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下)

第四十四章

高栋思忖良久,想到了第三种可能。

虽然山坡上的脚印是邵小兵的鞋子,但有没有可能是另外一个人穿着邵小兵鞋子,背着邵小兵走到边缘处,然后把他扔下去?

这可能性不是很大,因为邵小兵是个胖子,体重目测大概在一百六十斤左右,把这么个大胖子背到山坡边缘处,你要把他扔下去,他一挣扎,说不定把你给拖下去了。

如果邵小兵当时没有挣扎反抗的能力,意味着要么被下药,要么被绳子捆住身体了。

被下药的可能已经排除了,因为尸检结果体内没中毒。

被绳子捆住的话,邵小兵手腕上有些挫伤,老陈判断是他坠空时与悬崖壁上碰的,当然,高栋觉得也有可能是被绳索捆绑留下的痕迹,因为尸体摔烂了,一些东西没法下准确结论。

如果邵小兵是被人用绳索捆住了,那么凶手必须要把他的手脚全部绑牢,他才没法挣扎。腿脚都绑牢没办法背他,只能抱他或扛他。扛他是不可能的,这胖子体型太粗,扛不上。抱他更不靠谱,世上应该没几个人能把一百六十斤的庞然大物抱在手上吧?

那么会不会是两个凶手一起把邵小兵抬过去的?

山坡上只有一个人的脚印,意味着处理邵小兵时,只有一个人。山坡上是泥地,脚印没法清理,也没有发现清理过现场的痕迹。

对了,也许两个凶手,一个人穿了邵小兵鞋子,另一个人买了一双品牌、尺码完全一样鞋子?

可是凶手怎么知道邵小兵穿什么鞋子,多大脚呢?

高栋让陈法医把山坡上拍的照片拿给他,陈法医拿出了几张X光片大小的巨幅高精照片,高栋仔细地看着里面的脚印,发现鞋子的底纹是完全一样的。

就算两双同样的鞋子,也有新旧之分,鞋子底纹很难做到完全一样。所以两个凶手的可能性也不存在了。

实在是费解,费解呐!

高栋躺进办公椅,仰着头闭上眼睛,分析目前已知的线索。

已知线索是:邵小兵肯定是山坡上掉下去的;之前没有受过伤;山坡上只有一个人的脚印;邵小兵摔死的地方即第一现场,尸体位置绝没移动过。

这些已知条件证明,另一个人把他扔下去,或者推下去,或者先杀死后移尸此处的可能性都不存在了。

如果没有之前王宝国、胡海平的案子,这种情形百分百可以判断是跳崖自杀。

但接连命案摆在眼前,这回的自杀就显得格外匪夷所思了。

高栋抬起头,使劲按了按太阳穴,再次把目光朝这几张现场照片看去。

照片中,现场脚印很多,很凌乱,并且脚印来回走动多次。

“奇怪。”高栋啧了一下嘴。

“老大,怎么了?”

“你看地上的脚印,显示邵小兵曾经来回走动多次。他要自杀何必要走来走去?”

陈法医对这个问题倒不以为然:“人自杀的时候都会恐惧的吧,当时他应该在做思想斗争,到底要不要跳下去,所以就走来走去。”

“原本我还想过会不会有人逼邵小兵自杀的,比方拿枪指着威胁他跳下去,但看到脚印走来走去,显然就不可能是被逼跳下去了。”高栋接着道,“可还有个疑点,你有没有想过,他要自杀,干嘛挑这个地方?”

“你的意思是……”

“他自家阳台跳下去也有二十来米高,保证必死无疑,何必选在这里呢?”

“嗯……老大,你说的有道理。”

高栋道:“邵小兵之死,从你法医的鉴定角度判断,是自杀。但之前出了两起命案,所以从情理上判断,应该不是自杀。那么我们现在就假设这是一起谋杀案吧。你想想,凶手让邵小兵在这里自杀,而不是在他家自杀,为什么?”

陈法医想了想,道:“如果真是有凶手设计让邵小兵‘被自杀’,邵小兵在自己家跳楼,跳楼落地声音很响,马上会惊动周边很多人,包括小区保安,凶手怕自己被抓。”

高栋挥挥手,道:“好吧,我这个比方打的不对。就算让邵小兵在家自杀,凶手容易被抓,那么凶手为什么不找个没人的工地什么的,何必跑到这偏僻的海滩来?”

“嗯……大概找不到没人的工地吧。”

高栋无奈苦笑:“老陈,这回你没抓住我问题的重点。我想说的是,在其他地方跳楼自杀,和在这里跳崖自杀,对我们警方的侦查来说,最重要的差别在哪?”

陈法医想了好久,还是摇摇头:“在哪?”

