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下)

高栋笑着看着陈法医,道:“这办法怎么样?”

陈法医连连点头,乘机拍个马屁:“老大,这怎么被你想到的?太厉害了。”

高栋道:“还是受你刚才那句话启发,关键难题不是凶手如何伪造脚印的重量,而是他怎么才能把一百六十多斤的邵小兵拉高二十米。照片里发现了绳索的痕迹,悬崖边缘处钉着一个铁钩,我自然就想到以前中学学过的滑轮装置。不过都过去二十年了,我差不多早忘了,只能叫来你下面这书呆子问仔细。”

陈法医道:“这个办法确实可行,我从警几十年,还从未见过这样设计自杀的情景。”

“咱们再查下照片,如果凶手真是用这招,说不定他安装滑轮时,把滑轮放地上,或许会留下压痕。”

很快,两人仔细找寻照片中的痕迹,在一张悬崖旁的照片里,发现了很小很浅一截圆弧形的压痕。如果不是想到滑轮,有针对性地找这样的压痕,绝对不会被他们注意到这样浅短的痕迹。

陈法医看着照片道:“压痕很浅,看不出是不是滑轮压的。”

高栋道:“压痕的弧度很圆滑,应该不是挪开石头留下的,是滑轮。如果这就是滑轮留下的压痕的话,那么这滑轮大概直径在二十公分左右。山坡高二十多米,他用定滑轮和动滑轮的组合,所用的力是三分之一,需要的绳子长度是三倍,也就是绳子至少有六十多米。”

陈法医点点头。

高栋继续道:“咱们来推算一下凶手的实际体重,凶手站在山坡上拉绳子,需要花五十多斤的力来拉邵小兵。凶手应该是把绳子贴着铁钩上的定滑轮拉的,施加的力是斜向下,而不是完全的垂直作用力。也就是说,五十多斤的重量一部分分摊到了水平作用力上,一部分分摊到垂直作用力,形成了脚印的重量。从正常人站在山上拉绳子的角度判断,五十多斤的力分摊到垂直作用力,大约有二十到三十斤。你们鉴定的脚印重量减去二十到三十斤,我估计凶手的实际体重可能在一百三十斤左右。”

陈法医点点头,道:“至于其他的脚印,重量与邵小兵的体重符合,是因为凶手上山时,他带着滑轮和六十多米绳子的重量。”

高栋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凶手上山时带着东西,体重鉴定结果与邵小兵相符,但他不是所有时间内都拿着东西的,为什么所有脚印的体重鉴定结果基本是一致的呢?”

陈法医思索下,不解摇摇头,道:“这是个矛盾点。”

高栋道:“这表明,凶手放下滑轮和绳子后,一定拿起了身旁的石头,来保证自己所有脚印的体重基本一致。”

陈法医吃惊地张大嘴:“这……这都能想到吗?这是什么凶手?”

高栋继续道:“凶手选择让邵小兵自杀的地方,不挑在其他地方,偏偏挑在这里,就是因为这里的脚印能够得到最好保存,让我们有足够证据认定是自杀。他故意把脚印留给我们,自然是考虑到了我们警方会对脚印进行的各项鉴定工作。鉴定工作无非是身高、体重等几项,他肯定想得到。”

“但是鞋子呢,凶手是穿了邵局的鞋子来完成这个自杀的布置,他最后还是穿着邵局的鞋子下山,鞋子没从二十多米高的地方掉下来。但我们发现的鞋子,显然是摔破的。”

高栋不以为意,道:“ 你们当时看到尸体时,鞋子是穿在邵小兵脚上吗?”

