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魔幻荒诞作品:我是谁?

魔幻荒诞作品:我是谁?我希望是我自己,而不是为了去迎合其他人,去扮演他们嗦希望看到的人。问题是,我究竟是谁?我自己应该是什么样?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你们也别嘲笑我,其实不只是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你们自己也不知道。

文/陈翊均

从我很小的时候起就得了一种怪病,但是我很感谢这种病带给我的种种机遇,至于这种病的本身,我并不知道它的名字,不只是我,所有的人都不知道。

据我母亲说,在我刚出生的时候,由于我是顺产,脸被挤了长条茄子的形状。这可吓坏了在场的医生护士们,大夫诊断后,认为这不是先天畸形,而应该是软骨病的一种,大夫说,我这个病很可能需要手术治疗。我父亲听到这个结果,感到非常沮丧。

有一天他把我抱在怀里,看着我那如长茄子般的脸,越看越觉得别扭,然后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伸手就捏。结果我的脸一下子恢复了正常人的形状。他感到非常不可思议,就像要证实自己没看错一样,又轻轻地揉了揉我的脸,结果我的脸就变得像是被揉过的面团。直到这时,他才想起来惊讶,大声地喊:“哎呀妈呀,快来看!”我的奶奶闻声跑了过来,见到了我那包子一般带着褶皱的脸,吓得嗷嗷直叫。

外人都觉得这事很有趣,而我的父母却为这张没有弹性的脸操碎了心,他们带着我四处求医问药,以致于我记忆中的童年都是在各类医院度过的。大夫们的诊断结果也是五花八门,有的说是皮肤病,有的说是面瘫,有的说是早衰症,还有的说是皮下脂肪病变。各种各样的药我都吃过,以致于产生了很多副作用,最严重的一次身上还起了药疹,肚子烂了一大片。

后来我们发现,这病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对正常生活有一些细微的影响罢了。于是我们就停止了治疗,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至于所谓的细微的影响,只不过是不能像别人那样托腮,揉眼睛,抠鼻子,或者趴在桌子上睡觉等等,除此之外也并没有什么大碍。

上了小学,出于顽皮,我常常把脸捏成鬼脸吓唬同学。记得有一次正在上课,我把脸捏成了小猪的样子,转过头给同桌的女生看,结果全班笑成了一片。老师不知道我们笑什么,就循着他们的目光汇集的地方看。当他看到我的样子后,竟也顾不得生气,也跟着一起大笑了起来。

后来由于我这样做的多了,老师终于发了火,把我的家长叫了过来狠狠地训斥了一顿。但是我不这样做,我的同桌却强迫我做。她总是一下课就抓住我的脸,像和面团一样狠狠地揉捏,然后在上课时,再看着我偷笑。

不过我也总结出了一些让脸快速恢复原状的方法,例如像狗一样甩头,或者嚼口香糖,都可以让脸尽快恢复原状。不过所谓的恢复原状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它只是让脸变得端正而已,其实每次恢复后的长相都不太一样。所以我本来是什么样子,我自己都不知道。记得那时候我每天最大的娱乐,就是对着镜子捏自己的脸。非常奇妙的是,我似乎生来就有雕塑的天赋,所以很快我就掌握了雕塑脸型的办法。那时候,我模仿奥特曼,只需要一分钟。

上了初中后,我进入了青春期,这时的我就不再热衷于扮鬼脸,而是扮帅哥了,当然有时候也扮美女。那时候我最喜欢的女生就是我的同桌。原因是她拥有一张精致的娃娃脸,以及过早发育成熟的修长身材。

记得第一次上课的时候,我的同桌都不怎么理睬我,第二天,我把脸捏成了刘德华的样子。她见到我后,睁大了眼睛说:“你是新来的吧?昨天坐你位置上那个人,简直丑死了。”我对于她的直率感到很无奈。

那个年龄的少女正处于思春的时期,大多数女生都会喜欢一两个男明星。我见到她书上都是谢霆锋的粘贴画,我就把自己的脸捏成谢霆锋的样子,她看了是非常的喜欢。由于大部分时间我都是以这样的面孔出现,所以她很快就喜欢上了我。

在上初中的这段时间,我最讨厌上的就是体育课了,因为剧烈的运动会破坏我的脸型。在打篮球的时候,一到了下半场,队友就不再传球给我了,因为下半场的时候,我的长相就变成另一副样子了,他们根本摸不准我是谁,两边都拿我当对方的人。

