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17岁女孩最后的生命感悟:我才17岁,这不公平!

17岁女孩最后的生命感悟:我才17岁,这不公平!这是一个罹患白血病的花季女孩,在生命的最后时候的动人绝唱。她用博客的形式,记录了自己在生命的最后旅程中的真实情感,感动了无数网友。

她的文字直指心灵和生命,真实呈现了一个年轻的十七岁女孩在生命最后时刻的心灵状态。书中不仅描写了她面对死亡时的心情转折,更重要的是,让人们看到了她面对死亡最深沉的恐惧方式,它让我们对死亡、对生命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也在提醒人们:珍惜生活,珍惜当下,因为活着就还有希望。最后,她虽然还是离去,但却留给更多的人以希望和坚强的力量。

什么是病魔

2008年11月4日,17点19分,蕾吉娜

今天我想告诉你们,什么是重病,常常伴着魔鬼而至的病。

一切始于星期五,8月22日。那天放学回家,我没感觉到任何异常。但没过一会儿,妈妈走进了我的房间,我立刻觉察到一些异样的情绪——她眼里含着泪水。她告诉我,医生来了电话,怀疑我患了白血病,要我尽快去医院做骨髓穿刺检查。

那一刻于我好似天崩地裂。我哭了,哭得撕心裂肺,各种难以言表的感受袭击着我身体的各个部位,我害怕极了。

在克里斯迪安松医院,我立刻接受了检查。骨髓穿刺检查很难受,甚至疼痛难忍。结果要3小时后才能出来,我和妈妈、爸爸就坐在医院里等待。医生终于朝我们走来。我们是那样紧张和恐惧。医生含有些许泪光的眼神告诉了我们一切,我真的患了白血病,确切地说是AML。当“血癌”二字从医生的口中吐出时,我只能感到无比巨大的恐惧,将我和父母彻底击倒在地的恐惧。这是我的死刑判决吗?我在脑子里反复问着这个问题。

周一,8月25日,我们驱车前往特隆赫姆,我要在那里接受治疗。我被安排到普通病房,而不是未成年人病房。在这里,我接受了一个更全面的骨髓穿刺检查。医生从我身上抽取了一小段骨髓做活体组织检查。天哪!疼死我了!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撕扯般的疼痛,身子直往那个操刀的医生身上贴,让他不得不费力地和我保持距离。

随后,他们把我带到了病房,一个在我看来无异于地狱的地方:狭窄拥挤,除了一个19岁的可怜小伙子,就全是老人。当医生告诉我可能没有单间时, 我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最后我还是得到了一个单间,一个小得可怜且破旧的房间。我不知道我在这样的地方怎么才能待下去。父母问能不能把我转到未成年人病房,医生说不行。但我们没有放弃。再三坚持后,他终于答应试试看。看来坚持就是胜利。

我终于转到了未成年人病房。那里有人告诉我们,这里入住的年龄限制是18岁以下。浑蛋,那些浑蛋为什么一开始要把我安排到成人病房?我顿时火冒三丈,我还不到18岁呀!

未成年人病房舒适多了,刚装修过,很宽敞,房间里配有电视,甚至留有家属的活动空间。我糟糕透了的情绪稍微得到了些安慰。

几天后,8月29日,周五,蕾吉娜的母亲茱丽安妮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

今天是住院后的第5天。从我们听说蕾吉娜得了急性白血病,到现在正好是一个星期。我们从未想到,这样的事情会降临到自己头上,一件让我们这个本无忧无虑的幸福家庭完全陷入绝望、恐惧和不公平的事情,一件偏偏是降临到我们所拥有的一切中最珍爱的——我们亲爱的,那样优秀出色的女儿头上的事情。在我眼里,她是一个多么完美无缺的孩子啊,那么善良,善良到连一只蚊子都不忍心拍死。这件事该是多么不真实啊!它是真的吗?我的心都要碎了。

厄运在短短几秒钟里降临到我们头上,它让你无法明白,让你在瞬间五雷轰顶,五脏俱焚。

在去特隆赫姆市圣奥拉佛医院的前一天,我带蕾吉娜去看了场电影《妈妈咪呀》,试图以此放松她绷紧的神经,转移她的注意力。可是,把思绪固定在银幕上对于我真是太难了。看到影片里的婚礼场面,看到穿着漂亮婚纱的美丽新娘,我仿佛看到穿着婚纱的蕾吉娜站在我面前。我流泪满面,啊,我是多么想看到蕾吉娜有一天能穿上婚纱啊!

