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原创恐怖小说:怨潭

原创恐怖小说:怨潭。看完后,真的全身发麻,不要做恶梦才好……

文/薇薇安(佳人独家专栏作者)

这个夏天,公司组织我们去漂流,正好是凯的故乡。以前也去过,但每次都是过节,随他探望双亲,这次正好玩一下。

第二天,导游带我们去附近一个有名的竹林公园,山高水清,终点还有瀑布看。阳光灿烂,空气非常好,我们跟着导游一边看,一边听着介绍。

来到一个深潭前,导游说这个潭叫墨潭。一眼看去,墨绿色,深不见底。导游说,谁都不知道这个潭有多深,而且偶尔会淹死人。导游还笑着说淹死的都是男性哟!男同胞们要小心呀!我们都跟着笑。然后导游让我们在潭附近散开休息和照相,但让我们一定要注意安全,说真的是淹死过人,连尸体都没捞上来。

我和小菲一向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照相,于是我们独自跑到潭的那边上去了。摆完POSE臭美互照了几张后,又各自照着风景。我走到潭边,蹲了下来,看着那抹深绿,用手摸了摸冰凉的潭水,突然,我看见旁边一点的水里漂浮着一个年轻女的脸,似乎对我微笑。我尖叫一声跳开。小菲连忙跑到我身边连声问着:“怎么了?”

我惊魂未定的说:“水里有个女人的脸!”

小菲认真的看着潭说:“哪有呀?你见鬼了吧!”

她看着我惊吓的样子,笑着说:“你肯定是刚才听导游讲死人的事,产生幻觉了。没事的。”

我不确定,但我好像真的看见了。

后来,我紧跟着队伍,再不敢脱离队伍太远。而且大家一路欢声笑语,我慢慢的就没在意这件事了。

坐了半天的长途大巴,我于傍晚回到了家。在路上就与凯联系过,所以当我打开门后,就听着家里抽油烟机的呼呼声,家里飘着一阵菜香。

凯还在厨房继续奋战,听到我开门的声音也没出来,就大声了说了句:“你回来了。”

我放下行李,进了厨房,从背后环抱住他。他回头笑着看了看我说:“累了吧!就差这一个菜了,马上可以吃饭了。”

“嗯!”我回答他后,就去洗了手。

在餐桌上,我一边吃着菜,一边兴奋的讲着我们的短暂旅程。

吃过饭,我们就坐在沙发上,我就给他看手机里,我拍的那些照片。

当看到墨潭的照片时,我就和他讲起导游的介绍。他一边听着,一边还在微笑的翻看着相机里的照片。

然后,我就抓住他的胳膊说:“你知道吗?当时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他看着我,我就把发生的事讲述了一边,最后,我看到他脸上快速的闪过一道古怪的表情。然后就恢复一如既往的温柔说:“你不是玩累了吗?早点洗个澡休息吧。”

我也确实有点乏了。然后我一脸淫笑的看着他说:“相公,独守几晚空房,是否寂寞难耐呀?要不,今晚,奴家我好好伺侯一下相公。”

他笑得不行了,掐着我的鼻子说:“好,娘子快去洗白白,相公我随后就到。”

然后我就开开心心的去洗澡了。

突然,我仿佛又来到墨潭边,风和日丽,可奇怪的是旁边没有人。我看见不远处的潭边站着一个白裙女子,眉清目秀,柔顺的长发随风飘动着,在那看着我微笑。

我充满警觉的看着她,说:“你是谁?看着我干嘛?”

她慢慢的朝我走过来,一边走,一边说:“你不认识我,但你和我有关系。”

“胡说。”我冷笑道,“我都不认识你,怎么会和你有关系?”

“这个,你可以问你老公呀!”她依旧微笑着,走得离我很近了,突然她的面目变得狰狞,伸着双手扑过来。

我尖叫一声,坐了起来,环视一下,我在床上,原来是做梦。凯也坐了起来问我发生什么事了。

我说:“我做恶梦了!”于是把梦中的情景讲给凯听。

我说:“凯,我不认识她呀!她怎么让我问我的老公?”

