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少林修女:其实我没打算来青岛

11505424314b0fde19o

自从2012年12月1日来蓉之后。
我所遭遇的南方盆地冬季气候是这样的。

不下雨就算晴天。
屋里不如室外暖。
出门棉袄加雨伞。
进门披着电热毯。

随后据新闻表示。
今年将是成都近十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

我当场决定去印度。

在阴损的天气中经历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后。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此时临近年关。
成都气温艰难而缓慢地升至最高18摄氏度。
即便如此。
阳光方面的不灿烂还是让我对成都失去了兴趣。

虽然说我最想去的地方除了四川就是山东。
但是我目前还没有去山东的打算。
打算继续南下。

就在这个时候。
我妈来电话了。

我妈:你去不去青岛。
我:不去。
我妈:我要去。
我:去吧。
我妈:你也过来。
我:不去。大过年的你乱蹿什么。
我妈:我在青岛有亲戚。我要去创业。
我:你是不是又看心灵鸡汤了。
我妈:没有。
我:你一个中年妇女眼瞅退休了创什么业。
我妈:肯德基创始人66岁才创立的肯德基。
我:还说没看心灵鸡汤。
我妈:滚。
我:你不能跟人家学。年龄差距。人家是66岁创业。你现在多大?
我妈:46。
我:你看见没。这就是差距。人家是66大顺。你是46不懂。创个屁。
我妈:别逼逼了。反正我就要创业。我需要辅佐。你给我过来。
我:创业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让我独自承担富二代的重任吧。
我妈:老姑娘啊你就来吧。你来看看你想干啥。妈给你投资。
我:我要买船。
我妈把电话挂了。

十分钟后。
电话再次打来。
我妈:把你身份证号给我。
我:你是不是又碰上卖保险的了。
我妈:滚。
我:是不是。
我妈:是。
我:滚。
我妈:滚。
我:滚。
我妈:滚。
我:滚。
我妈:滚。
我:滚。
我妈:滚。
我:滚。
我妈:滚。
我:滚。
我妈:滚。
我:滚。
我妈:大逆不道。
我:为老不尊。
我妈:滚。
我:滚。
我妈:滚。
我:滚。
我妈:滚。
我:滚。
我妈:滚。
我:滚。
我妈:滚。
我:滚。
我妈:我明天去青岛。给你三天时间过来跟我汇合。
我:不可能。
我妈:你想怎么地。
我:我得看看哪天机票打折。
我妈:呸。
我:等会儿。青岛现在多少度?
我妈:零下二度。怎么地。

查过票讯后。
我定下了2013年2月10日成都至青岛的机票。
就这样。
我在成都度过了当地十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
在气温终于达到零上十八度的时候。
我离开成都去了一个零下二度的地方。

其实我曾经去过一次山东。
两年前我上大一的时候。
有一次去北京。
然后我一看。
北京离山东好像挺近。
一下午的火车就到了。
随后我马上从北京坐火车去了济南。

主要是作为一个黑龙江人。
北京看起来离哪都挺近。

下车之后走出火车站。
迎面一条大标语:蓝翔技校欢迎您。

不知为何有种见到偶像的感觉。

走到火车站广场。
站前马路上的交通盛况顿时将我震慑。
在短短一百米左右的路段上。
车头朝着哪个方向的都有。
中间夹杂着很多类似煎饼果子的小推车还有三蹦子。
谁都动不了。
整块路段宛如被龙卷风搅和过一般。
济南人民以开碰碰车的技术在马路上演绎了一场违章大全。

我和其他行人一样在车群夹缝中挤过横道。
过了横道之后。
我拦住一位环卫阿姨:阿姨,请问公交车站在哪儿?
阿姨顺着马路一指:欠边儿嘞。

然后我走到了欠边儿。
按照朋友的短信指示上了公交车。

行驶了十分钟左右。
公交车报站:
大明湖畔,到了。

我当时二话没说就下去了。

下去之后。
马路对面就是大明湖公园。
然后我给朋友打了电话将约见地点改到此处。

等她来了之后。
我们进去二人分饰多角演了一集还珠格格。

走到湖边柳树下。
皇上,是俺,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走到亭廊角落中。
皇上,紫薇曾经在这里随地大小便。

天上划过一架飞机。
尔康,看,飞机。快许愿。

当时我们寝室里有个淄博姐们儿。
熏陶了我一年之久。
所以以上琼瑶对话我都是用山普演的。

玩够了之后。
我们出去吃饭。
路上发现市区内其他地方的交通也是一样的随意。
走到了一条很宽广繁忙的马路上。
要过横道的时候。
我发现路口没有红绿灯。

然后我踌躇了一下。
问:什么时候过马路?
朋友:没车的时候。

吃完晚饭回到旅店住了一晚。
第二天上午。
我问朋友:海在哪呢。
朋友:海在烟台日照青岛。这里是济南。从这到青岛。火车一下午。

于是我权衡了五分钟。
随后坐了一下午火车回了北京。

以上就是两年前我去过一次山东并走错了的经历。

2013年2月10日下午。
我抵达青岛机场。
出门给我妈打电话:给个地址。
我妈:不用。我让你小舅去接你。
我:什么小舅。
我妈:我表弟。
我:我认识他吗。
我妈:不认识。
我:他认识我吗。
我妈:不认识。
我:那我跟他要用意念相认吗。
我妈:奥。对。你等会儿。

