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为何排队是一种折磨?

为何排队是一种折磨?排队等待最主要的代价是情绪负担:压力、无聊,以及那种浪费生命的感觉。现在休闲时间越来越少,我们最不愿意的就是把它浪费在停滞中。

文/亚历克斯·斯通 译/张明明

几年前,休斯顿机场的管理人员为严峻的客户关系所困扰。乘客登记了大批意见反馈,称领取行李的等待时间太长。为解决这一问题,管理人员增加了行李搬运工来轮班工作。这个办法凑效了:等待的平均时间被缩短到8分钟,低于同行业标准。但不满意见却还在一直持续。

机场管理人员十分迷惑,并进行了一次更为细致的现场分析。他们发现乘客从到达入口到行李领取处需步行一分钟,等待行李需七分钟。换句话说,这期间他们有88%的时间是在站着等行李。

所以机场决定采取新办法:他们没有缩短等待时间,而是转而将到达入口从主航站楼挪出去,并把行李转运到最外围的传送带上。现在乘客领取行李所需的步行时间增加了五倍。但却几乎不再抱怨。

这个故事说明了一个普遍规律:不论是等行李还是等着买东西,等待过程的感受都只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实际等待时间的长短。麻省理工大学(M.I.T.)运筹学研究员理查德·拉森(Richard Larson)认为,“排队心理通常比等待时间本身更重要。”他被广泛认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排队研究专家。被占用的时间(步行到行李领取处)会让人感觉到比空闲时间(站在传送带前)要短。关于排队的研究显示,人们对自己等待的时间会高估36%。

电梯旁装镜子也是同样道理。这个主意最早出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婴儿潮时期,当时由于高楼的大范围出现而引发了人们对电梯延误抱怨不已。装镜子的原理与休斯顿机场的做法类似:让人们在等待期间有事可做,这样他们就会觉得等待时间没那么久。电梯乘客可以在镜子面前审视自己的头发,或者偷窥别人。这招也很凑效:几乎一夜之间,抱怨就停止了。

排队等待带来的无聊很大程度上导致了人们购买冲动消费品,这每年都给超市带来约55亿美元的收入。八卦报刊和一包包口香糖让等待变得不那么痛苦。

期望值会进一步影响人们对排队的感觉。不确定性会放大等待的压力,所以明确要等待的时间,并解释拖延的原因则会改善人们对等待的感觉。

预计的等待时间变短会使人们的情绪高涨。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等待时间比预计更短的人在离开时,比那些等待时间比预计更久的人表现得要更快乐。这也就是为什么迪士尼(Disney),这个被所有人认为是掌控等待心理的大师,总会多估等待时间,这样当客人(他们从来不是顾客,总是客人)发现自己比预计时间更早到达飞越太空山时会感到惊喜。

这是个强大的策略,因为人们对排队的记忆,用专业语言来说,总是受到最后一刻的极大影响,一项由英思雅德(Insead)商学院市场学教授齐夫·卡蒙(Ziv Carmon)和行为经济学家丹尼尔·卡内曼 (Daniel Kahneman)共同开展的研究称。当一次漫长的等待在最后时刻以快乐终结时(比如说排队速度加快),即使大部分时间里,等待都令人沮丧,最后我们对这次排队经历的回忆也会比较好。反过来,如果我们在最后几分钟情绪低落,即使整个等待过程相对来说并不难受,最后我们对整个排队过程的回忆也会趋向不满。

此外,卡蒙教授和卡内曼教授还发现,我们更关心的是排的队伍有多长,而不是队伍行进的速度。如果眼前有一个行进速度较慢但却较短的队伍,和一个行进速度很快但却较长的队伍时,即使两者所需的时间一样,通常我们也会跟愿意选择前者。(这也是为什么迪士尼的队列总是弯弯绕绕的,并通过绕过建筑物,来隐藏队伍长度。)

或许影响人们排队感受的最重要因素是公平感。普遍被认可的排队准则是先到先得:对大多数人来说,任何违反这个原则的行为都不公平,还会引发排队者的暴怒。上月,一名男子在马里兰一家邮局内被另一名顾客刺伤,因为行凶者误认为该男子要插队。拉森教授称这些不受欢迎的入侵行为是“加塞”或者“跳排”。

人们对公平的要求不仅仅局限于自身利益。就像其他任何社会体系一样,排队也受一套超越个人的、不成文的规则约束。一项对等待购票的U2粉丝的研究发现,人们对于自己身后和身前的“加塞”或“跳排”现象同样不满,虽然在身后加塞并不会延长他们自己的等待时间。

很多调查显示,如果快餐店不采纳多个队伍一起排队的方法,而是按照先来后到顺序,只排一队等餐的话,很多人会花上两倍的时间来排队。任何在超市里选择过要排哪一队的人都知道,多个队伍一起排看起来有多么不公平;通常,人们都会满怀自责的看着旁边那条行进速度快得多的队伍。

但还有一种认知不平衡的情况是我们无法解释的。如果自己所在的队伍的排队速度输给旁边队伍的话,人们就会感到绝望,而速度超过旁边队伍却不能让人感到快乐。的确,在多队同排的情况下,顾客总会一直盯着速度比自己快的队伍,而很少关注比自己慢的队伍。

公平感也要求排队的长度要和产品或服务的价值相匹配。价值越大,人们就越愿意去等。所以超市里的特快通道,虽然违反了先来后的顺序,但却极少受到社会指责,就是基于这样的假设:没有一个理智的人会认为,一个只买了糖果的孩子应该排在那个为世界末日到来而储备物资的老头后面。

美国人每年要花370亿个小时在排队上。排队等待最主要的代价是情绪负担:压力、无聊,以及那种浪费生命的感觉。现在休闲时间越来越少,我们最不愿意的就是把它浪费在停滞中。我们永远都无法根除排队现象,但更好地理解排队心理,却多少可以让我们更好地忍受那些日常生活中不可避免的等待。如果一切都不行,那就带本书吧。(来源:纽约时报中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