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小初吻

托儿所读到第二年,我变成了老师嘴里的“小油条”。可是她也拿我没办法,我胆子大呀,唱歌跳舞表演节目这些,她还得靠我来带动大家。我也就有些恃宠而骄的意思,老师上课讲错了,我手都不举,站起来就直接指出。有同学不认真听讲,我起身就跑过去制止了。老师教唱一首歌教到第三遍,我就不耐烦,高声要求换新歌。

不过,这一切在嫚嫚来了之后有了变化。嫚嫚是插班来的,一学期过了一半,她穿着一件粉红色裙子,头顶扎个马尾,怯怯地走到了老师安排的座位上。我丝毫没有想到,这个瘦弱的幼齿小萝莉,竟会把我此后的一切都改变了。

嫚嫚看起来文静、胆小,可几天过后,她就爆发出令人惊讶的优秀生气质。她乖巧听话,上课从不捣乱,而且唱歌跳舞学得超快,让上台就上台,表演起来熟练从容,不怯场、不傲慢。不消几日,她就成为老师面前的大红人,给老师当助手指点落后的学生,她平静耐心,不骄不躁,你让她唱跳多少遍她都照做,眉头也不皱一下。

很显然,我黯然失色。没办法,无论哪方面,我都处于绝对下风。我慢慢滑向反面,上课时逗逗女同学,带头瞎起哄,跟老师顶嘴,把各种差生的标签一张一张地贴在自个儿身上。老师看起来也并不太失望,毕竟有了嫚嫚,她不用浪费时间在一个迹象混乱的“小油条”身上。但是老师也没有放弃我,因为事实和经验都证明,一个班里男女生各有一个带头人,会有更好的效果。

所以“六一”汇演,她把最重要的节目分派在我和嫚嫚身上——我们俩要在五分钟的角色扮演中,把托儿所里学到过的所有文明礼貌用语,都用情景演示一遍。台词量大,戏份多,角色变换复杂,老师认为只有我和嫚嫚能胜任,嫚嫚肯学,我有经验,而且老师也想借此机会拉我一把,让我重新回到优秀生这个行列。

最后一次彩排那天,除了家长没到场,一切都和正式演出一样,服装换上了,红脸蛋抹上了,唱的跳的垫场小节目一一顺利过去,压轴大戏是我和嫚嫚的。嫚嫚穿着一件白色的百叶裙,头顶一个大大的粉色蝴蝶结,小脸蛋红扑扑的,看起来那简直一个——晶莹剔透!

我们从偶遇开始演“你好”,之后是不小心踩了对方一脚的“对不起”“没关系”“谢谢”“不客气”等一系列规定内容都顺利通过之后,表演来到了结尾。按排练计划,所有的文明礼貌用语都情景展现之后,女主角高兴地说:“你是个讲文明懂礼貌的好孩子,我喜欢你!”俩人高高兴兴地手牵手下台。

嫚嫚没问题,一字不落、声情并茂地说完了规定的台词,然而,我却加戏了——我牵住嫚嫚的手,看着她大红苹果一般的小脸蛋儿,不由自主地擅自加了句台词:“我也喜欢你!”之后以闪电般的速度,“吧唧”把嘴唇凑上去,众目睽睽之下,我给了嫚嫚的小嘴儿一个水了吧唧的吻。

事后回忆,我自己也觉得这件事太突然了。可是我的脑袋里当时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做出这个举动。反正我看着嫚嫚呆呆地站在原地,脸色更红了,满眼的委屈和无助。也是,原本正兴高采烈地准备接受观众的鼓掌和欢呼呢,突然嘴上重重地挨了一吻,换谁肯定都蒙。

那一吻柔软冰凉,我感觉像是吃了一颗果冻一般。那时,已经满世界都是同学们麻雀出窝一般的哄笑。老师也终于从惊愕中回过味来,那个三十多岁的又瘦又高的女人“啊”的一声尖叫,叫嚷着“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一个箭步冲上来,只一把,拎着我的衣领往上一提,扭胯、转身,将我往身后的墙上凌空一摁,我的嘴与坚硬无情的墙壁来了一个亲密接触——那道墙当过我们的室外黑板,做过我们的表演背景,还被我们当靶子往上扔过土坷垃、玻璃球、烂泥,甚至鞋子。

我知道,那一刻我的嘴唇一定蹭满了白石灰,因为感觉冰冷又有些粗糙的颗粒感。能在短短十几秒钟里品味到两种如此不同的质感,我想,这也可以算是难得的人生体验吧。

是啊,如果不这样安慰自己,难道要我钻墙缝里去吗?

那个世界冷寂了不知多长时间,老师安慰好了已经哭出声音的嫚嫚,又制止住了大家放肆的笑声,然后才又拎着我的衣领,让我转过来重新面对大家。我想老师能这么快就开始进入惩罚我的阶段,大概是她想开了,并且庆幸这不是正式演出,否则那么多家长都在的话,她该如何收拾这个局面。

转过身时,嫚嫚委屈的泪光和下面想笑又忍着的同学的表情,像正午的阳光,刺得我睁不开眼。我知道,我的五官这时一定组合出了我所能达到的最难看的极限。而最不堪的应该是我的嘴,我一直不敢变换我嘴唇的形状,所以两个嘴角应该都是耷拉着的。

我不知道是因为终于明白自己闯了祸,还是从一片空白中如梦初醒,我忽然号啕大哭起来,那痛心疾首的样子,鲜明地配合了老师的愤怒和惊诧——希望把事情由大化小。我知道不会小事化了,所以哭累了,我也不敢停,一直用呜咽延续着。

鉴于事情的严重性,老师没有直接跟我说怎么惩罚我,她首先把我干净利索地从第二天的“六一”汇演正式名单中剔除,连垫场的集体舞《拔萝卜》这种小节目的机会也没留。之后,她直接到我家找我父母,叽叽咕咕说了半天,一会儿生气,一会儿捂嘴笑。老师走了之后,按照惯例,我爸先揍我一顿,然后他立马穿戴整齐出门了,直到天黑才回来。那天他还破天荒给我买了个新书包,准备第二天一早就把我送去小学。

这事过去好多年之后,我已经懂得了吻的涵义,明白了什么是喜欢,也见识了山盟海誓一诺千金,可是仔细回想起来,我还是觉得那个下午,在那片明晃晃的太阳底下,当着众人和老师的面,毫不犹豫地表白自己小心思的一刹那——即使明知道下一秒可能是碰壁、撞墙甚至鼻青脸肿——那样单纯又稚嫩的轰轰烈烈,应该是我一辈子最先萌发勇敢的时刻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