为了将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同桌的女生,每次体育课下课后,我都要跑到厕所去捏自己的脸。而回家的时候,妈妈见到我的脸,总说我爱臭美,由于不愿受到他们的嘲笑,进家门前,我总要先甩甩头让脸恢复普通人的样子。

每天起来捏脸,就像女生化妆一样耗时费力,但是一旦这事成为了习惯,也就不那么费事了,只要不是可以想模仿哪个人想达到惟妙惟肖的程度,我甚至可以在不照镜子的情况下完成这些动作。

在我初三的时候,我甚至就已经可以闭着眼睛捏出十几个明星的样子了。在班级的元旦晚会上,我演出了一个明星模仿秀,看我演出的同学们简直都要发狂了。由于他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以致于其他班,甚至其他年级的同学都跑了过来,很快,我就成了学校里的名人,他们缠着我,让我给他们模仿他们喜欢的明星。

一开始,我觉得这种被人瞩目的感觉很好,但很快我就厌烦了。为了躲避他们,我不得不把自己捏成别的同学的样子。每天我宁可少喝水也不想上厕所。不然我的脸会被人揪来揪去,变形得就像榴莲一样。

由于我不再变成谢霆锋的样子,我的同桌对我的态度也慢慢变得冷淡了。我对她的这种态度变化很不爽,我问她:“你为什么只看外表不看内在呢?”结果她说出了一句让我的心灵备受打击的话:“可是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内在啊?”

我说:“你喜欢的根本就不是我,而是谢霆锋。”她说:“要是我变成了如花的样子,你肯定也不喜欢我啊,再说了,你说让我喜欢你本来的样子,可是你根本就没有本来的样子啊。”

她这几句话噎的我哑口无言。是啊,我本身的样子是什么呢?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因为我每天早晨起来照镜子,脸型都不一样,而我的脸早上起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完全取决于我夜里翻了几次身。

这天我回到家,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偷着看爸妈的脸,心想:我应该是有点像爸爸,又有点像妈妈吧?妈妈见了我奇怪的表情,停下了咀嚼的动作,问:“你不好好吃,看什么呢?”

我说:“我想知道我本身什么样子的。”

父母两人对视了一眼,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后来父亲说:“应该像你妈妈多一些吧,儿子都长得像妈妈。”母亲却说:“早晨起来的时候像你,用手捏过之后就像我了。”

没过多久,派出所要我去办身份证,可这种东西对我完全没有意义,因为我可以变成任何一个人样子,变换一个身份,我只需要一两分钟。而模仿一个陌生人,我只需要五分钟,这还是在不照镜子的情况下。中考之后我就考上了重点高中,在高中的生活让我感觉很舒适,因为在那所高中里,没有一个人是认识我的。终于再也没有人缠着我,央求着要捏我的脸了。

当然这个学校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记得刚刚考上高中那会儿,门口经常有比我们大的社会青年来抢劫,我是新生自然也不能幸免。那天他们拦住了我,二话不说上来就打了我脸一拳,结果我的脸被打得变了形,那几个人见到了,都没敢要钱,吓得转身就跑了,从此学校门口再也没有人来抢劫了。估计他们是认为自己下手太狠,把我给打残了。

那时,班上有个女生就周娜,长得很淑女,漂亮得就像童话里的公主,我立即就喜欢上了她。我知道她喜欢金城武,就慢慢把脸过度到了金城武的样子。她很快就喜欢上了我,我们甚至已经开始商量着要考上同一所大学。

又一次我们开玩笑,她用手捏住了我的脸,因为以前她一直很矜持,所以我没有预料到她会碰我,结果脸就变了形。她当场就吓呆了,我急忙把脸揉回了原来的形状。

她问我:“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你的脸就像一个假脸?”我说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答案:“我小时候学过演戏,练习过表情控制,我的偶像是金凯瑞我能模仿上万种表情,但是现在练习过度了,所以皮肤有点松弛。”

她“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地说:“你确实适合当演员,将来出了名可不能忘记我。”

“来来,”她说着将手伸向了我的脸,“再让姐姐捏一下。”她捏了捏我的下巴,然后就看着我笑个不停。我拿镜子一看,她把我的脸捏成了赵本山的样子,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从此之后,捏脸就成了她的爱好。她还仿效恐怖片里恶鬼的样子,研究出了一种食人鬼的捏法,她捏好了拿镜子给我看,我差点被自己的样子吓哭了。

