好反着问。

正在开车的老严摇摇头,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笑吟吟的说:“你放心,是豪华宿舍。舍友也是高档货。”

说完他自己觉得好像这样形容不太妥,掩饰的干笑了两声。

前方的道路越来越熟悉,可是安小离还是抱着一丝的侥幸:也许他们公司福利好,这个小区也是宿舍区之一?

等到老严停在了熟悉的楼层熟悉的门牌号前面,小离彻底顿悟了:“老严!!!”

她抢了行李要走,而老严死死护着她的行李,说什么也不放手。

正在吵闹间,门开了。

陈遇白穿着家居服,依旧帅的没边没沿,依旧冷着一张酷脸,“进来。”他言简意赅。

老严把忠心护卫的心里交到他手里,“我就不进去了,总经理您招呼舍友吧!啊……哈哈……”他自以为风趣的笑了两声,却被陈遇白眼里的寒意冻的越来越干,挠了挠头,他无声无息的退走了。

陈遇白漠然的看着他的背影,知道看不见为止。他很自然的看了她一眼,小离正学着秦桑矫情的样子冷冷抱肩,一脸理智冷静,等着陈遇白来求饶。

可是陈遇白只是默默的转身,带着她的行李,进屋去了。

小离在原地等了几分钟,又一次死心了,桑桑,真的不是她能学的。

她活动了下僵硬的脸,灰溜溜的进屋去了。

……

秦桑在梁氏旁边的咖啡厅坐了一个下午,写写东西,听听音乐,和李微然聊聊MSN。

临下班的时候,李微然随意的问了一句,才知道她就在附近那么久。

他收拾了东西匆匆忙忙的下班,和秦桑碰到了面,也不顾是还在街上,搂在怀里就是一个热吻。

“媳妇儿,你可真是惊喜层出不穷。”李微然的手在她腰上轻轻的揉,甜言蜜语不断。

秦桑今天是精心打扮过的,黑色的高领毛衣,衬的肤色如玉,紫色的风衣鲜亮大方,长发松松的挽了,画了个淡妆,整个人秀色可餐。

她踮脚亲了李微然一下,“晚上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李微然挑了挑眉,低头在她耳边轻轻的调戏:“吃什么?”

他热热的往她敏感的耳垂上哈气,秦桑躲了一下,明眸皓齿灿然一笑,“你想吃什么都可以……”她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俯身不易察觉的磨蹭了他一下。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