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木子美:来征服我吧,虽然难搞一点

木子美:来征服我吧,虽然难搞一点。这便是风衣的暗示。男人穿得再有魅力,也是为了让人脱掉它。

木子美:恋风衣癖

作为一个阅人无数的人,总会被问到: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这也是侧面试探“什么样的男人可以跟你上床?”尤其是一些男人想和你约会,又没有百分百把握,套套你的话,以便进退自如。

那么我到底有没有标准答案呢。17岁时貌似有。那时描述的白马王子是穿着黑色风衣,长发抵肩,忧郁地独来独来,背着个画夹或者拖着行李箱,像被世间遗弃又不在乎。最好是个孤儿。我还会加上这么一笔。

这个形象影响了我许多年。25岁以后才对艺术家免疫,厌烦了故作高深的肤浅;30岁以后才对长头发免疫,因为它真的不再流行。对风衣却依然有兴致。特别是年过六旬,还挺直腰杆,没有臃肿变形的身体,裹在质地良好的风衣里。偶尔在路上碰到,会心跳加速,仿佛看到当年的白马王子风骨犹存。

我会要求一个男人穿上风衣来约会吗?不会。只是潜意识里会寻找与之吻合的性格人物。比如不能是球形的,包括圆滑世故的,不管多么风趣,四肢短小的他们穿上风衣也显笨拙,再把领子竖起来,就更傻了。你或许会说,曾志伟是个例外,他又矮又胖但扮特工穿风衣很有型啊。可要是跟黑色风衣的江口洋介站一起,谁像干爹谁像情人一目了然吧。

也有那种事先没有设想过对方会穿什么,见面发现竟是黑色风衣的。曾经和人约好下午3点在最繁华的购物中心喝杯咖啡,我提前到了,他说在开会,过20分钟结束。我在迷宫般的楼层中转悠,被扑面而来的名牌店晃晕了眼。到了时间,不知如何找回去,手机响了又响,信号断断续续。迟了十几分钟才见到久闻大名的他。

“我只有5分钟,你要喝什么?”礼貌中略带傲慢的口吻,和他身上的黑风衣一样,让人兴奋又局促。谈话简短到没有寒暄,在我点好的饮品上来时,他便起身告退:“你可以在这里多坐一会儿。”我一句反对的话都说不出。因为他是个把风衣穿得好看,风一样来去自由的男人。

我想这类风衣男,都不喜欢拖泥带水。一如小说里的人物,有什么样的盔甲,就有什么样的表现。沉默寡言的天才,低调行事的杀手,神秘莫测的暗探,冷峻孤傲的公子,乃至失乐园的流浪汉,都带着某种决绝。而情感上不节制,身段上不保持的男人,就如不适合穿旗袍的女人那样,衬不上一件裁剪考究的风衣。

温情也是有的,当穿风衣的男人,敞开扣子裹着你在寒冷的街头漫步,或者把你的手放进他的口袋里,十有八九是动心了。他把最自恋的部分拿出来分享,而不再做个装在套子里的人,那么他是有卸甲归田的向往。然后有一天,他把睡袍当作另一件风衣穿了,和你卿卿我我了,终于变成不酷的男人。

“来征服我吧,虽然难搞一点。”这便是风衣的暗示。男人穿得再有魅力,也是为了让人脱掉它。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