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盛夏之后,再无童话

盛夏之后,再无童话。不知道,还要用多少年,用多少力气,才可以忘记他,重新开始她的生活。也许是很快,也许是很久,也许是一生。而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顾一切地哭一次。

文/风声晚凉

也许是那个冬天哭得太过用力,后来的夏清瓷再也没有掉过眼泪。她时常想,如果忘记那个寒冷的冬天,生命是不是就可以只剩夏天。而她所有的爱情记忆,都发生在夏天。

只是,她念念不忘的那个人,将她永远留在了过去的盛夏时光里。

1、一夜长大

长大以后的夏清瓷常常觉得,她的生命和记忆开始于六岁那年那个明媚的夏日。在此之前,她过得简单而懵懂,虽然从小没有父亲,却因为母亲的保护,过得甚至比一些父母双全的小孩子还要快乐。

那是六月,阳光已经灿烂到刺眼的地步,梧桐树上偶尔有稀疏的蝉鸣声,六岁的夏清瓷穿着粉色带蕾丝边的公主裙站在家门口,看见紧跟着父亲走进来的纪柏岩。他剪短短的寸头,穿干净的白色制服,深色长裤刚好盖住脚上的凉鞋。

叫哥哥。身旁的妈妈用手轻轻推了推夏清瓷。

哥哥。夏清瓷脆生生地冲纪柏岩喊了一声。哥哥这个名词让她下意识觉得欢喜,而面前这个男孩子也让她下意识地想要靠近。

纪柏岩却并不应声,只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然后淡淡地转向别处。九岁的纪柏岩已经初知人事,明白从今以后,面前这个小女孩就要喊自己的爸爸做爸爸,而自己必须喊她的妈妈做妈妈。他讨厌她不谙世事不知人间疾苦的天真样,讨厌她身上的粉色公主裙,讨厌她和她妈妈,讨厌她的家。

最无奈的是,无论他多么讨厌这一切,也只能带着行李搬进来,开始另一种生活,开始做夏清瓷的哥哥,开始做别的女人的儿子。

夏清瓷看不懂眉目冷峻的纪柏岩眼里的疏离和冷淡,只看得懂妈妈和纪叔叔牵着手笑得很幸福的样子,她趴在小房间的门口看纪柏岩整理自己的衣服,心里涌起阵阵兴奋,她很想全世界都知道,从此以后,她不但有了爸爸,还有了哥哥,他们可以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做习题玩游戏。

纪柏岩从来不肯喊夏清瓷的妈妈作妈妈,逼不得已的时候他也只会称呼一句阮阿姨,他一看见夏清瓷欢天喜地扑到自己爸爸的身上爸爸爸爸地叫个不停,还常常赖在爸爸身上不肯下来,就会一肚子气,恨不得冲上去一把推开她。

但他从来不会这样做。

除了不肯改称呼,话不多,总是带着淡淡的疏离以外,纪柏岩表面上是个十足的好孩子。小小年纪他就学着做家务,总是抢着扫地洗碗,偶尔阮妈妈使唤夏清瓷递个东西开个门什么的,他也跑得飞快,总是抢在前面把事情做好,从来不让夏清瓷动手。

他扮演了一个几乎完美的儿子和哥哥。

私底下,他却常常背着阮妈妈向自己的父亲抱怨。他抱怨所有的东西,抱怨房间太小,抱怨夏清瓷太粘人,抱怨阮妈妈趁父亲不在的时候刻薄他,抱怨到最后他会牵着父亲的衣角可怜兮兮地望着他说,爸爸,咱们别住这里,咱们回自己的家吧。

纪爸爸知道这只是他的苦肉计,但是又拿他没办法,每次只能好言安慰他,细心开导他,然而却不见成效。

阮妈妈很快敏感地发现了这个问题。她自问对纪柏岩用心对待,可他不领情,她也没办法。最后,她转向夏清瓷。她时常哄夏清瓷,小瓷,哥哥是不是和爸爸在聊天?你去听听他们聊了些什么,回来告诉妈妈好不好?

夏清瓷便蹦蹦跳跳地来到爸爸和哥哥面前,一会儿玩玩爸爸的衬衫,一会儿扯扯门口的布帘,一个人玩得很起劲。因为她在场,纪柏岩会把话说得稍微隐晦一些,他想以她的智商定是听不懂的。

她便是用这副懵懂无辜的样子在爸爸哥哥和妈妈之间来往。他们都以为她还小,听不懂,只有她自己明白,她其实是懂的。她感受得到这个家里微妙的气氛,她厌恶自己扮演的角色,但她愿意继续装出天真的样子,因为她害怕,如果不这样做,有一天哥哥就会真的离开。

她好不容易才有了哥哥,她愿意用尽所有力量让他留下。

在这样的环境下,夏清瓷好像突然长大,开始懂事起来。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