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外国留学生质问:为什么中国人这么冷漠?

元旦前夜,我与一帮朋友去三里屯参加一个聚会。正当我们欢快地享受着新年前夜的美好时刻时,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让我们的笑声戛然而止。

我与我的美国哥儿们杰克走在其他朋友前面100米左右。我俩最先看到大概二、三十个人聚集在路边,呆呆地看着什么。一米九三的我踮起脚尖想看个究竟,发现地上躺着一个正在抽搐的年轻姑娘,她全身颤动,头随着身体的抖动而不断撞击水泥地面。

离她最近的人与她只有大概两米的距离,然而没有一个人主动伸出手来帮助她——大家完全没有行动。根据她周围旁观者人数估算,这个女孩应该已经躺在地上至少一分多钟。

我与杰克脱口而出:“医生!医生!”但无人回应,人们都沉默地看着我们。我15岁时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游泳池救生员。我想起了当年救生课上学到的做法,赶紧蹲在她身边,保护她的头部,跟杰克一起让她侧身——当时她嘴里已经冒出了一层白沫,平躺的话很容易造成窒息。那时,我们其他的朋友也过来了,大家开始拼命地到处寻找医生,也有人拨打了110。

这位姑娘的痉挛完全控制不住,这使我非常紧张。我注意到她右眼上有一个巨大的、新鲜的肿包。我因此猜测她应该是走路时不慎摔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撞伤了头而引发了抽搐。过了大概五分钟,我的朋友汤姆带着一位中国医生跑回现场。因为堵车,救护车在30多分钟后才到达,在这位中国医生的陪同下,姑娘在昏迷的状态中被送往医院。(医生前几天联系我们说姑娘已经恢复了正常,身体应该不会有长期影响。)

在我的朋友们慢慢恢复平静时,我的心里却充满了很多令我不安、难过甚至绝望的想法。首先,据我们看到的情况,在我们到场前没有一个人主动地拨打110,也没有人想伸手帮助这位女孩。如果他们不知道怎么救护的话,还是可以蹲下,尽量与她说话,用自己的手或外衣来保护姑娘脆弱的头部。

再者,在我与杰克到场的时候,还有旁观者用手机拍她抽搐的状态。在我蹲下帮她的时候,还有一位旁观者,开始用开着闪光灯的手机来拍我们,当时我恨不得立马抢过他的手机扔在路上。

最后,当姑娘稍微恢复了平静,但救护车还没来的时候,我们试着打车但却被三个司机冷漠地拒载。我与杰克在路边支撑着一个昏迷着的、处于生命危险中的女孩,而路过的司机却一个一个地开走了。终于有一辆出租车愿意送她到医院,但那时我们已经听到了救护车的鸣笛声,就决定再等一等救护车。

这件事不免让我想起鲁迅在《藤野先生》里讲述的一个场景。在日本留学时,鲁迅上课跟同学看了一部片子,里面显示出了当时中国人的冷漠。在同胞被日本人砍头的时候,其他的中国人只是冷漠的旁观者。

(“第二年添教霉菌学,细菌的形状是全用电影来显示的,一段落已完而还没有到下课的时候,便影几片时事的片子,自然都是日本战胜俄国的情形。但偏有中国人夹在里边:给俄国人做侦探,被日本军捕获,要枪毙了,围着看的也是一群中国人;在讲堂里的还有一个我。”)。

这刺痛了鲁迅:那些中国人怎么能那么冷漠、无情无义?为什么不能团结,在同胞遇到威胁时愿意互助?

