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治愈系美文:风雪千里送心脏

治愈系美文:风雪千里送心脏。看到这样充满人间大爱的文章,就觉得这个世界好温暖。

文/兰心

一场猝不及防的暴风雪袭击了美国北部的一些城市,造成严重的交通瘫痪。本文正是一个发生在这场暴风雪中的感人故事。在西雅图,一个生命垂危的小女孩正等待着心脏移植,而那颗适合她的心脏却在2000英里外的城市。

就在那边的医生准备亲自乘飞机将这颗心脏运送来时,一场始料不及的暴风雪袭击了这个城市,所有的飞机场都被迫停飞。然而,如果不在24小时内把这颗心脏送去,小女孩就要停止呼吸。于是,一场拯救生命,千里送心脏的行动在暴风雪中展开了……

那颗救命的心脏在2000英里外

2003年5岁的波吉是华茨夫妇最小的女儿,因为她出生在情人节那天,父母称她是“上帝赐与的爱”。然而在波吉3岁那年,一次高烧“烧”坏了她的心脏,患上心脏静脉粥样梗阻。唯一的治疗方法是做心脏移植,但是两年过去了,一直没有出现合适的心脏。

2003年底,西雅图的冬季来得特别早,天气格外寒冷。11月底,西雅图的城市建筑和街道上已经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雪衣。波吉的病情极度恶化,西雅图伊威诺顿中心医院的帕翠克医生告诉华茨夫妇:“波吉心脏病变非常快,超出了我们预计。她最多只能活几天了……”

寻找一颗拯救波吉性命的心脏迫在眉睫!为了找到这颗心脏,帕翠克医生时刻关注着美国医疗网上的心脏捐献者名单,她祈祷在波吉生命的最后关头,出现一颗可以给她移植的心脏。

又是7天过去了,那颗心脏仍未出现。波吉的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微弱,仿佛一片雪花就能带走她的呼吸。12月5日,帕翠克医生心情沉重地对华茨夫妇说:“波吉最多只能活一天了。如果在24小时内依然没有心脏移植,她的心脏就要停止跳动了。”

尽管如此,医生们并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他们依然时刻守候在电脑旁边,关注名单的变化。12月5日深夜,西雅图伊威诺顿中心医院一片寂静。帕翠克医生还在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她不敢错过任何新的捐献者的出现。为了提神,她给自己泡了杯咖啡。

就在这时电脑上的心脏捐献名单突然闪了一下,一个新的名字出现了:杰克,男,9岁,A型血……帕翠克医生惊叫道:“这颗心脏很适合波吉!”医生们的眼睛同时亮了。是的,这颗心脏正是波吉等待了4年的救命之心!

这颗心脏的主人是个名叫杰克的9岁男孩,他住在距离西雅图2000英里的米乌克依市。12月5日夜里,两年前不幸患上罕见肺病的杰克,只剩下几个小时的生命了。医生问杰克的父母是否愿意将儿子的心脏捐献给别人,他们同意了。

露琪医生那天值班,她32岁,是一个非常有责任心的女医生。当天深夜,她就及时上网把杰克的名字贴在心脏捐献者名单上。

西雅图医院的帕翠克医生立即与露琪取得联系,希望他们能在杰克死后把他的心脏捐献给波吉。露琪同意了,她向西雅图的帕翠克医生保证:“请放心,我一定亲自坐飞机把心脏送到西雅图。”

一颗心脏离开身体后24小时,就很难移植成功了。从米乌克依市到西雅图乘飞机只要两个小时,按说时间非常充裕,但谁也没想到,一场始料不及的暴风雪让原本简单的运送变得无比艰难。

那天起飞的唯一一架飞机

12月5日深夜,一场猝不及防的暴风雪袭击了米乌克依市。这天是本市30年来天气最恶劣的一天,风速达到每小时60英里。暴风雪所到之处,公路被淹没,电线被压断……

12月6日8点10分,杰克被宣布脑死亡,医生从他还温热的身体里取出一颗拳头大小的健康心脏,装进一个特制的不锈钢冷冻器内,交给露琪医生。

暴风雪依然肆虐着这座城市,注视着窗外的大雪,露琪担忧地思忖:“这么大的雪,飞机还能起飞吗?”她给米乌克依市的伦贝尔机场打电话,机场值班人员告诉她由于雪太大,机场关闭,所有的班机都停飞了。露琪医生恳求说:“我今天必须把一颗心脏送到西雅图,这关系到一个小女孩的生命。请你们想想办法!”

