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我有一个怪癖:抹口红让我非常自在和满足

每个人似乎都有一些怪癖,比如恋物癖啊,偷窥狂啊,露阴癖啊,喜欢丝袜啊……等等。本文作者的怪癖是抹口红,各位佳友,你有哪些怪癖呢?

感谢佳人广州读者宋宋的来稿!

口红

口红

文 / 宋宋 (佳人读者原创投稿)

我有一个怪癖,有的时候,多半是晚上,会有一阵突如其来的拥堵出现在身体里,就这儿,肋骨中心的部分,道不清原因,我放开自己的方式就是涂一些口红。这个怪癖写出来好像没有一点满足人惊惧又猎奇的心理,往多了说最多有点香艳,令人联想到一个无比寂寞心思憔悴的小女人。

其实不是这样的,我常觉得生活充实精力充沛,想跳舞想唱歌,爱学习爱思考,绝不是什么怨妇形象,爱学习甚至到今天做出租的时候还听了一阵“来念书”,法国女作家萨纲的《孤独的池塘》,她试图解释一个有热烈情人有愉悦工作的30岁女人为何会在一个大冷天坐在一个死水池塘边久久不肯离去的原因。

我也30岁,啊不,其实刚过了31,挤在阵阵喇叭喧嚣的大马路上勉强听完了这个故事,下意识的深呼一口气,感觉到出租车里的汽油味重起来,心里发沉,在包里翻了翻,那只口红倒还在,借着手机的折射光线我涂了几遍,很淡的橘红色,因此由于技术不高而抹到嘴巴外的部分也不甚清晰,更不用担心弄到牙上。

身上没有化妆包永远只有一管口红的女人,我也不知道这个城市里多不多。广州是个非常随性的地方,接地气,我深爱这一点,可以随便以喜欢的姿态出门,但是嘴上的一点红色让我非常满足,它代表了我身上最后一点华丽,这华丽有时可以阻挡一些我不愿去揣摩的谜题,它丰满的润泽度可以盖过我心里偶尔闪现的灰暗。

就像我买这管口红的时候,正是在上海的虹桥机场,出差完毕却面临飞机延误,好像是大清早起来打算递折子的老臣听太监说皇上病了,满脸的正面形象一时都收不住,我彷徨起来,无目的的彷徨好像比工作的忙碌更让人疲惫,两个小时后我觉得格外憋气,明亮的机场面目可鄙,带的书是一页都不想翻了,手机里倒是不断传出安慰的声音,“亲爱的,别着急,反正再晚我也去接你”,一样的不顺耳,谁在着急呢,不过是无趣。

我决定去逛逛看看有什么可买,这像是女人的通病,无聊了买东西,累了买东西,飞机延误也要买东西,最近的是一家化妆品免费店,长的和卖的都跟任意机场里的免费店一样,我只看口红,仔细分辨着颜色和香气,可是因为空气的憋屈使得这些味道混合成一种流汗的湿度。

同样无聊的售货员看到我,很想跟我聊天一样紧紧跟着,不断推荐这个推荐那个,别说,还真有用,我一下子就喜欢上这一管,黑外壳嫩颜色,与我众多的口红像一母同胞的兄弟,买了买了,直接拆包装放入衣服口袋——实在不好意思当着人家的面就往嘴上涂。

这样一来,时间的空洞便弥补了一些,我握着它上飞机,一路向南到广州,甚至遇见他深夜还在候着我,都没有转移我的注意力,头很痛眼睛很累,但偏偏思维不困倦,瞪着飞驰在黑夜里的马路,真想找点什么有趣的事情来干。

可是出差没什么有趣的,他似乎也没什么新闻,更是以为我累了刻意不出声,车厢变成另一个候机厅,对了,小说里的女主人公就是开车开到那个死水池塘边的,为什么我找不到一个呢?真想吹吹冷风,让心裸露一会儿。可有些要求提不得,因为提出来再满足就不是之前你所想要的那个,就好像我买口红这件事不需要他知道,死水池塘也只能在自己心里干涸一样。

回到家我很自在地在镜子前抹口红,发出叭叭地抿嘴声,从各个角度欣赏嘴巴。有什么好说的呢,这只是一个怪癖。



标签: ,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支持宋宋!烈焰红唇,鲜衣怒马,其实挺能满足人的内心审美欲望的,呵呵。

    (16) (8)
  2. 这样的癖好其实无可厚非,都是人之常情,并不需要纠结太多的、

    (3) (1)
  3. 自给自足总比从别人身上得到满足 好 。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