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情欲故事:然后,爱情随遇而安(五)

最情欲故事:然后,爱情随遇而安。高富帅、灰姑娘、小情小调、你侬我侬,外加一点儿小色情。夜深人静无聊之至时,消遣消遣。

开战

“哪只手伤了?”他从一辆银灰色的路虎上跳下来,也不和纪南秦宋打招呼,径直走到安小离面前,有点暴躁的问她。

安小离下意识把手伸出去给他看,其实她今天一早起来就发现比昨天更疼了,还有些肿,不过当着纪南的面她也没好意思抱怨。

陈遇白把她的袖子往上推一点,想看看伤处,稍稍用力却听到她一声倒抽冷气,他手一抖便停了下来。

纪南被陈遇白凶狠的目光看的背上毛毛的,连忙赔笑脸:“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是老五来了,跟他开玩笑呢,谁知道是小离站在那儿。”

陈遇白对她笑了笑,语气温柔了一些:“没关系。”

秦宋一听到这熟悉的温柔就激灵灵的抖了一下,上次三哥这么温柔之后,他就被发配边疆了小半年。这次为了撮合这小两口,他把四哥给卖了,可三哥貌似是真的心疼了,不知道准备把四哥怎么着呢。

“哥,要不我们这就回去吧?这都快上班的点儿了。”秦宋小声的对陈遇白说,说完又想起来,今天是周六。

陈遇白没戳穿他,而是点点头,嘴角甚至挂着笑意,“好啊,上车吧。”

他越是这么和善,秦宋和纪南心里越是打鼓。惴惴不安中,两个人不由分说把安小离强行塞进了副驾驶座。

到了市里,两个人很识相的提出下车“走走”,陈遇白微笑着同意,就近把他们放下了。安小离在半路上已经睡着了,无知无觉。

到了秦桑家的小区门口,陈遇白稳稳的停下车,犹豫了一会儿,伸手推推她,“起来了。”

安小离软软的嘟囔了一句:“不要……小白,我好困啊……”

那个明明很冷的早晨,在她这句话出口之后,瞬间春意横生。

安小离的缺点不可计数,可是陈遇白觉得最不可饶恕的就是她赖床,一到周末休息,他计划着带她去哪里走走,她却总是赖着床的,不到中午绝不起来。前几次他觉得是自己晚上折腾的太狠了,以至于她体力不支,也就不逼她了。可是后来他也试过周五晚上收敛着点,她却还是那样的,抱着被子闭着眼睛怎么也不肯起,等他怒了,她就这么的软软撒娇:“我好困啊……小白,求求你了,让我继续睡吧……”

陈遇白定定的看着她安睡的模样,又想着和她在一起时每一个细节的温暖,忽然就觉得自己很傻。

人的一生,要多艰难、多坎坷而又要多幸运、多凑巧,才能遇到一个绊住自己心的人。他怎么可以轻易放过。

就这么一个睡着一个愣着,转眼就是九点半。真皮座椅再舒服也没有床睡着踏实,安小离终于悠悠转醒,迷蒙着眼看到陈遇白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她脑袋卡了好久才开始运转,连忙的坐正,擦擦嘴角看有没有又流口水了,又揉揉眼睛,这才弱弱的开口:“呃……不好意思,我耽误你了哦?”

陈遇白收回了脉脉的眼神,转脸看向前方,冷淡的“恩”了一声。

“那我先走了——咦?你怎么把我送这来了?”小离探头看看外边,说。

陈遇白利落的打方向盘倒车,浅浅的牵了牵嘴角,“我不知道你搬家了。饿不饿?”

小离摇摇头,早上的酒酿元宵还没有消化,可是她一转念又想起了什么,“吃午饭去吧,我请客,谢谢你来接我。”

“我是来接纪南和秦宋的。”陈遇白淡淡的回绝她的“好意”。

安小离早就习惯他的别扭了,这点小小的添堵习以为常,笑了笑说:“那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陈遇白冷哼了一声,从十字路口拐了个弯,车向饭店开去。

……

程浩约见面时,秦桑很是犹豫。李微然说过,秦家程家那里都不用她出面去解释,他全权负责把她娶进门。

可是如果能低调和平解决,也不是坏事吧?

秦桑还是去了。

她到时程浩已经点了饮料,秦桑拿小勺子搅了搅,和他开玩笑:“投毒了没有?”

程浩还是一贯的玩世不恭,耸耸肩笑笑,好像丝毫没有为上次宴会的事情对她感到愧疚。

“你知不知道年后梁氏一直在伏击我们城西几家?”程浩开门见山。

秦桑摇摇头,“这是你们男人之间的事情,我管不着。”

“我们的单子要么被人高价抢走,要么下游供货商停止供货。很简单直接的手法,梁氏甚至没有用旗下一些小公司作为掩护,这说明他们有意向我们宣战——”
“不是我们,”秦桑认真的纠正他,“是——你们。”

“哟,还没嫁进去呢,这就成他们的了?”程浩皱眉,“秦桑,如果我真有那么一点喜欢你的话,你这样的行为让我情何以堪?”

