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清华MM讲述的两段婚姻故事

清华MM讲述的两段婚姻故事。这个世界是你的,也是我的,但归根结底,还是学霸的。

上周认识了一位隔壁的姑娘,她说T大的食堂吃腻了,听闻P大的食堂甚佳,想与我相互蹭饭吃。

P大BBS上有着悠久的黑T大的传统,一个流传甚广的笑话是这样的:P大某同学在成府路口因急着赶去实验室不小心闯了红灯,被路人拉住一顿训,“你说你们清华学生怎么这么没公德!”P大同学老实啊,答说,“我不是清华的,我是北大的。”路人大怒,“你们清华学生最坏了,每次做了坏事都冒充自己是北大的!”

P大同学对隔壁有个亲切的爱称,叫“清二”。当网络上开始流行普通青年、文艺青年、2B青年时,P大BBS上迅速开始流行这样一句话:“普通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

再往前追溯,上世纪九十年代,冯唐二十来岁在P大读生化时,就非常痛恨T大理工男到燕园来勾搭P大的妹子。多年以后,他写了本小说叫《万物生长》,还不忘埋汰T大理工男是婚恋市场的最佳接盘手。

不过不管P大的孩子再怎么几十年如一日地黑T大,但BBS上却常年流传着一个关于T大食堂的传说。据说,T大的食堂两块钱就可以吃饱,三块钱就可以吃好,P大孩子对自家食堂表示不满的最常见诉求是——我们要团购T大饭卡,占领他们食堂!

我还没吃过隔壁的食堂,所以有T大妹子说要找我相互蹭饭吃,我乐意至极。认识她之后便去看了眼她的个人主页,发现个人说明里有这么一句:“88年已婚少妇,T大小硕未满。”

24岁,T大硕士,已婚少妇……

这三个关键词叠加在一起,其背后必然有着丰富的故事。我是一个爱听故事人,其后与姑娘互换了联系方式,并约定今天中午她来P大找我吃午饭。

今日帝都光照充沛,我们在学一吃过午饭后,经静园绕未名湖走了两圈。其间,学术和生活都聊了聊。姑娘性格开朗率真,说话简单明了,理解力也不错,是我很喜欢的那种谈话对象,按她的话说:“我们正式建立邦交。”

饭后几十分钟的散步间隙,我们聊了生活与学术,主要是她讲我听。她给我讲了她和她老公以及她父母的两段婚姻故事,听得我感慨万千。作为大龄未婚男青年,除了学术外,当下中国青年的婚恋状况是我眼目下相当关心的问题。“非诚勿扰”我期期都看这种事我好意思到处讲么。

经姑娘同意,我决定把她讲给我听的两个故事都写下来。为行文方便,我姑且给她取个代称——竹子。

竹子她娘生在湖北的农村,五岁时就被抱养给了武汉一个有权有势的家庭,同时被抱养的,还有一个男孩,后来也就成了竹子的舅舅。

那是个典型重男轻女的家庭,男孩被当宝贝一样疼爱,女孩嘛,则如同佣工。竹子她娘刚去,就承担起了家里繁重的家务活,有时夜里三四点就要起来,为的是要做一家人早晨要吃的馒头。竹子她娘的养母,还经常揍她,就这样,她从一个小女孩,一点点地艰难成长,最后终于长到了18岁,遇见了竹子她爹。

竹子她爹是她舅舅的同学,家境相当不错,竹子她娘那时要考大学,但因是农村户口,有很多障碍。竹子奶奶是个有魄力的女人,相中了这个媳妇儿,给她经济方面的资助,并解决了户口问题。竹子她娘从小就是个苦孩子,自然珍惜难得的学习机会,很争气地考上了省医学院校,大学毕业后就与竹子她爹完婚,23岁时生下了竹子,此后又在90年代初期读了一家著名口腔医学院的研究生,并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口腔种植科大夫。

故事进行到这里,竹子她娘的人生似乎是个很励志的故事。可惜她后半生过得并不是非常幸福,问题出在竹子她爹身上。

按竹子的话说,她爹身上集中了中国男人所有的劣根性,而毫无优点。竹子她爹是一所中学的物理老师,懒,好赌,打竹子记事起,家里的所有大小事,都是她妈一手包办,就连换灯泡、通马桶这样的事,都是她妈干。她爹,什么的不干,是完完全全真的什么都不干,除了一件事——那就是揍竹子。

