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2017,戴Google Glass的一天

本文幻想了未来Google Glass进入中国市场后,一名使用者的一天。

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在访谈节目中佩戴Google Glass的原型

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在访谈节目中佩戴Google Glass的原型

大家好。我姓马,叫马侬,是一名毕业不久的互联网从业者。之所以兴高采烈地打下这篇文章,是因为我刚入手了一台新款的谷歌眼镜。港行,发顺丰,包邮,赠膜,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

智能眼镜已经出现好多年,其实我也可以选择其他品牌的产品。比如苹果的iGlass 4s。最近在各大公交站点的广告牌上总能看到iGlass的广告,三年前他们标榜iGlass“重新定义了眼镜”,现在他们说iGlass 4s是“迄今为止最快,最好的iGlass”。嗯,也是最薄、最长和最贵的。

同样很有竞争力的产品是诺基亚的Glass 920。这家公司一直以自己的镜片防摔、防磨、防压、防坐、防爆炸而居功自傲。但是说实在的,除了特种部队,谁又真的需要那些功能呢。

同样在考虑之列的还有三星的Galaxy Note2。但是三星总是随镜附送一只笔,我一直不明白这是用来干什么。其他还有索尼的Xperia Glass,HTC的Glass One ,甚至华强北出品的八心八箭32色自由变换带激光发射器的山寨Glass我都一一研究过。

最后,在综合考虑了价格、款式、重量(毕竟这是眼镜),以及装逼性之后,我选择了这款Google Glass第三代,人送外号谷歌三皇孙,俗称三孙子的智能眼镜,开始了我的新生活。

今天是星期天,家里给安排了一场相亲,和姑娘约在了国贸附近的星巴克,我决定好好捯饬捯饬,届时戴着我新买的眼镜闪亮登场,既清新脱俗又亲切自然,还可以顺便聊一聊我的职业,努力把自己和谷歌这种牛逼公司联系起来,在姑娘面前长长面子。这样的计划多么令人开心。主意已定,我便睁开了眼睛,下午1:40,这是一个出门觅食儿的好时间。

洗漱完毕之后,我庄严地戴上我的Google Glass望向窗外,它显示:“视觉分析结束。500米内空气质量:雾霾,指数678。光照强度:中级。建议使用:口罩,眼镜布。”我满意地笑了,在我的城市,2013年之后就没有不戴口罩上街的人了。

我穿好衣服出门上街。我租住的地方离市区较远,属于不发达地带。即使是这样,也能看到路上的行人几乎人人佩戴了智能眼镜。这个城市的网络还是那样,时好时坏,还有死角。我前面走的一伙小姑娘,几个人一直闷头走路,遇到信号差的地段才简短地交谈几句,等信号好了又开始在眼镜上敲敲打打,各自关心各自的了。

出门走了几步,眼镜提示我:“路线设定结束。最便捷路线56公里。前方200步左转,2路公交车王屯站,请28站后下车。”同时开始了实景3D导航。可我一看时间,不行,来不及了,于是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坐在副驾上,我心不在焉地想着一会儿的相亲。现在的汽车中控台大都不安导航,司机都戴智能眼镜,自带导航功能。有些高端车型把导航换成了影音系统,后来发现也是浪费,因为乘客都戴着眼镜呢,谁也顾不上看那玩意儿,最后大家都拆了省事。

车到地方了。下车前我还和司机“深情对视”了一会儿。不是我们哥俩相互之间有意思,而是我在用NFC通过支付宝钱包向他转账。

好吧。一场新的相亲,一段新的开始。我打理了一下头发,还特地擦了擦今天的重头戏Google Glass,迈进了星巴克的大门。

一进门我就慌了。全是眼镜。各种红光蓝光指示灯闪成一片。现在星巴克蹭网的人再也不用手捧着iPad、Kindle作沉思状了。现在他们都戴着眼镜直挺挺地坐着,像盲人一样目视前方,镜片上面光怪陆离。手里的咖啡要摸索着送到嘴边。不是因为他们看不见,而是因为坐直了有助于信号更好地接收,剩下的则是因为懒。

