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少林修女:就这样来到深圳

少林修女新作来袭,抢鲜看啦!

10083777005f311703

在成都阴沉的冬天中毫无热情地混了一个多月之后。
我去了一次重庆。
假装换换环境直面人生。

我想。
成都海拔太低。
天气难免沉迷。
重庆外号山城。
高处想必可行。

结果我错了。
真不知道为什么。

如果说成都冬天的气候是忧伤。
重庆冬天的气候就是丧葬。

受到如此打击后。
在接到我妈电话通知的第一时间。
我心怀着对北方海边艳阳蓝天的美好希冀欣然同意前往青岛。

抵达青岛当天下午。
我跟着前来接机的小舅来到青岛海边。

在海边眺望了五分钟后。
我终于忍不住问道:大海不是一眼望不到边吗。这是什么情况。
小舅:有文化没。大海冬天全是雾。

我沉默了五秒。

我:晴天的时候会不会好些。
小舅:唠啥磕呢。冬天海边哪来的晴天。

我又沉默了十秒。

我:这雾一直这么大吗。平常应该不这样吧。
小舅:这算小的。有一次雾大的时候我开导航直接给我导海里了。

我沉默了三十秒。

我:送我回机场。
小舅:这怎么刚来就要走呢。我把你压岁钱藏崂山上了。明天跟小舅上山寻宝去吧。

在青岛天气和青岛亲戚的双重折磨中度过了十天。
我开始着手申请去印度的签证。

就在这个时候。
网上有个深圳卖山寨机的单位联系了我。

和对方单位代表徐总经过一番交流。

我:你们那天气怎么样。
徐总:阳光灿烂二十来度。
我:你现在穿着什么。
徐总:第一次聊天就问人家这个。真有点不好意思。
我:……
徐总:黑色蕾丝胸罩。
我:……没看出来你哪不好意思。
徐总:说。来不来。
我:我已经订完票了。

2013年元宵节上午。
我登上了青岛前往深圳的班机。

航空公司在伙食供应上又展开了创新。
当天早上的飞机餐是一根油条两个元宵。
摆成一个屌样不说。
汤圆上还撒了几根咸菜。

等我心情复杂地吃完后。
才反应过来该照张相。

于是我跟空姐又要了一盒。

p8086128

两个小时后。
飞机温州经停。
重新登机后。
上来了一个中年旅行团。
一个中年温州哥们把大箱推到座位边。
目测挺沉。
哥们纵身一拎。
没拎动。

正当这哥们向过路旅客求助的时候。
旁边一个空姐上去右手提起来左手辅助一个托举就给塞货架里了。

姐们儿,看你这身手以前是不是扛过大包。

温州中年哥们整完行李。
一对票。
不乐意了。

温中:我这个座位怎么是中间的来?

然后叫靠窗那哥们:我要坐里边。

靠窗那哥们没吱声。

温中叫刚才托举的空姐:你给我调个座。我要靠窗的。
空姐:不好意思。现在调不了了。选座只能是出票的时候说。
温中:那出票的时候他们也没问我呀。你现在能不能给我换?
空姐:不好意思。换不了。
温中:你们这个航空公司的服务怎么搞的。他出票的时候明明应该问我是要靠窗的还是要中间的。根本就没有问过。

空姐一扭脸走了。
山东航空果然霸道。

温中:我上了飞机本来是打算睡觉的。现在搞成个中间的座位,我根本就没办法睡觉了。
说完又前后问:你们谁靠窗的跟我换一下。

没人吱声。

温中坐下了:你们这种航空公司的服务,根本一点都不人性化。你出票的时候明明应该问过的呀,根本就没人问我。你让我现在怎么睡觉?坐在中间我怎么睡觉?

以上相同内容以不同形式重复约有三次。

里边那哥们受不了了:大哥你别磨叽了我跟你换不行吗。
温中:你换就换,说话态度注意一点。

里边那哥们瞅了他一眼,不吱声了。

温中:你让我进去啊。
里边那哥们简称里哥:我还不换了呢。
温中:你什么意思啊。
里哥没吱声。
温中:你刚才不是都说了让我坐里边。
里哥:你想坐就坐啊。
温中:我想坐怎么就不能坐了呢。
里哥:我还想坐副驾驶呢人家让我坐吗。

温中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跟坐过道的随团亲友换了座。

我估计这哥们同团其他温州老乡都有整死他的冲动。

从温州又沿着海岸线飞了俩小时后。
终于抵达深圳。

特区果然不一样。
深圳机场是我见过最像火车站的飞机场。

出了机场。
徐总带着单位工程设计杨叉帆在门口迎接。

三方寒暄了一下走出大门。

出门迎面就是个大阴天。
上车之后直接下雨了。

我:徐总。你说的热带大晴天在哪呢。
徐总:深圳都晴半个多月了。你一来就下雨。你是不是有冤啊。
说完让杨叉帆查了一下天气。
未来三天。
全部下雨。
我想。
我这是被重庆缠上了。

向市区行驶的路上。

杨叉帆:深圳机场洋气不。
我:挺实在。
杨叉帆:觉得特区怎么样。
我:我刚来。
杨叉帆:你看路边树多不。
我:挺多的。
杨叉帆:特区是不是像郊区。
我:挺像的。往市中心去的路迎头就是一座山。
杨叉帆:深圳山很多。
我:嗯。
杨叉帆:你觉得深圳山多不多。
我:……还行。

杨叉帆转向徐总:老大,她都不理我。

杨叉帆:老大?

