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高晓松:我长得像奇葩,但是命好

高晓松自述:年轻时,觉得自己是一朵大奇葩,别人都是一些其他的植物。长大了一看,我是长得有点像大奇葩,但是命好。

高晓松自嘲长着一张奇葩脸,是的,他就是个奇葩。

在疯狂的过山车上,向85后的小姑娘求婚,当时下着大雨,他不打伞;电脑硬盘里有个隐秘文件夹,装的都是性,他说几乎每个男生都有,说不准现在的女生也会有;一不小心呆在狱中半年,却拜了把子,和一血性大哥约下誓言,2014年等大哥出来,一起周游世界,感觉这费用肯定得他掏。

住在别墅里,却是租的,至今无一处房产,他号称坚决不买房,怎会没钱买,就是不愿意买。因为这个奇葩很轴,我婚也结了,娃也生了,妈也接过来住了,要是再买房子,就等于生活全赢了,凭什么你逼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就不。

不买房,却买包,家里品牌包包堆积如山,丈母娘看着着急,问他,“买这么多包,能住?”他说:“蒙古包嘛。”这不是奇葩,谁还是奇葩。

和这朵奇葩对话一个半小时,错愕一个小时,肚子笑疼半个小时。

“我把扇子拿过来,不是因为热,是为了盖上肚子!”姗姗来迟的高晓松疾步跨进摄影棚。拍照时,他主动脱下鞋,因为“光着脚就能让方舟子量我的净身高了!”在他的眼里,这个世上只有一件事,值得焦虑——没有点好菜,点错了两个不好吃的菜。

长得很奇葩,但命好

人到中年,高晓松成名、发福,回头看,他觉得自己获得的最大经验是老天公平。他让你投对了胎,上对了学,入对了行,娶对了婆,生对了娃,那你就长的难看点,剩下的,唯一不公平的,就是似乎自己得到的多了点。从小他就想,自己长大别的可能能得到,但肯定挣不着钱。这种性格的人怎么能挣到真正的钱呢?但没想到居然生活还不错。

腾讯娱乐:中年了,回想起年轻的事儿,会有后悔的吗?

高晓松:年轻时,就觉得自己是一朵大奇葩,别人都是一些其他的植物。长大了一看,我是长得有点像大奇葩,但是命好。长到这个岁数,就觉得男生其实更值得同情,男生每隔五年,想起五年前就想死,就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腾讯娱乐:是觉得很傻?

高晓松:嗯,就觉得怎么那么傻。我拍的所有电影里,都是男的特值得同情,女的都特强。因为我老是觉得男生的成长远比女生艰辛。因为女生基本上就一个慌张,就是我能不能有爱。但是男生有五个慌张,得一个一个去解决。要先想我能不能养活自己,能不能有爱,能不能有性,这些都是女生还不太想的问题。就像每个男生电脑硬盘里都有那么一个文件。

腾讯娱乐:有一个叫MP6的文件夹的。

高晓松:对,女生就没有。我不知道有没有。

腾讯娱乐:时代变了,时代变了。

高晓松:哈,时代变了,现在女生也有了。男生除了想爱、性外,还要想会不会受人尊重。还有一些不用想也要加在自己身上的责任,比如说对国家的责任。

腾讯娱乐:但现在好像特简单,就是有车、有房能找到媳妇。

高晓松:所以我说我们这代人最幸福,因为我们这代人年轻的时候,女生都找同龄人。找一个大自己三岁的都觉得丢人。那个时候有一个女生找了一个有车的,她坐到五道口,就从车上下来,然后再坐一站公交车375回清华。

腾讯娱乐:现在世道可变了,女孩儿都喜欢大叔了。

高晓松:又喜欢大叔了,我们成大叔的时候,她们又喜欢大叔了,这太好了,这辈子都叫你抄着了。你想想,你年轻的时候她喜欢年轻的,你老了她喜欢老的,你弹琴的时候她喜欢弹琴的,你有钱了以后,她喜欢有钱的。这全叫你赶上了。

我老婆信佛,我是敬佛,每次站在门口看着佛说,佛呀,我都老成这样了,你怎么还没老,你怎么还那样呢。我是一个特别容易满足的人,包括长得难看。我觉得这挺好,你想想人家给你这么多东西,人家总得平衡点吧。你说拿什么平衡呢。比如说让你爸妈折寿,那不行。