凯脸色有点苍白,搂住我安慰说道:“你可能是玩太累了,我去给你倒杯牛奶安安神。”

“好。”

他起身去给我倒了牛奶,我喝过,又重新躺下,不安的睡过去。

第二天午餐时,我和菲讲起这个恶梦,菲聚精会神的听完。沉默了一会说:“雪儿,你看过那些日本的鬼片没?那里面的鬼都因为有着冤情,所以怨气不散,你说那女的是不是在那潭里死于非命,怨恨不散呀。”

我吓得不行了,说:“问题是和我有什么关系呀?我又没害过人。”

她深思一会说:“那就不清楚了。”

后来的日子工作特别忙,我再也没做过恶梦了,但晚上老像睡不好,吃饭也没什么胃口,凯非让我去医院检查一下。我便请了天假,去了趟医院。结果发现我居然是怀孕了,一个多月了。是哦,打上次旅游回来,就特别忙,真没在意例假有段时间没来了。

晚上我高兴的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凯,他高兴得马上打电话通知了双方父母。我妈还在电话里叮嘱我多休息和注意饮食。

然后,每天凯把家务全揽了,还换着法给我做好吃的,让我每天就在那休息。我们幸福的想像着关于孩子降生后的一切。

这天,我睡着后,梦见我独自坐在公园里的长凳上,这时我的肚子已经很大的,似乎都快要临盆了。我晒着太阳,吹着微风,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祥和的抚摸着肚子。

突然我发现在那个女人坐在了我旁边,我惊呆了,她温柔着微笑着,轻摸着我圆滚滚的肚子,说:“多好呀!”

她站了起来,掀起她那飘逸宽松的长裙,露出她那微微隆的小腹,说:“看,我也有。”

她放下裙子,又坐到我身边,又抚摸着我的肚子说:“可惜呀,可惜,因果轮回,不能留呀,不能留!”

然后,我突然感觉到肚子那一阵剧痛,我清醒过来,挣扎着坐了起来,掀开毛毯,发现床单上是鲜艳的血,我一声惊叫,便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来时,发现我在医院躺着,挂着点滴,凯坐在病床边,一脸憔悴的看着我。我起身,他扶我坐了起来。我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在这里?”

他沉默不语,我回想起晚上的事,抓住他问:“我们的孩子呢?”

他说:“雪,你流产了,孩子没有了!”

“怎么会这样?”我大哭起来。

凯搂往我说:“别这样,雪,你要保重身体,我们还年轻,我们还可以再生的。”

我抽泣不已。

回来,我休假在家郁郁寡欢调养身体,凯悉心的照顾着我。只是有时,我半夜醒来,发现他不在我身边。我出卧室,发现他一个人在客厅猛抽着烟。每次我问他,他都说:“没事,睡不着。”

我想他肯定是因为失去孩子难过,于是我温柔的过去坐在他身边抱着他的胳膊,靠着他安慰的说道:“凯,没事的,我们又不老,还可以再怀上的。”

“嗯。”他温柔的牵着我,回到床上休息。

这天,我醒来,他又不在床上。天气略有点凉,我穿上一件真丝的白色长睡衣,走出卧室。他不在客厅里。

我走上楼,隐约看见大露台闪着火光。我慢慢的走过去,看见凯背对着我蹲在那边,似乎在烧什么东西,嘴里还喃喃自语。

“凯。”我停站在那,疑惑的轻声的叫了他。我的长发和睡衣在风中飘动。

他回过头,跌坐在地,一脸惊恐:“婷,别这样,你放过我吧!”

“为什么要放过你!”我疑惑道。

“我知道是我不好,我也不想!我想了好久,她对我一直有好感,她父亲坐那么高的位置,如果我追到她,能和她结婚,她父亲肯定会帮忙提拔照顾我!因为他也希望他女儿过得好过得幸福!这样我可以少奋斗几十年呀,可你怎么就是不明白事业对一个男人有么重要!”

凯低下头去,泣不成声:“我也不想呀,我是真心爱过你,可你为什么偏偏拿怀孕要挟我,你居然还说你要挺着肚子去告诉雪儿,让她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这不是要毁掉我的一生吗?我只有出此下策,把你骗到那潭边,把你推了下去。看着你的黑发在潭水里起伏挣扎,最后慢慢的沉下去。我也很痛苦呀!我那段时间天天害怕得睡不着,茶饭不思。雪还以为我是因为你意外去世而一直伤心,认为我是个深情的男人,所以动了心,和我在一起。你为什么要逼我这样做呀!我错了,原谅我吧,看着我们相爱过,你就放过我吧!”

我呆住了,回想起梦中那个白裙女子,掀起她的长裙,甜甜的笑,看着我道:“看,我也有!”

凯慢慢的抬起头,表情突然凝固,慢慢的说:“雪,怎么是你!”

我傻站在那里,他低下头,又抬起头:“你都知道了?”

他目露凶光,没了以往的温柔,站了起来,慢慢朝我走来:“既然你都知道了,你就不要怪我了,你为什么要去那个潭?为什么?”

我转身开始往外跑,因为我突然明白,我,知道得太多了。



标签: ,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从现在开始,我死了。

    (0) (0)
  2. 就……完啦??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