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孔明灯,最后落到了哪里?

青春小说:孔明灯,最后落到了哪里?我不知道那些孔明灯最后都落到了哪里,但是我知道,我这一生,再也不会在任何一个节日跟任何一个人放任何一个孔明灯。

文/独木舟

(一)

年少时,我们因谁因爱或是只因寂寞去同场起舞。沧桑后,我们何因何故寂寞如初却宁愿形同陌路。

这么文艺腔的一句话,是在孔明灯渐渐升空的过程中,从聂易年的口中突然冒出来的,我侧过脸去看他,他微微仰着脸目送孔明灯离开,眸子里是终年不变的淡然温和。

我忽然想问他,许颜离开的时候,他是不是也是这个表情,镇定,稳妥,不动声色。

江边的风车在夜晚开启了魅惑的流光,我强烈要求他帮我拍张照片,记住,侧面45度角看上去最漂亮,他不耐烦地鄙视我,就你最麻烦,长得又不是特别漂亮,还那么喜欢拍照,你不懂什么叫藏拙吗?

我一点都不生气,是,我长得不美,起码,没有许颜美。

凡是见过许颜的人,都会承认她美,就算是路人跟她擦肩而过,也要先停下来看一看。是的,看一看,再走。

她是那种就算把自己打扮得乱七八糟,还是漂亮得不行的女孩子。

如果美女也分档次,那么许颜,绝对是金字塔上最尖的那一类。

易年给我拍完照之后,有些戏谑的口吻说,喂喂,苏亦清,下次换个手势好不好,总是剪刀手,你真是乡霸!

我不知道他从哪里听来一个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名词,但是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就是他用来形容我的。是某个周末,我穿着玫瑰红的毛衣跟绿色的外套路过他家门口,准备去跟我当时暗恋的男生约会,他站在窗口大喊一声,乡霸,赶着去卖鸡蛋啊?

因为那句话,我一整天都没有好心情了,见到我暗恋的那个人时,我鼓起勇气向他倾诉,今天有人说我是乡霸。话还没说一半,对方怔了怔,然后开始爆笑。

那一刻,我听见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

可是聂易年同学他根本不记得,我那件绿色的外套是他陪我去买的。他说,嗯,好看,像绿毛龟。那件玫瑰红的毛衣也是他陪我去买的。他也说,好看,像酒吧里唱歌的,性感咧!

可是我把两件衣服穿在一起。他就说我是乡霸。

也许是因为他跟许颜在一起待久了,那是一个破烂穿上身都不会难看的人,这直接导致了聂易年对我有了过分高的期望,以为我也是荆钗布裙难掩天资国色,这让我多少有些沮丧。

可是在情人节,这个城市中所有的情侣都成双成对出现的时候,还不是我这个乡霸陪着孤单落寞的他?至于他的女神,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对谁优雅地微笑呢。

大街上的人太多了,我简直怀疑是不是整个城市的人都出来了,很多女孩子都捧着花,化着漂亮的彩妆,神采飞扬。而我们这对乡霸和美少年的组合在人群中显得那么异类,我偷偷地瞄他,心里有一种恨不得咬舌自尽的羞愧。

许颜,你在哪里。

许颜,我身边的这个人,他好想你。



标签: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世界上有太多傻瓜一样的人,许颜固然是最可怜的人。但是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一定要对自己对身边关心我们的人负责。不要轻贱了自己。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