腾讯娱乐:只能砸脸上了。

高晓松:说让你变成1.5米,那也不行,少根手指头,也不行,没法弹琴了,生病那更惨,算了,干脆砸我脸上算了。

狱中拜把子 等大哥出来周游世界

名校出身,年少成名,高晓松一路走得顺风顺水,可谁没被青春闪过腰,一场醉酒驾车案,让他失去了最宝贵的自由。六个月的时间里,高晓松做得最成功的事是发呆,以前他没时间发呆,脑浆子没关过火,一直咕嘟着,突然就有了时间关火晾凉,可以去看枯燥的《大英百科》,当然也没有禁得住室友的诱惑,重看了一遍金庸小说,他说,自己还在等一个大哥,等2014年秋天他出来要履行承诺,带他环游世界。

腾讯娱乐:经历了这么多以后,未来是希望趋于平静还是再创造点小波澜?

高晓松:小波澜就别创造了。现在就是等着,反正一切该来的都会来。你已经从生活那儿拿了那么多东西,现在是往外找补的时候了。反正早晚把爹妈先找补走,然后心里燃烧的燃料也慢慢地没有了,再然后头脑里能够激荡的好多东西慢慢也没有了。但是已经四十多岁了还怕什么,等着来吧。反正现在死也不叫夭折。美国医生对我说,十年之内人类克隆自己的器官是完全能够做到。我说那就行了。那到时候来个二十个肾,十个肺,使劲抽烟,五十对眼珠子逮谁看谁。

腾讯娱乐:再在后脑勺上安俩。

高晓松:大腰子。那不是挺好吗?而且小概率事件是一种珍贵的东西,也不可能一生一件小概率事件都没有让你抄着,你一定会领走一件小概率事件,我已经领过了,所以现在更坦然。

腾讯娱乐: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你的小概率事件抄着了,但是不是也有另一种收获,比如,得空还翻译了一本小说。

高晓松:创作倒是最小的收获,那是特别功利的事情。我觉得最多的收获是发呆,这么多年没有这么长时间的发过呆,所以脑子里的东西都一直在咕嘟着,没关过火,脑浆咕嘟了二十多年,终于把火关凉凉的,我觉得特别好,凉完了以后就鸡尾酒了,清清楚楚这儿一层这个,那一层这个。我确实也读过万卷书,也行过万里路。但是我从来没有把这些事情静静地梳理过。

腾讯娱乐:在里头做得最多的事儿除了写书,就是发呆?

高晓松:是,不发呆干嘛。开始还特别热情地跟各种人聊天,聊着聊着发现,聊着聊着你就清楚了,因为你扫除了最后一块盲区,对一些社会的角落或者阶层的了解。我以前的作品、电影、音乐,老崔就批评过,你根本就是公子哥在这里搞艺术,搞来搞去都是阳春白雪的东西。这次正好,把这补上了。但关键是,补上了,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腾讯娱乐:在里面跟大家聊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群,大概多少个人?

高晓松:十几个人。但是换得很勤,因为是看守所。一会儿抓进来了,一会儿判决了走了,下监狱了,或者一会儿保释了走了,一会儿调到别的号去了,虽然那间屋只能关十几个人,但是我先后接触了将近五十多个人。

腾讯娱乐:有比较聊得来的吗?

高晓松:有,但不想多讲这些事儿,因为没有意思。就跟以前大家都说,兄弟我在美国的时候如何如何,然后现在人家就觉得你挺讨厌的,所以我基本不太说了,除了小说里需要。

腾讯娱乐:您是不是特别另类,你看大英百科全书,在里面他们是不是觉得你很特别。

高晓松:在里面干什么的都有,我看大英百科,别人也看金庸。还曾经打扰了我,因为我一个没有忍住,我又把金庸看了一遍。

腾讯娱乐:还是有哥们的是吗?

高晓松:当然了,感情很好。我还在等我一个大哥,2014年秋天他出来,我跟他许诺了,我这辈子跟人家承诺的事儿,很多都没有做到,但是这件事儿我一定能够做到,等你出来我带你环游世界。我中间还去看了他一次。还跟他讲,你放心,2014年秋天出来,我一定带你环游世界。

雨中过山车上求婚,街头拉来证婚人

高晓松从不在公众面前提起私生活,因为他常说,自己不是靠“卖私生活”博眼球儿的艺人,但毋庸置疑,家庭是高晓松最强大的后盾,令他心生感恩。而说起85后的妻子,高晓松还回忆起当年求婚的情景。

腾讯娱乐:家庭生活占多大的比例?

