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自然界最奇特的嘿咻异闻录

11591196357cb3e5aco

1、山艾树之恋

雌性山艾树蟋蟀有一个可怕的习惯:她们要喝雄性的血。

在雄性山艾树蟋蟀的背上,长着一对奇特的柔软的肉质后翼,这对翅膀不是用来飞的,而是用来给雌性啃着吃的。山艾树蟋蟀的交配体位是女上男下,在交配的过程中,她会咬开他的翅膀,然后舔食从伤口流出的血。血流干之后,他的翅膀就像奇形怪状的雕刻品一般。

雌性自然喜欢处男,因为处男的翅膀没有被碰过。毕竟,谁愿意吃人家嚼剩下的东西啊?但这种挑三拣四的行为,也给雄性造成了困扰,因为他们可不希望只能和一个雌性交配。

于是雄性的背上长出了牙齿——就像一个“齿夹陷阱”。当雌性爬到他背上检查后翼是否被啃过时,他就有机会用“齿夹陷阱”抓住她。

如果他本来就是处男,就无所谓了,反正她会和他交配。但如果他不是,就只有通过这一招迫使她留下来。

2、燃烧吧!剑

海生扁虫是一种雌雄同体的生物。在雌雄同体的生物中,为了抢夺交配对象而大打出手的现象并不存在,性爱通常是一种美好的体验。但是对于海生扁虫来说,却不是如此。

这是由于每个海生扁虫都更愿意扮演雄性角色,而不是雌性角色,因而进化出一种干了就跑的授精技巧:一只海生扁虫将阴茎刺入受害者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然后以尽可能快的速度逃跑。由于这种戳刺会造成很深的伤口,所以任何成功避免了这种戳刺的海生扁虫就获得了直接的优势。

结果呢?结果就是阴茎剑术(penis fencing)的产生。就跟剑术一样,双方要在避免自己被对方击中的同时,努力去击中对方。击剑的目的不是要杀死对方,而是要将精子注入对方的身体。一场决斗可能要持续一个小时,双方或打或刺,或躲或还击,场面非常精彩。

海生扁虫看起来像一小块波斯地毯,它们的身体呈扁平状,身上装饰有精巧而重复的彩色图案。当它们游泳时,看起来就像是飞毯;当它们击剑时,看起来就像是两个穿着长斗篷的隐形人在决斗。当其中一方将自己的阴茎成功刺中另一方,决斗才告结束。

3、欲仙欲死

说到罕见,还真没有什么比雄性赤背蜘蛛哭着、喊着让自己的雌性同类吃掉自己更罕见的了。他们这种渴望是如此强烈,以至于有时候甚至会互相搏斗,争抢被吃掉的机会。

一只雄蜘蛛会一把拽出雌蜘蛛正在嚼着的竞争者,再用蜘蛛丝把他捆得结结实实,然后,自己一头钻进雌蜘蛛的嘴里。由于雄蜘蛛都是小侏儒,要比雌性的身体小100倍,所以两个雄蜘蛛之间的打斗看起来非常可笑,就像两只兔子围着一头狮子跳舞。

毋庸置疑,这种对死亡的渴望,是在特殊环境中进化的结果。也就是说,被吃掉能比活着留下更多的后代。到目前为止,这个物种是我们惟一所知的主动献身的生物。这是什么道理呢?

蜘蛛的交配方式是将须脚插入雌蜘蛛腹部的两个生殖孔。而即使雄性赤背蜘蛛的腹尖已经在雌性的嘴里,他仍然能够接触到她的生殖孔。事实证明,在她嘎嘣嘎嘣吃掉他的时候,他们的交配时间会持续得更长,从而使他有机会将更多精子送入她的体内,因而使更多的卵子受精。所以,雄性的任务就是使自己更可口。

4、送战友

雌性纸鹦鹉螺非常美丽,她们白色的身体带着一点紫色、蓝色和红色的斑点,有漂亮的白色外壳,在海水中随波逐流。雄性则非常非常小,肉眼几乎都看不到,甚至连他的伴侣也经常找不着他。

他们会将自己的阴茎——触须的变体——发射出去,这些阴茎将在雌性体内开始独立生活。而一个雌性可以在同一时间招待好几个这样的客人。这种方式如此奇怪,以至于早期的博物学家把这些阴茎误认为寄生虫。(来源

摘自《性别战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