竹子被她爹揍了很多次,她说小时候吃饭掉一粒米都会被她爹那皮带抽手掌。每次她爹揍她时,她妈都拦不住,只有哭。

竹子在说起挨揍的往事时,我们正站在静园草坪上晒太阳,她撩起刘海,指着右眼窝的地方让我看,那里,有一条往昔暴力留下的淡痕。

竹子她娘挣的钱是她爹数倍那么多,竹子从小到大的生活费、学费都由她娘一人承担,她爹挣的钱就自己花,打麻将输了钱还会跟她娘要。

“虽然这么说不太好,”我听了她的讲述,实在忍不住想这么说,“你妈才47岁,收入又相当高,跟你爸离了,即便一个人过,也能迎来人生的第二春啊!”

“你这么说当然不好了,”她笑笑,几乎是毫不疑迟地答说,“他们毕竟都几十年了。”

这是一个典型的上一代的婚姻故事,女人坚韧、质朴、勤劳,而男人懒惰、荒唐、不负责任。

但是,他们都这样过了几十年了啊。离婚这种事,怎能考虑。

竹子在高中时喜欢上了一个典型的高富帅。男孩的父母在广东某个经济发达的镇上开医院,家里相当有钱。男孩身高180,成绩优秀,样貌帅气,这样的男孩在任何一个高中,想必都是女生仰慕的对象。

高中毕业后,竹子去天津上大学,男孩留在武汉读书,两人通过QQ交流感情。大一的时候男孩到天津旅游,竹子当地陪,在公交车上的某个瞬间,男孩突然吻了竹子脸颊一下,然后说,“做我女朋友吧。”

这就像是“非诚勿扰”上男嘉宾选的心动女生给他留灯到最后——情投意合,竹子当然二话不说就点头答应了。男孩便成了她的男友,但现在,应该称为前男友。

前男友表白那次,是他们交往三年多时间里他唯一一次去天津。在那三年里,竹子一次次地从天津飞回武汉,几乎每个月有一半的时间是在武汉过的,这让她花光了积攒了十多年的压岁钱。前男友之所以不去天津,理由很简单,“因为我不能逃课啊。”

前男友是个学习狂,每天会定两个闹钟,一个是早晨四点四十四分,一个是下午四点四十四分。前一个闹钟是叫他起床的,后一个闹钟是提醒他又过了一天。竹子和他谈恋爱的三年时间里,主要内容是陪他上自习,给他送饭吃。逛街、看电影、出去旅游,一次也没有。

三年过后,学霸前男友顺利拿到MIT的offer,在赴美前夕,他对竹子说,“我们是没有未来的,我们分手吧。”

那是2009年,竹子被击倒了,休学一年,回到家里,对母亲说,我不想结婚了,也不想要小孩了,我就自己过一辈子好了。

“他永远都把学业排第一位,”竹子说,“我排第二位,但我和他学业之间,隔着一个东非大峡谷。”

“唉……”我叹了一个口气,“这个世界是你的,也是我的,但归根结底,还是学霸的。”

竹子她娘有多焦急,竹子不说,我也完全能想象到。自己坎坷一生,历经艰辛,好不容易把女儿带大,女儿的人生可以说就是她的第二人生了。

竹子她娘带着竹子去医院,竹子被诊断为抑郁,吃药,可还是不见好转。她又给女儿买了山地车,鼓励她出去骑车,结交朋友。竹子就是骑行时,结识现在的老公的。

那时,竹子的老公和她前男友一样,也在武大读书。在认识竹子后不久,竹子老公便对她展开了攻势,无奈竹子尚在情殇之中,对她老公也全无兴趣。两人只是加了QQ,此后甚少联系。

一年后,竹子回天津继续读大学。竹子老公在头几个月里,每天晚上都会在QQ上给竹子留言,道一声晚安。几个月后,竹子终于忍无可忍了,说了句:“你烦不烦啊!”竹子老公从此噤声,从她生活中消失了。