不管是北京、纽约还是无数其他的大都市,在现代大城市里,我觉得人们不得不互相照顾——城市里有太多需要躲避的危险。如果我们不愿意帮助他人的话,城市将会变成一个空虚、冰冷、没有安全感的地方。

当时袖手旁观的人们也许以为他们对此没有义务,但我,相信还有其他许许多多中国人,都不以为然。我们必须承担救助的责任。那个姑娘遭到的灾祸是无法预料的,它也可以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设身处地地想象一下:当一个人一边发短信,一边走路时,可能突然在冰上滑倒,结果头撞到地上,无助地在路边颤抖,头不断地碰击水泥地面。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我或者我的朋友身上,我希望周围的人会伸出援手,尽量地帮助我。但那晚先到场的人不仅没有出手相助,还随便拍照,这让我完全无法理解。

此事发生之后,我的很多中国朋友,都试图用“南京彭宇案”来解释旁观者的做法。彭宇案指的是2006年在南京发生的一桩很有争议性的法院判决。南京市民彭宇扶起了一位跌倒的老太太,并陪她前往医院检查,检查结果表明这位叫徐寿兰的老太太股骨头骨折,需要进行人造股骨头置换手术。

徐寿兰随即说是彭宇撞了他,并向彭宇索赔医疗费。彭宇认为自己是助人为乐,不是肇事者,因此拒绝了老人的要求。在各种调解失败后,徐老太决定提起诉讼。2007年9月5日,法官作出一审判决,称“如果被告是做好事,根据社会情理,在老太太的家人到达后,其完全可以说明事实经过,并让老太太的家人将她送到医院,然后自行离开。但彭宇未作此等选择,他的行为显然与情理相悖。”

我的很多中国朋友都告诉我,在中国人的眼里,彭宇案,开创了一个新的法律先例:在陌生人遇到困难时,不应该介入帮忙,否则你的“行为显然与情理相悖”。2011年佛山2岁女童小悦悦,在先后被两辆车碾压后,有18个行人路过而无动于衷,直到一位捡垃圾的阿姨向她伸出援手。当时有媒体分析,此事也是受到了彭宇案的影响。

可是,在我眼里这个判决,不可能是造成此现象的全部原因;南京法官的判决结果,恰恰可以证明人们对于冷漠已经是习以为常的,要不然他不会觉得彭宇的行为与“情理相悖”。这个判决当然有严重的问题,但不能全部怪它。

南京法官开创的先例,真的足以让人们不再愿意帮助其他人吗?我不以为然。也许彭宇案的先例,会让人因为害怕法律惩罚而逃避道德责任,不过,这种视而不见的行为,在我们内心的道德法庭真的能够逃避审判吗?按照中国儒家思想的性善论,这种现象才是真正与中国传统道德文化“相悖”的。

在我看来,我们对其他人道德上的义务,远远高于法律所规定的责任。在西方国家,我们习惯用元旦前夜来许下新年的愿望。虽然我们一般不愿透露我们的新年愿望,但我估计你们都能猜到我的。

潘亚当(Adam Century)来自纽约,目前作为美国富布赖特(Fulbright)奖学金学员在北京生活。



标签:

 

17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社会冷漠是因为法律保护不了善良

    (43) (15)
  2. 冷漠是全世界的通病,非中国独是

    (11) (26)
  3. 这个社会不鼓励善良,所以群众选择麻木。

    (21) (3)
  4. 行善者 不图回报 但如今却要面临伤害 谁还会挺身而出

    (13) (4)
  5. 为什么?因为很多老百姓背负不起这样的结果!我们只求饱暖!没有那么多的钱给人家付医疗费!现在社会你有钱你去助人为乐!不怕人家讹你!但是我们这些基层的老百姓呢?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钱去给他讹啊!如果生活水平提高了,我还有很多钱,我一定助人为乐!被告了,我拿点钱,把案子翻过来!谁还敢讹我?

    (10) (4)
  6. 还是制度问题,国外对于助人为乐是有很完善的保障制度的。比如国外有个人为救朋友,强行把这个朋友从车与碾压物间拉出,致使朋友瘫痪。他的朋友把他告上法庭,法庭认为他主观为救人,所以他不承担责任,而由专门的救助机构负责赔偿事宜。
    如果我们国家也有这样的制度,相信还会有更多人伸出援手救助他人的。

    (20) (7)
  7. 不管我们出生在哪一个国家,我们都是需要有“爱心”的,因为我们同在一个地球上,我们国家的优良传统道德最悠久,一直在学习雷锋的路上,每年在学习、、、我们国家的这种社会现实只能让人无语、郁闷、作呕、、、但是无论怎样我们要伸出援助之手去帮助他人,我们可以拨打电话、叫警察、保安、、、你可以不必直接接触,总之,不能袖手旁观!

