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盘点历史上名字取得好的二十人:初见惊艳,再见依然

盘点历史上名字取得好的二十人:初见惊艳,再见依然。作者文笔极好,令人叹服。

p1822707901

【第二十名】——谢公东山三十春,傲然携妓出风尘

谢安(320-385),字安石。东晋宰相,汉族。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王安石曾说自己十分有幸,因与谢安的字相重。“谢”是“旧时王谢堂前燕”的名门望族,“安”是他的心安。抛却谢家的声望,“谢安”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名字,可他却用生命为后人诠释着这个名字的真正内涵。而这个名字,也是一个诠释他真正生命的谶语。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谢安隐居东山几十年,世人长叹“安石不肯出,将如苍生何”,谢安笑而不答。

时机不到。风神秀彻的谢安,运筹帷幄的谢安,是安于等待的,等天下有难,他自会力挽东晋于狂澜。

从东山再起到淝水之战,谢安完成了从安于身到安于国的华丽转身。相比于工于谋天下,拙于谋自身的韩信、鸟尽弓藏的文种和信奉黄老的张良,他无疑是将为人为臣之道领悟最深之人,也是历代文人最为推崇之人,风流无人出其右。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

这是楚庄王。

不鸣万人待其鸣,一飞万人为其震。

这是谢安。

这不是装逼,这叫牛逼。

他叫谢安,谢安的谢,谢安的安。

【第十九名】——但闻佳期邀相送,扶苏心比天下重

扶苏(?—前210)。秦始皇长子,嬴姓,名扶苏。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

荷花依然开,大山依然在。扶苏树湮没在群芳中,扶苏公子埋没在乱世里。

据说公子扶苏的母亲郑妃是郑国人,喜欢吟唱当地流行的情歌《山有扶苏》: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桥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诗三百,思无邪。始皇为长子取名扶苏,愿其能像大鹏、扶苏树一样扶摇直上九万里。

事实上,扶苏也确实如此。

我从未有幸看到过和公子重名的扶苏大树,可“扶苏”二字,却随着这悲怆久远的故事扎根在我心里。看似普通,实则大气,扶苏复苏,扶大秦帝业,苏天下苍生。他一直在努力。

父赐子死,子不得不死。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

抵匈奴、直言谏、触龙鳞、引剑刎……他,公子扶苏,为这个已快穷途末路的秦帝国尽了最后一份力,沧海横流,他只是冥冥众生中一滴水,滴落时,秦的气数也尽了。

后来陈胜吴广起义,谈到公子扶苏,依然止不住遗憾和愤恨。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公子短短的生命是流星,和蒙恬、章邯一起照亮了大秦最后的黑暗。

如果他还是那个倜傥的公子,如果他能回家,多好。

陌上人如玉,公子士无双。

他叫扶苏,扶苏的扶,扶苏的苏。

【第十八名】——鸾镜朱颜尤胜君,天教我辈登青云

武则天(624年~705年)。字“曌”(zhào,含义是日月当空,“曌”是武则天为自己发明的字)。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正统的女皇帝。

有一本书叫《且试天下》,天下是用来“试”的,这是多么霸气和狂傲的人才能说出的话。而女帝武则天呢,天下是用来“择”的。“试”是考、测验,按照预定的想法非正式地做,就是说天下什么的洒家偏要去闯上一闯。而“择”是挑拣,选择。嘿,天下算什么!还不是供老娘吃喝玩乐打砸抢烧的,我想要就要,看不顺眼老娘就抽了它!(此段可无视)这无疑更上一层楼。

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鸿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

在那个男尊女卑的时代,那个有着凌人傲气名字的女子用狭长的眼冷冷观看着宫廷悲欢,她抛弃了爱、抛弃了良知、抛弃了作为女子应有的一切,她不甘心沦为草芥,我武则天既不能流芳百世,亦不复遗臭万年!