我低头靠近门口的签到机,眼镜里立即提示:“国贸星巴克,目前店内54人,剩余座位12,网友评价最好的座位在二楼靠窗第三桌。活动信息……”为了让姑娘好找,我选了一楼的位置,点了东西后开始观察店里的情况。

“豆瓣同城”提示我说今天这里是一个街拍活动的汇合地点。于是我开始注意身边的姑娘们都长得什么样子。这下可坏了,新下载的应用“留几手打分王”开始一刻不停地往外蹦提示:“0分,滚。负分,滚粗。负无穷,镜片无法承受这种摧残。拒绝打分,对不起请关注人类……”

只有一个姑娘气质比较高贵,Vertu的眼镜蓝宝石镶边儿,一款无线充电眼镜盒很是抢眼,LV的logo明晃晃的亮。这姑娘被一伙男女众星捧月般围坐在中间,估计是找来的模特。

旁边的男人们脸红心跳,一手扶着眼镜,一边为了变换拍摄角度摇头晃脑地扭动着身躯,全然进入忘我的境地。店员也不好阻拦,就算说了禁止拍照也会被百般抵赖,索性视而不见。

我也趁姑娘回头的时候拍了一张,随后“淫淫网”的“图谱搜索”功能提示我:“面部分析结束。施露露,女,23岁,长江商学院毕业生。常出现地点:北京朝阳区工人体育场北路、巴黎、河南驻马店。高频话题:亲、干爹、么么哒。你们有1个共同好友……”

正看着呢,突然叮咚弹出一条广告:“想搭讪美女?大铁棍子心理诊所情感专家王大夫教你如何破解情感难题。大铁棍子心理咨询,让您一插到底!”

我刚想挥手删除,突然叮咚又一条:“专业代理各种奢侈品A货,Vertu智能眼镜最低只要499。专业品质,值得信赖……”现在的广告真是精准。也难怪,谁让谷歌其实就是个广告公司呢。

正寻思着,身旁有个哥们勇敢地朝那姑娘走了过去,想必是要出手。不过这家伙运气不好,没几句话就让人家给了白眼,败下阵来。饮食男女,搭讪被搭都是常事,更何况现在“眨眼间”,就能对别人的身高体重兴趣爱好知道个八九不离十。可好感这东西还真就不是张口就来的,古人说“天时地利人和”,毕竟有些道理。

智能眼镜刚出来那会儿,大家追求设计简洁有科技感。现在,人们喜欢戴加长加宽的镜片彰显身份。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遮光贴膜,一出门满大街都是黑超,扑面一股浓郁的三线明星气质。

社交应用层出不穷,一个男人,通过位置、声音、NFC、面部识别,转瞬之间就可以锁定他目之所及的全部女人,1分钟的时间,让打分应用帮助他筛选出所有符合喜好的7分以上的姑娘,5分钟的时间,用来浏览他感兴趣的个人信息,10分钟的时间,对症下药地发出几十条“打招呼”,只要20分钟,这个男人就可以坐享其成地收获把身边的、路过的、听到的、看到的陌生美女变成好友的喜悦。

就像我现在的这间咖啡店,上下里外的人们貌似一本正经地坐着,站着,喝着,聊着,其实他们之间发生联系的维度,已经复杂到不可描述。当两个人对坐而视,我不知道他们在透过谁的眼镜看谁的眼睛。

正寻思着呢,旁边有个说起话来摇头晃脑的哥们突然吧嗒一声,眼镜掉地上了。傻X,这年头谁还用摇一摇啊……

这时,我约的姑娘来了,看到我之后她笑了一笑,一边走过来一边摘掉了自己的眼镜。

我想我因为这个动作爱上了她。(来源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最后一句。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