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下)

第六十一章

今天是元旦,新的一年。

高栋很忙很烦恼。

昨天叶援朝当街开枪自杀,影响极度恶劣,他一整天都在忙着打电话处理这前所未有的棘手事件,一夜未睡,头发都白了几块。

再过几天,等元旦假期一过,他就要去省城向省厅和部里的领导汇报情况,这次上头派了好多人,大部分人都拉不上关系,因此极其难处理。

可这还不够,他知道叶援朝虽然死了,但胡海平和邵小兵的凶手肯定不是他,他势必和凶手有关,否则也不会畏罪自杀了,抓到这真正的凶手才是当务之急。何况,几起案子还有些问题没有调查清楚。

一大早高栋就来到县局,召集专案组所有人员开会。

先是问了张一昂:“叶援朝家里查得怎么样?”

“我们找遍了也没找到子弹,但也没发现其他可疑东西。”

陈法医道:“我们法医组看过叶援朝尸体,他的脚应该穿40码鞋子,不该是41码。”

高栋冷哼一声:“这么说,王宝国就是被叶援朝杀了!当初弄出一堆伪证骗了我们!”

张一昂皱眉道:“当初查他的鞋子都是旧鞋,我们也实在想不到他短短两天就能弄来一堆41码的旧鞋欺骗我们。加上他本身是警察,我们也不能强行带过来审。”

高栋冷声道:“王宝国肯定是叶援朝杀的,他当过侦察兵,又干过刑警,有这本事,而且还有目击者看到过类似他的人出现。现在我们通过监控和调查知道,胡海平和邵小兵是一个年纪不大的人杀的,此人不是叶援朝,但一定和叶援朝有关。王宝国案子没用枪,我们是查邵小兵案子去查枪的,叶援朝这时候畏罪自杀,显然邵小兵案的枪是他提供的。所以之前叶援朝的一堆旧鞋,很可能是那名同伙给他的。现在叶援朝已死,我们必须抓紧全力捉拿另一名共犯!敢犯这种案子,这名共犯必定和叶援朝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江伟,昨晚我让你把叶援朝所有亲戚、朋友的关系详详细细调查列出来,做得怎么样了?”

江伟道:“我们连夜找了派出所他的同事和他家的多户亲戚做了详细笔录,所有亲属已经调查完整了,这是他的亲属名单。另外他的朋友圈以及社会上的各种关系,我们还在调查,完整调查完毕恐怕需要几天时间。这里是已经调查好的主要朋友名单。”

高栋接过两份名单,看了亲属名单,皱起了眉头。

名单上,罗列着每个亲戚的年龄、性别、身高、体重、与叶援朝关系、职业单位、受教育情况和部分性格特点。但没有一个人与之前高栋归纳出来的凶手特征完全相符。

随后,他拿起第二份朋友名单,稍瞥了几眼,立刻注意到了名单中间一个叫顾远的名字,因为顾远旁边的职业赫然填着“宁县一中物理老师”。他又看了其他人名,觉得这个顾远的职业跟凶手的特点最接近,连忙问:“这叫顾远的人和叶援朝什么关系?”

江伟脸色尴尬:“我……这份名单,我还没来得及详细看过。”

高栋不满地瞪他一眼,看后面写着这条信息是派出所指导员提供的,连忙让江伟把这位指导员叫到县局来,必须最快速度。

十五分钟后,这位年纪五十多岁的指导员气喘吁吁地来到办公室,高栋没给他休息,立即问:“昨晚你跟他们说的这个顾远是什么人,你现在详细说说。”

指导员面对一屋子的警界高层,略显紧张地说:“他是老叶……不,叶援朝的表侄,没有血缘关系。”

“那怎么会是表侄?”

“我跟叶援朝共事快二十年了,他的事我知道一些。大概十八、九年前,叶援朝是县刑侦队的分队长,有一回接到报警,县旁一个村里有人持刀挟持人质。叶援朝赶过去后,得知是村里的一个二流子拿菜刀劫持了自己老婆,屋子里还关着他们十多岁的小孩。后来知道,这二流子一向在村里游手好闲,整体跟外面女人勾搭,回家又打老婆,打得可狠了,周围人都怕他,也不敢劝。这回大概是他老婆积怨爆发,要带走小孩跟他离婚。谁知他不肯,直接关上门来打,打得非常惨,周围人看不下去了,一起过来劝,这家伙横惯了,谁也不听,还拿刀要砍来劝架的人,无奈旁人只好报警。叶援朝他们赶到后,这家伙知道按当时的严打环境,他这种行为是要坐牢的,就拿刀架在老婆脖子上,威胁警察走,要不然他就把他老婆杀了。听说这人平时横起来就脑子一根线,那时火气上头了,叶援朝为了避免激怒他真的杀了他老婆,让其他人退到外面,他一个人推门进去谈判。半个小时后,外面人听到几声惨叫,但门关住了,好不容易撞开门冲进去后,发现他老婆喉咙被割破,血喷出来,没法救,很快就死了。叶援朝腿上也被砍了一刀,从此腿上落下毛病,走路有点瘸。而凶手自己脑袋被菜刀砍烂了。”

高栋奇怪不解地问:“这人把他老婆杀了,怎么自己脑袋会被砍烂,叶援朝砍的?”