唐宫的风,感业的香,帘前的座,都教她:向上爬。终于,武媚娘爬到了顶端。

强硬的政治手腕,缜密的军事策略,她比男人还果断地“选择”着心中理想的天下。

多少年了?连红艳得牡丹都空了,风从洛阳东起,香至长安西漫。乾陵猝然间立起了一块碑。

无字碑。

你想说什么?

六合间只有风。

你想留下什么?

六合间只有叹息。

她终究“择”了自己的天下,可我宁愿,她依然是那个娇滴滴的媚娘,长下泪等着如意郎来验取她的石榴裙。

她叫武则天,武则天的则,武则天的天。

【第十七名】——百年离别在高楼,一代容颜为君尽

绿珠(?~300)。(传说姓梁)西晋石崇宠妾,中国古代著名美女。

绿珠,好像碧玉一样,有浅浅的纹路,干净地像是渺渺高山上的清泉,一入眼,便再也不能忘记。

真美,是阆苑仙葩比不了的纯粹。

绿珠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她总让我想起碧瑶,只活在《诛仙1》里的主角,那个让小凡等了十年,念了一辈子的碧瑶,那个衣角空余清铃暗响,无限怅惘的碧瑶。

多么相似,碧瑶在诛仙剑下吟诵起痴情咒,绿珠从崇绮楼上纵身一跃,这两个名字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女子,无一例外地走向宿命的悲剧。抑或,是爱情。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绿珠是为石崇而死的。石崇是晋朝有名的富豪,生活极尽奢华。他珍珠十斛得到了绿珠,她从此跟着他,为他舞低杨柳,为他歌尽桃花,为他做她一切能做的事,包括死亡。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而招展其璧就更是“罪”了。孙秀爱慕绿珠,向石崇讨要。石崇虽生活糜烂,却颇有魏晋之风,掷地有声地对答:“绿珠吾所爱,不可得也。”这句话甚是动人,不知石崇后来后不后悔,可我宁愿相信他,相信绿珠。赵王伦于是派兵杀石崇,石崇进退两难。

他对绿珠叹息说:“我现在因为你而获罪。”绿珠流着泪,站在他为她修建的崇绮高楼上,水绿衣衫被风扬得像凌风欲展的蝶:“愿效死于君前。”

她跃下华美的楼,落花依然像初见那年飘落下来,衣袂翻转,尘埃落定,碧绿的珠儿,碎了。

她宁为玉碎,也不负她的郎。

石崇死在八王之乱中,草草结束了一生。他们的悲剧,也是时代的悲剧。

郎呀郎,就这样吧,从此我们天各一方,我也没什么欠你的了,真好。

可你要记得,碧绿的珠儿,不后悔。

百年离别在高楼,一代容颜为君尽。

她叫绿珠,绿珠的绿,绿珠的珠。

【第十六名】——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仓央嘉措(1683~1706)。门巴族人。六世达lai喇嘛,西藏历史上著名的人物。

仓央嘉措是藏名译来的,我把它放在这里,只因它的意思是:音律之海。可我最爱的还是另一种翻译:梵音海。

嘉措不仅仅指海,更是指大智慧。梵音是佛音,是卓然妙音,世人参悟不透的佛语,正像仓央嘉措自己说的:为竖幡幢诵梵经,欲凭道力感娉婷。他觉梵音就是世间风月,逞论别人,他也许自己就没有悟透何为梵音,可又为何要悟?

鸿蒙初辟本无姓,打破冥顽需悟空。读《悟空传》,比起那个心如明镜的唐僧,仓央嘉措更像是“宁愿死也不肯输”的悟空,身在素净的布达拉宫,心想繁华的拉萨街。他说他“白璧有微瑕,曾到拉萨卖酒家。”在红尘人看来,这不是暇,在空门人看来,这不仅仅是暇。