“这倒不是,鞋子掉在一旁,摔裂了。”

“那就行了,凶手弄死邵小兵后,继续穿着他鞋子带了滑轮和绳子下山,来到石头滩上,然后脱下鞋子朝崖壁上多摔几次,最后扔到邵小兵尸体旁边,让我们看上去判断是邵小兵跳崖时摔脱出来的。石头滩有个好处,留不了脚印,凶手弄完后,直接走到海水里绕出去,也不会留下脚印。”

陈法医连连点头,按高栋的方法,沙滩上的疑问基本都能解决了。

高栋拿起电话,叫来江伟,把分析结果和他沟通一遍后,吩咐他马上派人去调查邵小兵案发前一段时间内,全县范围内哪家店出售了至少六十多米长的绳子,还有最近有没有人买过滑轮。

高栋知道,宁县是沿海渔业大县,这种直径的绳子和滑轮在渔船上用的很多,这种店也很多,调查需要颇费一些功夫,但现在这是最直接的办法了。

打发两人走后,高栋坐在椅子里重整了一番思路。

凶手的身高在171到175之间,真实体重在130斤左右,监控上判断此人是个中青年,具体年纪不详。

邵小兵案子中,尽管凶手匪夷所思地用了滑轮装置来制造自杀假象,但他细节不可能百分百尽善尽美。譬如他脚下踩到过绳子了,他把滑轮放在地上时,留下一小段圆弧的压痕。当然,如果不是想到了滑轮装置,面对这一小段若有若无的压痕,高栋只会以为旁边踢开了块石头留下的,根本不会格外注意到。

邵小兵的伪造自杀过程已经基本清晰了。

凶手大概是先控制住了邵小兵,应该是用捆绑的方法,老陈说邵小兵手腕上有挫伤,现在看来应该是被捆绑留下的,而不是摔下去造成的。凶手捆住邵小兵后,把他放在了悬崖下,再来到山坡上,挂好滑轮,放下绳子。为了保持自己体重前后基本一致,此时凶手拿起身旁的石头,走下山坡,回到悬崖下,把绳子系住邵小兵。又重新回到悬崖上,通过滑轮装置把邵小兵拉起后,解开绳子,让他自由落体。最后,收拾完一切,拿上东西走人。

如果剧本真是这样写的,那么邵小兵车子最后出现在一公里外也有了解释。

两个滑轮和至少六十米长的绳子,这一堆东西不可能是凶手随身带的,一定凶手是在邵小兵家中,控制住邵小兵后,随后开车从县城前往沙滩的中途拿的。此前已经分析出凶手有一辆车,那么凶手一定是把这些犯罪工具事先放车里,驾驶邵小兵车子从县城前往沙滩的中途,开到自己车旁停下,下车到自己车上拿犯罪工具。随后继续驾驶邵小兵的车前往沙滩。

在沙滩安排完一切后,凶手带着滑轮和绳子离开现场。

如果凶手的车辆事先是停在沙滩附近的,他没必要开邵小兵的车子,直接把犯罪工具拿回车里离开就行了。一定是凶手觉得车子停在附近这片荒凉的地方容易被路人记住,所以车子停在离沙滩很远的地方,很可能是停在县城的路上。

正因为凶手的车辆与沙滩很远,滑轮和绳子这么多东西凶手没办法直接拿在手上走回去,所以重新坐上邵小兵的车里,驶离到一公里外的地方。

但是村庄所在位置,和来时的路线是相反的,证明凶手的车子不在村庄附近。

那么凶手自然也不会拿着这么多东西,从村庄走回车子。

如果这一切的推理是正确的,一定,凶手一定把犯罪工具扔在村庄附近!

事后第二天警方就调查了村庄,凶手应该不敢回到村庄拿走犯罪工具,因为那样做风险很高。

高栋想了想,马上决定派人到村里去问仔细,并在村庄附近仔细找寻,只要找到了犯罪工具,那么这一切的推理就完整了。

他把凶手在邵小兵案中的整个犯罪经过思索了一遍,凶手在犯罪细节的处理上已经无可挑剔了。譬如在山坡上挂好滑轮和绳子后,凶手甚至会想到拿起身旁的石头下山,使他所有的脚印体重鉴定结果基本一致。

可他千算万算,实际操作过程中,至少六十多米的绳子依然不小心踩到过。

仅此一个瑕疵,但,这就是突破口!

思绪回到胡海平被石板砸死的案子上来,尽管高栋还没想明白凶手是怎么控制石板掉下去的,但显然石板掉落的时间是经过精确计算。

一个是自由落体,一个是滑轮装置。

高栋眼神寒光一闪,凶手的物理力学知识可真学得扎实啊!

标签: , ,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这样算下来缺少一具尸体

    (2)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