高考之后的那几天,我等成绩等得心焦,于是我就约周娜一起出来玩。晚上我们躲在公园的角落里亲热,正在我们热吻得难以自拔时,从黑暗的角落里冲出来一胖一瘦两个人,他们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刀子,让我们把钱都交给他们,我们无奈只好照做。

当我们给了钱,认为他们就会离开的时候,那个瘦子冲过来用刀子顶住了我,胖子则抱住了周娜欲行非礼。我又怕又急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周娜喊:“食人鬼,快吃人!”我听了立即就明白了过来,一低头,拼命地用手拉长了自己的脸,撑大了嘴,然后用阴森的声调咯咯地笑了起来。

那用刀子顶着我的人哇的一声尖叫了起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另一个人扭过头,见到了我的样子,吓得连他的同伙都不顾了,撒吖就跑。我一翻白眼珠说:“今天终于有人吃了!”那瘦子吓破了胆,转身刚要逃,就腿一软趴在了地上,双腿还在不停地乱蹬,连裤子都湿透了。他转过身手忙脚乱地爬起来,还没站稳,我就一把抓住了他的细胳膊,张嘴就咬,他“啊”地一声大叫,连滚带爬哭爹叫娘地跑了。

见他们逃远,我急忙拉着周娜就跑回了家。回去她问:“我们被抢走多少?”

我掏出一个钱包说,他们跑的时候一挣扎,钱包掉了,咱们还赚了800块。

那时候不像现在,800块可是一大笔钱,我们到外面潇洒了一个星期,沿街的小吃摊,我们吃了个遍。

很快,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下来了,由于我的分数比她高,我们没能考上同一所大学。她抱着我说:“你不许看上别的女生,咱们可不能分开啊!等毕业咱们就结婚,永远在一起!”

我说:“你放心,我会把自己弄得丑一点。丑点有好处,等缺钱了,还能出去吓唬人赚钱花。”她咯咯地笑了,笑得有点伤感。就在我们山盟海誓后不久,她打来电话说,咱们还是做朋友吧。我问她是不是看上别人了,她不说话。在我再三追问下,她说:“有个男生追我追得很辛苦……”

我“啪”地挂了电话,再也没联系她。我想:追你追得辛苦你就答应了吗?妈的警察追小偷也追得很辛苦,怎么没见小偷自首呢?老鼠要是心疼猫追得辛苦,还有毒鼠强什么事?为了排解失恋带来的忧愁,我参加了一个诗歌社团。

诗歌社因为与话剧社抢女社员,从1958年开始就闹不和,每次一招募新社员,就唱对台戏,互相拆台。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了今天,现在已经演变成了我们学校的传统。2008年建校50周年那会儿,我们为了拉大一女生入伙,在校庆晚会上搞了一个诗朗诵节目。社长特别要求我出场,但是我一出场,底下就嘘成了一大片,气得我摔掉诗稿转身就走了。

我们社团的社长气冲冲地跑了过来,在我胸口猛推一把吼道:“让你打扮帅一点!你妈的成心搞我,怎么穿得那么邋遢就来了?”我无辜地说:“我写的这首诗叫做《浪人之舞》,不邋遢点能是浪人吗?”

他说:“我管你妈浪不浪,今天招不到50个女生,你别管我叫社长。没有女生,咱们诗人哪来的灵感。诗人就是有才华的流氓!不耍流氓,还叫什么诗人!”

听他那么说,我也火了,当即我就说:“你还少来!告诉你,今天我就招一百个来,到时候你得让我当副社长。”

他一歪头,露出一副痞子的义气样,一拍胸脯说:“奶奶的,一言为定!”

我知道那时候的女生都非常喜欢看韩国偶像剧,我就把自己打扮成了张东健的样子,当我一上台,还没来得及开口,下面的女生就已经惊叫成了一片。她们叫得声音太大,以致于我最后是把诗吼完的。朗诵完毕,我一鞠躬,社长就急忙跑上了台,抓了大把名片扔到了台下,高声喊道:“想加入诗社,就打我的电话!今年限招,只要150人!”

