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下)

第四十五章

陈法医离开不久,张一昂来到办公室,手里还捧了盒快餐:“三队的人已经安排到宾馆,他们先去吃饭了,他们说您还没吃,我给你带点过来。”

高栋接过快餐,刚打开,又摇摇头合上,丝毫提不起胃口,只是嘱咐:“待会儿等他们吃完,叫到办公室开个会。”

“三队的人过来是负责哪块?”

高栋抿抿嘴,不太情愿地说:“跟踪保护。”

“保护?”

“已经出了三起命案了,无论如何,绝不能有第四起。”高栋苦笑一下,“再来个第四起,以后你大概也不用跟着我干了。”

张一昂脸露尴尬:“这……这怎么行?”

“现在案子已经报到部里,闹得很大,我不得已,今天就赶回宁县了,要不然市里的事情得花好几个星期处理,我哪有这么空闲。趁这几个星期上级注意力都集中在民众散步上,我们这边要赶紧破案,否则嘛,呵呵……”他冷笑一声,没有说下去。

张一昂也自然知道事态严重,短短一个月,公检法一把手全死光,这种案子恐怕建国以来都没发生过,上面的动怒可想而知,摆在高栋面前的是关乎后面几十年的仕途。当然,他们这些跟了高栋多年的老人,老大地位不保,他们接下去几年也别想升职了。

“可是县里这么多领导,咱们人手有限,该保护谁呢?”

高栋略显无奈道:“按重点有针对性地照顾吧,主要是要害部门的,咱们也不可能给他们人人安排上贴身保镖,只能一方面加强全县昼夜巡逻力度,一方面这回得直接通知县里所有单位的政府工作人员,注意人身安全了,动静闹大了也无可避免。最关键的是咱们要和凶手赛跑,尽快抓出来才能一了百了。当然,媒体这边要更重点关照一下,上面已经下了封口令,一般媒体也不会报,就怕广东那边的几家。反正不管哪家,只要敢过来,要想采访或报道,你们直接抓人,想怎么收拾这回都不用跟我汇报。”

张一昂尴尬地点头应允。以前敏感案子遇到媒体采访,高栋只是跟上级打招呼,要求案件侦破期内保密,可从没见过高栋直接让他们抓人的,可见这次案子把高栋都逼到了何种地步。

“对了,邵小兵死后这几天,县里机关内部和民间有什么传言吗?”

张一昂道:“这次按您的要求,大家口风守得很紧,江伟跟全县公安系统人员关照过,谁跟外人透露半个字,直接按违纪处理。民间现在知道具体情况的还不多,公检法系统内因为尸检鉴定是自杀,并且邵局死前发了你那条短信,所以大家普遍认为邵局是杀害王宝国的凶手,畏罪自杀了。”

“就没有起疑的吗?”

“有是有,但公安系统内的人都知道,现场脚印就邵局一人,只可能是自杀,并且畏罪自杀说得通,大家还等最后的调查结果。”

高栋想了想,道:“也好,如果大家都认为是自杀,到最后实在万不得已,只能以邵小兵杀害王宝国,后畏罪自杀结案,胡海平则是意外事故。”

张一昂笑了笑:“我觉得这个结果是最好的。”

这个结果当然好,两起案子都了结了,王宝国案有了凶手,并且凶手已自杀;胡海平案成了意外事件。虽说一个月三个一把手死了,但两个人死于一起案子,一个是凶手一个是被害人,另一起则是意外。报到省厅甚至部里,只能说巧合。为什么这么巧合?天下那么大,总有巧合的时候,高栋命背所以被他遇上。高栋也希望查清的结果真的是邵小兵杀害了王宝国,后畏罪自杀,胡海平案他明知凶手另有其人,但只要这家伙不继续犯罪,就能按意外事件结案处理了。

可是最大的风险就在于如果凶手还不收手呢?