十五年世俗浪荡,整八年梵行修道。达lai仓央嘉措的心中有一个浪子宕桑汪波,他向的是尘,不是空,是野鹤,不是菩提。

生我何用?不能欢笑,灭我何用,不减狂骄。仓央嘉措有他存在的理由,他是人,不是佛,纵然有天有佛,也不能勉强他做任何事。

但这毕竟为统治者所不容,在他被押送往北京进行废黜的途中,仓央嘉措死在那片“青色的海”边——梵音之海,湖水用它通透意达的胸怀包容了这个犯戒的少年,鹫鹰滑翔天际,叼去少年的骸骨,传说流淌在山高水远的另一边。

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
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

来世再见,我的未嫁娘。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呀,别喝忘川水,别饮孟婆汤,我还是昔日,多情的少年,邀你再跳一曲——初见的时光。

他叫仓央嘉措,梵音海中的仓央嘉措。

【第十五名】——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北周终不还

高长恭(公元?~573年),姓高,名肃,字长恭。北齐世宗文襄帝的第四子,东魏大权臣北齐奠基人大丞相高欢之孙,封为兰陵王。

中国历史,最美不过魏晋南北朝;北齐历史,最美不过兰陵高长恭。

肃是肃敬,长恭自然是长久肃敬,古人取字尤爱用字释名,字又比名更深一层。如李白字太白,谢安字安石,韩信字重言(这个应是后人所取),二者相得益彰。

我总是对带“长”的名字有相当深的执念,或许是因为“长”字本身就代表着长久、漫长、生长,有深入灵魂的悠远腔调。《蒹葭》里的“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本是写爱慕而难以接近的长怅惘、长相思之苦,而之于兰陵,更多的恐是置身家国猜忌中的愤懑。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

昔有杀神白起,后有国公徐达。帝王之路容不得半点沙子,他们自恃真龙,哪知真龙也需虾兵蟹将为其冲锋陷阵。

兰陵生命太短,没能长久地“肃敬”,只有长久地“肃静”。

长空飘雪,兰陵将这杯酒饮下,点燃的债卷扬起飞尘,飞舞在他俊美绝伦的脸前,横绝了千年的时空,这是它为他跳的最后一支舞。

四年后,小怜的玉体横陈朝堂,周师踏马而来,剑指北齐。

千年后——

当《兰陵破阵曲》从那一衣带水的国土传来时,伶人依依呀呀的声调诉说着的王子,是神州再无的风华。

于是我彻悟——

兰陵之后,再无高长恭。

他叫高长恭,高长恭的长,高长恭的恭。

【第十四名】——掌中舞罢箫声绝,三十六宫秋夜长

赵飞燕(?~公元前1年)。西汉汉成帝的皇后和汉哀帝时的皇太后。

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垂下帘栊,双燕归来细雨中。

欧阳修惜的是春,而我这里,怜的是燕。

唐家玉环,汉宫飞燕。燕是玲珑的飞禽,燕也是倾国的美人。飞燕飞燕,总让人想起画梁上轻巧的生灵,乍开剪刀的尾,飞过雕满暗纹的廊玄,筑巢在江南的孔桥下。可是那唤作飞燕的美人,一进了这亭廊,就再也没能出来。

很多人都认为赵飞燕是红颜祸水,是她间接地导致了西汉的覆灭,这无疑有失偏颇。赵飞燕终其一生也没有参与政治,她只是一个努力往上爬的妃子,尽管她残杀皇子、秽乱宫廷,这只是拉拢皇帝、保住自身的一种手段,和官员们尔虞我诈是一个道理。她不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可亡国,不是她的错。

在那种时代,既然我们把所有功劳都归功于男人,我们就不能把所有罪恶归结于女人。

赢洲之中,金盘之上,她拥起盛世的繁华,为成帝跳那支舞。无方的笙缓缓漫开,九天的绸带凌波而来,阳春三月白雪纷纷落下。清铃声骤响,一只皓腕牵着薄纱,半遮容颜旋转留仙长裙,薄风扬起玄女耳畔的纱——刹那就迷了心魄。

