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有关真爱的两三事:谁都辛酸过,哪个没有?

有关真爱的两三事:谁都辛酸过,哪个没有?阿海的故事作者写了两篇,两篇文章拼在一起读,真是人生如戏。

注:这篇文章是多年前写的。没错,这个故事的主角,就是阿海。

当时觉得自己的朋友找到了幸福,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只是感情总是善良,残忍的是,人会成长。

又注:当时为了保护当事人,这篇文章里的部分细节是虚构的。现在看来,情愿整篇都是虚构。结局是自抽耳光。

有关真爱的两三事

文/公元1874

1、跟足球有关的真爱

最近我认识的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在某天深夜给我发来一个短信,告诉我说他要结婚了。恭喜是自然的,虽然寒暄显得有些生硬客套形式化,虽然我早已不记得上一次和他交心是什么时候,虽然我们已经差不多快四年没有见面,但大概是夜深人静感性容易爆棚的缘故,我和他竟然发短信的频率从10分钟一条变成一分钟一条甚至还煲起了电话粥,两个男人深夜煲电话粥,而且一煲就是三个小时!而且话题是围绕着另一个女人,这有些诡异的场面却真真确确的发生了。

他毕业三年,工作性质常出差,人比较帅也比较风流,偶尔也比较下流,但总体来说算是新世纪的好男人,有底限,例如不搞有男朋友的女人,不搞以结婚为前提上床的女人,不搞涉世未深纯净善良的女孩,等等。

这些底限我都是比较认同的,至少他再禽兽,心里总会有个小天使会提醒他如何去做一个好人。而工作不稳定的他一直以来没有想过结婚,直到遇到她。

他遇到她纯粹是一次精心预谋的结果,之前在某个讨论足球的QQ群里聊得火热而后加为好友私下聊,我的朋友阿海对她充满了好奇,因为懂足球的女人实在不多,但这位网名叫“偏执狂”的女人很是厉害,哪个球星什么时候呆在曼联,什么时候在国米,在曼联的时候进了多少球,平均每年进多少进球,最多的是哪场比赛,那场比赛双方一共进多少球,天气如何,红牌出现了多少张,裁判有几个误判,甚至场内上座率是多少都一清二楚,整个就是一个活字典。

我虽然不怎么看球,但我大概知道这样的女人一定是在球迷中比较罕见的,阿海是球迷,出差到每个地方,夜深难耐的宾馆寂寞夜里,阿海要么去洗浴,要么看球,要么就在洗浴中心看球。所以他对偏执狂充满了好奇并不出奇,我要是他一定也会好奇,这个女人为什么懂球,她多大,她除了球还喜欢什么。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她长什么样?

阿海常驻深圳,而偏执狂在江苏,阿海很少到江苏出差。阿海曾经有几次动过念头想去直接飞过去见偏执狂,但他总觉得这事不太靠谱,太刻意了,反倒不好,而且万一对方不合意,粉碎了一个美好的幻想那就太残忍了。所以阿海和偏执狂一直止步于网络聊天。

这个时候我理所当然的说,你们完全可以视频聊天或者传照片之类的,但阿海说问过,照片没有,偏执狂说自己不爱拍照。也没摄像头。我说这事不太靠谱啊,没摄像头还情有可原,没照片有点假了,现在但凡有点姿色的姑娘谁不爱自己拍点照片扔网上得瑟的?阿海说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也就没有太在意见面这事,维持着这样的感觉也挺好的,至少你有一个特别聊得来的姑娘在网上陪着你,你还能够有诸多YY的空间,多好。

但终于该发生的还是到来了。公司派阿海去江苏出差,出差所在地离偏执狂所在的城市,高铁20分钟。江苏的高铁真是发达,我感叹道。既然只有20分钟,比北京从东三环到西三环还快得多,那没有理由不见面,于是阿海开始认认真真的准备这次见面。

他理了很久没理的发,还做了个脸部护理,挂掉了一直不怎么弄的下巴的胡子,特地选了一套出差不会带去的比较贵的西服,以及Burberry的香水。对了还有冈本0.03,这玩意据说在外面不像杰士邦和杜蕾丝那么常见。

在见面的前一天晚上阿海和偏执狂都是很兴奋的,他们在QQ上聊了很久,主题早已脱离了让他们相识的足球,从朱镕基到于素秋,从三体到红宝书,从法国的天气到上海的降雨量,两人生怕明天见面见光死了以后就没得聊了,因此这一天夜里两人可劲的尽兴畅谈,就当做一次生离死别的演习。结果这件事带来的直接后果是……阿海没起得来床,误机了。

于是原本的见面推迟了一天,阿海又去多做了一次脸部护理,其他照旧。

在高铁上的阿海是很兴奋的,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了。在高中和上大学的时候阿海都谈过恋爱,再加上参加工作之后的一次,总计五次。这五次恋爱里阿海无一例外全部被甩,伤他最深的是工作那次,对方嫌他赚钱少,买不了房,所以扯了。故事和千千万万的80后普通人并没什么两样,但这件事对阿海刺激很大,因此以后他宁愿花钱找女人或者去酒吧一夜情,也不再玩真爱了。因为他是真的爱上了那个女人,但爱这玩意,一旦不对等,很容易伤人。

日久生情,阿海虽然没日到偏执狂,但是他们确实认识聊天交心很久了,所以隐隐约约的,阿海对偏执狂是动情了,但是不是爱还很难说,毕竟没有实际接触,撑死了也就是聊得来,这个年纪和阅历的阿海,已经不会像学生那样能够对看不见摸不着的对象伤春悲秋动真感情。但是他终究还是选择了见偏执狂,其实也就是想为自己能否动真感情,下一个决心。

事隔多年,当我在电话里听到阿海阐述他见偏执狂的时候,我仍然能够感觉到阿海内心的那种悸动。我用了悸动这个词,因此大家大概可以猜到这次见面是非常愉快和圆满的了。愉快是肯定的,偏执狂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女子,温婉纤细,声音温柔目光带水,虽然没有漂亮得跟赫本似的,但至少也是个小董洁,所以这让阿海很是开心,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太太幸运了,一定是过去的恋爱都太惨了,所以这次让他碰到了一个这么好的女人。

两个人在吃饭的地方聊了很久,内容自然涉及到一些和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比如阿海的感情经历,比如阿海的朋友的感情经历,比如偏执狂的朋友的感情经历,比如……偏执狂自己的感情经历。

当最终偏执狂说起自己感情的事的时候,阿海心里的一个心结终于打开了。这个心结从他和偏执狂聊天没多久开始就有了,那就是偏执狂几乎不谈自己的感情。他想知道为什么,但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得到答案,今天终于得到了。而其实阿海从偏执狂一进门的时候,就已经隐隐约约的猜出来了。

偏执狂的无名指有一道很清晰的戒痕。

而偏执狂的感情生活,自然和这道戒痕扯不开关系。

于是阿海开始听偏执狂说起她的真爱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