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下)

第五十九章

顾远来到学校的物理实验室,拿了一个火花塞,几条电线,一个高敏开关等东西,随后离开了学校。在车子开出学校门口的那一瞬,他抬眼望见了校门口写着的“宁县第一中学”,唏嘘一声,摇摇头,脚下油门更用力踩下去,离开了。

他先去了文具店,买了几个氢气球,随后回到学校附近的教师宿舍,把所需要的东西都整理到一个箱子中,放进车里。又拿出万能充电器,给一只从学生处上缴的手机充了电,随后坐进车里,用这个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喂,是江华队长吗?”

“对,你是哪位?”城管队的分队长江华接起手机,发现是个陌生号码。

“我朋友是市公安局刑侦队的。”

江华的第一反应是遇到骗子了,因为现在专门有诈骗电话冒充自己是公安局或法院的,说你有张法院传票,要你打多少保证金之类的,江华不太客气地说了句:“我不认识公安局的,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对方突然冷笑了一声,随后道:“你们县公安局局长邵小兵死后,我朋友从他家发现了一些东西。2007年6月12号,有个姓江的人送了三根金条和二十万现金,这手笔有点大了,你说对吧?”

江华顿时倒抽一口冷气。

对方继续说:“我这里有份陈水根的尸检报告,写着机械性窒息,上面有法医的签字。可我这里还有另一份陈水根的尸检报告,上面写着,陈水根死于酒后溺毙。可是另一份办案资料显示,陈水根肝脏有病,不能喝酒,这份漏洞百出的尸检报告是怎么弄出来的,奇怪吧?很奇怪,我也想不明白。”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现在邵小兵死了,如果有人来宁县清场,很多东西难保不会翻出来。大概你没想到邵小兵会把尸检鉴定结果的原件保留下来吧?”其实邵小兵保险箱里的只是他为防将来某天出事自保的复印件,原件早已被他销毁,顾远这么说,只不过是吓唬江华。

江华还是一口咬定:“你跟说这些干什么?你说的谁我都不认识。”

“江队长,我想你现在一定是误会了,以为我想通过这个威胁你,或者是电话里套你的话。其实如果我真要这么做,何必套你话呢,尸检结果原件交给省公安厅,肯定会翻案的。邵小兵的几份文件现在都在我朋友手里,他受命搜查邵小兵房子时,发现后偷偷藏起来了,没有上交到市局。我条件很简单,十万现金,马上把全部文件资料,包括原件都还给你,今天我就在你们县,怎么样?”

那头的江华犹豫了一下,谨慎道:“你是谁?”

“不用问我是谁,也不用管我朋友是刑侦队的哪位。我知道你家跟你们县纪委沈书记关系好,上面也都有人,我朋友只是个普通警察,比不上你们。这事我建议你不要找人托关系处理,如果你找人调查我们身份,当然,我朋友会有挺大麻烦,不过这些文件一定会全部公开。区区十万对你们家不算什么,对我们是笔很大的钱,我朋友冒着受处分的危险,替你们家截下这文件,没交到市局,也该得点好处吧。你放心,这次交易仅此一次,我会直接把原件交给你,以后你没见过我,我不认识你,永远不会有瓜葛。怎么样,下午三点,城西安顺路的福田花园我等你。”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似是在思考,最后道:“好吧。”

城西的安顺路是近几年新开发的区块,马路够宽,旁边有几个零星的小区,大都尚未竣工。

宁县一中许多教师团购的福田花园就在这条路上。福田花园几个星期前进行了一期项目的验房,还有一些问题要整改,现在物业和其他配套设施尚不完善。

再过一个多月就过年,没有人在这个时间点装修,现在整个小区空荡荡的,门口保安室里有个老头在睡觉,绿化带上零星坐着几个工人晒太阳。

顾远站在自己这套房子的窗户边,朝外望着。他这套房子是沿街房,平时噪声大,价格自然也低,现在最大的好处就是站在自家房里,能看见安顺路上的情况。

他不担心会被江华识破这是一个局,因为他刚才对江华所说的,都是从邵小兵那儿得到的案件真实信息。他也不担心江家会找人联系市局领导,调查打电话的人,这么做对他们的风险很大,就算把这名私自截留文件,企图敲竹杠的警察挖出来,对方势必会鱼死网破,告到省里,事情闹大后,江家就未必摆得平了。而区区十万块钱,对江家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为陈水根的死花了有上百万了。

而且,顾远把交易的地方约在了安顺路这条大马路上,又是大白天,他相信江华做梦也想不到即将见面的陌生人会光天化日之下直接杀了他。

很快就要到三点了,顾远看到对面马路上有辆印着“城管执法”字样的车子停下来,马上,他接到江华的电话:“你在哪?”

“看到你了,等我一分钟。”

江华坐在车里,左右踟蹰,心里忐忑不安。当初为了狠狠教训陈水根,却不小心直接把人弄死了,他和几个带来的人只能把陈水根扔进水里。后来警察传讯了他,在几天几夜不给睡觉的情况下,无奈招供了当天晚上的事。幸好他爸江盛动用了能动的一切关系,花费大量钱财,在多个单位联合干预的情况下,上级公安认定当事警察存在刑讯逼供的情况,口供不能为准,当事警察被调离到其他岗位,而陈水根一案最终被认定是酒后溺毙了结。知情的几个人都是牵涉此事的,自然守口如瓶,当初所有的鉴定报告也全部作废。他以为这件事就此过去了,又经过几年,一切风平浪静。谁知邵小兵这混蛋竟然还留了一手。

江华皱眉吸了口气,摸了摸旁边的十万现金,钱倒是小事,希望今天过去,这事算彻底翻过去了吧。

之前他电话跟他爸商量过了,最后两人判断对方也就是个想捞点钱的小警察,如果对方今天能把原件带来,那么把钱给他,双方相安无事。如果对方还想以后继续威胁勒索,到时只能再求沈书记帮忙处理,找出那个家伙。

这时,他看见一个长相斯文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朝他走过来,来到副驾驶座外,说了句:“我能上车吗?”

江华按开了保险锁,那人拉开门,一点也不客气地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钱带来了吗?”

江华拿出装满钱的包,打开让他看一眼。

顾远点点头:“好,我把东西给你,以后谁也没见过谁。”

顾远一边拉开文件袋,一边眼睛看向后视镜,后面有辆车快开过来了,他看了眼车前,前方没有过来方向的车。

他慢慢地拿出文件交给江华。这时,后面的那辆车已经超过他们,快速离去了。

“怎么是复印件,原件呢?”江华瞪大了眼,正要抬头,突然眼前出现一块黑色的东西,砰一声,子弹从额头穿过。

顾远为了防止血液溅到车窗上,所以没从太阳穴射击,而是选择手弯到他跟前,从额头朝驾驶椅方向射击。

江华已经死了,陈翔,以后你妈卖盐水鸡应该少了很多麻烦。

顾远冷哼了一下,又看了旁边都没车,快速把江华尸体从正副驾驶座中间,推到后排座椅上去,顺便拿毛巾和纸巾把驾驶座附近的血擦干净,自己则坐上了驾驶位。他还需要点汽油。

标签: , ,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这样算下来缺少一具尸体

    (2)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