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几年后,成帝在某个缠绵夜里,死在她妹妹的床榻之上。

飞燕死的时候,姑苏还是旧模样。

笙歌掩不住华堂,菱歌胜不了春芳,姑苏的月是故乡,不是缭乱心惊的未央。

蜻蜓夹着蛱蝶飞过树苍苍,燕子呵,再也回不了篱巴墙。

她叫赵飞燕,赵飞燕的飞,赵飞燕的燕。

【第十三名】——烽火燎天悲歌泣,致使荒魂返故乡

1、慕容涉归(?~西元283年12月)。慕容部鲜卑初代酋长莫护跋(慕容焉)之孙,慕容木延之子。
2、慕容冲(359-386)。小字凤皇,西燕威帝慕容冲,鲜卑人,十六国时期西燕国君主。
注:此条目虽然是两人合传,实际上是以1引2,所以还是看作一个人吧。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
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慕容涉归鲜为人知,可读到“涉归”二字时,心绪还是顿了顿。

他趟水过河,河那边是家。

我忽然就想起了慕容冲,涉归的后代,五胡十六国倾国倾城第一人。他小字凤皇,凤皇“凤凰”,凤中之皇。多美,可惜一生都是凄美。

燕亡国时,慕容冲十二岁,姐姐清河十四岁。慕容鲜卑,族人各个美貌,清河公主“有殊色”,慕容冲小小年纪更是倾国倾城,雌雄莫辨,前秦皇帝苻坚让姐弟两双双飞入了他的紫宫。三年,整整三年,小小的凤凰在皇帝身下婉转承欢了无数个苦痛的夜。娈童,娈童,他曾是皇子。

当慕容冲脱离宫闱时,不知他是什么心情。十多年过去,苻坚兵败淝水,昔日的美少年趁着沧海横流,自组军队,东山再起。颀秀的青年踏着这见证他耻辱的土地,白衣胜雪,恨像潮水一样将他推向了复仇的峰巅,剑指长安。

城楼上,苻坚站在那,看着他昔日掌中物,如今风姿倜傥。

慕容冲侧目,嘴角收起无情的弧度,扔下了苻坚给他的锦袍。苻坚善良了一辈子,可对这个孩子,还是不公平。其实也没有公平可言——这个乱世。

慕容冲把都城变成了血海,当他终于站在苻坚平等的高度时,他麻木了。血,厮杀,长锋倒提,征战千里寒光。

凤皇,凤皇,何不高飞还故乡?无故在此取灭亡?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阿修罗成了王子,凤凰星君受了劫,他不知勘透生死否。

他是凤凰,没有家的凤皇,栖于梧桐,却留在了阿房,修饰词是永远。

苍白的孩子留在了霸王烧焦的阿房,我想一定是水打湿了凤凰的羽毛,他就不能趟着水回家了。

帮他擦干吧,你看这雨雪已霏,燕国都亡了,他一定很冷。

他还是那个孤单黑夜里苍白的孩子,对吧。

他们都姓慕容。

【第十二名】——犀渠玉剑良家子,白马金羁侠少年

秦舞阳(约前240年-前227年)。燕国贤将秦开之孙。
(注:因舞阳名字过于阴柔,后人改为“武阳”,但《史记》记载确为“舞阳”。)

十三岁,你在干嘛?话说当年楼主还是国旗下嗷嗷待哺的小小红领巾,报效祖国是我最大的梦想,其次是中五百万,对中了五百万后该买些什么各种纠结……不过你有真正直接地去为此做一件事么?

没有。可秦舞阳有,那时他才十三岁。

秦舞阳,真是一个美到过于艳丽的名字。东坡青天把酒在月光下起舞,别有一番味道,而舞阳,是对着朗朗乾坤、浩荡白日起舞,艳丽的是少年,沉醉的是人间。

这应当是一个帅到邪气、美到传奇的少年,他的一生,应该同阳光一般炫目。

没有。可荆轲有,舞阳是牺牲品。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

十三岁跟随刺客荆轲刺秦王,大殿之上,一句“色变振恐”,一句“顾笑舞阳”,太史公惜墨如金,仅仅八字将舞阳扁的一文不值,鲜明对比出荆轲的勇敢洒脱。千百年来,人们记得易水悲歌,记得荆轲刺秦,记得那个风骨朗朗的刺客,独独忘了的,是舞阳。

十三岁,他所犯下的任何错误都可以被原谅对吗?

