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少林修女:身在四川,死而无憾

1120423202fd6b0146l

来到成都之后。我沦落到了二环边上一个神秘的小区。
小区侧门上有个牌匾。
牌匾上书:由于历史原因。本小区住房密集。请大家注意保护环境。

入住之后的第二天清晨。
我被一阵鸡叫吵醒了。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住在市区被鸡叫声吵醒。

早上出去的时候。
我看到两位大娘在小区的空地上遛鸡。

晚上回来的时候。
我看到很多大娘在小区的空地上蹦迪。

此处放的音乐也与我原来在黑龙江见到的广场僵尸慢摇舞曲不同。

有DJ版的悼念派抒情歌曲《丁香花》。

“那粪前(动次大次)开满鲜花(动次大次)那是一种怎样的美啊(动次大次)啊啊啊啊(动次大次)……”

DJ版的《少林寺》电影音乐《牧羊曲》。

“日出嵩次大次山坳次大次坳坳——晨钟次大次惊飞鸟次大次奥奥——……狗儿动次大次跳羊儿动次大次跑——举起动次大次鞭儿轻轻动次大次摇——”

每天下午我都伴随着小区广场传来的飘渺的精编老歌坝坝舞曲入睡。

前天下午两点左右。
我还是在床上睡觉。
窗外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杜!杜!杜!杜!杜次杜次杜次杜次的鼓点声。

不知为何大娘们的蹦迪阵地从小区中间转移到了我楼下。

这舞曲对我来说终于不再飘渺。
句句清醒身临其境。

在床上宁息静气了半个小时。
我实在睡不着了。
开窗往下一看。
楼下一群人在舞曲当中摆桌子搭室外烤箱和灶台。

我趴在窗前想。
可能是因为要过年了。
要不就是谁家结婚。

刚一想完。
远处来了辆带斗的小面。
车斗里拉了一排花圈。
小面停到楼下。
底下热闹的人群开始帮忙卸货并将花圈摆好。

我一直用探索的心态注视着这一切。

一个多小时后。
一个二十平米见方的黄色大棚平地而起。
周围摆了一堆花圈。

坝坝舞曲消退。
楼下开始流水宴。

我慢慢退回床上睡觉了。

第二天中午醒来。
窗外一片平静。

我起床下楼出去吃饭。
刚一走出单元门。
黄色大棚简易灵堂边还是一堆人在室外吃饭。

我穿过人群挤到一个空桌附近。
碰见了小区门口水果店的老板娘。
此人是我平常秀四川话的主要对象。

老板娘:没绿,你爪子气哦。
我:去次凡。
老板娘一指身边的空位:坐哈次点儿嘛。
我:有没得鱼香缺子。
老板娘:没得。
我:我要去次鱼香缺子。拜拜。

走了。

晚上十一点左右。
我从外面回来。
走进小区门。
远远看见白天的流水席已经散去。
小区深处的黑夜中。
简易灵堂大棚孤寂地散发着摇曳的灯光。
无风的空气中传来飘渺的哀乐声。

我假装很文艺地想。
白天的喧闹已经撤去。
逝者家属的悼怀正式开始。
表面上的欢腾乐观终会消散。
只剩深夜里的寂寥伤感。

然后我一路调整着庄重的心态。
迫使自己怀着悲痛的表情慢慢走到灵堂前。

路上伴随着悠扬的哀乐。
和不知道是在搞法事还是什么的神秘稀里哗啦声。
我的脚步无比沉重。

等我终于情绪饱满地走到灵堂门口。
往里一看。
里面支了六桌麻将。

一帮披麻戴孝的家属在摇曳的灯光下热火朝天地血战。

我站在门口定了两秒钟。
然后灰溜溜地绕过灵堂上楼。

上楼之后。
我惊魂甫定地跟隔壁室友讲述了刚才的见闻。
室友:朋友。你要习惯。四川就是这个样子的噻。你还记得当年的汶川大地震吗?地震第二天,满大街都是麻将桌。葬礼这种场合,小意思。

我躺到床上。
心潮略感澎湃。
作为一个文学家。
只有吟诗一首赠我大四川。

《川渝律诗》

——当代国学大师顾异

眼泪一抹支上桌。
地震生死奈我何。
葬礼也要打麻将。
人生就是Moving On。

当天晚上我在楼下不时传来的吆炮哗啦牌声中百感交集大彻大悟地安心睡下。

第二天早上九点。
我不幸被痛经惊醒。

在床上静息到了中午。

窗外突然传来了一个浑厚男声在环绕立体扩放音响中试麦的声音。

喂?喂?
嗯?嗯?
喂?喂?
咦?咦?
无?无?
嗯?嗯?
乌围?喂?
咚咚咚。
嗯?嗯?

我尽量稳定心神设法忍耐。

嗯?嗯?
喂?喂?
嗯?嗯?
乌围?喂?

精神上的烦乱从心理上加剧了痛经。

我又勉强忍耐了十分钟。

试音终于结束。

这位男中音开始用川普喊麦。

“钢五区的各位朋友们大家好!”
“我是心里美艺术团的主持人!”
“今天应我身边这个家庭的邀请!”
“我们心里美艺术团给大家拜个早年!”
“祝大家新年快乐!”

我想明白这个艺术团和灵堂的关系后。
躺在床上盯着房顶思维静止了能有五秒。
随后被痛经唤醒。

男中音喊道:“下面就由我们心里美表演艺术团,为大家献上一首歌曲!《最炫民族风》!”

我顿时心里一凉。
紧接就被强烈的鼓点和紧迫的旋律包围。
当时痛经明显加剧。

歌手的声音嘹亮通透热情沸腾。
如果在平常。
我一定会躺在床上跟着晃且哼。

但现在被隆重的农金舞曲声笼罩的我。
强压着痛经青筋毕露。
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整死这娘们。

果然痛苦使人扭曲。

我紧紧蜷在两层被一个枕头中脑门渗汗屏气捱过了整首歌曲。

这三分钟的漫长感无以言表。

当歌曲戛然而止的那一瞬间。
我在这寂静得只剩下我耳鸣声的房间里精神一松。
当时心理上感觉痛经瞬间减轻了百分之三十。

然后我脸上粘着汗湿的头发劫后余生般喘息着从被窝里慢慢露出来。

窗外男中音欢快地喊道:
“热情洋溢的歌曲结束了!”
“下面!”
“请大家欣赏舞蹈——《最!炫!民族风!》”

我死而无憾了。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少林修女太欢乐了、、、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