当晚,社长的电话被打爆了,一晚上200多个女生报了名。诗歌社团一下子就火爆了起来,社长高兴地搂着我亲,脸上留下了他深深的一道吻痕,与几滴粘稠的口水。

从这件事之后,我就对诗歌这种事情彻底绝望了。因为根本就没有人用心听我朗诵诗歌,不管我在台上说什么,他们都要尖叫。有一次我气急了,上台后高喊:“卖土豆,一块钱一麻袋!”结果她们仍然尖叫不止,这句话被评为了当年的最佳诗歌,还被登上了校刊。

这句话只有9个字,而评论文章写了几万字,从古典现实主义一直扯到了网络时代的精神,从对农业文明的怀念讲到了对当今物价的嘲讽。洋洋洒洒占了三个版面,而文章的名字也很有意思,居然是:《土豆诗的简评》。我倒想知道,如果是详评会有多少个字?

那晚,我含泪退出了诗歌社。为此,校长亲自写了一篇文章,文章的末尾,他用梨花体写道:“今天,我们的诗歌社,失去了灵魂。”

毕业后,在拒绝了大学的极力挽留后,我想靠自己的能力谋取一份工作。结果我发现,这真是一个愚蠢之极的决定。在一次招聘会上,我竟然遇到了我初中的恋人。她初中毕业后读了中专,现在已经是一家公司的老总秘书。我见到她格外亲切,但她却说不认识我。我捏了捏自己的脸,她一下子就惊叫了起来,她瞪大了眼睛说:“原来是你!”

我说:“当然是我。”

很快我就说服了她,让她把我介绍到他们的公司。面试的时候,他们老总见到我戴着金丝眼镜,穿着西装,摇头对我说:“我们想招聘的是客户经理,主要管理客户,这些客户有时候很难缠,我看你斯斯文文,怕你有点压不住他们。”我听了,趁他低头看我的简历的时候,我把眼镜一摘,用手一推脸,一挤眉毛,就变成了凶神恶煞的样子,我换了凶狠的语气说:“你放心,遇到不听话的,我也能镇住他们。”

他听了我这话就抬起头,那一瞬间,他脸上的微笑中明显带有一丝嘲笑的意味。但当他看到我的脸时,当时就怔住了,他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他结结巴巴地对我同学说:“这小子的演技都可以当演员了。”

随后他又说:“明天我联系你吧!”

但是第二天我才知道这是委婉的拒绝。我的初中同学来电话说:“估计没戏了,他说你看上去太凶恶了,怕管不住你。”

我不禁觉得有点好笑,我仍然是原来的我,脾气秉性也从没有任何改变。怎么脸型变了,评价就完全不同了呢?做一个破工作还要以貌取人吗?又不是找演员。

见工作不好找,于是我又只好厚着脸皮回到大学,成为了文学系的诗歌教师。有的人讽刺我说,好马不吃回头草。我说,第一再往前走就是沙漠,第二我也不是马。

在讲台上,我会按照课本先讲上十五分钟的理论,然后剩下的时间就可以胡说八道了。选学这门课的几乎都是女生。他们在上课的时候几乎都托着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看。不管我说什么,他们都会附和我。看着他们将我的诗句当作名篇记录下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有次校长来我的班上听课,听到我朗诵的《浪人之舞》后,他的眼角竟然挤出了一点泪花。他急忙低下了头,用很快的速度擦了擦,待我念完之后,他啪地拍了一下桌子,一时间我们都僵住了,班里死一般的寂静,我呆若木鸡地愣在那里,连气都不敢喘。如千年般漫长的沉默之后,校长带头起立鼓掌。

他说:“想当初我没赶上你这样的好时代,如果我赶上了,也能和你一样成为诗人。”说罢,他就即兴朗诵了一首梨花诗:“想当初,我没有这般的机遇,就像两颗行星相距了三千万光年的距离。现如今,我的泪水,就像幸福的花瓣儿,沾上了清晨的露珠。”

看着他那肥头大耳的肉包脸作出的陶醉表情,我与学生们强忍着笑意,用及其严肃的表情,以及略带伤感的声调,把这首连押韵都不懂的梨花诗捧成了绝世杰作。在如吵架般热烈的吹捧之后,我也挤出了几滴热泪,我对学生们说:“如果我们的校长赶上了这个好时代,我相信当今中国的诗歌,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只可惜……”

校长抓住我的手激动地说:“幸好有你!”

