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下)

第六十七章

1月3日早上,陈法医急匆匆跑进高栋办公室,关上门,他脸色不太好。

高栋看了他一眼,沉声问了句:“DNA鉴定结果出来了?”

陈法医低声道:“顾远家里搜集的血液、尿液、毛发的DNA对比结果和死亡现场那具头部中枪的尸体一致,但顾远留存在医院的体检记录数据项中,他的血型是A型,而现场尸体血型是O型。”

高栋握住拳头抖了抖,站起身,气得咬住嘴唇道:“果然,这畜生果然没死!”

陈法医疑惑不解:“可是这就奇怪了,当时抓捕顾远时,特警明明听到他就在里面说话,并且听到开枪后很快就冲了进去,如果他没死,没人会愿意演这出戏,替他死来让他逃脱吧。”

高栋道:“张一昂已经跟我说过顾远在12月31号的动作。那天中午,大概是他听到叶援朝死的消息,他马上请了个假,随后去过一趟学校物理实验室,据值班老师说,他好像拿了几根电线走了,值班老师以为他是教学需要,没有过问。他离开学校后,来回了几趟宿舍和他的新房,中间4点多,他又去了趟加油站,拿了几个大塑料桶,加了六百多块钱的汽油。再后来才是去杀沈孝贤一家。”

高栋停顿下,继续道:“沈孝贤一家的现金和首饰黄金都被他搬空了,照理,他应该是想潜逃吧,可是他为什么又抓了沈浩,第二天给我们打电话,最后又自杀,活活烧死沈浩呢?这不是和他拿走现金、黄金的行为矛盾吗?前天张一昂猜测说可能顾远原本想潜逃,后来又觉得逃不了放弃了。可现在调查清楚了,他那天下午就去买汽油了,那天下午就想好这一套了,压根不是他觉得逃不了了才同归于尽。他就是玩了一出时空诡计,把我们都骗过去了,这个畜生!”

陈法医想不明白:“这么说,那天顾远不在房间里?可他的声音,还有他开枪。”

“根本就不是我们以为的那样。尸体旁边一共有三只手机,其中两只是靠得很近的。我判断,他就是用这两只手机制造人在房子里的假象。他用自己手机跟我们通话,然后点开扩音器。又拿出另外两只手机,相互拨通后,也都打开扩音器功能。随后把他自己的手机和第二只手机面对面摆在地上,拿着第三只手机离开房子,继续说话。这样一来,他在房子外用第三只手机说话的声音,打到了地上的第二个手机上,又传到了他自己的手机上,最后还是和我们继续保持通话。也就是说,他跟我们打电话,一共用上了三只手机,自己的和第二只手机面对面摆地上,这两只手机都只是通话中间的媒介,而他本人,早就拿着第三只手机离开了房子。”

高栋道:“我重新听了一遍那天他跟我的通话录音,录音开始没多久,他说去撒泡尿,这时候传来手机放地上的声音。那时他撒尿只是个借口,就是想暂时不说话,因为说话的话,我们会听到两个他的声音,从而起疑。他离开房子后,才继续说话。电话中途,我听到一声喇叭响,当时我以为他站窗户旁,但没看到他。那时我隐约觉得不对劲,现在我才想明白,因为当时我们身旁根本没车经过按喇叭,他手机里怎么会传来喇叭声的呢?因为他此刻已经在路上了。他为什么要跟我打这么久的电话?就是因为一旦电话挂断,他也没法重新拨打给我,我拨打也不会有人接听。所以他才一直跟我聊,我当时还高兴他上当了,想拖延他时间,分散他精力,没想到他反过来耍了我一把。”

陈法医道:“可是,他要设计这么做,有一个前提条件,他知道我们会用手机定位的方式去查他位置,这样才能先跟我们打电话,然后用三个手机伪造成他还在房子里跟我们打着电话,实际上本人已经离开的假象。”

“可能猜的吧,一般绑架案如果我们警方不知道对方位置,都会通过手机定位。”

高栋永远都不会知道,顾远设计这套时空诡计的灵感,在于他学生曾慧慧当初告诉他,现在警方能在开机两分钟内精确定位出手机持有人的位置。

陈法医点点头,道:“可是最后谁开枪的呢?”

