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那些看起来在笑的人,可能只是强颜欢笑

那些看起来在笑的人,可能只是强颜欢笑。所有的抑郁者中,我们最先应该关心爱护的,大概就是这些看起来在笑的人——他们将自己看得清楚透亮,但却依然无能为力。

哥哥 2002.10.5 CASH颁奖礼

文/韩松落

张国荣去世九年了,但直到现在,他的死还被人放置在迷雾里,指向各种阴谋、各种神秘故事,因为人们觉得不可能,不可能之一,是他名利富贵全都不缺,不可能之二是,他在公众面前的表现从未失常。人们既然认定他和抑郁症无关,就要寻找别的解释。

2002年10月,出席“2002Cash金帆音乐奖”颁奖礼,他已深陷抑郁症传言,但他没有接受大会给他安排的秘密通道,从正门入场,落落大方给记者拍照,并不断挥手,谭咏麟问他:“他们说你忧郁症,为何我一点也不觉得?”他还做风情状扭扭腰,以示自己毫无问题,而整个晚上,他都笑容满面,在台上亲吻女主持潘芳芳的面颊,发言声音洪亮。

抑郁症不分高低贵贱,一样发生在那些我们觉得不可能的人身上,那些不论经济状况,还是呈现给公众的状况都毫无问题的人身上,所以,一旦我们知道金·凯利、憨豆先生、崔永元都是抑郁症患者,都深感意外。尤其崔永元,抑郁症最严重时,曾经需要24小时的陪护,但出现在公众面前,他照样歪着嘴笑着。

我见过的第一个娱乐圈抑郁症患者,是相声演员M,他私下里承认过自己的精神疾患,可一旦登台,照旧精神饱满、底气十足,饭局上段子不断,去机场的路上自己驾车,通过对讲机发布玩笑。

还有歌手G,她语速极快,段子不断,笑料密集,所到之处,她都是焦点,我几乎以为她的抑郁症是形象塑造的一部分,但更了解人心的作家事后慨叹她的善良——她不愿造成冷场,她努力照顾别人的情绪,所以反常地活泼、热情,用尽一切办法点燃别人,宁肯事后陷入透支后的更大荒凉。

那些看起来在笑的人,那些过着浮华生活的人,那些以凶狠自嘲作为幽默材料的人,可能是抑郁症患者中最麻烦的,他们有着一个洞悉自己、洞悉世界者的审慎和机警,反侦察能力异常强大,有意地针对人们对抑郁症的认识,一一反着来,看上去,快乐指数甚至远远高于常人。例如郑秀文,借助电影《大搜查》正式复出后,竟然是以一个豪爽泼辣的形象出现,还这样形容她扮演的角色:“我演的这个角色很二,这部电影我觉得很牛×!”

因为,我们的文化中,有一种对内向性格的势利,所以,与内向者生存术有关的书特别多:内向者革命,内向者求生术,内向者的力量,内向者的优势,内向者无敌。在娱乐圈,这种势利尤盛,每个人都必须在种种隐藏和压抑之外,加上一项隐藏和改变自己性格的任务,让问题更为严重,曾有权威机构披露,有九成香港明星不同程度受到着抑郁症的侵扰。

所有的抑郁者中,我们最先应该关心爱护的,大概就是这些看起来在笑的人——他们将自己看得清楚透亮,但却依然无能为力。(来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