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湖南鱼贩王培军喝农药,老太家属称其太脆弱

湖南鱼贩王培军喝农药,老太家属称其太脆弱。关注这些可怜的好人。

昨天,鱼贩王培军的灵堂设在湘潭市雨湖区城正街菜市场入口处,没有锣鼓喧天,也没人抱怨灵堂挡了路,他的妻子何群在一旁轻声抽泣,儿子的表情则有些木然。

何群说,丈夫骑车与三轮车发生刮擦事故后,扶起并非自己撞倒的老人并为其支付了医药费,但之后发生的纠纷使他无力应对。8月7日下午1点多,王培军关掉一半店门,默默地喝下农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家属称两车刮擦后女子跳车撞倒老太

王培军和妻子何群在城正街菜市场经营一个鱼摊,勉强能保证一家人的温饱。

何群说,7月25日早上7时多,丈夫骑着三轮摩托进货回菜市场,经过城正街派出所门前拐弯处时,不慎与一名卖小菜女子所骑的三轮车发生刮擦,女子跳车时撞倒了从她身后经过的83岁老太太袁某。袁倒在地上,王培军立刻上前将她扶起,买菜路过的陈建民从路边商店搬来一把小凳子让袁坐下休息。袁称王培军撞到了自己,要他赔钱、负责。王培军与卖小菜的女人商量,两人共拿了100元钱给袁某,王培军出了60元,卖小菜的女人出了40元。

何群说,随后,袁某要王培军带她去医院检查,陈建民也跟着一起去了附近的一家医院。袁某拍了3张X光片,检查结果显示没问题,王培军支付了所有费用。从医院出来后,袁某没再说什么。

协商同意赔偿老太1.2万多元

何群说,第二天一大早,夫妇俩刚开店门,袁某找上门来,对方称胸口很痛,估计前一天的诊断不准确,要王培军赔偿7000元,她要到其他医院治疗。

后来,经过城正街派出所调解,王培军支付了6500元。袁某打的收条上写着“一次性负担,以后不负任何责任”,城正街派出所副所长王卫民在上面签了字。

何群称,8月6日上午,城正街派出所又叫王培军去调解,原因是袁某的儿子和儿媳找到派出所,称袁某断了5根肋骨,医疗费已花去2.3万多元,之前赔偿的6500元根本不够。经协商,王培军同意再赔偿6000元。

被索赔20万元?他服毒自杀

何群说,8月7日早上,王培军进货回来,将三轮摩托停在店门口。这时,一辆三轮车撞倒了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肇事者逃逸。王培军将老太太扶起,这位老太太要王培军带她去医院检查。王培军只得照办且支付了医药费,幸亏这位老太太并无大碍。

何群说,处理完这事后,王培军来到城正街派出所,打电话给袁某的儿子,要他过来拿6000元赔偿金,对方却反悔了,要求赔偿20万元才能了结。

王培军回到店里,没有心思开店,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将当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她。在城正街菜市场做了30年生意的肖爱清说:“我看到他一个人坐在店里哭。这么多年,我从没见过他这样”。

8月7日中午,62岁的黄月前听到王培军的店门被踢得直响,于是与其他人一起冲了进去。他们看到王培军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旁边还有一个农药瓶。王培军将店门关了一半,他喝农药时,旁人没有看见。何群接到电话赶回时,王培军已经没有了呼吸。

死者妻子称持刀男曾上门威胁

何群称,她听菜市场内有人说,当天中午有两三个光头男带着刀来找王培军要钱,扬言下午2时以前收不到20万就要他的命。记者找了菜市场内的其他经营者希望求证这一消息,但没能找到直接目击证人。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城正街派出所,通过电话联系了副所长王卫民。王卫民说:“我是主持过调解,但这与他自杀无关。采访此事必须所长同意。”记者打电话给所长曹毅芳,她称正在外面开会,要记者晚些时候联系。晚上6时后,记者再次拨打曹毅芳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我没说要20万,他太脆弱了”

老太太的儿子称:真没想到他会自杀,我很同情

从7月27日起,袁某一直在湘潭市中医院骨伤科病房住院。昨日,记者来到医院时,医生刘浩称袁某一早就出院了。据刘浩介绍,袁某因右侧第六根肋骨骨折住院12天,共用了2900多元医药费。

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了袁某的儿子沈某。沈某说,由于有记者到医院采访,不利于袁某的身体恢复,已经将她转到了相对安静的地方。

沈某否认了王培军家人的说法。他说,虽然王培军没有直接撞伤母亲,却是其车辆刮擦引起事故所致。事发次日,王培军曾主动找到袁某,希望以2000元私了,经过协商后又加到6500元。

据沈某说,7月27日,母亲胸口疼得受不了,被家人送进湘潭市中医院,医院确认骨折后她才把事发经过说出来。家人很气愤,多次要求王培军来医院探望,但他迟迟没现身。8月6日,沈某和妻子找到城正街派出所,在副所长王卫民的见证下,王培军同意再赔偿6000元。

沈某说,8月7日,他确实接到了王培军的电话,让他去派出所拿钱。沈某称自己当时正在乡下做事,要王培军直接把钱送给袁某就行了。沈某还说,母亲是右侧第六根肋骨骨折,在湘潭市中医院住院花了3000元左右。

沈某称,王培军自杀的消息他是听人说起的,“真没想到他会自杀”。沈某一再强调,自己从未向王培军索要20万元赔偿金,更没有找人持刀上门威胁。对于王培军自杀一事,沈某表示:“我很同情,但也觉得他太过脆弱。如果真遇到持刀威胁,应该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利才对。”(来源:潇湘晨报)



标签: ,

 

7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这沈某太恶心了吧,靠老娘被碰伤赚钱,人被逼死了,就改口了,这个人渣。

    (3) (0)
  2. 你怎么不去死啊,你还是人家的儿子嘛!祝老太婆全家死光

    (3) (0)
  3. 三楼说的极是!

    (0) (0)
  4. 说话不要爆粗3楼的,2楼的这是人性问题,天下有谁不帮自己说好话的,换作你家,比如和别家产生了矛盾,那都不是说别人的不是多些吗。但这个沈某确实可恶至极啊。(如以上是事实的话)。人都死了,还说风凉话,可见这个人的人性已坏到极点。这个事故的发生追根溯源是社会风气的低靡,社会体制的腐败,人情的淡漠,社会责任逃避,责任人都在逃避责任,给无辜的人加重负担。希望更多的人觉醒,不要造成更多伤害,整个社会的伤害!就算不帮住别人,起码也别害人!

    (2) (0)
  5. 不知道怎么说才好,看了很沉重。人活着不容易。
    老人倒了,医治是应该。只是,子女用这种方式,一而再,再而三的逼别人拿钱,逼到人想不开自尽的事情,真的很沉重。
    话说回来,人老了,袁某自己应该积点德。做子女,也该为自己的后代留个好的印象。任何事情适度而止吧。

    (2)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