“根本就没人开枪。”

“枪声也是手机里传过来伪造的?这个门外的警察总该听得出来吧?”

高栋摇摇头,拿出一张现场照片,指着角落上的破气球,道:“枪声是这气球爆炸传出来的。你看现场,除了那两只面对面摆着的手机外,不还有一个手机吗?旁边还有蓄电池、火花塞、电线、触控开关这些烧剩的东西,我猜顾远可能是把这个手机设置成震动,和电线、触控开关、蓄电池、火花塞连接起来。他最后拨打那个手机,手机震动后,触发机关,火花塞放电,瞬时点燃满屋子的汽油,从而气球爆炸了,发出类似枪声。这种东西对他这个物理老师来说,再简单不过了。”

“那么他怎么保证最后引爆时间呢?他本人已经不在房子里,相信也不敢躲在附近观察,他怎么保证我们警方不会在他决定引爆前,冲进房子里呢?”

“这点很容易,地上两只手机都开了扩音器,我们听得到房子里的声音,他那头也同样听得到房子里声音,门和窗都关得严严实实的,我们要闯进屋子,必定会发出较大声响。他只要一听到异响,马上拨打电话触发机关就行了。”

高栋继续道:“还有,他为什么要用这么多汽油?就是要烧得尸体面目全非,我们辨认不出他来。而他宿舍里的牙刷上血液、尿液、床上毛发,本来就是那个死者的,他故意摆好了等我们去做DNA鉴定。除此之外,现场那间屋子里,地上各种各样烧得乱七八糟的杂物一堆,一方面是让燃烧更充分,另一方面杂物越多越乱,我们就不会注意到扔在地上的蓄电池、电线是他设计的机关。一切都烧成灰了,地上手机成了烂塑料,开关电线也都烧断了,换成其他人,怎么看得出这是他事先设计的东西呢?如果不是你们搜集他宿舍DNA信息这么顺利,才让我起疑,我压根不会想到这么多。”

陈法医唏嘘道:“这家伙还真是聪明呀。”

高栋吐了口气:“这畜生确实挺聪明,现在回过头重新瞧瞧,每一次我们直接调查出来的结果,都是他想让我们调查出来的。给叶援朝做伪证,他想让我们查鞋子和电脑,我们果然查了。胡海平案,他留下玻璃胶,想让我们以为石板是从五楼掉下来的,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邵小兵案,他留下山坡上清晰的脚印,也是想让我们以为邵小兵是自杀。结果一度一直没法否定是自杀。这一回,他想让我跟他打电话,我顺他意思做了。他想让我们以为里面开枪了,我们信了。他想让我们验DNA,我们又验了。这畜生太聪明了,想什么我们都配合他,哎,难怪案子会办成这样。”

陈法医道:“老大,现在怎么办?翻案重新海捕吗?”

高栋苦笑着摇摇头,站到窗户口,过了半晌,不情愿地下了一个决定:“把他学校和医院的体检记录毁了。”

“毁了?”陈法医很意外。

“已经结案了。”

“可是……可是他不是还没死吗?”

高栋无奈道:“他那天跟我打电话,其实说了很多别人听不懂的画外音。他一直求我,‘给我一条活路,我保证从此隐姓埋名,再也不犯罪了。’那时我误以为他脑子坏了,现在知道了,他这句话,是为以后说的。他为什么后面这么坦白地交代清楚所有犯罪经过?问我还有什么问题吗。因为他如果不回答,恐怕其中一些犯罪经过我们永远想不出来,他说得这么清楚,就是帮我彻底结案。现在他跑了,去哪抓?现场他扔了首饰和一根金条,又烧了几十万块钱,沈孝贤家就只有这点值钱东西?谁信呢。还有邵小兵家,他肯定从保险箱拿了不少东西。他扔在地上的首饰黄金,至少有两三公斤,价值百万,可见他身上还带了多少钱,多少黄金?他说了自己再不犯罪,从此隐姓埋名,带了一辈子吃喝的钱,我上哪抓他?你看他们X省抓那个姓周的,派了多少人,花了多少年?那姓周的不过就是个悍匪,能跟顾远比?这畜生的聪明,你想抓他,谈何容易!”