“哈哈,你这是不懂纯情幼稚男的心啊,”我听到这儿实在忍不住笑了,我年轻的时候,也干过类似的蠢事,所以很能理解竹子老公,“他不过是想通过这种笨拙的方式表达对你的执着的爱罢了。”

看起来毫无希望的故事,后来却有峰回路转的契机。所以啊,姻缘这种事,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竹子本科读的是政治学,但对法学很感兴趣,于是决定考清华的研究生。

“你怎么不考北大的法学院啊?”我问。

“考清华好找男朋友嘛!”她答。

我追问了一句,你是认真的么,她回答说是认真的。

在婚恋问题上,我钦佩所有头脑清晰、目标明确的姑娘,凡是这样的姑娘,最后鲜有不幸福的。去年上博士英语,认识一个工学院的师妹,她本科没有谈过恋爱,本科毕业直博后,她决定要恋爱了,于是拿出对待学业的认真劲,开始让同学给她介绍对象,于是开始了一轮轮的相亲。第一个相亲对象,她没看上对方;第二个对象,对方没看上她;第三个,他们相互就对上眼了。她的男友,也是隔壁的理工男。

不得不承认,清华理工男在婚恋市场上的确颇受青睐——踏实、靠谱、有经济实力。当然,前提是你要容得下他们的木讷和无情趣。

竹子考上清华后,发现她老公已先她一年考到清华了。于是,在竹子初入清华园时,她老公又重新展开了热烈的追求攻势,忙里忙外,对她照顾有佳。而且还使出了理工男惯用的追女孩手段,经常给竹子的室友买各种零食,对竹子身边人极尽各种讨好之能事。

无奈竹子对她老公还是没有感觉,两人的关系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

转机发生在今年六月。那时竹子她娘病了,竹子接完电话后难受极了,一个人跑出寝室哭去了。竹子老公通过线人得到消息后,马上买了五瓶水,背了一书包的水开始满学校地找竹子。清华大啊,竹子老公找了一个晚上终于找到了竹子。

“他没打电话给我,”竹子说到这段时,心里满是感动,“他说怕我哭太多了,需要补水。”

木讷的理工男,还是有可爱的时候。

竹子要回家看她娘,竹子老公送她去车站。到了车站他才告诉她,他买了一张站票,于是,他便站了八个小时,陪她回到武汉,一直把她送到家门口。

七月时,竹子终于答应她老公,愿意试着和他交往一段时间。

一个月后,竹子对她老公说,“我们结婚吧。”

于是两人从学校借出户口,去领了结婚证。

领证前,竹子告诉了她娘,但没告诉她爹。竹子她娘很满意她老公,觉得是个老实的好孩子,她娘在此之前,就很不喜欢竹子的前男友。她爹事后知道后勃然大怒,觉得是挑战了他家长的权威。

这般行事,或是竹子对她爹多年来行径的一种报复吧,我不得而知。

竹子老公是江南人,和竹子她爹的大男子主义不同,他对竹子是死心塌地的好。他读硕,跟着老板做项目,每个月有3500的收入,全部上交。零用钱,由竹子发给。两人现在在外面租房子住,她老公家务活全包。

“但他根本不看书,也不看电影什么,他的爱好就两个:dota和做实验。”竹子对她老公还是略有微词。

“不对,他还有一个爱好,那就是你。”我说,“对了,他知道你过来找我吃饭聊天吗?他不会介意吗?”

“我今早跟他说了啊,他说,‘你要去隔壁给我戴绿帽子啊’。”

竹子言罢,我们都大笑了起来,看不出来,清华理工男还是有幽默感的。

结婚时,竹子差两个月满24岁,竹子老公差三个月满23岁。

竹子老公生于1989年年底,刚过法定结婚年龄9个月,竹子是他的第一个女朋友。

我擦!90后的小硕都结婚了啊!叫我这个大龄老博情何以堪!

最后,谨以此文祝愿竹子和她老公新婚愉快,美满幸福。(来源



标签: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感觉自己好象竹子她妈似的…….

    (5) (0)
  2. 这个世界是你的,也是我的,但归根结底,还是学霸的。。哎,这么好的女生,被学霸给害了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