指导员先点点头,又摇摇头,道:“事后叶援朝说他看到这人情绪失控,对老婆抹脖子,他想救人,上去夺刀,反被砍伤了腿,他抓住菜刀夺过来后,本能反应一顿乱砍,不小心把这人砍死了。后来公安系统和现场群众都认为叶援朝没有做错,出于救人需要和正当防卫的本能反应,还受了嘉奖。”

高栋摸了摸下巴:“你说的这件事里的小孩,就是顾远吧?”

“对,当时大家冲进去时,据说那个小孩坐在父母尸体旁,满脸都是血,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半句话都说不出,谁叫他都没反应。其实我听人说,当时其他刑警也都看出来了,凶手根本不是被叶援朝砍死的,而是被凶手自己的小孩砍死的。大概这小孩看到母亲在眼皮底下被他爸爸杀了,又想起每天家中的暴力都是他爸一手造成的,对这男人充满了恨意,所以在他爸杀死他妈的瞬间,夺过菜刀,把他爸活活砍死。按理,这孩子是要被劳教的,叶援朝不忍心,所以自己兜下来,说是自己出于自卫把人杀了。其他刑警队的人虽然了解真相,但也知道这孩子本身并没有罪,一切都是家庭逼的,所以都默认了叶援朝的谎言。”

高栋点点头,寻思片刻,道:“这小子童年有严重阴影。恩……他妈在他眼皮底下被亲爸砍死,这小子砍死了亲爸,经历过这种事,精神没发疯已经难得了,居然最后还成了老师。本来这小子砍死他爸,得按故意杀人罪,就算未成年人,也要劳教几年,叶援朝替他掩饰扛过去了。对了,叶援朝当时的腿伤是男孩他爸砍的,还是……”

“许多人猜测是叶援朝自己砍的,为正当防备找充分理由,只是这刀砍太重了,才砍伤自己的筋。”

高栋唏嘘一声:“为了救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小孩,替他掩饰罪行,砍自己一刀,还把自己砍残疾了,哼哼……叶援朝对顾远的这份恩情,可算很大,相当于再造之恩了。恩……这样一个十几岁就砍死他爸的小子,替叶援朝报仇,恩……很有可能。对了,后来他们两人有什么联系?”

“顾远父母都死后,由于爷爷奶奶早已过世,娘家人也不要带他,亲戚没一个肯照样,本来政府打算联系市里面的福利院接收,叶援朝同情他,所以收养了。带回家里住了没几天,听说他老婆天天跟他吵架,说带了个不相干的杀人犯小孩回家,家里还有个女儿,太不安全了,坚决要把他送走。叶援朝不忍告诉顾远实情,大概是顾远自己知道了,很主动地离开他们家,说也不去福利院,自己住校。此后叶援朝不定期给他一些生活费,我听叶援朝说过,他给顾远生活费这事他老婆也知道,但没说什么。顾远这小孩从初中、高中、大学一直住校,过年过节要么呆学校里,要么自己一个人跑回家里过,有几次在派出所住过几天。总之,此后再也没进过叶家门。他读书很用功,成绩也很好,后来还考了浙大,毕业后到一中当老师,最近几年逢年过节都会到派出所给叶援朝买东西,所里很多警察都认识他,除了我这几个年纪大的,其他人都以为是老叶……不,叶援朝的侄子。”

高栋微眯着眼睛思索片刻,基本想明白了,顾远和叶援朝的关系,虽无血缘,却应该比血缘更亲。

叶援朝为了救顾远,砍伤自己腿,又能让这一个有巨大心理阴影的家伙最后考上浙大,成了老师。想必在顾远心里,没有叶援朝,也一定没有他。

这种极其特殊的关系下,顾远这家伙协助叶援朝犯罪就完全说得通了。否则换成普通亲戚朋友,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帮叶援朝杀人。最重要的是他浙大物理系毕业,是物理老师,胡海平和邵小兵案子的计谋无疑想得出来。

他点点头,道:“顾远身高大概多少?”

“大约一米七出头些。”他用手对着自己比划了下。

高栋点点头,身高和监控中的凶手相符。

“身材呢?”

“不胖不瘦,均称。”

“你估计体重会有多少?”

“一百三十来斤吧。”

“他有车吗?”

“听叶援朝说他去年买了辆小车。”

高栋思索片刻,马上拿定主意,吩咐张一昂:“把叶援朝手机拿出来,找到这个叫顾远的电话,嗯……不,不这样,今天元旦学校放假,你马上去跟他们学校联系,让他们学校老师打个电话给他,找个借口约到学校,然后带人过去看看,我估计这家伙八九不离十,就是凶手。不管能不能直接确认,你都带他回来。”

张一昂马上着手去办,几分钟后,回到会议室道:“老大,顾远手机关了。”

“什么?”高栋预感不太好,连忙道,“有他住址吗?”

“有,他住学校旁边的教职工宿舍。”

“江伟,你马上安排人跑去那边,记住,一定记住,一定要把人给我活着带回来!马上!”

江伟刚离开才过几分钟,就以冲刺的速度跑回办公室,脸色惨白,大声道:“110接到……顾远……顾远打来电话,说……说沈浩,就是沈孝贤儿子,沈浩在他手上,沈孝贤夫妻已经被他杀了。”

高栋豁然从椅子里站起,脚下支撑不住,突然向后跌倒。

标签: , ,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这样算下来缺少一具尸体

    (2)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