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姐姐:如今她真的要死了

19岁的姐姐跟了她老板,“跟”就是睡觉的意思,老板给她钱坐飞机回家,再去东莞,或者别的城市。“你知道什么是爱吗?”姐姐问……

姐姐

姐姐

文 / 宋宋(佳人读者原创投稿)

每次从电话里听到坏消息,总有不真实的感觉,一根线和无线之间的差距抹去了很多复杂的语言情绪,即使说“姐姐的病更重了”也像白开水入口只有咕咚咕咚的声音。

上次回家时特地去看了姐姐,比我想象中躺在病床上恹恹无息的样子好很多,泡茶聊天,应答周全,除了更瘦和小,她还特地描了一点眉,嘴上曾经纹过的稍微有些发黑的唇线在我面前飘来荡去。但我不敢教她掀起衣服来给我看,据说得肺癌的人,外表是看不出来的,但会抓心挠肺一样的痒,把背上的贴着肺的两块皮抓得血痕累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大家都走的飞快,怕那种痒传染给自己似的。

我可没有责怪谁的意思,我心里同样有着无声的恐惧和无奈,生命的无常并不是唤来厌弃的残羹冷炙,而是一碗没有煮熟的生肉,让人拼命咀嚼还吞不下吐出去。

坦白说,我与姐姐并不是特别亲厚,她长我5岁,是表姑妈的女儿,偶尔在我的青春期、成长期出现,也因为掌握了我部分青春的秘密,便留给我一些不能忘记的时间。我在少女时喜欢的哥哥,她是知道的,姐姐会跟我讨论那个哥哥跟别的哥哥有什么不同,谁的身材好,谁的鼻子坚挺,你看,这就是姐姐的好处,她问了我一个全人类都无法回答的问题,在青春期将我点醒——你喜欢和不喜欢,究竟有什么不同,为什么喜欢这个,不喜欢那个。

某几个回乡下老屋、没有空调吹只好睡在田边的夜晚,我也满心欢心地讲到我喜欢的哥哥是多么的帅,像吴奇隆,对了,小虎队的《爱》便是姐姐教给我唱的,第一次把这么深刻的字眼摆在我的面前,告诉我,这首歌叫“爱”,“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我唱着唱着就小声起来,好像知道了一件天大的事,突然害羞了,生怕别人听见,姐姐就哈哈大笑。那一年,我不到十岁吧,姐姐十几呢?但她已经是个很有主意的人,跟表姑妈吵架从来不示弱,还敢从家里跑出去彻夜不归,穿的衣服也好看,粉色毛线钩花带着蕾丝边,配上粉晶手链,总教我摩挲半天。

但姐姐很快离开了我们,唱完《爱》的姐姐终于有了爱情,这是属于家长里短级别的故事,没有人特地来告诉我,但我就是知道,也许是爸妈饭中不避讳的私语,或是亲戚聚餐里的一点作料,我半明半昧的青春期一下子进入两个词,“东莞”和“二奶”。

东莞成了我不能理解的地方,似乎老家没有的东西那里都有,但究竟是什么我又说不清,引起我心底无端的焦躁;“二奶”我却无师自通了,19岁的姐姐跟了她老板,“跟”就是睡觉的意思,老板给她钱坐飞机回家,再去东莞,或者别的城市。“你知道什么是爱吗?”姐姐问——我第一次把《爱》从一首歌变成一个理论,是她曾经偷偷给我看过手腕上的一道疤,我无法拒绝就看了,并不深,但是长长的一条,似乎从昨天拉到今天。她有点神秘而得意地说,是为了那个老板做的,寻死完成了她对爱情的贡献,如同她的青春,如同她胸前两团明晃晃、挺拔骄傲的肉体。如今她真的要死了,可见时间是有记忆的。

后来我们再没有聊到过东莞,也没有老板,姐姐总是带着些许秘密,引诱着我,像成熟饱满的鸡蛋带着脆弱的壳,我面对着却下不了手。

电话里她病危的消息并不是我第一次面对死亡,它是夜里的黑暗,来来去去。但我极少写到它,长辈的去世在我看来起码还算合情合理,但36岁的生命却教我对命运轨迹的脱轨唏嘘不已。我清晰地知道,去年匆匆见面就是最后一次了,我再也没有机会分享姐姐的故事,她再也不会问我不能解答的谜题。我很黯然,真的,很多问题,如果姐姐不问,就再也没有人会问了,人类如此安静。



标签: ,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好喜欢宋宋的文啊

    (4) (1)
  2. 逝去的永远是追不回来点哦,就让这痛随着世界的变迁而销声匿迹吧pc.janice8.cn真的疼到忘记了痛就什么也无所谓了。

    (1)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