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少林修女新作:武林串子文少侠

ftnoad302

人类理想中的江湖里,武林中人,是武功高强的大侠。

我所在的二逼江湖里,武林中人,是武功高强的二逼。

我跟文少侠结识于网络。

来四川之前,文少侠孜孜不倦地在网上给我发了很多邮件。

发件时间:2011.10.01
发件人:文少侠
你好。能不能认识一下?

发件时间:2011.12.24
发件人:文少侠
你好。什么时候来四川玩吧?

发件时间:2012.03.02
发件人:文少侠
你想不想吃泡脚凤爪?

发件时间:2012.03.02
发件人:文少侠
上一封写错了不好意思。你想不想吃泡椒凤爪?

等等等等。
这些很没特色的信一直没能激起我的热情。

直到半年后的一封邮件。

发件时间:2012.10.02
发件人:文少侠
我是四川人。我爸会武功。

回复:2012.10.21
发件人: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爸是干什么的?

回复:2012.10.23
发件人:文少侠
我爸是化学老师。我爸会打学生。我为我爸骄傲。

我跟文少侠就此成为网友。

来成都后。

文少侠来电:到成都了?出来吃饭。
我:不吃。
文少侠:我请你。
我:我讨厌别人请我。
文少侠:那出来散步。
我:好。

然后查了一下路线过去了。

见面之后。
文少侠:我们沿街散步吧。
我:好。

俩人在马路上走。
走到一个小餐馆。
文少侠一把把我拽进去了。

我:干嘛。不是说好散步的吗。
文少侠:在餐馆里也可以散步。
我:……贱人。
文少侠:我这个月餐补还没凑够呢,这顿饭拿发票是可以报销的。不是我请你。是你帮我占公司便宜。你帮不帮?
我:……帮。
文少侠:很仗义。来点菜。

吃完之后,文少侠很潇洒地去结帐。
结完帐,文少侠:老板娘,有发票没?
老板娘:没有。

散伙三天后。

文少侠:出来吃饭。
我:不去。
文少侠:出来吃饭。
我:闭嘴。
文少侠:吃过火锅没?
我:吃过。
文少侠:四川火锅吃过没?
我:……吃过。
文少侠:高端火锅吃过没?
我:……没有。
文少侠:出来吃高端火锅。
我:什么是高端火锅。
文少侠:小火锅。一人一只锅。洋气。
我:跟大火锅有什么区别。
文少侠:比大火锅小。
我:那算什么区别!
文少侠:精致。优雅。
我:……
文少侠用气声幽幽念叨:Delicacy……Elegant……Commitment……Promise……
我:你说那是火锅还是钻戒。闭嘴。
文少侠:出来。
我:不去。上回你就骗我。
文少侠:今天是周三,有好多店招行信用卡打五折,我今天刚办的卡。不用浪费了。有限制的。
我:不去。
文少侠:你不仗义。今天不刷我卡会作废的。
我:真的吗。
文少侠:真的。

我又去了。

文少侠:你看,我就为了吃东西办的这个信用卡。
我:你也就这点出息。

沿街寻找文少侠说的小火锅。
走了很长一段路,一直没找到这驴描述的小火锅。最后文少侠带我去吃了澳门豆捞。

席间文少侠简述了一下自己别称的由来。

文少侠。四川省崇州市人。

文少侠她爹在崇州市某中学任化学老师多年。
文爹在少年时期曾跟随一不世出的高人习武。
该会武功的化学老师武林背景广为人知,在当地一直很低调神秘地出着名。被其同校历届学生背后尊称为文大侠。
跟文大侠的低调神秘不同,其女文少侠从小就是个得瑟粪。沉迷武侠片。天天磨叽她爸教她练武功。瞎学了几招之后,觉得自己武功盖世,牛逼不已。并自封文小侠。长大之后,就变成了文少侠。