在这场令人作呕的狗血戏上演完之后,我恶心得连吃了三顿带皮红烧肉,以补偿我那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半年之后,我就被破格提拔,成为了全校唯一一个没有裙带关系,而又十足年轻的副教授。宣布此事那天,校长亲自来拍我的肩膀,告诉我:“你好好干,将来文学院副院长的职位就是你的。”那一瞬间,我感到无数眼睛在身后盯着我,这让我打了一个寒战。

为了庆祝,当天我请同事们喝酒。酒桌上,他们围着我尽说一些奉承话,犹如众星捧月一般。这些老教授一个个满脸堆笑地走过来轮流向我敬酒,我不得不晃晃悠悠地站起来,端起酒一杯一杯地一饮而尽。在几轮轰炸之后,我的意识就变得混乱了。趁我糊涂的时候,他们问:“你与校长是什么关系,这么受他赏识?”

我哈哈一笑,说:“我们是诗友。”

“没别的关系?”

“没有,哪有什么关系,我们是知音,我凭的是自己的本事。”

我哪里知道,他们这其实是在投石问路,看看我们之间到底什么关系。如果他们确定我与校长之间的关系不铁,就要对我下手了。可是刚刚进入社会的我,哪看得出来这里面的险恶。他们见有机可乘,于是又问:“我听你们班上的学生说,校长的诗非常差劲,你们都硬憋着才没笑出来,唉,咱们哥几个私下里说,当时你笑了没有?说实话,你放心,今天咱们说的话,谁也不许说出去。”

这个问题是非常恶毒的,因为这个问题具有引导性,它完全建立在一个假设之上,那就是校长的诗的确可笑,如果我说是,那我就完蛋了。如果说我没笑,就等于承认了校长的诗确实可笑的这个假设。

如果是在我清醒的时候,他问这个问题,我只要说这个假设是错误的,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就可以了。但问题是,那时候我喝了很多酒,脑子哪里还有转弯的余地?

所以我完全被他的暗示所引导,顺着他的思路承认了他的假设,我说:“没有,我哪里敢。”

结果正是这句话,让我倒了大霉。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一大群人跑到校长那里去告状,说我暗地里嘲笑他的梨花诗。开始校长并不相信,但由于说我坏话的太多,而且互相作证,校长很快就改变了对我的看法。

于是,我逐渐被边缘化了,学校再有什么事情,也没有我的份了。哪些教授们也都躲着我,就像我的身上有传染病一样。不久,校长对我说:“我看你不太适合教书。”于是我很快就下岗了。

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我天天在家上网。不愿找工作,也不想找女朋友。百无聊赖之际,我用摄像头录下了自己的变脸视频,传送到了网上。视频中,我扮演了十几个明星,并模仿了他们唱歌。

结果在视频上网的七天之内,点击率就突破了一百万次,我被冠以“模仿哥”的名号。后来很多人都说这个视频是电脑制作的。与此同时,立即就有很多人说这视频是绝对真实的。于是很快网上的意见就分为正反两派。他们争论不休,以致于相互谩骂,最后终于演变成了人肉搜索大战。

而坐收渔利的人,是我。在谩骂升级到顶点时,我在网上直播了我的变脸过程。于是,很快我就从模仿哥变成了模仿帝。

仅仅两天之后,几家经纪公司就找到了我,签约赏金一个比一个高。第三天我就接受了网站的采访,采访视频向百万网络用户直播。第四天,我就上了地方台的电视新闻。这种蹿红的速度,简直比新进发射的嫦娥卫星还快。于是我到处走穴,四处演出,很快我就成为了一个艺人。高中时的女友天天给我打电话要与我和好。就连开除我的大学,也打来电话,邀请我继续在他们学校讲诗歌,我不得不更换了电话号码。

不久,凤凰卫视也采访了我。向来以深刻著称的主持人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自己本来的样子是什么样的?你会不会觉得每天都在扮演别人呢?”我说:“我不知道自己本来是什么样子的。虽然每一天我都与昨天的样子不太一样,甚至这分钟与上一分钟都不一样,但是我的内在没有改变。”紧接着她问了我另外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你的脸不能再变化了,它只能变成一个人的样子,你希望那个人是谁?”

我想了想说:“我希望是我自己,而不是为了去迎合其他人,去扮演他们嗦希望看到的人。问题是,我究竟是谁?我自己应该是什么样?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你们也别嘲笑我,其实不只是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你们自己也不知道。”

台下的人们听了,一片哄笑声。显然他们自以为比我高明。(来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