高栋吐口气,走过去拍拍陈法医的肩,道:“不是我不想抓他,我也没办法呐。市局里只有你跟了我十多年,有些话只能讲给你听。这次案件后,很多领导对我极其不满,我岳父虽然花了很大精力,但这次处分我是跑不了的。听说明年我会调往省厅刑侦分局当局长,说是平级调动,权力哪比得上市局副局长。这案子再不结案,再冒出顾远还没死,我怎么交代?我得一辈子耗在宁县吗?”他苦笑着摇摇头,“算了罢,那天我口头答应了他,这次就算真的答应他,放他一条活路了。”

“万一顾远以后又出现了呢?”

“不可能的。出现了也无妨,只要时间长一点,事情过头了也不会问责。毕竟所有人都深信顾远那天开枪自杀了。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所有人都能作证。”

陈法医理解地点点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选择,相较之下,还是这样处理好。”

高栋点点头,道:“等这几天邵小兵老婆挖出来,就能彻底结案了。反正已经这样了,我现在只能多做些弥补工作,过后让江伟把宁县近几年的无头悬案翻出来,看看哪些能赖在顾远头上,也算多点成绩交差了。”

他苦笑一下,看向窗外:“等彻底结案后,就算顾远走到我面前,我都不想认出他来。”

1月4日,元旦假期过后,宁县一中重新上课。

全校师生都知道了顾远的事了。

中午,顾远班上的几个学生聚在走廊里讨论。

一人道:“真的是顾老师杀了人吗?校长也参与了?”

曾慧慧点点头:“我爸说了,是顾老师杀了人。校长参与多深就不知道了。”

一名男生笑起来:“真想不到教我们的顾远是个杀人犯。”

曾慧慧怒瞪他一眼:“不!顾老师是好人,他杀人一定有苦衷的!”

男生继续嘲笑:“有苦衷就能杀这么多人吗?杀人犯还有好人?”

这时,隔壁班的陈翔路过,他脸色很难看,今天一整天,他都听到旁边人争辩着顾老师到底是不是好人,他为什么杀人。在他心里,顾老师是他见过的最好最好的老师。可是他从那次事发后,在学校一切行事都处处小心,不敢惹上任何麻烦。他很想替顾老师争辩,可是他不敢与其他学生起冲突。

曾慧慧眼眶一下子红了,大声道:“顾老师是好人,顾老师是好老师!一定是!”

旁边一个女生拉住曾慧慧,也鄙夷地瞪了男生一眼,对曾慧慧说:“别理他,这种没良心的人,我们都相信顾老师是好人。对了,听说顾老师拿走了贪官家的好多钱?”

陈翔站在原地,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一些事。

曾慧慧收住眼泪,点头道:“但后来都被火烧掉了。”

“好像说顾老师家里的墙上,最后用粉笔写了一行遗言,写了什么?”

“我爸说所有人都看不懂那行字有什么意思。”

“具体写着什么呢?”

曾慧慧茫然不解道:“盐水鸡,真好吃。”

瞬时,陈翔立在了原地,下一秒,他再也控制不住,发疯一样冲进厕所,打开隔间门,把自己关在里面,顿时,泪如雨下。

(全文终)

(由于谋3的所有诡计全是首创,其他推理小说中未出现过的犯罪手法,所以思虑上的不足在所难免,部分诡计理论上可行,实际操作有不确定性。谋4一定会考虑更周密,敬请大家关注《谋杀官员4:代上帝之手》和,我一定会努力创作最好的本格推理系列。恳请多宣传推荐。新浪微博:紫金陈本人,百度贴吧:紫金陈)

标签: , ,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这样算下来缺少一具尸体

    (2)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