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失望故事:你不该背叛我们的婚姻(续一)

最失望故事:你不该背叛我们的婚姻。正文结局是女主死了,行文有点仓促,作者又写了续,仔细交代后事。

续 1

小青坐在星巴克的二楼,那处她猜测的位置,她点了蕉糖玛其朵,那是方桐生前最爱喝的咖啡。

她借用木片将上层和着糖桨的泡沫一点点送入口中,直到那些深褐色的液体全然浮显于眼前,她才放下木片,端起杯子,轻轻呷了一口,那种微苦与淡涩的味道倾刻间将她要继续喝下去的念头给打碎了,她放下杯子,不再看它一眼。

小青一直觉得不明白,象咖啡这样的饮品何以得到方桐的如此亲睐,在小青看来,这种东西不但味感无法恭维,而它将给人的身体所带来的不良后果也是显而易见的,方桐却如痴如醉般沉浸在咖啡之恋中,那些小青不敢深切碰触的记忆之时,方桐就是以咖啡为伴的。

小青用舌头轻轻在口腔中回璇,感受咖啡留下的余味,一遍又一遍,有种莫名的孤独感油然而生,这是小青在一篇文章里见到的,写到当孤独一人喝完咖啡后的口感。

那种因味觉而引发的心理反应,是否方桐也有此感。

孤寂的感触一直深埋在方桐的心里,而她自己也任其自由散漫地由身体至心理最后至灵魂全面渲染开来。

结果就是,她亲手铸成了这世上最孤独的灵魂,当那日,她意识到,自己的整个灵魂已经完全脱离世间那些千丝万缕的爱恨情仇时,一切就无可留恋了。

想到这个,小青又一次强忍住将要落下来的泪滴。

夏洁的话又一次回响于小青的耳边。

方桐是个对孤独感极不负责的人,她明明还未达到能很好地驾驭孤独感时,却如此这般任由它肆无忌惮地影响自己的整个人生,从未想过将那种深切的孤独感找个出口放出去。

心灵深处的孤独,累积过甚,如果不放一些出去,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它势必引发抑郁症,而那些长久无法治愈的抑郁患者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最后的结局,都是走上自杀之路。

昨天,一整夜,小青跟夏洁就方桐留下的迷展开了深入的探讨,小青十分信任夏洁,十来年的密友了,而夏洁又是心理咨询师加芳香治疗师,在小青遭遇到方桐在最后一刻抛洒给她的致命痛楚时,是夏洁帮助她走出了无休止的精神压力。

在夏洁看完方桐留给小青的日记簿时,说了一句。

“她将出口放在毫无生命力的东西上,竟从未想过,人才是万物之灵,才可能跟她有心灵的交流,连古人都说,天地间人为贵,她宁肯信任一只本子,却不肯相信身边的人,哪怕是自己的亲人,这是她的悲剧。”

在夏洁的提议下,昨日上午,小青和她一块儿去了方桐的墓地,在墓碑前,两人一块儿将那本日记一页页撕下来烧掉了,当然,除却那最后两页。

夏洁认为,这本日记是方桐悲剧的见证,实在是太悲了,那些文字任何一个人看了都会心结成块儿的,它会令那些心中的美好,随着心结成的硬块儿一点点碎掉的。

是悲剧,就不能留它继续影响世人,在生之人,如果有谁看到,都将是一次精神的折磨,所以,夏洁建议把它烧掉,最好是在方桐的墓前,那是她的故事,应该还给她自己。

小青同意了。

续 2

咖啡不能喝了,总还是要再来点儿什么吧,于是她下楼,点了一种甜甜的饮料,又折回那个位置。

三月底的天气,在重庆已开始微微泛热了,小青透过落地玻璃幕墙看向步行街上,有人居然已穿短袖了,在这个四季不太分明的城市里,常会发生另人咤舌的穿衣之举,这里的人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生活,方桐,已是永远不能再感受到了。

