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雪小禅:另一个自己

雪小禅:另一个自己。我和我对立着,统一着,战斗着,友好着,一会反目为仇,一会化敌为友。

买了一件新衣。麻。白。连体。因为有那两根吊带,分外特立独行。虽然是裤子,可因为肥大,又有了裙的意味。

我喜欢这种奇怪的有自己品格的衣服。一看,就与众不同。不,绝不淹没于人群中。你别想让我被淹没。

翻看标签,看到它的名字:另一个自己。

我喜欢衣服有自己的名字。它叫:另一个自己。另一个自己,是什么样子?

也许一向低温低调,忽然有一天喝醉,突然放肆地说:我是唯一的我,骄傲的我……贪婪地迷恋地文字,靠文字分泌出一种特别的物质养着单薄的日子,死,也要被文字和爱情毒死,这两种死法,应该算丽日晴空的一个美梦。

另一个自己是什么样子?不再寡言?不再沉默?而张扬、乖戾、霸道、夸张?

“我已经臣服于时间,臣服于强大的爱情和爱情中的苦涩与缠绵,我要和你,和时间,化干戈为玉帛。”读到这样的句子,在秋天的早晨,落叶萧萧,有了凉意。他只发来两个字,多穿。而她说,我早晨吃的是驴肉火烧一个,一碗小米粥,一碟小咸菜。爱情哪有轰轰烈烈,这山长水远里,其实有着爱情最温暖的贞和亲。

这也是另一个自己,有着世俗生活里的真和暖意,甚至不再嫌琐碎,他说不吃早餐容易得胆囊炎,于是她下楼去吃。

而我真实的样子是谁?我是一个分泌着毒液的人,我日与夜,都与自己交战,一个人的战争,常常打得白热化。我是我自己的敌人,我又是我自己的同盟。

杜拉斯说,“如果不写作,我会屠杀全世界的。”我知道,她只是这么说说而已,如果不写作,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也会结婚生子,也许会如泼妇一样的叉着腰骂街,如果不写作,我不会有那么多的颤动、忧伤、绝望、喜悦,不会看到另一个自己,有多饱满,有多空灵,有多暴力。

“在文字中,我延伸着我的暴力,让爱情窒息到无处可躲,使我想哭的是我的暴力。”我重申着杜拉斯的这句话,她说,杀人的欲望是她生活中的一个常数,她说,对出产芒果的土地,南方黑色河水和种稻的平原有一种说不清楚的从属。

那么,我从属于什么?

强烈的邪恶?邪恶到忧伤。我一直以为我是美好的脆弱的,恰恰相反,不,我不。我不是这样的,我耽美于一些鸦片一样的东西,文字,时间,爱情,都具有鸦片的性质,散发着迷迭香,就像我更会迷恋一个人的晚年,尽显苍凉。

年轻时的华美壮丽,到了暮年,只有清幽苍茫,身边没有一个爱着的人,连花草不敢多养,怕等不到明年的春天了。陆小曼的晚年,一直在为生计忧愁着,曾经挥金如土的日子一去不返了,要不停卖掉手里的东西维持生计,头发掉得连发卡都梳不住,牙齿也掉光了……她如何能想到这样的一个自己呢?

看杜拉斯的晚年照片,一直觉得不是她。她从前的丰盈,从前的娇媚,在老年变得又坚硬又苍凉,像一条风干的蜡肉或鱼干,把光阴吸到了自己体内,越吸,越干了,少女的空灵渐渐褪成一把无地自容的苍凉,我看着她,像看着一盘又硬又辣的腌制品,

“我从哪里来,没有人知道。我要去的地方,人人都要去。风呼呼的吹,海哗哗的流,我要去的地方,人人都要去。”午夜听这首鬼歌,眼泪会蔓上来,一点点地蔓上来。

《今年的湖畔会很冷》里则幽幽地唱着:“不要问我是谁,不要问我来自何方。 我如浮云一般偶尔掠过你的身畔,带给你美丽的虹彩和梦幻,不要将我留住不要将我牵绊。”都如此地爱恨恢恢,萧萧是落意,爱与恨,也都是落意。自己与自己,一生的战争与挣扎。

总是喜欢照镜子,那镜子里的人,分外的不是自己似的,眼神那么绝对,清热,狂冷,都是我,都不是我。

我和我对立着,统一着,战斗着,友好着,一会反目为仇,一会化敌为友。

在和自己慢长的战争中,我懂得了如何运用化骨绵掌,懂得低眉,也懂得了,如何从容地和自己调个情,让自己和自己相爱,化干戈为玉帛。

另一个自己,在内心深处,是我的闺中蜜友,她知道我的邪恶,这,很重要。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