高栋手指戳了戳桌子上的照片:“脚印!老陈我问你,是什么让你相信邵小兵的死是自杀,而没有其他的凶手?死亡地是第一现场,死亡原因是摔死,死者无其他伤,也没中毒迹象,这些都没错,但如果仅凭这些信息,你能这么坚信他是自杀的吗?也有可能是先被人制服,推下去的吧?而让你做出判断的最重要因素在于山坡上只有邵小兵一个人的脚印。如果换成其他的场所死亡,一则,普通水泥地不容易保存脚印;二则,一般地方周围都有多人脚印,我们没法判断是自杀,还是谋杀。”

高栋继续道:“这案子挑的地方,山坡上是潮湿的泥地,脚印一清二楚。这仿佛是有人故意透露给我们的信息,让我们知道,山坡上只有一个人的脚印,让我们相信,邵小兵不是被逼着跳崖,也不是被人扔下去,他就是自杀的。”

陈法医想了想,道:“老大,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我们目前没有任何证据来支撑你的假设,判断邵小兵是‘被自杀’的。”

高栋吐了口气,把照片全部按顺序排在桌上,相当于还原了山坡上的全部脚印位置,凝神细看。

他想到了还有一种办法判断邵小兵是“自杀”,还是“被自杀”。

如果邵小兵是“被自杀”,那么这些走来走去的脚印就不是邵小兵的了,而是凶手的。

不管凶手如何来回走,最后一次,凶手一定是离开悬崖走下山坡的。凶手从山坡走向悬崖是一行脚印,离开悬崖是第二行脚印。不管重复多少次,凶手只要最后是离开悬崖的,脚印的行数一定是偶数行。

相反,如果邵小兵真的是自杀,那么不管他怎么走来走去,最后一次脚印一定是通向悬崖处的,也就是说,脚印是单数行。

高栋睁大了眼镜,仔细地数着照片中的脚印行数是奇数还是偶数,结果颇让他失望,因为他发现很多脚印是绕圆圈走,到底来回走了几次,无法判断了。

难道凶手也想到了这一环节,也猜到警方甚至会通过来回脚印的行数来判断邵小兵之死有没有其他凶手?

高栋瞬时感觉不寒而栗,如果凶手连这点都考虑到了,这样的凶手还能留下破绽吗?

他忙问:“除了这些悬崖边的脚印,山坡上其他地方有没有拍照留证?”

“做了,脚印显示邵局——或许是凶手,上山、下山同样进行了多次。”

“具体上山、下山了几次?”

陈法医皱眉道:“没法判断。”

他拿出一张照片给高栋,这是山坡上的某处脚印,照片里,脚印很多,有些脚步相距较远,有些靠得很近。没办法判断哪些脚印是同一次上山留下的。自然,也没办法知道凶手到底上山、下山了几次。

感觉是故意走给警方看的。高栋心里气愤地想着,只能转而道:“对了,一开始你说还有疑点是什么?”

“我去邵局家里查过了,地上有拖把当天拖过地的痕迹。——”

高栋眼睛微眯:“就是说,有可能凶手来过邵小兵家里后,在他家做了某些事,之后把痕迹清理了?”

“有这个可能,但也有可能是他家那天刚好拖过地,拖把倒是放在了卫生间,地上也没发现除邵局夫妻外的脚印。”

高栋“嗯”了声:“可能是凶手拖地处理完现场后,把拖把放回原位,换了邵小兵家的拖鞋回到门外,这样我们也找不出是否有第三人的脚印。”

“还有一个线索比较重要,邵局家中沙发少了个坐垫,相隔一处的坐垫底下的沙发基座上有几个洞,我判断是用匕首一类的工具扎的。所以我猜测有可能家中发生了打斗,但是找来找去,没发现其他血液等搏斗的痕迹。当然,或许被清理了,但基本上物品都没有被破坏,旁边住户说当晚只听到了一声盘子打翻的声音,说明打斗不会剧烈,并且持续时间很短暂。”

高栋默不作声,邵小兵当天回过家,家中也传出过异响,沙发上还被匕首扎了洞,并且有个沙发坐垫丢了,这些线索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呢?

表面上看,有可能邵小兵夫妇在家中被人制服了,但沙滩那里又是第一现场,邵小兵确实是从山坡上掉下摔死的,此前并无外伤。

总之,很蹊跷。

高栋抿抿嘴,只好道:“这案子很复杂,尽管鉴定结论是自杀,但我更相信是谋杀,不过我没有任何依据,暂时也推翻不了自杀结论。你这边还要做一件事,随机多抽几个悬崖附近的脚印,让省厅的足迹专家计算脚印所有人的身高体重,判断这些脚印是不是邵小兵本人的。”

“可是即便邵小兵不是自杀,而是有凶手导演的‘被自杀’,但如果悬崖边脚印是凶手的,而不是邵小兵的,那邵小兵又是怎么掉下去的?”

高栋垂头道:“你这边先查吧,如果脚印不是邵小兵本人的,我暂时也想不出他是怎么掉下去的。”

“好吧,那我马上去联系专家。”

标签: , ,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这样算下来缺少一具尸体

    (2)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