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请告知我,如何看破生死?

过去的很多豁达,其实根本豁达不了。而有些事,真的是无常。所谓的看破生死,其实根本看不破。曾经死亡离我们很远,但它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

文/公元1874

最近这个月,我的心情非常糟糕。虽然忙了小半年的新书终于要上市,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事件,终于成为一个“作家”的快乐,完全被冲淡了。

说起来,其实也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我的一个好友去世了。

我这样的80后,除了亲人里爷爷奶奶这一辈老人的离世,很少有机会去直面生死。我也能接受老人的离去,因为能在中国安安稳稳的活过70岁才离开,其实也挺令人欣慰的。至于我自己,身体一直就不好,几年前查出有酒精肝和胆囊炎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身体问题之后,对死亡这回事也已经早早的做好了心理准备。生命不在乎你活了多少岁,而是活着的时候,你都做了什么。所以,我尽量的没有让光阴虚度,力所能及的逼着自己去做一些事情,好让自己无愧于自己。

但是,当我上个月的周末清晨,如往常一样吃着早餐,拿着IPAD看着网易新闻,突然看到他的姓出现在新闻里的时候,我真的是接受不了。因为他是我的朋友。原来我真的没法接受这样的死亡。尤其是,当他和我一样,才不到30岁的时候。

他是我认识了很久的老友,平头,戴着眼镜,斯斯文文。如果一定要我用一个形容词去形容他,那就是温和。

我和他识于微时。那时候我意气风发,真的觉得有音乐就不会有世界末日,于是决心组乐队,要好好的搞一把,用当时自己写在歌本上的话来说,“要在舞台上挥洒青春”。于是,我在同城的bbs里发帖找键盘手,他就回了我的帖子,几下交谈就约见面。他和我一样喜欢港乐,大为投缘,于是就成了莫逆之交。

年少时候的我脾气暴躁,常爱发火,尤其是玩乐队的时候。我作为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唱,不但爱和驻唱的酒吧里的客人闹别扭,也经常和乐队的吉他手吵架,有时候闹得快要不欢而散的时候,总有他在旁边帮着做和事佬,让大家不至于真的翻脸。我又是很容易冷静下来然后忏悔的人,这时候我总会感激他在,至少不会真的弄得那么僵,也意识到他在乐队里不可或缺的位置。

后来我离开了城市去外地工作,乐队无疾而终,乐队成员里好多也开始做“正事”——反正在中国,父母也不会觉得披头散发的鼓捣一些电子噪音是什么正事。我认真的去干IT民工,吉他手去干了房地产,鼓手出国留学,他和我一起到了外地。

那段时间我挺感谢有他在身边,因为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的确是很苦闷的。但大家也不用误会,他和我都不是GAY,他跟我一块来的原因,是因为在这边已经找到了工作,跑销售。我对这种整天要对人摆笑脸的事一贯做不来,所以没和他一块工作。

但是后来我做IT做得非常不开心,再加上一次几乎要了命的失恋打击,人生最黑暗的那段时间,他问我要不要一起来做。我真的动心了,因为做销售的那些明面、暗面的收入挺高的。而我也真的过去做了,似乎我做这一行还真的很有潜质,很快上手,不到三个月就已经到了经理级别,一个月的收入高过做IT一年的收入。

不过我又总觉得隐隐约约的不太好。主要原因是那些暗面的收入。虽然公司里每个人都拿,但是我拿得却并不安乐。这也许来源于从小我父亲对我的影响,他20岁进政府,当了一辈子公务员,战战兢兢的一步步从小科员成为局长,我也看着他的上司、他的同事、他的下属一个个进去,毁掉前程,所以一直都将我父亲的这种清廉刻进骨子里,知道有些该拿,有些不该拿。

本来我也是小富则安的人,赚大钱对我来说根本不是理想,对物质的要求并没有那么高,尤其是在父母都不需要我供养的情况下,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更是悠然自得。所以我干了几个月,决定暗面的收入尽量少拿。但这时候问题来了,整个公司的经理都拿,你不拿,人家照拿不误;而且,就你不拿,人家觉得你是虚伪装清高,而且所有人都会排挤你。

我相信但凡经历过这种有中国特色的办公室政治学的人,都明白我的处境。于是我经过深思熟虑,还是跟朋友说,我还是别干了。我朋友不解,我告诉了他原因。

没想到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那我只能希望你下次找到的工作比这更牛逼。

接着我们见面就很少了,甚至当他认识了女朋友,结婚,生子,我都因为各种原因没能赶上。在女儿满月酒的宴席上,我终于赶了过去,我送的礼物是一个大箱子,我让他打开。所有人都好奇是什么,打开之后,是各种各样的游戏机:PSP、PS2、PS3、XBOX、XBOX360、NDS、WII……

我这么对他说,我觉得像我们这么爱玩游戏的,一定得薪火相传下去。如果你小孩将来是一个漂亮的宅女,那不也挺好的么!