两分钟后。
一个青岛号码打来。
我:喂。
对方:顾叉啊。我是小舅。我在机场门口呢。
我:我已经出来了。
小舅:哦。你长什么样。

我顿时被这个问题击倒。
好在咱中介也不是白干的。
跟陌生人约见是本行。

我:你找在正门口右手边。有个一身儿黑的女的。背个黄包。看见没。
说话间我眼看着前方跑来一个寸头哥们儿。
手机摁在耳边,跑到我对面。
瞅着我说,同时听筒里也说:我看见那女的了。你在哪。

我顿时不知道说啥是好。
只好向他举起手机示意了一下。

对面的这位小舅居然还对着听筒道:哈哈哈哈哈是你啊。你让我找个女的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我确实不知道该说啥是好。

往回返的过程中。
双方简单深入了一下了解。
这位小舅最近打算换车。
目前整个大马路对他来说。
就是个露天车展。

一会指着前面说:呀。这车好看。
说着把手机扔给我:给我查一下参数。

然后又指着前面说:哎这车我不知道多少钱。
然后把手机扔给我:给查一下报价。

一会又指着前面的车开始介绍。
因为没注意听我也没记住。

小舅:你给点热情。
我:啥热情。
小舅:你陪聊不够热情。
我:我又不懂车。
小舅:会不会欣赏。好车坏车看不出来吗。
我:看不出来。只要是车门我不会开的车,都是好车。其他的就是普通车。
小舅:照你这么说我这车也算好车。
我:你这是面的。
小舅:我车门坏了。
我:……离我远点。

说完又遇上了堵车。
这是我们从机场出来碰上的第三堵。

我:怎么大年初一还这么堵。
小舅:一般时候都不堵。我一上路就堵。知道我外号叫什么吗。
我:不知道。
小舅:给你个提示。
说完唱道:龙崩,龙老,慢雷偷偷供随云八药。
我:程程。
小舅:堵神。谢谢。
我:你唱那是上海滩。
小舅:上海滩不是讲打扑克的事吗。
我:没文化。
小舅:你才没文化。
我:你没文化。
小舅:你没文化。
我:你没文化。
小舅:你没文化。
我:你没文化。
小舅:你有文化你给我背首诗。
我:不背。
小舅:你根本就不会。
我:有能耐你背。
小舅:怎么就不能背。
我:你背啊。
小舅:挖掘技术哪家强。
我:……
小舅:中国山东找蓝翔。
我:这才两句。
小舅:碰上新东方厨师你就嫁了吧。

走到一半的时候。
这位小舅突然决定顺路去海边玩。

到了海边。
此时冬天。
海风奇大无比。

我:这么冷天有什么好玩的。
小舅:你看那有海鸥。
我:我看见了。
小舅:小舅给你表演一个徒手抓海鸥。
我:……

十分钟后。
小舅: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刚刚有个傻逼撵着一群海鸥踩浪里了。
小舅:哦是吗。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我感觉你这个智商会比一般人活得开心。
小舅:小舅给你表演一个徒手开心。

随后我妈电话打来。
我还没等接。
让我小舅抢走了。
小舅:你女儿在我手上。给你一下午时间准备三十万赎金来救人。晚上五点见不到钱直接撕票。
我:傻逼才信呢。
小舅把电话一捂:你妈信了。
我:……
小舅按成免提:没钱拿车换也行。我要一辆马自达叉七。要不就猎豹CS6。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小舅:要求车子没有抵押贷款。
我妈:魏叉生你是不是欠削。
小舅:魏叉生是谁。听这名字就是一个英俊潇洒的人。
我妈把电话挂了。

在海浪跟前吹出摇滚发型后。
我们散步到了沙滩上的游人休闲区。
有很多小孩在迎风玩泡泡水。
魏叉生去地摊儿买了个泡泡水给我。
然后又返回地摊儿买了把竹刀。
指示我:你给我吹大泡泡。
我顺着海风给他兜了几个大泡泡。
魏叉生拿竹刀刷刷刷一顿削泡泡。
砍完。
示意我再吹。

又给他吹了几个大泡泡。
刷刷刷又是一顿削。

重复了六次之后。
我终于受不了了。
我:小舅。能不能告诉我你这是在干啥。
魏叉生缓缓将刀收入刀鞘。
遥望海面道:水果忍者。

我扔你个雷。(来源



标签: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和我为什么来成都…基本一样….

    (0) (0)
  2. …和我为什么来成都 ..基本内容一样~~!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