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流浪是我随口撒的谎

青春小说:流浪是我随口撒的谎。十七岁的尾巴,我遇见童话,十八岁的门槛,我已明白自己这一生再也遇不到童话了。

文/墨小芭

001那一束白光下,少年白皙的面孔略带彷徨,像个小孩子

三月里我患上顽固的伤风。
眼角干涩发红,不停地流出粘稠的泪,
喉咙干燥发痒,唾液滑下去时变作锋利的刀,
头晕目眩,眼前泛起点点轻蝇,
皮骨血肉像是被硬生生地拆开,却再也无法拼组。
祥竹来陪我,俯身看我惨白的脸,
啧啧称奇:“林桑,难得你不化妆还能这样白,不如拍几张照片留念如何?”
我连瞪她的力气都没有,
深深喘了一口气,定住心神,昏睡了过去。

平日里我只平均睡四个小时,
二十个小时用来解决吃喝拉撒,体验人间冷暖。
但这一次我却足足睡了十七个小时,
其间祥竹为自己画了个大浓妆,
看了四部电影,吸了三支爱喜,
煲了五十分钟电话,并成功甩掉了三个男朋友。
而我什么也没能做,只能保持深长的呼吸,苟且偷生。
十七个小时后,
祥竹来探我的鼻息,觉得不妙,
才气急败坏地将我背在肩上抗去了医院。
深夜里只一个实习医生坚守营地,
为我量了体温打了针顺便帮我训斥祥竹:“你怎么不等她烧死了再把她带来?”
体温计往祥竹眼前一伸:“四十二度,四十二度!”

祥竹被轻易激怒:“四十二度怎么了?让我在她脸上煎鸡蛋给你看才满意吗?!”
小医生被她吼得脸上一阵青,
特粗鲁地在我臀部刺下一剂退烧针。
回去的时候天空飘起小雨,
柔细的雨像蚕丝一样腻在皮肤上,轻微的凉。
我觉得累,索性闭上眼睛任由祥竹牵着我走。
像是醉了,摇晃着脚步,
耳边是蝉啃噬桑叶般细细密密的雨声,
凉风扑面而来,整个人顿时精神了许多。
祥竹突然停下脚步,紧张地握紧我的手。
我睁开眼,看见一个人影,低低地压着帽檐,
看不清面孔,手里一把短匕首在朦胧月光下莹着寒光。

不知是冲着祥竹还是冲着我,
这其间有很大的待遇差别,
如果是冲着祥竹来,那必定是劫色无疑,
但若是冲着我来,那铁钉就是劫财而已。
三个人在四周静静的雨声里对峙,
祥竹突然大喊:“救——命——啊!”
那一声哀嚎凄厉得像是狼人变身,我在一旁整个呆掉。
那人也怔了一下,毫不犹豫地冲过来勒住了我的脖子。
祥竹吓得跌坐在地上大哭,
一边哭一边不遗余力地继续哀嚎:“救——命——啊!”
陆嘉安就是在这个时候出场,
扮演一个路人的角色,撑一把黑色雨伞,
穿学校里统一的白衣蓝裤。
他本该就那样径直走过去,
他本该狠下心来的,他却没有,
偏要一步一步踏进我的世界,仰着一张纯良的脸。
匕首还抵在我的颈上,陆嘉安扶起祥竹,
紧张地盯着我们:“放开她,这是犯法的!”
祥竹配合:“对,劫财是犯法的!”
她认定来人不是劫我的色。

当然,对方也绝不是来劫我的色:“把口袋里值钱的全部扔过来,不然划破她的脸。”
他说得很冷静,一看就知道是惯犯。
陆嘉安紧张地将祥竹往身后拉了拉,
从包里取出一个钱夹丢到我的脚边。
里面的钱数应该相当可观,劫匪很满意,
将我狠狠推出去,转身跑掉了。
几个趔趄,险些跌倒,是陆嘉安上前一步将我扶住,
他掌心很暖,握着我被雨丝打冷的胳膊,
抬头诚心地问我:“你不要紧吧?”
我摇摇头,说:“没事,谢谢。”
祥竹立即拿出电话说:“恩人,快把你的电话姓名生辰八字家庭住址统统报上来,
也好让我们日后报恩!”

陆嘉安被她吵得不好意思,
胡乱地抓了抓头发,说:“我叫陆嘉安,报恩就不用了,钱夹里原本也没有多少钱。”
“那怎么行,快,电话号码。”
祥竹一双狡黠的眼睛闪闪发亮。
寂静的天空突然炸开一声闷雷,
闪电紧随而至,我吓得往陆嘉安怀中一躲,
感觉到他不自然地僵直了脊背。
那一束白光下,少年白皙的面孔略带彷徨,像个小孩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