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张小伟劫持女县长:被一所公厕毁掉的人生

张小伟劫持女县长:被一所公厕毁掉的人生。张小伟为了拆掉自家门口的公厕,上访8年未果,愤而劫持绑架本县女副县长,引发震惊全国的“绑架女县长案”,此后,张小伟被以绑架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1年。

文/曾颖

张小伟,浙江省丽水市云和县河坑村村民,自2005年起,为了拆掉家门口那间小小的公厕,他一直找各级部门申诉,在申诉过程中,不断被拒绝,由拒绝而因怨生忿,进而引发一次又一次的极端维权举动,直至将该县管信访的常务副县长劫持长达十多个小时,引发震惊全国的“绑架女县长案”,七个月前,此案低调地在缙云县人民法院异地开庭审理,张小伟被以绑架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1年。本周,媒体对此案进行了详细而深入的报道,将这一迟来的真相,公之于众,并引起广泛讨论。

说张小伟的人生是被一座公厕毁掉的,应该不过分。但是,这座公厕的破坏力为何如此之大呢?竟能毁掉一个人的人生,并由此引发一个令全国震惊的案子,这确实是一个需要严肃深思的问题。有人将此认定为是张小伟偏执的性格使然,有人则从中看出了当地政府部门的不作为,还有人则从中感受出人民群众的事无小事这一判断的正确性,也有人从中看出了对民间小事麻木所产生的极端后果。

一所公厕,对一个县甚至一座村子,都不应该算是件巨大的事情。但对于一个村民,特别是一个人生并不如意,且总觉得不顺心的事情总往自己头上来的人来说,就可能是件巨大的事情,特别是这座公厕又修在自己家门口,而且时常堵住自己家的下水道致使臭水倒灌,可以说使一个人已达到躲无可躲的状态。因为对于很多人来说,家就是最后的避风港湾,而躲无可躲的后果,便是孤注一掷的抗争。这种抗争,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可理喻的,至少,没生活在厕所旁,被其挡住光线并受着源源不断飘来的臭味骚扰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没有人对他面临的痛苦感同身受,这就是张小伟的悲哀。他也不是没有抗争过——他想把地买下来,但因为平时邻里相处不好,大家相约不卖给他;他找过村支书,方法与后来威胁副县长的办法差不多,用镰刀架在别人脖子上;他四处张贴大小字报;街道办、镇委镇政府、公路段、县里的土地管理局、建设局、信访局,县长、县委书记,他都去找了。甚至把父亲的“伤残军人”身份都用上了,但结果,除了给自己招来从拘留到劳教的麻烦之外,他所一直盼望倒下的公共厕所却巍然屹立。

坐完牢之后,他的上访诉求,已从公共厕所,发展到自己的“案情”上了。这是一件比解决公厕更难得多的任务,而他就是在这种无休止的连环套式的追问过程中,一步步走向了一个悲剧的结局——胁持副县长10小时,并身中三枪,险些被击毙。而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那座让他抗争了8年的厕所,于他犯案的当天即被拆毁。这让人不由得发出一声长叹——这个悲剧,其实本可以不必如此惨烈的。

张小伟要求拆迁公厕这一最初诉求有其合理性,要解决也并不难,但这件很小的纠纷,却在长达8年的时间里未能得到解决,而且一次又一次往坏的方向升级,孤立无援的处境,加上张的性格缺陷和非理性的处事方式(当然,遇上这样的无限地被踢皮球,无限地被维稳意识的官员们动用司法手段“修理”,再正常的人,也要被修复出缺陷来,再理性的人,也要最终采取非理性的方式),使得原本简单的小矛盾不断升级和复杂化,最终酿成极端事件。值得反思的,仅仅是那座已变成废墟的厕所吗?

围观者说

@中金在线评论:张小伟“劫持”女副县长的原因:多年来他一直反映家门口的公厕破坏风水、有臭味,屡屡上访要求拆除却始终无果。正常的诉求得不到回应,就用了非正常的手段引起足够的重视。一间臭公厕换来11年刑,值不值?

@钟锦化:
真诚希望浙江丽水公检法部门和有关领导能够设身处地为张小伟想想,实事求是,依法公正妥善处理本案,也希望高层有关领导能依法监督本案的审判。草草下判,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反而完全有可能更加激化矛盾,制造更多事端!

@莲动水澜:坦白说对于案件审判长说的我并不意外,因为总不至于公开接受采访说自己判错了。但对审判长会接受采访则大大的意外,这可是未生效判决,张小伟当庭表示上诉,也就是会进入二审审理的案件,审判长可是当事法官,这样公开的表明态度难道是在向二审法院传递个人的处理意见?这可是违反规定的哦。

@红桃K2009:张小伟被以绑架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1年。一间小小的村中公厕,一件十分细碎的乡里纠纷,从此在漫长的8年间一步步升级,直至掀起惊天波澜,爆发为惊动全国的“劫持女县长事件”,也改变了张小伟和他一家的命运。

@比肩而眠:一个普通人为了拆除建在自己屋旁的公厕,上访无门,还被判处侮辱罪入狱两年,最后用生命的冒险来换取社会的关注,挨过了三颗子弹后,最后还要站在被告席上,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与3万元罚金,这就是浙江云和县凤凰山河坑村张小伟的悲惨遭遇。

@长江网:敢问思维正常的人难道就会甘愿让公厕建在自家门前吗?笔者倒觉得,仅凭张小伟的这一项合理的要求就难以将其归在“不正常”的行列。报道中提及之前张就对公厕的位置不满,也多次向镇里反映。这说明张并不是一个暴躁之徒,要是按暴躁的做法,早就发生类似挟持的事件了,哪会先经多次反映来做铺垫。想必是被逼无奈,多方反映不得重视才出此下策的。况且现下没有正当职业的人也不少,实在跟思维不正常搭不上边。(来源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