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北京IT男房奴心路:月入14000元13000还贷

北京IT男房奴心路:月入14000元13000还贷。房子,已经是压在中国年轻人身上的重荷了,不啃老,可能连首付都凑不齐。

2012年10月,在北京度过第十二个年头后,徐博(化名)终于成为一名房奴。虽然月收入只有14000元,却要还13000元的房贷,他有些自嘲地说自己很幸福:“从此以后,不用纠结要不要当房奴了,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砸在脚面上。”

新房在北五环的一个小区内,每平方米23000元的价格,是徐博夫妇“啃老”凑了首付后,勉勉强强能买得起的楼盘—发商也将“五环刚需盘”概念作为卖点,虽然它离五环路还有一公里的车程。

徐博看着这片2014年才能交房的工地,不禁回想起在北京交通大学读书时,周围五六千一平方米的房价,一切恍如隔世。

漠视房价的青葱岁月

2000年,徐博从松花江边的老家考入北京交通大学。那时候,它的全名还是“北方交通大学”。徐博不仅考进北京,还考入了较为理想的专业。当时跟IT相关的一切专业,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色,他幻想自己的未来也是金色的。

大学四年,徐博可真忙,大一忙着进学生会,大二忙着过四级,大三一年都在忙着参加各种证书的考试,之后是复习考研。闲暇时,他一度幻想自己如当年的网游新贵陈天桥一样,能够在毕业后幸运地代理一个网络游戏,一夜暴富。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唯一没有关心的是周围似乎沉寂的房价,而这个错误在若干年后他将用一生的辛劳去弥补。

2004年春天,徐博第一次考研失败,他在中关村一家小网络公司找到了一份后台管理的技术岗位,月薪4000多元。父母考虑拿出一半首付,让他在北京供房,但当时徐博却对工作不甚满意,主要是觉得平台太小,而最要命的问题是,这个小公司不能解决北京户口。他很清楚没有北京户口意味着什么,而让后代成为北京人,是徐博全家的梦。

反复权衡之下,徐博做出了当时自认为无比英明的抉择,辞职复习考研,毕业后再努力进一家有实力的国企。

因深造错失购房良机

2005年春天,在背水一战的氛围中,徐博如愿以偿重回北京读研。买房又提上了议程,徐博的母亲考虑拿出首付后,以租养贷,家里再填补一些。回过头看,这是个读书期间最完美的购房方案。

然而,体制内的利益诱惑却让计划成空。当时,徐博父亲工作的地方税务系统,在松花江边盖了栋“江景豪宅”,以相当于市场价三分之一的价格,向内部职工出售。他父亲拿到一个顶层的复式“房票”,套内面积180平方米,落地窗明亮大气,可以一览整个江景。就在父亲沉浸在第一重喜悦之中时,惊喜再次到来,父亲住在隔壁的同事希望把整套房按照房票价格出售。

如此一来,入手即可以获得两倍的利润,徐博的父亲自然毫不犹豫地出手。这样,给徐博在北京购房的计划中止。后来他才知道,因为父亲同事的儿子毕业后要在深圳买房,希望家里多交一些首付款,他们才放弃了这套福利房。

2005年后,北京房价开始了火箭般的蹿升。而每年春天,徐博耳边也会不断听闻最新的调控政策。一年又一年,房价在不断的调控中不断上涨,徐博也在新一段校园生活里开始了第二段恋爱。

徐博的女友比他低两届,是校友。同他一样,第一次考研也以失败告终,于是,她开始了边工作边考研的生涯。她在一次次的考研中失利,两人的感情却在一年年的磨合中升温。2008年,徐博毕业,被一家中国IT行业数一数二的公司录用,北京户口也解决了。

又一次抄底机会

2008年底,北京房价在经历几年的狂飙之后,终于开始下跌。这对情侣也庆幸又一次看到了在北京买房的希望。

从2008年底,到2009年初,他们一有时间就去看房,从望京的新建小区到二环百万庄附近的老公房。最让他们惊喜又纠结的是,原来很多已经没有中介放盘的小区,似乎一夜之间凭空出来一批房源,一时间竟有些应接不暇的感觉。“首套房7折利率”,多少年没见过了,女友很是惊喜。

就在买房计划有条不紊地推进之时,徐博的女友在经历三年的屡试不第之后,竟然考上了研究生。徐博不愿再次割舍感情,女友的学习费用由他负担。

而这一年,公司战略转型失败,新业务部门开始大裁员。作为一名新人,徐博每天既要战战兢兢地守住自己的饭碗,又要每月按时给女友“月供”,买房的念头就被压在脑后。“毕竟,房价看上去还要跌。”徐博这样安慰自己。

2009年3月开始,曾经一度势如死灰的房价开始报复性飙涨。原来已经跌去近三四成的房价,不仅在一年内收复失地,而且远超2007年达到的最高价,让等在原地的徐博绝望仰视。

心甘情愿当房奴

2010年,“限购令”出台,原来楼下繁忙的中介生意,一下子冷寂下来。徐博心想,都不让有钱人买房了,房价该降了吧但是,他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原来还有放盘的户型,在限购令出台之后,大量消失,尤其是两居室以下的小户型。

实在买不起,还可以租房啊。没想到,房价没有丝毫的松动,房租却开始上涨,尤其是中关村附近的一居室。徐博研究生毕业时,五道口附近的一居室,到处可以找到月租金2500元左右的房源,如今,同样的一居室,没有3600元以上,根本租不到。

2012年夏天,徐博女友毕业,两人正式结婚。岳母把50万的养老钱给了徐博,徐博父母也把当年为占便宜多买的那套房子卖了,拿出同样的数额,支持两人买房。他们都说,无论结果如何,不敢再等了。考虑到岳母的养老问题,徐博夫妇决定一步到位,买一套120平方米的大户型,将来把岳母接过来一起住。

签完购房合同的那天,徐博和老婆一边吹着北京深秋的冷风,一边在荒凉的公交站等车,五味杂陈。

“这里过两年就要通地铁了,会熬过去的。”上车前,老婆这样安慰徐博。是啊,路要一步步走。徐博心想,现在最要紧的,是尽快帮老婆找到工作。(来源:中国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