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为人父母,皆是罪过

为人父母,皆是罪过。这世界上本来也不可能存在完美的父母,为人父母,多少都有些罪过,要被子女埋怨,可是罪过罪过,善哉善哉,当人们学会谅解自己的父母,然后自己也成为需要被谅解的父母,那些如烟往事,也就只随风飘荡了。

文/水木丁

两年前的某个夏天的午后,我和我的朋友J在颐和园里闲逛,J是我的小学同学,高中同学,大学同学,小时候,J的家离我家只隔一条街,我经常去她家玩,她全家连同她的猫我都认识,她和我的父母也很熟,有一天我妈在街上碰到她,回来就跟我说,J这孩子怎么一脸苦相,我就说她妈又住院了,J的妈妈在她四岁的时候就开始生病,身体一直不好,常常住院,后来在那一年的冬天终于去世了。

高中的时候我们一群女生一起吃饭,大家都等着看我打开饭盒,因为我妈装的盒饭总是特别好看,红的香肠,绿的青菜,黄的鸡蛋。可是J打开饭盒,常常一个星期都是素鸡豆腐配米饭,这是没人疼没人爱的孩子的午餐,我实在看不下去,就把自己的菜分给她,后来她就不再带饭了,每天中午都往家跑,她说她得回家喂猫。

我们长大后各奔东西,重新在北京相遇时,J已经结婚好几年,有稳定的工作,稳定的家庭,老公是个生活能力很强的好男人,想要孩子,可是J因为童年的心理阴影,一直对做母亲心怀恐惧。

那天下午,我们坐在昆明湖边,她第一次真正给我描述了她的童年,我才知道原来少年时我一直搞错了她家里的状况,我曾以为她不拘言笑,令人畏惧的妈妈其实是个很懦弱的女人,而她的爸爸,那位从来见到我都笑眯眯的的叔叔,却原来是脾气暴躁可怕的男人。

用J的描述来说,这也是继承了家族传统,他爸爸整个一家子都是城邦暴力团,她小时候曾经目睹过她奶奶和姑姑在地上扭打,有一次在奶奶家,奶奶站在屋子中央叉着腰骂叔叔,正在切菜的叔叔就把菜刀直接扔向了奶奶,奶奶一偏头把菜刀躲了过去,此时的J正好在奶奶身后,也顺势一躲,菜刀就插进了她脑后的窗棱上。

我听到这里就大笑说没想到你还伸手这么敏捷啊。J说是啊从小他爸打她哥她哥就打她,她曾埋怨妈妈为什么要跟爸爸结婚生下自己。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了,怨恨早已不再,但是她的内心深处,却始终不相信血缘和亲情,不想做母亲。她说人活着太苦了,她不想生下个孩子到世间来受苦。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给J讲了我不久前我回家乡,遇到W的事。W是我和J共同的大学同学,关系和我要更亲密一些。每次会家乡,我们两个都要一起吃个饭,这一次,W告诉了我一件事,她的妈妈不久前刚刚去世,去世前把她叫过去,跟她说,她不是自己和W的爸爸亲生的女儿。

他们早就商量好了,双方如果有谁要先走,那个人就有权选择把W的身世说给她听。当年他们一直没有孩子,后来还是一个护士长从医院里把W抱来的,W的亲生父母嫌家里孩子太多,就遗弃了她,跟她的养父母换了点钱。

我听完这个新闻的第一个反应问W,你从前不知道着个事儿吗?你怎么才知道?W很吃惊。

其实当年我们同学一起跑到她家里玩,第一次看到她父母的时候就议论纷纷,因为她父母实在是长得太漂亮了,尤其是她妈妈,一看年轻时就是个大美人。而W的外形,实在不可能是她父母的孩子,连她的老公知道着个事儿之后都和我们是一样的反应。只有W一个人这么多年来毫无察觉,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可能不是父母亲生的,主要是因为二位老人对她实在是太好了,后来妈妈还曾经为她打掉过一个孩子。

我问W,你知道这件事之后是什么感觉?我本来以为W会和我说,她想找她的亲生父母,或者恨他们,或者感激自己的养父母之类的话。可是W却说,她感觉一脚踏空,突然间就没有底气了。她说母亲病重的时候,她曾经跟父母开玩笑,说妈你走了我爸要敢找别的老太太我就把她轰出去,而如今,她说她再也不能理直气壮的说这样的话了。她妈妈走后,她再也不像从前那样挑她老爸的理儿了。

这就是所谓的根的感觉吧?其实父母就是我们可以理直气壮的对他们心怀怨念,提各种要求的那两个人。因为我们今天所有的不幸,遗憾,性格上的缺点,心理上的弱点,追根溯源到他们身上都能找到原因,虽然对于做父母这件事,他们常常觉得自己还不错,但实际上,大多数子女说起自己父母的缺点,以及对自己造成的负面影响都可以控诉一大堆。我们怨不得别人,除了怨自己以外,也只能怨他们,如果不是他们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上来,我们何至于受这些苦?

我们的父母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他们自己的性格有问题,他们的关系有问题,他们的事业有问题,他们自己总是被这样那样的问题搞得焦头烂额,就更别提教育孩子了,溺爱的,暴躁的,虚荣的,情绪化的,冷漠的,蛮不讲理的,什么样的教育方式都有……

以至于我们变成了今天的我们都是他们害的,这有点像冤有头债有主的意思,可是像W那样,她却突然发现自己再也不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当个讨债鬼了,恩义还在,爱也在,可是她的父母却不是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受苦的人了,他们不欠她的了,她除了感恩,真的不应该再有一丝一毫的抱怨了,所以她才会说,自己没有根了。

基督教里讲原罪,佛教里讲因果,不管那到底是什么,如果人生真是一场修行,那么投胎到什么样的家庭,遇到什么样的父母,是命运早就安排好了我们要学习的课程吧。我对J说,还是要孩子吧,你总要去面对亲情这道坎。你父母给你造成的恐惧,可能这辈子注定要通过你的孩子去克服,也许这就是你要完成的课业呢,重新付出爱,获得爱,相信爱。

不能做完美的父母又怎样呢?这世界上本来也不可能存在完美的父母,为人父母,多少都有些罪过,要被子女埋怨,可是罪过罪过,善哉善哉,当人们学会谅解自己的父母,然后自己也成为需要被谅解的父母,那些如烟往事,也就只随风飘荡了,而生命也就这样在轮回中生生不息的延续下去了。

转眼到了2012年的夏天,J告诉我她怀孕了,她终于想通了,也不在害怕,我为她感到高兴,我觉得这个孩子大概是天上的神明派给她的小天使,来抚慰她旧日的伤痛,带给她一个新的未来。虽然童年并不幸福,但是我却毫不怀疑,J一定会是个好妈妈。而W,虽然当年那位把她从医院抱出来的护士长还在人世,但是她没有去找她的亲生父母,也许永远也不会找了吧。(来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