高栋瞧了张一昂一眼,冷笑一声:“现在先别这么想,尽快查清案子最重要,如果再冒出一起案子,到时怎么都圆不了了。”

张一昂皱着眉道:“可是现在邵小兵案子查不下去了,所有线索都表明他是自杀,我们查什么?”

高栋站起身,给他一支烟,宽慰道:“不要急,任何案子就算凶手计划再周全,总是有突破口的。这几天我在市里忙,很多情况没法深入了解,你把星期天你们接警后的全部过程详细跟我再说一遍。”

“星期天早上八点多,110接到一位渔民报警,说在海滩上发现一具男尸,派出所和县局刑侦队的人一起过去的,到那儿才知道是邵局长,赶紧通知老陈他们过来了。大约九点多,老陈他们赶到现场,当时现场保留得很完整,尸体上方的山坡也没人走上去过,老陈他们是第一批上去勘查的。幸亏发现得及时,要不等到下午三四点,邵局的尸体就要被水淹了——”

高栋打断他的话:“你是说要涨潮了?”

张一昂道:“听那位渔民是这么说的。”

高栋想了想,道:“那片石头滩平时是在海平面以上还是以下?”

“当时去的时候水已经开始没淹上石头滩,还没没过尸体那块,但听说涨潮后会整个淹没。”

高栋回到椅子里,打开电脑,查了一下,抬头道:“对,星期天那天是初七,是该涨潮了。”

“老大,涨潮和日子有关系?”

高栋点点头:“你不是我们这里人,你不懂。海边每天有一次潮汐起落,一般下午三四点潮水涨得最高,此后慢慢退下,到凌晨三四点是海平面最低的,此后再涨潮。每个月也有两次大小潮,一般初六和二十一左右是小潮,海平面最低。到了十四和月底是大潮,海平面最高。钱塘江观潮节知道的吧,每年八月十五、十六潮水最大,其实钱塘江入海口是在十四这一天潮水最大,过了一两天后海水涨到海宁、杭州一带。”

张一昂连连点头,道:“还好,邵局死的时候是小潮,如果是大潮,估计都被海水冲走了,不知哪天才会发现尸体呢。”

“对了,渔民有没有调查过?”

“做了笔录,也了解过对方的情况,对方是一大早驾小舢板船到旁边一些岛屿上采螺,经过那带时看到的,只是个普通的渔民,家里一辈子没和公检法打过交道,没有嫌疑。”

高栋点点头,现在邵小兵现场的大致情况了解差不多了,就等陈法医那边的最后结果。他又问:“邵小兵车子在哪找到的?”

“离海滩大约一公里多的一个农村村道上,这村人不多,住的也分散,我们附近走访后,没人知道这车是什么时候开到这边来的。”

“村子附近有监控吗?”

“没有。老大,不过有一点很奇怪,车子轮胎里有沙子,并且海滩上有车轮印,车轮印跟邵局车子的轮胎吻合,表明这车曾经开到过沙滩。”

“车子曾经开到过沙滩?”高栋握住拳头抵着下巴,不解道,“如果邵小兵真是畏罪自杀,车子先到过沙滩,此后又开到了一公里外,然后他再步行回到沙滩自杀?干嘛要这么做?”

张一昂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高栋继续道:“所以如果他真的是自杀,应该不会这么麻烦。”

“你的意思是……”

“肯定是他杀,开车的就是凶手!凶手让邵小兵在沙滩上被自杀后,开车逃离到这一公里外的村子,村子没监控,让我们查不出凶手最后到底会去哪。”

“可是老陈说车上方向盘只有邵局一个人的指纹,没有第二个人的。”

高栋不以为然:“戴手套犯罪就行了。”

“如果凶手要逃,何必开车留下个这么大的疑点,直接走人不就行了。”

“也许他想快点离开现场吧。”高栋此时对这个问题回答不上,只能以此假设。

“如果是那样,会不会,凶手也有可能就住这村里?”

