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思故乡:最思念的还是故乡年味十足的春节

如此丰富的年,有味道的故乡的年。年复一年,故乡给了我欢愉、喜乐、踏实、淳朴,而我最终却走出了故乡,且渐行渐远。

siguxianggaoshi

思故乡

文/若兰香片(佳人原创投稿)

如果故乡仅是一座乡的话,那么我离乡已有十二载了。

从高中开始就一直在外求学,工作之后似乎离故乡更远了,家人也逐渐从故乡搬离。而现在,我在长江之南,故乡在长江之北。虽然,科技拉近了城市间的距离,但那浓重的乡音和北方辽阔的生活环境以及那种特有的豪爽和热情却与我越来越远。

说到故乡,总是会想到童年,因为记忆中童年时期的故乡才是最完整的。然而童年对故乡的认知竟总是停留在吃和玩乐的层面。

我的故乡是北方一座典型的小山村,三面环山,村边有一条小河流,一年四季汩汩的流着,雨季的时候更胜,这里的水土滋养了大片的庄稼和肥硕的果园,我小时候很多时光是在果园里度过的,那里是我童年的乐土。

我姥姥家是当地的大户,有村里最大的一片果园,是当时当地的“地王”。我姥爷也因为这果园做了水果转卖的生意发了家,斥资近20万,盖起了有十几间房的小洋楼,让当地人好不眼红。

我姥姥是我的第一人生导师,是她把我带大,我的到来也是让她第一次做了外婆。从我记事时起,很多时间我就和姥姥呆在果园里。果园里主要是苹果树,间或栽种一些桃李。树与树间的空地也不落下,种有花生,红薯还有玉米。我姥姥就守在这里,春夏的时候忙着耕种和施肥,秋季忙着收获。我当时的世界便是这果园,里面也有我的行宫——果木搭建的临时窝棚。姥姥忙的时候,我就在这行宫里酣睡。当时村里有广播,村干部通报消息给大家之前,会通过广播播放的曲子吸引村民注意。据我姥姥说,我经常被这广播唤醒,爬出来,随着音乐扭屁股,一时成为他们田间的一大乐事。

毛主席他老人家曾经有一句话评价农村,我很是赞同,他说“广阔天地,大有作为”。顽劣的我,和一大群玩伴,在广阔天地里,忙的不亦乐乎。

北方的冬天是真真正正的严冬,大地和山间一片枯黄被白雪覆盖,见不到一丝绿色。正因为如此方显得春天绿的可贵。“岁岁春草生,踏青二三月。”小小的我虽不算是雅士,但在白雪下面翻出一团绿也是春天里令我雀跃的事。找最先绿的嫩草要在山上的向阳处,还有一种花严冬后苏醒的最早,不知道学名叫什么,大人们称作“毛骨朵花”,大抵是因为花骨朵上面长满绒毛的缘故。我喜欢躺在向阳山坡的枯草上,晒着太阳,嗅着青草和毛骨朵的香气,那是春天的味道。“二月春风似剪刀”,柳树刚绿,我们折下绿枝条,拧下嫩皮,就是一支清脆的哨子,或者用柳枝编成一个环,扮成游击队战士。淘气的孩子爬到树上掏鸟蛋,然后用火烤来吃。我也爬过,也因此被父母打过,直到姥姥的一次训话我才终止,姥姥对我说,蛇最喜欢吃鸟蛋,经常盘在鸟窝里,你再爬树掏鸟,小心把毒蛇掏出来。我最怕蛇了,现在在键盘上打这个字,也是怕怕的。

最喜欢的当属故乡的夏季,山区里的夏天总是很舒服的。黄昏,将近新闻联播的时候,大人们把桌子搬到阳台上,吃饭、乘凉、聊天。没有对胃口的菜,就到小院的菜园子里拔几颗鲜嫩的小葱,或是尚未成年的黄瓜,配上当地产的营口大酱,也是爽口的美味。饭后的水果是很充裕的,老家的房前屋后有好几颗樱桃树,每年都是硕果累累,红红的很喜人,可我竟不喜欢。物以稀为贵,我喜欢菜园子里栽种的那几颗草莓,还没等熟透就被我偷吃了。夏日的傍晚,劳累了一天的人们聚在阳台上,或是大树下唠家常,孩子们就聚在一起嬉戏,等待着萤火虫出现。我们在菜地里摘一个大葱叶子,把抓到的萤火虫放到叶子里面,葱叶子就像藏着许多夜明珠一样翠绿翠绿的闪闪发亮。夏天,若是来一场大雨那就更热闹了,池塘水满,鱼顺水跑出河里,我们就又忙了起来。我很感激姥姥可以把她的那个淘米洗菜的长满小孔的黄色器皿赏赐给我,是它让我缴获了好多战利鱼品。我最擅长在小河里抓鱼,因为我知道哪种地方会有大鱼,又很勤劳,所以每次都会满载而归,于是在抓鱼界就有了名气,每每出去抓鱼必有好多小朋友跟随左右。

故乡的秋天在我的印象里是金黄的,是我爱吃的玉米的颜色。田里的红薯、土豆、毛豆、花生被我们挖出来,烧着吃、烤着吃,便有千百种滋味。那些苹果、桃子我们早就吃厌了,偏要到山上去找野枣和桑葚,一大把桑葚放在衣服口袋里面,任汁水染红。

在南方生活一年多,经历了两个冬天,才感觉北方苍茫的白雪和满目的枯黄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冬季。记忆中故乡的冬是欢乐的,是温暖的。

欢乐的是姥姥家门口的那条结冰的小河,严冬河上结成的冰面厚实光滑,我们吸着鼻子在冰面上打陀螺、溜冰。当时我很羡慕拥有最像样冰车的那位小朋友,他的爸爸是木工。

温暖的是东北农村特有的火炕,一家人并排依次躺在一起。这么多年有关家的记忆,最温馨的事情莫过于常年在外地读书的我临行前和父母的那一夜长谈。那一天不管父母多忙,都会放下所有事情,早早回家,很满足的一餐饭后,闲聊,早早关灯,躺在炕上,一再的嘱咐我如何做人、如何进取。如今,我愿意倾我所有来换回那样的一个团圆、温馨的夜晚,怎奈何。

思故乡,最思念的还是故乡年味十足的春节。儿时的故乡,人们的生活远没有现在丰富,因而“过年”便是每一个孩子以及大人最热切盼望的。于是辛苦养了一年滚圆了肚子的猪就被拉出来,化成锅里的杀猪菜,献给那些一年来对自己有帮助的人以及村里有威望的人。灶上通红跳跃的柴火,铁锅里翻滚着的酸菜、猪肉、血肠、粉丝,大口大口的香气扑鼻。现在还记得我姥姥哄我们小孩子念的童谣,“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写大字;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烀猪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初一、初二满街走。”

如此丰富的年,有味道的故乡的年。年复一年,故乡给了我欢愉、喜乐、踏实、淳朴,而我最终却走出了故乡,且渐行渐远。

如今,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故乡,虽不复是原来的故乡,但这些片段常常出现在我这个异乡人的梦里。醒来,久久无法睡去。岁月如刀,抹去许多曾经美好的东西,然而心底对于故乡的情怀和儿时的记忆,随着我年龄的增长,随着我辗转到各个地方,历久弥新,愈远愈烈。



标签: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