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生命就像一场告别,从起点对一切说再见

【1】

景数走在间里古城大街上,速度比任何人都慢。她苍白而疲惫,没有相机背包,不是慕名而来的旅者,而是风尘仆仆的归客。

无处可归的归客。

城楼下人流如梭,她背靠着潮湿的墙壁蹲下来。

“不管以后怎么样,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嗯,我也一样。”

十年前在这里说过的话算诺言吧,可惜他们都以不同的方式失约了。她爱上他,他抛弃了她。

“是景数吗?”她正这么想着,听到有人叫她名字,起身回头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她昏眩了三秒。

那是个非常好看的男人,怀里抱着牙牙学语的小女孩,模样与他七分相似。她废了好大力气才挤出生硬的笑容来。

“你女儿吗,真可爱。”

“是啊,来,叫阿姨。”男人拉起小女孩的手朝着她比划,小女孩一脸茫然看着她。

她紧贴在墙壁上,像白色幕布上的墨迹,再也无处可藏。

【2】

景数是初中时才转学来这个小县城的。她父母是勘探部队的军人,职责是探查各种矿石的痕迹,追逐着矿脉不断迁徙。

她从小跟着奶奶住在省城,五年级的时候奶奶去世,进了寄宿学校。那时候她父母已经在间里一年,陆续勘察出的矿脉表明间里县境内矿产数量巨大、种类繁多,部队要在此长期驻扎。她在寄宿学校变得日渐孤僻,每到周末还面临无处可去的窘境,成绩下滑得厉害。

她父母这才决定将她转学到间里。

她一个人坐火车倒汽车来到这里,刚下车就被惊呆了——居然还有这么落后的地方。建筑一律不高于五层,城区一半是古城保护区,全是明清时候的建筑,部队家属驻地是始建于明代的三进三出的四合院。街上卖现做冰激凌的机器前排着长队,服装店里的衣服俗不可耐,人们说着奇怪的方言。学校更不用说,没有塑胶跑道,没有游泳馆,只有青灰色被爬山虎包裹的矮楼以及巨大的黄桷树。

悲哀啊悲哀,早知道在寄宿学校就好好学习了,也不至于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与父母朝夕相处的喜悦被此地的落后面貌冲淡了一半,她唉声叹气地穿上宽大丑陋的校服,开始了自己的初中生活。

她便是在这里认识谷戈的。

说起来,她是在与谷戈同班三年后才第一次注意到他。此时她已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常年在年级成绩榜上排名前三,各种辩论赛英语角奥数班都有她的身影,所有教过她的老师都被她的学习态度感动过,但也无一幸免,通通被她顶撞过。

景数从小被奶奶溺爱,缺少父母管教,是个性格乖僻刻薄的人。在这个偏僻的小县城,她实在想不出除了学习还有什么事值得她去关心,学习外唯一的乐趣便是讽刺女老师诡异的发型、取笑男老师梅干菜一样的领带。简单举例,她会在英语课上故意模仿老师声望乡土口音让她难堪,也会在市里举办的中学生英语辩论赛上捧回冠军让她欣喜若狂。

有一次她路过老师办公室,听见里面有人说了句,唉,景数啊……然后满屋子应和的叹息。她背着手欢快地跑走了,很得意。

初三时开了化学课,她兴奋极了,受父母影响她小学时就对化学产生莫大兴趣。化学老师是个又胖又矮的黄姓小老头,说三句话就要喘气。

那天实验课上,她企图利用各种化学试剂和铁制造出金子来。悄悄捣鼓了半天后放到酒精灯上加热,并扬扬得意地请人围观。

随着试管里的反应越来越剧烈,老师发现了她的小动作让她停下来,她却不肯。她邻座的谷戈站起来要夺她手里的钳子,她瞪他一眼,还来不及说话,试管就爆炸了。

矮小肥胖的黄老师突然变身超人,将围观的同学通通推开后跌倒在地,景数也被人提着衣领扯开,实验室里弥漫着刺鼻的臭味。

扯开她的人就是谷戈。他的额头被飞溅的玻璃碎片划伤,渗出一丝血来。他冷冷看她一眼,扶起地上的老师后冷静地让同学开窗户通风。

她犯错后的不知所措与羞愧,被他这么一瞪,转化成了熊熊恨意。

谷戈嘛,常年考班级第二,被她压制的乡下小子。初一的时候长得又黑又小,比她还矮,现在居然比她高半个头了,五官轮廓也清晰起来。不得不承认,长得挺好看……但他的身高优势再加上他鄙视的眼神,让她格外不爽。

你既然要惹我,就别怪我不客气。



标签: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到最后还是哭了,也不知为何。故事结局:相忘于江湖,不完美的完美。

    (0) (0)
  2. 喜欢这个结局~!没有失信~!没有背叛~!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