他笑着收下了,说我先替女儿玩着!看看会不会玩物丧志。

那一天我和他都喝得很醉。尽管我已经查出有酒精肝,依然和他干翻了一瓶茅台。这是我老家的酒,有情意结在。

后来我和他在天台上聊着人生。我说,我很羡慕你,现在有了老婆小孩,有了家。而我呢,还是和当年一样,渺然一身,依然还在凭吊音乐,寄托各种伤感。

他说,其实也没什么好羡慕的。我现在有责任感了,也不能像你一样,说辞职就辞职,说旅行就旅行。我现在做什么,考虑的都是我老婆会如何,我小孩怎么办。我要扛一家子了。

我说,那就最后今晚,和你放纵一下吧。

接着我拉着他去了过去熟悉的酒吧。尽管已经物是人非,老板和装潢都换了,但我和他还是一个拿着吉他,一个拿着键盘,合唱了一首《陈大文》。这是一首许志安的歌,我和他都很喜欢,陈大文是广东地区一个常见的名字,林夕写的是关于一个普通人如何生活的故事。我和他最后一直反复的唱着最后一句歌词:

早知道人生必须这么经过;早知道人生必须这么经过……

那天其实我是在胡乱弹。因为后来打篮球左手食指被刺伤折断,把位我已经完全不能正常的按了,好在这首歌全靠键盘,我还可以混过关。

两天后我回去,带着《陈大文》的回忆回去了。我继续着自己的生活,偶尔和他通个电话,聊聊近况。我告诉他书快出了,他说一定要我亲手送过去;有一天夜里突然聊到当年玩乐队时候的事,我忽然有了一个念头,于是对他说,既然现在大家都还算有点成绩了,也不在为生活奔波了,何不完成当年的心愿——重新聚在一起,出一张唱片呢?

当年的我们实在是太穷,虽然我写了一百多首歌,但因为没钱去录音室录歌,最后竟然一首录音都没留下,只有一堆拿磁带录的Demo。

他听了也大感兴趣,说那就开整吧!于是我开始联系其他几位,大家都还算有兴趣,决定2013年过完年就开始录一张唱片。我甚至还规划好了,这要是一张概念碟,以电影为主题,十首歌是原创,输出一个完整的电影概念;另外十首歌是翻唱,将当年我们最喜欢唱的那几首歌重新编曲。这个涉及到版权问题,所以就放在网上供大家免费下载……

我开始写歌,重新更改过去留下的一些旋律;想到什么点子,也随时和他沟通。

但是几个月前我联系不上他,打电话到家里,才知道他进去了。

不用问我也知道,肯定是钱的事。所以我赶紧去看他。

那天热得要命,我又非常的怕热,不停的流汗,拘留所的会客室闷得要命,衬衫全湿透了,好不容易等到他出来,一见面还和我开玩笑:现在我是左手哥了!

这个梗我不解释应该没几个人知道的。这是源自我和他都很喜欢的一部电影,刘德华和张学友主演的《江湖》。最后一幕是刘德华去监狱看张学友,张学友说的就是这句对白。

但是我真的笑不出。在那里又不方便问,我只能说,官司好打么?

他说,可能好打吧,我也不知道。现在他们把事情都推我身上了。我认栽。

我说,他们为啥这么做?

