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其实,我是一名死跑龙套的

其实,我是一名死跑龙套的。可是人生的道路上,谁又何尝不是一个死跑龙套的呢?

文/黄某某

我大学时勤工俭学,是在学院路夜市里的一家小吃店。

老板娘见我气宇轩昂,不同流俗,便让我管理小店的支柱产业——炸臭豆腐。

于是天寒地冻,每晚我蜷缩在门口,招呼着南来北往的客。

但即便是在如此恶劣的工作环境下,身负要职的我却也丝毫不敢懈怠。

当月,便以月增长30%的销售业绩,傲居小店头名,而我本人,也荣膺小店最有价值店小二这一殊荣。

我的努力也获得了老板娘的肯定,她破例将我的工资从5元/小时,一下就涨到了6元/小时。

涨速之快,这在小店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面对荣耀,我并没有自满。

为了寻求更大的突破,我自费购买了不少烹饪技术方面的书籍,苦心钻研进去。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我的强烈要求之下,老板娘更换了一个更加轻便的漏勺。

这帮助我减轻了不少的臂力,使我将注意力更好地集中在掌握火候之上。

当我拿起漏勺的那一刻,总会有一种史蒂芬周附体般的感动。

谈笑间,一块块金黄饱满的臭豆腐便为食客精彩呈现。

这个时候,我便静静地喝上一口啤酒,满足地看着这些学子们、情侣们消失在冬夜的夜市里。

我的一群狗友,胖子、小鱼他们经常会来看我。

有时会帮我一起炸臭豆腐,但我总会叫他们死一边去。

因为他们看见美女就会调戏几句,甚至还不收钱。

更多的时候,他们就在店里跟老板娘一起抽烟聊天。

哦,老板娘是杭州人,三十多岁,离异,有个经常会过来拿钱的男朋友。

有天她过生日,带我们去吃夜宵,喝醉酒,哭了。

再怎么强,终究还只是个女人啊。

不久后,我炸臭豆腐的水平已经出神入化。

经过我不断摸索出来的经验,油炸臭豆腐是一定要淋上蒜汁才会好吃。

但那时大多数的摊主都还是墨守成规,观念依然停留在刷辣酱甜酱的初级水准之上。

于是,我创造性地率先在夜市中使用了蒜汁这一秘密武器。

在那滚烫的臭豆腐上,依个人口味酌量淋上蒜汁,豆腐的香味便与蒜香浑然天成,享受外焦里嫩的口感的同时,浓美的汤汁更是给人带来一种意外的惊喜,令人简直分不清在唇齿间流淌的究竟是口水还是汤汁,这样的美味真是任何浓稠状调料所代替不了的。

于是一时之间,食客络绎不绝,顿时垄断了夜市大部分臭豆腐的份额。

多少人泪流满面,纷纷感叹万一以后再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臭豆腐那可怎么办啊!

至此,我已达到了炸臭豆腐的最高境界。

但一想到从此就再也没有了目标,这个世界就不知不觉地空虚了。

后来,我就选择了离开。

我的成功可以复制,在我离开之后,几家小摊也陆续推出了蒜汁。

于是,夜市风云再起。

但我已是局外之人。

我后来兜兜转转到了宁波。

在宁大双桥小吃一条街,机缘巧合下,遇到一家臭豆腐摊,本着弘扬中华美食的无私精神,我毫无保留地将此法透露给了摊主,从而此摊誉满宁大。

在很多年以后,我的脑海里还时常会出现这样的画面,那些豆腐串散发出的热气伴随着学子们、情侣们哈出的白气在夜市温暖的灯光下总是能久久飘散,直到消失在夜市深处……

我终于忍不住回去看看。

结果发现夜市已经没了。

我苦心经营的事业也终付诸东流。

而我的传说竟也未能在夜市继续流传下去。

更不会有人记得十年前在西部牛仔烧烤城斜对面炸臭豆腐的我了吧。

啊哈哈……人生的道路上,谁又何尝不是一个死跑龙套的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