我:你爹都教你什么了?
文少侠悲愤道:南拳。
我:什么是南拳。
文少侠给我比划了一个造型。
我:怎么跟赵四似的。
文少侠:我爹就是坑爹呢。什么傻逼南拳。就摆个造型放在腰际,特别猥琐地往前瞎捣。一点用都没有!当时还觉得自己特厉害呢。

自认为身怀绝世南拳的文小侠上小学了。

入学当天,文小侠作为文大侠之女,声名远播,遭致围观。
一帮高年级男生非常好奇地离在三米外问:你爸是文大侠吗?
文小侠凛然道:是!
高年级男生:那你会武功吗?
文小侠:当然会。
高年级男生:那你能打过我们吗?
文小侠蔑然一笑。突然扎个马步两只手摆个造型放在腰间吼道:哈!南拳!

对面的高年级男生都给吓了一跳,面面相觑了半天,一个胆大的谨慎地蹭了过来。
慢慢蹭到文小侠面前,僵硬了半分钟,突然嗷一声照着文小侠小腿踢了一脚掉头撒丫子撩回大部队。

文少侠:我当时觉得,哎哟还挺疼的。但是还可以忍。就站那没有揉。

大家看文小侠面不改色叉腰而立,真的都被吓住了。
为首一个问:疼不疼啊?
文小侠:小意思。
高年级男生:真的啊?踢一下都没事吗?
文小侠扎着马步狂傲道:你们还有多少人,随便上。

高年级男生一拥而上。

文小侠的胳膊就这样被打折了。

文少侠说:当时一大帮人打我啊,连踢带踹的,以为老子真打不死,个个都下黑手。我还在那,南拳,南拳,瞎捣。什么拳在腰际,贴身而出。妈的太贴身了啊,根本就打不着人家。当时就让人把胳膊给打折了。甩着胳膊一路狂嚎着回家。从此再也他妈不练了。唉。武功就这么废了。都赖我爸。

然后讲述了文大侠的事迹。

文大侠是个低调之极基本上活在传说中的人。身怀武功从不外漏,其真实能力在中学生这一特殊群体的意淫中变得飘渺神秘深不可测。在学校里没人见过文大侠出招,学校里所有人都想见到文大侠出招。
倒霉的文大侠作为一个老师,每天都在学生的偷袭当中度过。

有句话叫习武先挨揍。练家子虽不出手,受袭之下也是敏锐善躲。学生们在无数次偷袭失败的试探后,对文大侠的武艺下了这样一个定论。

会轻功。

从此文老师的形象就更高深了。

后来文老师当了班主任。班里有两个校长亲戚家的小孩。脾性顽劣。仗着自己家长与校长的交情,在班级里横行捣乱。文老师多次教训无果。终于有一天,文老师的忍耐力到头了。
在班级里一指那俩人:你俩。来我办公室一趟。
俩人以为又是平常训斥,特别不在乎地去了。

进门。

文老师面沉如水,咔一下把门反锁了。
俩学生脸色变了。
文老师继续淡定地把窗帘都拉上了。
俩学生开始哆嗦。
文老师把外衣脱了。
俩学生眼圈红了。

文老师站在俩学生面前。啥也没说。
俩学生哇一下哭了。
哭开了之后狂退到墙角。

文老师还是没吱声。
俩学生在墙角相依为命哭得那叫一个凄惨。
这心理压力搁一般人是真受不了。

文老师指着其中一个:过来。
那学生嗷一声哭得拔了个高原地佝偻着一动不敢动。

文老师:过来!
哆哆嗦嗦过来了。浑身绷紧。连害怕带紧张都快抽过去了。

文老师跟面前这个筛子对峙了两分钟。
猛一反手往筛子耳朵下面颌骨上扇了一下。

其实下手也不狠。但是筛子特别配合地头顺着受力方向使劲一甩,哇一声捂着左下巴颌哭倒在地。
另外一个学生一看这个挨打的演得这么夸张,差点没哭背过气去。

文老师:你也过来。
那学生咧个大嘴使劲摇头眼泪甩一墙,佝偻在墙角死也不过来。
文老师上去照着他大腿上踹了一脚。该学生惨叫一声倚着墙仰天长嚎边哭边慢慢地滑坐到地上。咧着嘴凄凉地缓缓爬到另外一个学生身边俩人趴在地上抱头哭得特别解脱,宛如劫后余生。