去医院检查前的这个周末,我们不知流了多少泪,我们全都彻夜难眠。我害怕检查的结果,害怕蕾吉娜将不得不面对的结果。万一……那蕾吉娜将会是多么绝望啊!

8月25日,星期一。来到医院,蕾吉娜再次接受了另一种骨髓活检。这次手术非常痛苦和残忍,但她紧咬牙关,始终没吭一声。这次检查证实了一切疑问,蕾吉娜患了AML。经过反复争取,她终于在星期三上午11点30分被安排到未成年人病房,我们在这里得到很好的接待和照顾,现在只等医生来找我们谈话了。

蕾吉娜昨天再次被取了骨髓,并装上了希克曼导管。这是一根细管,从胸口皮肤下植入心脏附近的大静脉。通过这根导管,化疗时向静脉给药,并采集血液样本。这次是在全身麻醉下植入的,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蕾吉娜醒后,仍然神志不清,迷迷糊糊地对我们说了一些她的小秘密。她还告诉我们,她和思尔婕曾经打开家里的白酒柜,偷偷喝过里面的酒,差点就把一瓶白兰地喝了个底朝天。麻醉的效果使她说话含混不清,这反而使整个事情听起来非常有趣,让她爸爸拉斯和我差点笑出声来。她还说,妹妹艾莉斯可以搬到这里,在特隆赫姆报名上舞蹈课。她还开玩笑说希望医生在处方上写上“自杀吧”,这个玩笑让我们心酸不已。

蕾吉娜的精神状态就像一个过山车。有时,她宁愿立即死去,以逃过所有的折磨;有时(多数时)又很乐观,说她一定会战胜病魔,因为她有那么多喜欢的人和事,她绝不让他们这么快地离她而去。女儿的沉着和坚强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她是如此冷静理智,非常坦然地与医生、护士、病友和家人谈她的病情。我为你骄傲,女儿,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我真的好爱你!

虽然今天她刚刚接受了第一次化疗,但她的状态很好,食欲也不错。晚上,艾丽·安和安妮·马特来探望女儿。3个女孩坐在蕾吉娜的病房,吃比萨饼,喝苏打水,很愉快。她俩还带来了些图画,把房间装饰了一下。安妮·马特的父母还捎来一篮子糖果。这一天过得还好。蕾吉娜情绪不错,这多少也影响到我们。

9月7日蕾吉娜在她母亲的日记里写道:

我无法入睡,只好起来写点日记。今天是我独自待在医院的第一个晚上。到目前为止,尽管一切都很顺利,但我内心仍充满不安,但愿我不要得了恐惧症。此刻的我满眼泪水,因为我看了妈妈的日记,很感动;我想到很多亲爱的人——家人和朋友——在这艰难的时刻给予了我支持;马丁已经给我送了两次玫瑰花,很多男孩子都做不到这一点,看来他真的很在乎我。

每个人都告诉我,我会健康起来的,但我很难相信他们,我对死亡的恐惧依然存在。如果我战胜不了病魔,会怎么样呢?我会死吗?我害怕死,我还有那么多未来的计划!没有人应该在17岁时死去!

最近两天我状态不太好,一直发烧;服用抗生素后,情况慢慢好了一点,但起伏很大。这个病对我家人的打击很大。要是他们确信我能活下去,那他们不该这么害怕。如果我死了会怎样?他们将怎么承受这一切?他们将无法承受。

为什么过去我总把一切视为理所当然?

为什么要用这么残酷的方式让我明白,生命对我来说是多么的宝贵?

我才17岁,这不公平!(选自《等待我的离去》 作者:[挪]蕾吉娜·施托克)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