秦桑笑笑,并不辩解。

“李微然是梁氏的人,你和我分手和他在一起,本身就是挑战了我们几家的联盟稳固。如果这次的事情闹大,梁氏和我们——我是指秦家和我家,梁氏和我们两家决裂,那么你和李微然的关系,就是你们秦家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有力波澜,到时候,你这个秦伯父眼里的乖女孩,难不成要干脆和李微然私奔吗?”程浩去掉了那副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架势,其实很是尖锐直接。

秦桑耸肩,还是漫不经心,“你该和微然去说这些话的,他不许我管这些事情,要是知道我又担心这些,他会生气的。”

程浩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的狠,拳头握的死紧,直直盯着淡笑的秦桑,又一点点的放松,冷冷的笑:“桑桑,你真是残忍。”

“是,我想娶你。我在你和我说了分手之后才发现舍不得你。是,我和秦杨合谋了那场戏,想把你拉回来。是,我刚刚说反话,我其实喜欢你,不想把你让给李微然那个家伙。”程浩微微低下头,眉目之间看不清是不是有一丝的痛楚,“不要再刺我,桑桑,易地而处,你会甘心把认定了的未婚妻拱手让人?虽然我没打算一心一意对你,你不也早就知道并且默认吗?为什么要变卦?”

秦桑其实在他这番话之前还是不肯定的,只是认为单纯为了家族利益程浩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现在试探成功,她的心情和他其实是一样的,有点刺。

程浩是她自己选的,当初说的清清楚楚,精诚合作,有需要的场合倾情配合演出。婚后如果合得来的话最好,合不来的话双方相互掩护,各过各的。而在这两年多里,程浩是个合格而尽责的伙伴,堪称完美。

手机铃声响起,是李微然,秦桑看了眼程浩,还是接了起来,“你在哪?”

李微然的声音有些不悦,秦桑敏锐的猜到他可能知道她来这里见程浩了,“哦,我和程浩在南京路的上岛。怎么了?想到晚上吃什么了?”

她语气柔和温顺,李微然似乎没那么不高兴了,稍稍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行了,”程浩把手里的勺子丢进咖啡杯里,溅出两滴液体打在雪白的桌布上,“少拿李五寒碜我了,秦桑,我说白了,我就是有些不爽而已。你也别把自己端的跟什么似的,我没非你不可。我这两年一直觉得反正你也跑不掉,就没动你,这么的忽然被别人抢了,有些没面子。其实我心里也知道,你这样的性子,我偶尔换换口味还行,真要死心塌地和你过一辈子,不知道要受多少气呢!我可没打算真折你手里。”

程浩的心明显很乱,一会儿换一个态度。至此谈话再也无法继续,程浩开始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烟,在烟雾里迷蒙了眼里的神采,秦桑隔着那层雾看着,有些心疼。

从餐厅出来,程浩继续一言不发,秦桑站在台阶上仰头看着左前方的他,想说些什么告别,程浩冷冷的看了欲言又止的她一眼,错身左转。

距离的太近,那声枪声颇有山崩地裂的感觉,秦桑尖叫了一声,人一后仰,脚一拐从台阶上滚了下来。

而等她从巨大的惊吓中稍稍平复过来时,她撑着身子试图站起来,手刚一接触地面,便触到了一滩温热的液体。

血,好多血。

程浩苍白着脸,就躺在她身边不远处,闭着眼睛毫无生机,白色的休闲服上,胸口的位置正渐渐的晕开,一大片的血。

……

粗粮粥端上来的时候陈遇白习惯性的皱了皱眉,看了小离一眼,拿起勺子开始慢条斯理的喝。

安小离一觉睡过神清气爽,心情也似乎是因为休息充分而好了很多,看眼前的陈遇白,真是怎么看怎么帅。

“呃,”小离试图找些话题来聊,“雪碧呢?还好吗?”

陈遇白摇头,“我没时间照顾它,正准备这两天把它送走。”

“送去哪?”安小离不舍的问。

“随便,要是麻烦的话就往郊外一扔好了,应该饿不死,恩,不过他只吃狗粮,而且这么冷的天,也不知道能不能很快适应。”陈遇白淡淡的说。

安小离听着听着,手里的勺子滑了一下,在瓷碗上刮出很难听的声音。

陈遇白拿过餐巾擦了擦嘴,看着她失魂落魄的表情,笑意渐渐的挂上嘴角,“如果你回来照顾它,我可以考虑不那么做。”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