不过对方告诉露琪医生,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市机场是前往西雅图的中转机场,也是距离本市最近的中转机场。据悉,那里的暴风雪已经停止了,机场已经开放。明尼阿波利斯市距离本市400多英里,她可以先想办法到那里,然后搭乘西北航空公司的播音747,直接抵达西雅图。

露琪医生问:“你们有飞机可以带我到那里吗?”对方为难地说:“这样的天气驾驶飞机,无疑是送死,没有人愿意飞行。”露琪并不放弃,她又给另一个机场打电话,然而结果都是一样——停飞。

与此同时,在西雅图医院,波吉的心脏跳动越来越吃力了。主治医生帕翠克焦急地打电话给露琪:“波吉的时间不多了,请速送杰克的心脏!”

“可机场全都停飞了。”露琪急得手心直冒汗。

“请你一定要想办法运来啊!”帕翠克医生催促道。

露琪医生用力点点头,说:“我会尽力。”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每一秒钟都仿佛敲打在露琪的心头。转眼时间已经到了9点30分,露琪给另几家机场打过电话,但机场都关闭了,最早的班机也要等到明天早晨6点。

“到哪里找飞机?”露琪医生焦急地低着头。突然她想起来,本市的血液急救中心有一架直升飞机。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她给急救中心打去了电话。对方得知情况后,疑惑地反问露琪:“可是即使飞行员愿意飞行,你敢在这样的天气上飞机吗?”露琪说:“我敢!”对方震惊了,说道:“好,我们立即和飞行员联系!”

迪克是急救中心唯一的飞行员,25岁的他有着9年的飞行经验。迪克身材高大,技术高超,且胆大心细。今天下大雪急救中心放假,此时他正在温暖的家中休息,接到电话后,他毫不犹豫地说:“我马上赶来!”

半小时后,迪克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机场,露琪医生抱着那个装着心脏的不锈钢瓶早已等候在那里了。迪克有些不相信地问露琪医生:“你就是那个要和我一起上天的女医生?”露琪点点头。

迪克满怀敬意地打量着她,他没有想到那位坚持要在这样的暴风雪中,坐着他的直升机亲自运送一颗心脏的医生是这样一个娇小的女人。他提醒她:“今天可有机毁人亡的危险啊。”露琪医生迎着他的目光,坚定地说:“我是医生,我必须和心脏在一起。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10点30分,露琪医生乘坐迪克的直升机出发了。飞机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缓缓离开了地面。几秒钟后,这架被称为“空中吉祥鸟”的飞机,迎着呼啸的暴风雪,冲向天空。地面上,所有人的心都绷紧了。飞机很快消失在大雪飞扬的天空中。送行的人在心中默默祈祷:那颗心脏能平安抵达西雅图。

这一天,这架飞机是米乌克依市里唯一起飞的飞机。

3小镇合力铲出30英里的生命之路

从飞机起飞的那一刻起,机场指挥室里的工作人员就开始紧张地监测着风向、风速、云高、能见度等各项数据,并不时和飞机上的迪克保持联系。

露琪医生坐在迪克身边,紧张地打量着驾驶舱里密密麻麻的仪器。迪克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前方。飞机沿航线向西雅图飞行,不久,空中飘来大面积的厚云,与此同时,一股冷气流逆向而来,飞机就像大海上的一叶小舟,随着气流剧烈地上下起伏颠簸。露琪的胃翻江倒海般难受,开始大口呕吐。

过去,迪克在飞行中遇到过不少难题,每次他都凭着丰富的经验和精湛的技艺,闯过难关。可这次恶劣的天气和云层,对他来说,是一次更严峻的考验。很快,又有一大块厚云像墙一样堵在他们前面。迪克沉着地一压操纵杆,直升机突然从1000多米的高空降到离地面只有几百米的高度,可是飞机依然在云层里,看不到前方。继续下降,500米,400米,300米,飞机终于穿破了云层。坐在一旁的露琪松了一口气。