他说,我跟你一样,很多事都没掺和,但他们都有掺和。但是我不够他们聪明,所以我进去了,但他们都没事。

我说,那不叫聪明,那叫奸诈。你本来也不奸诈。

他说,这里其实不好待。我每天都被打得很惨,真的,《监狱风云》,《黑狱断肠歌》什么的,小时候看的港片全都来了一遍。

我说,唉……

面对好友的这番境地,我真的无能为力。没法帮他,律师?这样的案子一般律师没什么作用,有用的那些律师一开口就是七位数,根本请不起。于是我只能希望他们公司能念在同事一场,别做得那么绝,没想到公司就是摆明要杀一儆百,一定要他在里面蹲个好几年。

我还安慰他,我说我也有一朋友进去了,跟你差不多的情况,但他应该没几年就能出来。

他却神情黯然,连上次开玩笑的气力都没了,说我早就和律师商量过,这次没个十年我是出不来了。十年后我都40岁了,能干什么?现在我老婆要和我离婚……我妈身体不好,这事她一知道就住院了……我的人生全毁了。

这些事实都足够残酷,但我却没办法安慰他,这个曾经安慰我无数次的老友。

末了,我只能对他说:坚强下去,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他对我说:在这里只有希望才能撑着让我活下去。

那时候我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不对了。但最后还是在报纸上看见了一则“畏罪自杀”的新闻。

他撕了被单,趁着同仓的人都睡了,绑在铁杆上勒死了自己。

每天死去的人那么多,更何况是一个犯罪嫌疑人,更何况还是一个铁定是自杀的犯罪嫌疑人。这只是一则小小的花边新闻,但对于我而言,却是莫大的沉重。

我能明白认罪伏法这个道理,我也能够试着去理解,一个曾经那么温婉那么平和的人是如何一步步走到这样的不归路,但我无法理解的是,如果当初没走,死的那一个,会不会是我?

我和他一样,无法真正的做到同流合污。我选择了离开,他却继续做了下去。

有时候人的命运就是那么好笑,太捉弄人。一切都显得太无常,我的心理远比他脆弱,我也不敢想象万一我有什么天灾人祸,我的家人会怎样。我的父亲快40才有了我,整个家族就我一个儿子,我从小都被他们宠爱,我不敢想象万一我有一个三长两短,得带给他们什么样的伤害。

去年我曾经在病痛的煎熬里,写下《我的死亡》。我觉得这是一份我的自白书,至少能够豁达的展现出我的生死观。但发生了这件事之后,原来我发现,我过去的很多豁达,其实根本豁达不了。而有些事,真的是无常。所谓的看破生死,其实根本看不破。

我今天下午,面对着唱片的计划本,毫无心情收拾。我看着上面我和他一起写的一段歌词,突然很惆怅。

“现在的天空不能追回从前的命运,凡事皆以注定。”我轻轻的哼着这段副歌,想起和他一起扒和弦的时光。

接着,又想起了那首《陈大文》。

早估到人生必须这么经过
明白路其实不多
好 紧张刺激不错 随现实奔波
给我饭吃 我纵未曾极饿
也就随缘食饱 不错过
我不会做政客 但见客
日见夜见 换到什么

都估到人生必须这么经过
闲坐着成就不多
好 找点理想交货 无梦便折堕
当我重要了 有别人附和
贴近时代大队 不会错
每天要受过气 没有气
没有病 却像有什么

突然我真的很想时光倒流,告诉那时候的他和自己,还不如过这样的生活,平平淡淡的,经过一生。

也就是在这凌晨5点的一刻,我突然有了离开北京,离开这座其实根本不属于我的城市,回到老家的念头。

我的父母年事已高,现在却间隔着数千公里,每年只能见一次面。我自觉太多愧对于他们,却老是以“我过好了,然后让他们更加过得好”的念头去一个人在外面,进行所谓的“奋斗”。而如今,我觉得能够陪在他们身边,才是一种幸福。

我甚至都忘记幸福的定义是什么了。吃一顿美味的盛宴?爱上一个也爱你的姑娘?赚到很多钱?

这一刻,虚无感浸遍了我的全身。我感到非常的难过。

我回想起过去和他谈到这个话题,他总会说出一堆话来安慰我,开解我。

我下意识的拿起手机,找到他的号码。

但我知道,打过去是不会有人接听的。

永远,永永远远也不会有人用我熟悉的声线说一句“贱人”,然后跟我聊天了。

我以为明年还能和他一起来一场摇滚的现场,我以为我十年后能带着自己的小孩和他的女儿指一个娃娃亲,我以为过了很多年,自己功成名就的时候,能站在台上感谢他……

可是如今,我竟与他再不能相见。

早估到人生必须这么经过。可是真的来了,我却无法那么洒脱的唱这句歌词了……

阿海,你在那边,过得好吗?

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想念你。(来源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我真希望我只是看到了有关真爱的两三件事 而不是手贱打开这一篇毁灭了美好的文字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