杨叉帆:老大?老大?老大?

半分钟后。
杨叉帆:老大,那是哪来着。
徐总:深圳湾体育场。

半分钟后。
杨叉帆:老大,这楼叫什么来的。
徐总:不知道。

又是半分钟后。
杨叉帆:老大这是哪儿啊。
徐总:下沙城中村。

紧接着。
杨叉帆:老大你看那楼顶上有两个坦克。
徐总:我开车呢。
杨叉帆:刚那楼叫什么呀。
徐总:帝王大厦。
杨叉帆:前面那个叫什么呀。
徐总:死活要跟着。非说自己是深圳通。老子今天怎么感觉好像是带你见世面来了。

杨叉帆沉默了不到十五秒。
迅速转移话题道:老大,我家外面的立交桥实在是太吵了。最近我打算把阳台包上。
徐总:包吧。
杨叉帆:不行。我得等我媳妇回来的。家里她作主。
徐总:等吧。

继续行驶十秒。
杨叉帆:老大你看前面那楼阳台真大。
徐总:你去把它包上吧。

杨叉帆:一会儿咱们去哪。
徐总:我送顾异去酒店。你回家包阳台。

杨叉帆:我应该去看看我媳妇去。
徐总:去吧。
杨叉帆:不行。太远了。我媳妇在包头呢。
徐总:你也过去。你在那呆两年包头没准能改名叫包阳台。
杨叉帆:为什么我一说话你就提包阳台!
徐总:你先提的。
杨叉帆:我就提了一回!
徐总:一回就够了。
杨叉帆:你别提包阳台了。
徐总:你以后别姓杨了。改姓包吧。
杨叉帆:那我叫什么呀。
徐总:包阳台。

杨叉帆:不要叫我包阳台!
徐总:包阳台。
杨叉帆:别给我起外号!
徐总:包阳台。
杨叉帆:你能不能给我换个大气点的。
徐总:包大人。
杨叉帆:比包阳台能强点。
徐总:你老板叫老大,你叫大人。你是不是想篡权。

路上顺着阳台话题徐总介绍了一下杨叉帆买的房子。

此房楼前一条立交桥。天天跑大车。其吵无比。又是个西向。夏天宛如闷罐。杨叉帆当初执意买下。就因为能看到大海。买房当时视野很好,开发商号称高端一线海景房。

徐总说,结果不到半年,他家房子前面的沙滩上展开了大面积填海活动。现在人工滩上全是高楼。视野变成一条线。由一线海景变成了一线海景。

杨叉帆:我现在完全不想跟你说话。
徐总:有能耐你给我憋十分钟。

半分钟后。
杨叉帆:老大你看前面那个LED屏真大呀……
徐总:闭嘴。憋十分钟。

十五秒后。
杨叉帆:不是。老大。那屏真的很大。
徐总:憋十分钟。
杨叉帆:好的好的好的好的。

十秒后。
杨叉帆:现在到处都是LED屏呀。真可怕。
徐总:十。分。钟。

五秒钟后。
杨叉帆:以后说不定整个天空都会变成一个LED屏。
徐总:整个天空都是你包的。

杨叉帆怒视徐总。
徐总:包阳台。
杨叉帆:你停车!我要下去。
徐总:干吗。要给我包车啊。

在杨叉帆不间断的话痨中。
我们终于抵达酒店。
下车后双方告别并约定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

当天晚上。
我在房间里悟出了一个新知识。

以后定酒店的时候。
一定要在外面观察一下楼层。

徐总定的这个房间。
窗户正好在酒店霓虹招牌下面。
关上灯后。
我这屋里放点舞曲直接就是个迪厅。

晚上徐总打来慰问电话。
我向他阐述了这一情况。

徐总:有没有头牌的感觉。
我:有种随时会被扫黄的感觉。
徐总:有人扫黄提徐总。
我:徐总后台这么硬吗。
徐总:徐总被扫惯了。有套餐价。
我:……
徐总:什么声音。
我:我在浴缸里练狗刨呢。
徐总:有志气。
我:已经续了三缸水了。
徐总:是免费续缸吗。
我:第二缸半价。
徐总:那就随便续吧。
我:请领导放心。
徐总:小心不要拉缸。
我:……去你三舅姥爷的。
徐总:我说的是发动机。
我: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来源



标签:

 

7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装逼。鉴定完毕。

    (1) (0)
  2. 这种文章怎会出现?有什么意义吗?

    (8) (6)
  3. 精神病中有一种症状叫“思维断裂”,貌似就是作者这种症状诶。

    (11) (8)
  4. 深圳没下过雨的, 谢谢

    (7) (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