高晓松:现在太忙了,除了工作,现在朋友都排在家庭后面了,不好意思。

腾讯娱乐:重友轻色?

高晓松:也是重色轻友,因为闺女也是长得很美。所以我经常带着她们美国、中国来回跑,也挺好的。我就觉得女儿应该从小就跟着到处跑,心向远方,省得长大了非得嫁一有房子的。

腾讯娱乐:太太是85后,你最喜欢她什么,没有代沟吗?

高晓松:干净吧。代沟不重要。人和人之间,只要在一起生活,迅速就拉近了距离。只要不在一起生活,同龄人也难交流,因为生活本身是一种最好的黏合剂。我们之间没有觉得像差了十几岁,好多事儿还听她的呢。

腾讯娱乐:会担心她的未来么?

高晓松:一点都没有。她现在做的时装设计,完全靠的是自己。说实话,我原来老有一个担心,因为我亲眼目睹我们家人一代一代的人,以及周围的女性,到了一定岁数的时候,会有崩溃的时候。这个崩溃就是说我原来可以成居里夫人的,我原来可以有很好的事业,就是因为婚姻、孩子等,我最后变成一个没有事业的人那种崩溃。所以我老怕有一天她会出现这个东西。幸好,她现在拥有自己的事业。我就觉得老天爷对我实在太好了,连这个隐忧都没有,我现在生活中已经没有任何焦虑,唯一的就剩最后一点了,有时候没有点好菜,点了两个失败的菜。

腾讯娱乐:步入婚姻是很难的抉择么?

高晓松:关键她年轻,长得又漂亮,她其实挺怕一个动荡的青春的,她不爱混。她不是爱混的人,非常不会。她也觉得不应该过一个动荡的青春。我也想有个家庭,然后就挺简单的在一起了。我们俩去迪斯尼做过山车,那天还下雨,特有意思,那雨点打在身上,脸上霹雳啪啦,能打出一堆坑来。要不带眼镜,都能打瞎了。但是特别浪漫。那张照片我们俩现在还留着,俩人都狰狞着。就在过山车上头,特别快的速度,下着雨,我突然喊了一句,你嫁给我吧。她说好啊。第一遍我还没有听见。我再问,行吗?她大声说,好好好。然后就结婚去了。美国结婚挺逗的,他先给你一个license,一年有效,在这一年之内你可以去任何一个教堂去结婚,给你一个正式的结婚证。

腾讯娱乐:那还挺好的,美国结婚还有一年的犹豫期。

高晓松:我们俩原本是准备早晨就去领了license的。但人还挺多,在那儿排队,结果就先吃饭,吃午饭的时候还闹点小别扭。我说那就先不结了吧,然后就睡觉了,到晚上八九点了的时候,然后说这样吧,咱们看命,咱们现在就去市政厅,如果还开着咱就结了。

结果当天还真开着,但我们没有witness(证婚人),后来拿二十块钱站到街上,说谁给我们证一下婚。正好来了一对,也是来结婚的,也没有witness。我们就互相证婚。所以我们的结婚证上有俩名字,那俩名字跟我们俩名字一样大,他们俩的结婚证也是我们俩的名字,看不清楚,都不知道谁跟谁结婚了,特别有意思。

坚决不买房 但包可以无限买

对于生活,高晓松觉得自己够仁至义尽了,婚也结了,娃也生了,妈也接过来住了,要是再买房子,就等于生活全赢了,“我凭什么你逼我干什么我够干什么,我就不。”不买房,是高晓松为叛逆留的唯一出口。

腾讯娱乐:从年轻的时候你就特别不羁,特自由,现在还是这种状态吗?

高晓松:年轻的时候叫不负责任,只要自由。现在叫先负责任,然后再能找到的哪些地方自由。比如说我坚决不买房就是为这个,我凭什么生活逼我干的事儿我都干了,我已经可以了,婚也结了,孩子也生了。妈也接过来了,在洛杉矶我妈原来不跟我住一起,现在跟我住一起了。我再买房子等于生活你就全赢了。我凭什么你逼我干什么我够干什么,我就不。

腾讯娱乐:就是非得跟生活拧巴着呢,不能让生活赢?