迪克勇敢地驾驶着飞机一次次穿过了云层。然而由于气温过低,飞机发动机的工作效率下降,就在距离明尼阿波利斯市60多英里的时候,直升飞机的发动机突然出了故障。下午1点20分,直升机迫降在一个叫洛克特的小镇上,该镇距离明尼阿波利斯市还有50多英里。

就在飞机降落之时,米乌克依市医院已经与这个镇取得联系,希望他们能立即派一辆车护送露琪医生到明尼阿波利斯市机场。可是镇长告诉他们,由于昨晚大雪,从小镇到市里的公路有30英里被雪封住。此时公路尚在清理中,无法通车。

尚在昏眩中的露琪跌跌撞撞地走下直升机,走到前来接机的镇长面前,声音颤抖着说:“请您一定帮帮我们,一个小女孩正等着这颗心脏呢!早一分钟,就多一线生的希望啊!”

看着这个还站不稳当的女医生,镇长的眼眶湿润了。可是镇上仅有的两台铲雪机正在铲雪,由于铲雪机的功率都很小,进度非常慢,根本无法在天黑前把30英里的道路清扫干净。

而且由于天降大雪,小镇商店里的各种铲雪用具和融雪剂都被购买一空了。

不过镇长还是很有办法,他决定联合邻近两个镇一起铲雪。30英里的公路途经3个小镇,镇长和另外两个小镇取得联系,大家立即同意各镇负责10英里的铲雪任务。同时镇长派人给小镇的家家户户打电话,号召大家都来参加铲雪。人们都得知了这颗心脏的传奇故事,他们发誓:“绝对保证露琪医生和那颗珍贵的心脏,畅通无阻地抵达!”

顷刻间,3个被雪覆盖着的小镇一下子沸腾起来了。已经两天足不出户的人们穿上厚厚的羽绒服,拿着各种各样的扫雪设备来到公路上,他们有的用铲子,有的用铲雪机,一起铲起雪来。男女老少全都来了,一条长长的人龙依次排开。有的负责铲雪,有的负责运雪,井然有序。人人都在谈论着那个勇敢的女医生和飞行员,都在祈祷能尽自己的一点微薄的力量来帮助他们护送心脏。

凌厉的风时时卷起雪粒撒满人一身,溅到眼睛里刺骨冰凉。尽管大家都全副武装,但是耳朵、脖子、脸颊还是被风吹得刀割般地痛,然而此时人们全不理会这些。人群中还有不少孩子欢快地跑来跑去地帮着大人铲雪、运雪,还大声地唱着歌。厚厚的积雪仿佛也被人们浓浓的热情和诚挚所消融,路面很快就露了出来,10米……100米……1000米,一条生命之路在人们脚下延伸开去……

4点左右,3个镇的道路终于衔接在一起,变得畅通无阻。那些原本互不相识的小镇居民一下子成了一家人似的,拥抱在一起,欢呼雀跃起来。

4点30分,迪克被留在洛卡特小镇,露琪医生在一名当地司机的陪同下又起程了,飞速向明尼阿波利斯市驶去。很快,夜色降临,沿途的人们铲完了雪后,有的点着蜡烛,有的拿着手电筒,向露琪医生表示问候。

晚上7点10分,护送心脏的车终于驶入明尼阿波利斯市机场,等候在那里的帕翠克医生从露琪手中接过心脏。此时精疲力竭的露琪医生再也支撑不住了,“咚”的一下晕倒在地上,立即被送入医院急救。

幸运的是,帕翠克医生刚好赶上开往西雅图的波音747飞机。晚上9点30分,帕翠克抵达西雅图,乘上该医院的急救车飞速赶到医院手术大楼。

12月7日凌晨2点45分,那颗心脏在离开杰克身体18个小时后,飞越了2000英里的暴风雪,终于被移植进波吉的胸腔内并有力地跳动起来,波吉从死神的手里逃脱了。

露琪医生的身体很快康复了。华茨夫妇为了表示感谢,买了两条珍珠项链,一条送给露琪医生,另一条托她转交给杰克的父母,表示对他们的感谢。两个鸡心坠上都清晰地刻着:“爱 2003年12月6日”。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