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浅蓝深蓝天

青春小说:浅蓝深蓝天。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片天,我们等它,一直由浅蓝变到深蓝。

文/张芸欣

1

九零年的夏。我在上海金沙江路的某所幼儿园里遇到忻凉楚。

那时我正与一个很高的滑滑梯“搏斗”,所有的小朋友都顺利的滑了下去,只有我恐惧的坐在上面,不知所措。

他坐到我的旁边,很老大的样子捏捏我的脸说,女孩子就是没用。他的普通话很标准,不像我,咬字都成问题。

我赌气的瞪他,谁说女孩子没用的?我闭上眼,咬咬牙就滑了下去。刚滑到底,还没站起来,就被一个人重重的压着。我奋力的推开他,却看到涨得一脸通红的忻凉楚。

我笑了起来,指了指他的脑门,嘿嘿,原来你也怕高。

他面带窘色,站起身,拍拍我小花裙子上的灰,然后牵过我的手说,今天中午我们坐在一起吃饭吧。

我记得那时候幼儿园的伙食不好,东西很难吃,老师总喜欢把菜和蛋加在米饭上面让我们吃。吃完后,底部剩下厚厚的一层油。

他会把他的菜都给我,把我的饭都吃完。那时候我觉得他像极了一个勇敢的小战士。

那时候卖一种足球形的冰淇淋。圆圆的足球外壳,有一格可以打开,雪白雪白,浅浅的奶香。

放学他爸爸会带我们到附近的小公园里面玩。玩跳房子,或是跳绳。

我们经常沿着那的小公园慢慢走,心满意足的吃掉两个足球冰淇淋。或是坐在公园的某个凳子上,拿本子出来画画。

我们那么小的时候就认识,以至于许多年以后,我依旧不明白为什么我对幼时的记忆那么模糊,却鲜明的记得我和忻凉楚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对于那个短短的炎热的只有冰淇淋的夏天无比清晰。

2

我们一起上小学。在一所极其昂贵的私立学校。父母忙于做生意。与我陪伴的只有一只瘸腿的小花狗和日益苍老的奶奶。

忻凉楚一直就充当大哥哥的角色,空余时间我们乐此不疲的在公园的两棵树下玩跳房子。用白白的粉笔,画出大大的房子和格子,他跳进来,我跟在后面。阳光班驳的碎影照在我们身上。简单美好。

他给我家的狗取了个名字叫小足球。纪念我们吃掉的那么多盒的足球冰淇淋。

他总是喜欢一只手牵着我一只手拍我的头,然后颇有感慨的说,你的毛一点都不如小足球的柔顺。不好不好。

我瞥他一眼,拿起书包就朝外走,我说,那好吧以后就让小足球陪你玩。

他急急的冲上来挡在我的身前拽着我的胳膊说,不行啊,人妖殊途。

那时候他就会用那么深奥的词了,这是语文老师上课都没有教的。他说因为他看了一部鬼片叫《倩女幽魂》里面说,人鬼殊途。

我扎着两个小羊角辫一晃一晃的跟在他的旁边听他跟我讲故事内容。脑袋里编织无数旖旎的幻想。

忻凉楚说完整个故事的时候眼睛亮闪闪。他说,小乖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我摇头。

他说爱情就是有一个人你总想和他呆在一起。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啊。

他踢着脚下的石头说,电影里都这么说的。

我说哦,那我有一个想和他呆在一起的人,那就是我们班的宁简林。

他用力的握了握我的手,然后甩掉,哼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啊,我也有,那就是我们班的林露雪。

我的眼皮没由来的跳了一下,我说哎呀,这个有什么好讨论的啊。真无聊。



标签: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结束了?结局呢?

    (1) (1)
  2. 超喜欢的一个小说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