文老师:你俩回去可以随便告家长。告校长。告谁都行。以后还敢捣乱,见一回打一回。

第二天一早。
文老师悲壮地抱着吃官司的心来到了学校。
一进班级门。
文老师顿感欲哭无泪。
昨天挨揍的那俩学生正在那眉飞色舞地跟同学白话:昨天我们跟文大侠过招啦!我跟你们说,文大侠飞过来就照我这儿来了一下,我当时就昏过去了你们知道吗?内力可强了……

我:你爹到底是什么门派的?
文少侠:不知道。
我:他师傅是谁啊?
文少侠:据说是个高人。
我:什么高人?
文少侠:是他七舅姥爷还是什么的。
我:……
文少侠:是有真功夫的哦。当年的袍哥人家,正宗乡村黑社会。
我:那你爹收过徒弟吗?
文少侠一瞪眼:我就是我爹的徒弟。
我:你就别给你爹丢人了。你个武林串子。
文少侠:我爹是为了我好。他说了女的练武功一身肌肉嫁不出去。还长不高。
我:你本来也不高。
文少侠:是啊。本来就不高。再练了武功我坐公交都不用买票了。
我:……
文少侠:我爹从来不收徒弟。很久以前有一个亲戚家的小孩,非要跟他学,磨了我爸好久他才教的。结果后来那小孩被各个高中开除,最后只能去技校上学。我爹就特别后悔。以后再也不收徒弟了。他到现在碰到那小孩的家长都抬不起头来。
我:为什么会被各个高中开除。
文少侠:天天打群架。一挑十。很厉害。你要不要拜我爸为师?看我面子上应该可以收你。
我:那我的未来也可以预见了。就是被各个公司开除,最后只能去技校当老师。

我:你是做啥的。
文少侠:会计。
我:这也太无聊了。
文少侠:软件公司的会计。
我:是游戏软件公司吗?
文少侠:不。是医药软件公司的会计。
我:……武林人士大隐于市。佩服。

文少侠:冬至跟我回崇州过节吧。
我:崇州跟重庆有什么关系。
文少侠:没有关系。
我:山多吗。
文少侠:不多。崇州市位于美丽的川西平原。哪来的山。
我:你等一下。什么平原?
文少侠:川西。

听完这话,我毫不犹豫一口答应了文少侠的邀请。因为我觉得“串稀平原”这名字实在太霸道了。

吃完饭,文少侠拿起她的吃饭五折招行信用卡潇洒地去结帐。
文少侠:能刷卡吗。
老板:不能。

出门之后,我门去逛了公园。
文少侠:你以后应该练武功。
我:我要是会了武功肯定到处撩闲。我怕被别人揍死。
文少侠:没事。会武功跑得快。
我:你爹跑的快吗?
文少侠:我爹腿上有伤。跑的不快。
我敬佩道:练武功的人。果然很沧桑。

这时我们爬到了一个假山上。

我从假山上跳了下来。回头一看,文少侠还在上面酝酿。
我:少侠,跳啊。
文少侠:不行。我腿上有伤。
我马上敬佩道:恩。练武之人,果然沧桑。
文少侠:不是。我昨晚睡觉不老实踢墙上了。

分手之后,我开始激动地等待着冬至日的文家之访。即将见到传说中的文大侠,我的心情难以言表。跟这么一个神秘人物的会晤,必将又是一场奇遇。按照我之前文章的特点,此番记述势必又将有一个令人拍案的结尾。

冬至前一天。也就是2012年12月20日下午。
我跟文少侠坐上了前往崇州的长途汽车。

当晚六点抵达文家。
并见到了传说中的文大侠。
还有文侠母。

不是都想要个震撼点的结尾吗。

之后的事情我就不说了。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好坏!!!就这么结尾了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