高栋道:“可能性是有,但很小,凶手把这车子开到自己家门口,难道等着警察来调查?”

张一昂说不出话了,直接证据很明确,邵小兵是自杀的。可是高栋说的也很有道理,自杀何必开车先到沙滩,后来又离开一公里外,再步行走回沙滩自杀?这自杀也太累了吧。

高栋又问:“邵小兵车子几点离开小区的,去沙滩的过程中是否车子还到过其他地方,这些细节路上的连续监控应该都拍得到吧?”

“已经按您吩咐去办了,这两天跟各个监控所有权的单位拿视频,还有部分加油站、酒店门口的监控,十多个人正在做这事,大概一两天内会有结果。”

“监控画面里,邵小兵车子是他本人在开吗?”

“暂时还不能确认,由于是晚上,路上光线不是很好,并且车子开着大灯,很亮,车内的遮阳板也是放下的,看不到人脸,但衣服上判断,应该是邵局死时所穿的。”

高栋眼睛一亮:“车内的遮阳板是放下的?”

“嗯……是的。”

“大晚上的放下遮阳板做什么!”

“也许是白天放的,晚上忘了收。”显然张一昂对这点并不怀疑,因为白天放下遮阳板,晚上没有收也很正常,遮阳板不会影响开车人的视线。

高栋吐了口气,听得出,连张一昂到现在都不相信邵小兵是他杀,陈法医也将信将疑,估计其他人也认为邵小兵是自杀吧。

自杀证据很齐全,仅有几处疑点,例如自杀何必在悬崖边走来走去,又上下山坡几次,并且先把车子开到沙滩,后来离开,再徒步走回沙滩自杀。但这些证据都只是疑点,无法推翻自杀这个结论。

高栋想了下,看来现在要想在侦查中有所突破,首先要找出他杀的证据,排除自杀的可能。

高栋抿抿嘴,只好继续问:“邵小兵老婆找到了吗?”

“没有,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线索,只知道邵局老婆星期天下午进小区,回了家,后来监控也没看到她走出小区,总之就不见了。”

“邵小兵家里查过了吗?”

“老陈说查了,没看出有什么问题。我们在邵局家里衣柜暗格发现了一个保险箱,不过保险箱是关着的,我们也不方便打开,只能等邵局儿子回国后再看家里是否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

“他儿子什么时候回来?”

“本周会回家处理后事的。”

高栋点点头:“他儿子也是要保护一下。对了,从沙滩到车子的一公里路段周边,你们有没有进行过搜查?”

“有啊,我们想找到他老婆,江伟发动了三百多个人找,这附近都找过了,几公里内都翻了个遍,警犬也派去了,就是找不到。”

“那这段路上有没有发现其他什么线索,比方说什么被遗弃的东西。”

“那段路都是些荒地和滩涂,没看到任何有侦察价值的东西。”

高栋很无奈,打发张一昂离开,一个人坐进沙发里沉默不语,看来这个案子更头大了,到现在为止各种环节都很模糊,关键性的突破口压根找不出方向。邵小兵老婆跟着失踪,八成凶多吉少,可几百个人带着警犬找人,一点线索都没有,更古怪。

这样下去可不行,没有方向的侦查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到现在为止,高栋内心唯一深信不疑的是邵小兵不会是自杀,而是谋杀。

但案子显然有好几个难以解释的问题。

首先,邵小兵家里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其次,悬崖边仅有一个人的脚印,凶手是怎么让邵小兵‘被自杀’的?

第三,邵小兵老婆会在哪?监控显示回过家,可再没见过她出来。可能是死了,可家里这么干净,显然不可能分尸处理过,车子沿路经过的地方,大量警力,甚至警犬都搜过了,如果是尸体,怎么可能搜不出来?

只能明天一早去海滩亲自看看吧。

标签: , ,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这样算下来缺少一具尸体

    (2)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