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下)

等邵聪走后,高栋道:“老陈,你看,贴洞的这块胶带纸和这卷胶带纸的切口完全吻合!”

陈法医看了几眼,点头道:“是的,完全吻合。”

高栋盯着他的眼睛,道:“也就是说,这卷胶带纸,上一回使用的时候,正是撕下了这一小截,贴到了沙发的洞上。”

“是的,可是这……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吧?”

“你不觉得巧合了点吗?”

“什么巧合?”

“问题就是沙发上。这房子里一切完好,唯独沙发少了个坐垫,并且有几个匕首扎破的洞,我们的调查重点自然而然就落到了少一个坐垫和几个洞上。但除了这两个以外,沙发还有个指甲盖大小的洞,这点过去一直被我们认为与案件无关,基本无视它的存在。沙发上面,平时一直放着真皮坐垫,如果有意外损伤,也是坐垫弄破了,坐垫下的部分怎么会弄破呢?并且,这个破口不是沙发刚买来时就有的,如果沙发买来就有个破口,主人一开始没发现,后来看到了,邵小兵贴个胶带纸,这不奇怪。但这个胶带纸是上一回使用这卷胶带纸时使用的,也就是说,破口的产生是在最近一次使用这卷胶带纸的时候。”

高栋冷笑一声,继续说:“王宝国案,是不是那个凶手干的,我没有证据,不发表评价。但胡海平和邵小兵案,随着这几天调查的深入,通过作案的手法和风格,我有足够信心判断来自同一个人。要制造一起高质量的谋杀案,必须涉及处理犯罪证据,一般的证据很容易处理,譬如防止留指纹可以戴手套,防止留脚印可以擦拭地板。但有些犯罪证据,凶手是没办法清理的,必然会留在犯罪现场。这时候就是考验凶手的智慧了。最好的处理犯罪证据的办法,是伪造新的证据,让警方注意力都被凶手刻意伪造的证据吸引,而忽略那本该和案件牢牢相关的证据。譬如胡海平案子中,石板明明是六楼掉下来的,凶手偏偏在五楼涂玻璃胶。邵小兵案子里,凶手偏偏在山上留下清晰的脚印。不知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对手有个习惯,我们轻易获得的线索,都是他想让我们发现的,目的在于隐藏真正的证据。”

高栋顿了顿,继续道:“咱们回到这套沙发上,进这房子我们第一时间掌握的线索就是沙发少了个坐垫以及被匕首扎了几个洞。按照凶手前几次的犯罪习惯,我们这么容易得到的证据,一定是他伪造的,是他希望我们去查的。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呢?就是忽略了他真正犯罪中所留下的证据。沙发坐垫下居然破了一个小洞,用胶带纸贴着,这胶带纸又偏偏是上一回胶带纸使用时的。不妨大胆假设一下,这个洞就是凶手留下的,并且他没有其他办法掩盖这个洞的存在。所以才拿走了一个沙发垫,又故意用匕首捅破沙发,让我们去查匕首捅破沙发的原因,而忽视了另一排沙发上的这个小洞。”

高栋指着这个指甲盖大小的洞,道:“你看洞的边缘,是剪刀剪出来的,也就是说,一开始的洞破损面积更小,有人把洞破损的一圈边缘剪掉了,然后用胶带纸贴上去。”

陈法医缓缓点头,依然皱着眉,不解道:“可是这么个洞,就算确实是凶手留下的,但和案件能有什么关系呢?”

高栋笑了笑:“是啊,能有什么关系呢?我们现在基于凶手的立场考虑问题。凶手意外弄破了沙发,又不想被我们察觉异常,于是用胶带纸补了。可是为何偏偏拿走了一个坐垫,又在另一处坐垫下方用匕首扎洞,这样岂不是更显得异常吗?假设这个洞,是匕首或其他利器弄破的,他没必要补了这个洞,又用匕首去额外扎另几个洞。唯一的答案就是,这个洞不是普通凶器弄出来的。”

陈法医看着高栋,过了半晌,缓缓张口:“枪?”

