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铭心故事:爱情,其实很简单(一)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在我还没有接受赵枫之前的那个冬天,好像是高三,高中最后的那个冬天。

那次我们学校组织在一家酒店开元旦晚会,我与高翔不同班,但我们两个班在隔壁的包间。那次好像也是喝了许多酒,在走廊遇到高翔,便拉他到我们班里来。

“跟我一起去算了。我们同学都很好相处的。”我靠在墙上,眼光有些迷离。

“不太好吧!”他个性内向,不太喜欢和不熟的人接触。“我和他们不熟。”

“去吧。”我拉着他的胳膊,甩来甩去。

后来他是被我硬拉了进来,大家正在唱歌,看我把高翔拉了进来,头一个反映就是一片口哨声响声,方中宇还站了起来,像泰山一样叫了两声。高翔被弄得红了脸,不好意思起来。

晚上散得很晚,宝宝没人送,不顺路的居多,喝多的也不少。我和高翔同路,也不差绕这一个小远儿,便自告奋勇当宝宝的护花使者。送完了宝宝,我们俩个站在路边商量应该如何回家。

“打车吧!”刚下完雪,天气很冷。他穿的不多,于是我建议道,而我自己也有些飘飘然的感觉。

“还早,走回去吧。”他这一句,便改变了整个夜晚,如果我们俩个打车回家,便不会有以后的许多故事。直到现在我们可能还是那种可以聊天,海侃的朋友。

我们俩就这样,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有一搭没一搭的边聊边走,直到一大块隐藏在雪下面的冰让我结结实实摔了一跤。高翔大笑起来,笑得很夸张,冬天的北方,摔一跤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好在是晚上,没人看到,就算是看到了,引人发笑,也没有像他笑成那样的。

“还笑,”我恼道,看我笑话如真这么好吗?“拉我起来。”

高翔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替我拍身上的雪。

“走吧!”再次上路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们的手还拉在一起,没有分开。在这里说点自己的小秘密吧,这种情形在我梦里出现过,还不止一次,我们认识了那么多年,真的是单纯的连一次手都没拉过,碰都没碰过。说实话,不敢。高翔在我心里跟偶像一样,是得供着的,又像是易碎品,只可远观。

当时,我在想,是不是我拉着他的手不松开。这让我心里很矛盾,生怕被他看不起,虽然他当作没事一样,没有说话,也没挣脱。

我低着头,我的脸一定很红,我不敢看他。不过在下面,轻轻打开我的手,但我的手仍在他的手里,被他紧紧握着。

高翔的手不同于赵枫,没有粗糙的感觉,手指纤细,修长,和他牵手的那种微妙的感觉,直到今天我仍不能清晰的写在纸上。没有电流通过般的触动;没有血液上涌,心跳加速,仿佛这在我们之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只有温暖,从他的手指传到我的手指,再从我的手指,传入他的手指。

我猜想不到他的心情,他的心海太深,我看不透。也许我们俩个在那时都很矛盾,可是谁也不说,也没放开手,就这样,在一月的东北的冬天的夜晚,走了两个小时,绕着小学,走了一圈一圈又一圈。

我和高翔的浪漫夜晚只此一次,被我埋在心头许多年,不敢拿出来与别人共享。怕别人笑我,只是牵手,就能让我如此不能忘怀。

忽然,发现自己很感性。

“傻笑什么呢?”高翔拍了拍我的脸,把我唤了回来。

原来,我还在站在上海的街头,在这个寒冷的冬夜。手与手的交汇让我想起的,也许只是我一个人的记忆。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那个冬天。”我吸了口冷气,让自己打了一个冷颤。

高翔一下子沉默下来。那个冬天,那个晚上,我以为我们不需要说明,就可以这样一直一直地走下去。可是毕业的时候,高翔对我说,对不起,我对你没感觉。

被狠狠地拒绝了呢!那天晚上,的确是没有那种心跳过快、身心紧张地感觉,可只有那种感觉是爱情吗?我不知道。

在我心情极度不好的时候,死对头老白半夜跑了来,把我叫下楼,二话不说就搂住了我。吓得我全身防御系统自动开启,不知怎么就一脚踢到他那里,害得他在床上躺了两天。以后的两年都没有再理过我。

而高翔,考到南方一座城市后,直接与我断了联系。

现在再提及这事,让高翔也很难堪:“对不起,是我说话太直接,伤害你了。”

我笑了,摇了摇头,“我还记得你说的话,没有感觉嘛。也没有什么啊!”

高翔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拥着我,直到把我送回家,把我扔到沙发上。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