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雪小禅:从此繁花,一路盛开

雪小禅:从此繁花,一路盛开。我要这个女子,坚定而决绝。

我喜欢冷香的女子。青漪就是。

她一来,便是暗香浮动,她不是面容多艳丽的女子,却自有十分的凛然和寡淡。我对同桌于言说,看,这个女子身上有狐媚气质。

那时我们刚进大学,都忙着谈恋爱拉关系,有老乡的找老乡,没老乡的也要找老乡帮忙。于言是青漪的老乡。我于是找于言帮忙。

于言说,你要她做什么?她娘在我们小城里是有名的风流寡妇,家境不好不算,还名声不好。

这个与我何干?我见青漪的第一眼便觉得认识她,好像前世梦中人,她有一种动人心魄的东西,让我难以忘怀。于言说我疯了。很明显,青漪的人缘并不好,女生嫌她清冷,男生也不喜欢她脸上的寡淡。

索性,我不让于言帮忙,一个人去找她。她正在水房里洗衣服,我走上前去说,来,我帮你洗。

她居然脸红,惊诧地说,不,不用的。我喜欢脸红的女子,于是更加用心,三天两头往青漪的宿舍跑,所有人都知道我在追求青漪,只有她在装傻。

终于有一天,我们在那棵银杏树下遇到,我轻声问,青漪,你不愿意吗?我等待她的回答,她的回答于我是很重要的。

是。她轻言。

这于我是无言的打击,我想,我是配得上她的,北京的老四合院,父母都在国外,我可以让她出国,说出这些时,我都觉得自己低贱,为了得到自己心仪的女子,我居然有了显摆的成分。

可是,她竟然拒绝我。

我恼了,骂了过去,你以为你是谁——她终于抬起头来,眼里全是泪水。我晓得我言重了,于一个女子而言,的确是言重了,她有拒绝我的自由。

这让我无比失落,不久,我找到蓝宝。蓝宝是上海女孩子,娇滴滴的,知道如何讨好我,她坐在我单车前,巧笑着,穿过那些飘了黄的银杏树。有时遇到青漪,我就让蓝宝轻轻亲我的面颊,我是故意的。我装作无比快乐,和蓝宝谈情说爱,在花树下接吻,给蓝宝买好看的衣裙。

可是我仍然寂寞,寂寞是一层层的卷心菜,卷了一层,还有另一层。

暑期到了,反正父母在国外,我索性和于言回了他的海滨小城。

我和于言睡一个屋,于言给我讲他与女友的种种趣事,说女人真是麻烦的动物,当然,他还讲了他的初吻之类,他以为我爱听,其实,我并不感兴趣。

大多数时候,我去海边散步,于言的家离海边只有一公里左右,我期待遇到青漪。因为,于言说过,青漪的家离他的家只有几百米。

海边风很大,我对着海风发呆。后边轻轻传来她的声音。佑安,青漪叫我。是她的声音。

我回过头去,看到穿着单薄的她,嘴唇苍白,人也很苍白。我们对视着,只有一米的距离,我想笑,却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

佑安,她仍然叫我。

我冲过去,把她抱在怀里,她瑟瑟地颤抖着。我低下头,寻着她的唇。她的唇,有雪一样的冷,这寸寸光阴,充满了喜欢,虽然冷,我们吻着,忘记地老天荒。怎么会有吻了呢?她忽然推开我,转身跑了,她的背影还是那样寂寞。

那是我和她在海边惟一的相见,后来,她再也没有来过海边,而我提前回了北京。

开学后,我再次去找她,她仍然一脸冷漠,我问,为什么?她低头,不言,亦不语。这次,我真的气愤,反手给了她一个耳光,青漪,你敢玩我?

她还是不语。到底,她是个怎么样的女子?不喜欢,为什么又要吻?我搞不清楚,喝醉了,问了又问,于言说,别问了佑安,爱情这个东西,最是难懂,你还要搞懂爱情吗?



标签: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做一个那样的女子

    (2)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