高晓松:你最终反正还是赢了,最终你肯定会赢,我能挣巴两天先挣巴两天,生活也不会饶你。

腾讯娱乐:早晚让你死。

高晓松:对,生活不会因为你俯首帖耳,你逆来顺受,于是就对你开恩,那不可能的。生活也不会因为你踢了它两脚就对你更恨。生活是一个都不饶,一个都不放过。既然这样,你俯首帖耳、逆来顺受还是被生活打,那你干嘛不对生活来两下。

腾讯娱乐:就是坚决不买房,但是买包可以,无限地买。

高晓松:你只要不买房,你想买什么都行。买包,全世界到处跑。

腾讯娱乐:那会儿看你微博说,家里包包都堆成山了。

高晓松:丈母娘老逼着我们买房,问我包能住吗,我说能住,蒙古包啊。

腾讯娱乐:那怎么说服丈母娘呢?给丈母娘买房子吗?

高晓松:没有,丈母娘跟我们一起住。丈母娘、老丈人、小姨子一直跟我们一起生活,生活了五年了。这就是为什么要嫁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原因,这要是年轻人同时两边妈都在,那早就打疯了。那绝对房顶都掀了。所以嫁给大叔是有好处的,大叔懂生活,能够hold大家庭,这没有问题。

所以我说服丈母娘特别简单,你现在住得不好吗?你跟我一起生活,难道我们住得不好吗?你看到更好的了吗?咱马上搬过去。或者实在不行,我就说,其实我们是想攒钱买飞机。

开演唱会,歌迷可以约上老情人私奔两小时

9月7日,高晓松“此间的少年”音乐作品会将在上海大舞台举行,这将是一场过去与现在的相遇。上世纪90年代,校园民谣风靡一时,高晓松、老狼、叶蓓他们用《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青春无悔》等作品唱出了一个最具有代表性和记忆感的校园年代。如今,当从前的歌者和听者都年华逝去,仍然有很多人选择消费集体回忆。高晓松说,大家可以找上老情人,去演唱会现场私奔两小时。

腾讯娱乐:今年五月在北京的演唱会特别感人,台上台下哭成一片。

高晓松:哭成一片,我也哭了。连宋柯这种狼心狗肺的人都哭得跟鬼似的。

腾讯娱乐:说明校园民谣其实还是很有市场的,有没有注意到台下的观众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呢?

高晓松:我们有同事去停车场做了调查,都是15到20万的车。都是白领,二十七八岁到四十多岁。其实大家是集体怀旧,不是真的来看一场声光电伴舞、威亚怎么弄的,所以在上海的演唱会做得更朴素。当然朴素不是说不花钱,朴素也是花钱营造的氛围。为什么叫“此间的少年”呢?这个少年在这儿,每一个中年胖子里头住着一个一尘不染的偏偏少年。

腾讯娱乐:在上海的演唱会还是原班人马吗?

高晓松:基本上是。但是北京差不多是一个音乐历程的汇报演出,所有的风格都有。连《万物生》这种很怪的风格都上了。上海更单纯一些,就是一个怀旧的演出。就是用来私奔用的,大家找上老情人来私奔两小时。因为真的私奔今天的人也没有勇气了。所以基本上都是那些经典民谣,分成三个板块唱,分成初恋、告别等等。它就更纯粹一点。当然我们还在试,因为我们要开32场,所以还在试。我真开32场,但是不一定是32场,当然很多场。

腾讯娱乐:就是很多城市都要走一遍。

高晓松:对,而且我一看到杨坤说32场给我乐坏了,特别巧的是他们那三个评委都已经分别在我的不同场次作品音乐会登过台。刘欢、那英、杨坤都上过。

问:那英是在你27岁的那年。

高晓松:那英在南京。我第一场就是那英上了,1996年。北京那个是刘欢上了,在江苏有一场6月的,是杨坤上了。我说这挺巧的,正好是我作品音乐会的班底。

记者手札:说相声的高晓松

在采访的摄影棚,我们特意把背景音乐换成高晓松的作品《万物生长》,可他却提议把音乐关上,换成郭德纲的相声。因为高晓松实在是能侃,说相声绝对是个胚子。

正如乐评人李皖曾说:“在歌里,高晓松一直在回忆,让人以为他是个内向、伤感、学生气十足的人。现实中的高晓松恰恰相反,他轻佻、贫嘴、痞里痞气,满脸是浮夸的笑,满嘴是七荤八素的杂话,没一秒钟能够安静。”在才子和流氓之间,高晓松自由切换,正如他这么理解四十不惑:四十岁,该明白的都明白了,不明白的也不想去明白了。

高晓松从来没自卑过,他敢说敢做,活得自我,别人问他是否有信仰,他就回答,“我只信,但不仰”,任何时候他都能以自己的逻辑方式去说话、思维,无论面对的是谁。(来源:腾讯娱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