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猎星人:靠卖“星星”致富的猎人

星星也可以卖?没错,猎星人就是做这个行当的,尽管是灰色地带,但不少人依然辞去工作加入猎星人的行列。


(猎星人的装备很齐全)


(猎星人在荒漠里探测陨石)


(发现陨石后,猎星人先用随身携带的物件做上标记)

8月13日,吉林省松原地区传出异响,有居民看见“黄尾火球”划过天际。6天后,门户网站纷纷转载新闻,专家称该现象属天降陨石。消息传出,网民热议。

然而就在大家争论“陨石是否属国家财产”之际,在一个特殊行业的圈子内,早已暗流涌动。这则新闻对他们来说有别样的意味——天上掉下的不光有陨石,还有财富。

他们是职业陨石猎人,也叫猎星人。他们的工作便是在深山老林、戈壁荒漠中寻找陨石,并高价出售谋取暴利。寻宝的过程充满险阻,但一夜暴富的故事又不断施加着诱惑。

从寻宝鉴定、转手贩卖,再到收藏科研,多年来,陨石交易已形成一条成熟的利益链,一名陨石猎人的年收入可达数十万甚至数百万。在巨大的利益推动下,“贩卖星星”的生意已成监管的灰色地带。

入行 找星星的人

新疆人童先平今年48岁,身材高大,显得很壮实。

8月份,他刚刚逃离塔克拉玛干沙漠,那是一次不甚如意的寻宝之旅。所以他消息有些滞后,看到松原的新闻时已经落后了两天。不过,童先平不着急,他老道地做出判断,“松原地处东北平原,那里玉米地多,秋收后农民割了玉米杆,才是寻找的最佳时机”。

他是一名职业陨石猎人,已经入行16年。1996年,童先平辞去了工商局公务员的工作,准备去做宝石生意。一次南下广西的火车上,有旅伴和他聊起了陨石,引起他极大兴趣。旅伴提及,地质专家袁奎荣是圈内知名学者。

于是,童先平前往桂林工学院拜访袁奎荣。时任学院院长的袁奎荣接待了他,“我问了很多可笑的问题,比如天上的星星如何识别?到了地上是不是还发亮?”袁奎荣耐心讲解了半个多小时,关于星星的一切知识都让童先平着迷。

袁奎荣无意中提及“新疆的沙漠里有很多陨石,辨识很方便”,童先平暗记在心,当年冬天,他便开始了第一次“寻星”之旅。

童先平把目标区域锁定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那里是生命禁区,昼夜温差较大,少有人迹,找到陨石希望较大。

当时的他远谈不上专业,寻星装备很是简陋。从乌鲁木齐坐上火车时,他带了一只25公斤装的面粉布袋,里面装着30多张馕饼、军用水壶以及自家腌的咸萝卜干。身上唯一“现代化”工具,是花3块钱在地摊上买的玩具式指南针。

出发前,他对陨石的外观形象一无所知,“九十年代,关于陨石的书籍都不多,上哪儿去找沙漠陨石的资料?”

沿着塔里木河走了3天后,他绝望了。茫茫戈壁滩,哪有陨石的影子?

那次寻星失败后,老童并不甘心。1997年1月,他再入沙漠,这次他喊了两个同伴。

三人在沙漠中餐风饮露,却一无所获。返回时,童先平无意中看见一个小沙丘顶部有“小黑点”。走近后,童先平发现,小黑点是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他屏住呼吸,掏出磁铁——磁铁一下子就牢牢地吸附在石头上。

“我们像小孩一样兴奋,拿磁铁不停测试,这就是陨石!”童先平拿出相机猛拍石头,一口气拍完了半个胶卷。

当晚,在沙漠宿营地,三人高兴地干掉了一瓶52度的昆仑特白酒,“星星就装在我上衣口袋中,感觉特别幸福”。

暴利 珍品陨石价超黄金

从沙漠归来后,这块鸡蛋大小的星星,被童先平锁在柜子深处。在寻星初期,他并未意识到其中的商业价值,更多是兴趣使然。他不愿向家人透露他的举动,“他们认为去沙漠’’‘找石头’是很不务正业的事情”。

半年后,一次聊天中,童先平忍不住向朋友炫耀,“我家里就有颗星星”。消息很快传开,不断有人上门观星。

2003年,有朋友带孩子上门拜访,“说来见识见识,看看天上的星星长啥样”,见到实物后,孩子很喜欢,朋友磨了一个月,最后童先平以2000元的友情价售出陨石。

这件事让他意识到陨石寻宝大有可为。2003年,他关掉玉石店,成为一名职业陨石猎人。他终年在沙漠中行走,并购置了GPS、金属探测仪等一套户外设备。渐渐地,他的衣服占据了家里衣柜的多半空间,“冬天要用到户外防寒服,夏天要能吸汗透气的衣服,四季鞋子类型也不一样。”

今年8月,他花20多万元购买了一辆沙漠车,专为寻星用,“这应该是新疆头一辆!”

从爱好变成职业,童先平的经历也反映着这个行业的变化。

陨石收藏家柯作楷称,上世纪90年代初,他去吉林找陨石,提着烟和酒登门拜访时,当地农民总是很高兴,“根本就不提钱的事儿”。

1993年,吉林农民任万春曾捡到一块重达28斤的陨石,“正走在地里,直接就掉在我面前两米远的位置”。3天后,县博物馆来人将陨石运走,“没收一分钱,说是有奖励,我去博物馆找了几次找不到人,也就算了,没当回事”。

4年后,情形已大不相同,1997年2月,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一场陨石雨降落在山东鄄城,1000多块陨石散落,形成一条15平方公里左右的椭圆形陨落带。

无数陨石商人从各地赶来,当地农民捡到陨石后开始疯狂抬价。山东陨石猎人徐淑涛告诉记者,“第一天,捡到陨石的群众基本是给钱就卖,第二天涨到几百元一个,第三天,出多少钱农民都不愿意卖了,担心卖早了会吃亏”。

等到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等科研机构赶来时,争夺大战已近尾声。最后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科研机构勉强收到了几百克陨石。

此外,2000年在新疆阜康,有人发现一块重达1003公斤的橄榄石陨石,经过辗转流通,5年后出现在美国市场上,售价每克30至50美金,相当于黄金售价。

在陨石猎人的圈中,一夜暴富的故事有很多。一位已经金盆洗手的陨石猎人告诉记者,他曾在两年间捡到的总计140多斤陨石,获利约400万。

童先平则向记者透露,他年收入已达数十万。童先平的儿子大学毕业后,也子承父业,成为新一代的猎星人。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