    (6) (2)
  8. 大家都加入天主教会吧!教会人员帮助别人是必须做的事情,不会情理相悖,这一点,大家可以放心!

    (2) (7)
  9. 好像是一两年前,有一则新闻报导一名西班牙男子在中国东莞挺身帮助被打劫的路人,结果此名西班牙男子在保安不远处被打劫的男子和同党打致半死。

    毒奶事件人尽皆知。被害宝宝父母告上法庭却后变被告。。。

    行善后被报复,像这样的事件在现代的中国真的多不胜数。。。
    可是政府没做甚么,甚至有时候对被害者落井下石。
    有这样的政府,百姓有多热心,都会怕救的人是将来害他们的人。
    结果处处的提防,变成天天的冷漠。
    不是不想救,而是怕救不起。
    赔了自己不要紧,要是赔了自己还害了家人朋友,才是真正的不值。

    不过将心比心,多害怕也好,一通电话打给保安局应该是最少可以做到的。
    没有人想哪天家人出事,结果没人理会,连通给保安打的电话都没。
    不想被嫁祸,别乱碰人家就是了。001还是要打的。
    有朋友在,还可以叫朋友拍下过程,以免日后半点证据都没有

    (16) (3)
  10. 我想起了一个事情,有一次父亲骑摩托车不小心刮倒了一个人。身体上没有外伤,父亲还是把人送去了医院,做完检查之后,医生说没有任何问题。出于道义,父亲把人又送回家。只是,伤者(?)的家人却骗父亲拿出驾驶证并强行扣留,要求父亲赔钱。当时,父亲因为内疚几乎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对于当时并不富裕的我们来说,无疑是付不起的。但父亲还是像朋友借了钱给了伤者的家人。你也许会说,父亲怎么这么笨,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这很明显就是骗局。可是当时父亲只是没有文化也没有什么阅历的年轻人,人又实诚,根本就没往那想。反观那位“伤者”,就算他真的是被父亲无意撞到,这样的行为无疑是敲诈!难怪现在的人越来越没有同情心,甚至见死不救。大概是看太多这样的骗局,以致……唉——越来越冷漠了吧。我们该反思的是,社会在进步,为什么人的精神正能量在慢慢地退步

    (9) (1)
  11. 种善因得善果!

    (2) (1)
  12. 哈哈哈哈哈。。。。。。。。。。。。。。。。。。。。。。。。。。。。。。。。。。。。。。。。。。。。。。。。。。。。。。。。。。。。。。。。。。。。。。。。。。。。。。。。。。。。。。。
    You drive me crazy and drive foreigners.三纲五常,男尊女卑,长幼尊卑,君要臣死。。。贵 是权贵 身体贵–男的壮一些。。我是上人,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不能说我
    潜规则 不择手段 唯利是图 丧失人性。。。

    (1) (4)
    • 想怎么批评攻击我就怎么样吧,反正我已经生不如死了。。。我是多么高贵庄严的人,逼我连最低的人格底线都不要,我已经是离乱不堪了,但是我还是放不下我的身段。

      (1) (1)
    • 中国人不会懂什么叫开放(open-mind),什么叫正统。什么是大体(The main),什么是部分,全部都乱糟糟。

      (1) (0)
      • 我不过是路边的乱花野草,并不是高贵的东西啊。。我可以无限地妥协与温柔,可是我只在乎良心。。我不敢践踏它,就算我或许根本就没有心,只会绕来绕去绕出实际的东西,不会轻易说真诚的话。越轻盈的另一面是越沉重,越委婉的另一面是越残酷尖锐,可是人们只看得见表面的,感觉上的。可是我不想守着一堆金山发狂精神崩溃,我还有点明白的,我不是只懂得守着家过日子老实巴交的农村妇人。

        (3)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