想到这里,小青才又不得不回到,今天将必须考虑清楚的一个问题,有个决定她要做出。

是否要为余辉作证。

回到一个多月前。

起初,余辉以为方桐只是暂时离开一些时日,为了逃避愤怒与悲伤。

所以,即使过去了三天,不见方桐的踪影,打不通她的手机,余辉也并无太着急。

直到第四天,那是一个周六,余辉在一场恶梦中醒来,他开始有了不好的预感,于是飞身起床,开始逐一翻看方桐的个人用品。

她常睡那边的床头柜里,都是她最常用的物品,余辉翻了翻,发现他经常在方桐的手中看到的那些物件,都还在里面,仿佛已在此沉睡很久了。他立刻进到衣帽间去,打开所有的大木门,衣服都整齐地挂着,春夏与冬秋的,以及这些日子最爱穿的那几身,全都在,拉开抽屉,储存的内衣仿佛也未动过。再去翻旅行箱,家里的那几只,全在,一只都未少。余辉开始背心冒汗了,他立刻冲到梳妆台及卫生间搜索一翻,发现方桐的所有日用品全都在,这几日,他居然都没有意识到。

他懵了,傻傻地坐在床边,不妙的念头开始逐一在脑袋里如放电影般,一幕接一幕地上演。

经过大约半小时的脑战后,余辉意识到,应该立刻做些什么了。

于是他开始跟与方桐熟悉或是认识的人打电话,一上午,所有的回话,均是不知方桐的去向。

他阻止了自己无谓的猜测,直接去了派出所。

事隔十日后,余辉也未对自己的此举感到后悔。

以他的作派,实在不太可能求助到警察,他清楚如果这样做了,那么,他的家事即使不会诏示于天下,但也势必会公布于周遭,这对他多少是十分不利的,但这个念头,只在他脑袋里存活了不到五秒钟。

这几日,他没有麻木地活着,他想了很多。

每个夜晚,当他一人静静躺在床上时,虽然方桐不在身边,他反而想她想得很多,特别是从前的那些时光,这竟引发了他对方桐更深的愧疚感。

所以,当这日,预感到不妙时,他没有犹豫,用很短的时间,打消掉那些消极的念头,去做了他认为应该也必须做的事情。

续 3

余辉与一位姓聂的警察坐在派出所的一间简陋房间里,面对面,一对一。

余辉陈述完报案的起因及部分过程,然后就看着小聂将他的语言变成文字永久地印在了一页表格中。

“你确定她不是自己出走了?”小聂抬头看他。

“我说过了,她的一切物品都在家里,也没有带走钱,所以的信用卡、储藏卡都在她包里。”

“嗯,是挺奇怪的,如果是自己出走,不可能什么都不带的,特别是钱财。”

“正因为这样,我才来报案的。”

“她最近有什么异常吗?”

余辉略一迟疑,开口说道。

“最近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

“什么事?”

余辉将情况大致说了一下,小聂一直看着他,神色严肃。

“情况不妙。”小聂的口气,仿佛看见余辉身后的鬼。

“怎么?”余辉紧张地看着他。

“最近我们辖区里出了不少这类事情,一个家庭给搞得乱七八糟的,上周我们还亲自上门去处理了一桩家庭纠纷,两个女人还在家里动起了刀子,如果不是我们及时出警阻止了,真不知会发生什么惨剧呢。”小聂感叹道。

余辉将目光移向别处,黯然以对。

“其实一家人好好过日子,不是挺好的吗?干嘛整出这些麻烦事情。”小聂一只手开始玩起了烟盒,眼晴根本没往余辉脸上看。

街市上传来阵阵鸣笛的声音,小聂起身往窗外看了看,回头冲余辉问了句。

“你是不是担心,你妻子不是普通的失踪?”

余辉这才回眼望着他。

“什么叫不是普通的失踪?”

“不是暂时的失踪,而是永远的。”小聂的眼神里透着很深的东西。

余辉紧闭的双唇间有了凝固的理由,因为,他眼里迸发出的火光几乎将他整张脸在顷刻间映得煞白。

“这只是我的猜测,你也别太介意了。”小聂不以为然地走回办公桌坐下。

小聂又继续向余辉交待了接下来需要注意的事项,并例行公事般向余辉作了差事会有的程序性说明。

当然,他未向余辉作任何承诺。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