高栋点点头:“记得楼下邻居当天下午听到过一声爆炸声吗?过去只是怀疑凶手可能有枪,但毕竟枪击案在我们市发生得很少,通常只是打架斗殴用的气枪,谋杀命案中用枪极其少有。所以我一直不敢下定论。现在你看这个洞,如果这个洞是凶手弄出来的,那么唯一解释就是凶手开过枪了。如此,这套沙发的所有疑点都很好解释了。坐垫下方有洞,必然是子弹经过了坐垫,这坐垫如果留着,百分百能被我们鉴定出枪击案,所以凶手拿走了那个被枪击的坐垫,换上一个旁边那排三座沙发的一个坐垫。又在三座沙发那里用匕首扎洞,让我们重点去调查三座沙发。又用胶带纸补好了枪洞,让我们忽视了真正问题是在这排四座沙发上。这个洞周围边缘为何用剪刀修过?因为子弹射入时,必然会灼烧真皮边缘部分。”

陈法医睁大眼睛道:“这么说来,子弹还在沙发里?”

高栋不置可否:“未必,子弹经过了坐垫再穿入沙发,力度有限,应该射不到底下,可能只是陷在海绵里,凶手把海绵和子弹挖走了。”

陈法医跟高栋商量了一下,又去跟门外的邵聪打个招呼,要剪破沙发,邵聪自然应允。

很快,陈法医剪破了沙发,仔细找寻一番,并未发现子弹。

高栋不以为意道:“很正常,沙发基座的海绵是否少了几块我们也看不出,既然没找到子弹,那么自然是被凶手拿走了。”

陈法医想了想,又皱眉道:“老大,这个解释确实能把房子里所有疑点都讲通,但还有个疑点,邻居一共只听到一声爆炸声,说明只开了一枪,这一枪又开在了沙发里,但邵小兵夫妇两人都被凶手制服了,这很难做到吧?”

高栋点点头:“邵小兵是晚上回家的,当时只听到盘子打翻声音,没再听到爆炸声,应该没开过枪。至于邵小兵老婆,当天下午她在家,并且凶手开了一枪,既然凶手都敢开枪了,如果一枪没击中,此时换成任何一个人当凶手,都会继续开第二枪,防止计划失败。但现场只有一次枪声,表明这一枪命中了。要证明这点有办法,开枪命中后,总会流血。耶……这房子的瓷砖看似表面密度很大,如果凶手擦干了血迹,你还能验出来吗?”

”如果擦得很干净,可能验不太出。毕竟验血的发光反应最后还是要靠人肉眼判断,发光强弱度完全在于物质中的血液残留。不过我房子里的主要地方验过了,没找到明显的血液痕迹。”

”是吗,你都验了哪些地方?”

”客厅、卧室、卫生间内一些常见可能的点位和棱角处。”

高栋站在原地,反复打量着沙发的位置,沙发正对着门口,他想了想,道:”门那儿呢?”

”鞋柜那儿也查了,没有,门背后没查,一般打斗流血不会弄到门背后去。”

高栋点点头,道:”还是查一下吧,从门到沙发的直线距离内,你带人都查下,我先回去,到单位等你。”

几个小时后,陈法医回到县局,来到高栋办公室,道:”老大,还真在门背后验出来了,但显色反应很弱,显然被凶手多次擦拭,我是凭经验判断那里流过血,流过多少血难判断,估计面积不会很大。”

高栋唏嘘一口气,道:”门背后有血,子弹最后在沙发里,哼哼,我做梦也没想到,有人敢在邵小兵家门口对他老婆直接开枪。”

陈法医不解道:“门口射击,最后射入沙发,并且如果按你所说,这一枪是命中的,这枪的威力怎么会这么大,射穿人体,继续前进七八米后,还能射穿一个沙发垫?”

高栋冷笑一声,看着他:“你是说枪械没这么大威力?”

“对。”

高栋摇摇头:“仿真枪当然威力没这么大,不过你想过没有,如果是真枪呢?”

陈法医张了张嘴:“民间……民间很少有真枪的吧,并且这种威力的型号没几款。”

高栋道:“对,这就是我们的突破口!有这威力的型号,国内最多的就是五四式。胡海平和邵小兵都是一把手,如果是我们体制内的人干的呢?”

陈法医顿时大惊。

高栋道:“沙发上这个洞,显然不是凶手之前计划内的,如果是他计划内的,就会自备胶带纸,而不会使用邵小兵家里的胶带纸。错就错在他疏忽了一点,他直接切下胶带纸,并未撕掉剩下一卷的缺口,这才使我看出这个洞的疑点,才知道这个洞是在胶带纸上一回使用的时候贴上的,才使我觉得这太巧合了。凶手百密一疏,尽管是个微不足道的细节,但够我们抓住他把柄了。咱们接下来,要最快速度查清全县范围内的警械保管情况,重点是子弹数目,要一一确认清楚,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成为特例不检查。”

标签: , ,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这样算下来缺少一具尸体

    (2)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