十三岁,他还来不及犯下什么错误不是吗?

从燕国仗剑前来,短短的青史谁又读得懂他心里的惶恐?当风沙掩埋了盛世王朝,枯骨无声嚎叫,怎能忘了舞阳?

易水歌还在唱,督亢图还在展,匕首已经露出,帝王已经埋葬。

怎能忘了舞阳?

他叫秦舞阳,秦舞阳的舞,秦舞阳的阳。

【第十一名】——三尺瑶琴为君死,此曲终兮不复弹

钟子期,名徽,字子期。春秋楚国(今湖北武汉汉阳)人。

(文前的诗句本是“此曲终兮不复弹,三尺瑶琴为君死”,以求音律更为和谐,我将其对调。)

世界真的很奇妙,正如子期的名“徽”含义恰恰是“系琴弦的绳”或“琴后音节的标识”,也许这并不是他真正的名,但我宁愿相信这是天意,是天意让他们俩相逢、相知,汉阳江口的琴音,一点也不刻意。

友谊和花香一样,还是淡一点的比较好,越淡的香气越使人依恋,也越能持久。

正如子期这个字一样,淡淡的香味,唇齿之间留香不散。没有太多热烈的情感,子期,你所期待的,子期,期待会来。

月光下,素衣长发的琴师拨动弦,挽指间乐声作蝴蝶铺展翅膀,高山不言,流水不歇,古老的琴曲不断,他还在弹,没人懂的三清妙音。

很多年后,琴师想,如果知道最后的最后,还是会继续弹,等着他的知音,他的钟子期。

子期在路上站着,聆听着月夜的曲调,行云流水般,在彻骨的悲怆,他读懂了他的灵魂,孤独、绚烂的灵魂。

月上瓜洲酌淡酒,高山流水遇知音。相识相知后,他们约好闲云流水天涯远,伯牙让子期等他。

最后的最后,子期病死,伯牙绝弦,史书惜墨如金写下冷冷的字句,世再无知音。

香在空间里淡薄,情在时间里淡薄。我们不会。

月光长长长长到故里,琴师已走远。

明明我知道,知音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明明知道总有一日,所有的悲欢都将离我而去,可是我还是那么贪心。

其实,如果能在开满了月光的山坡上与你相遇,如果能深深地相知再别离,那么,我已在最美丽的年华遇见了你。

我总要习惯一个人,子期。

他叫钟子期,钟子期的子,钟子期的期。

【第十名】——你若无情我便休,往事如昨易白头

卓文君(生卒年不详)。汉代才女,西汉临邛(属今四川邛崃)人。

我总是认为,才女比美女高了不止一百个档次。文君不仅是美女,还是才女,“白富美”已经远不能形容她的传奇,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情只关绿绮心。

“文君”二字没有过多的艳丽、矫情,可它踱步而来,水墨丹青中,就映出那个文采斐然的卓然君子,就映出那个决绝女子的才情和不输男儿的智慧果断。她不需要葬花,自然风情万种;她不需要醉酒,自然敢作敢为。

司马相如奏一曲凤求凰,她对他青眼有加的情意,让她不顾一切携着相如来到成都。他们家徒四壁,他们当垆卖酒,他们琴瑟和鸣。当炉卓女艳如花,不记琴心未有涯,可卓文君的父亲终究不能容忍女儿失了面子,他不得不给文君两人足够的钱财,可有了钱真会幸福么?

岁月篡改红颜,薄幸的锦衣郎还是没能免得了世俗,司马相如不再满足于与糠糟妻的举案齐眉,他想娶妾。

我看过那么多悲剧,可还是觉得,那些都算不得悲剧,生离死别是缘浅,也是情深。可是情到深处情转薄,才是真正的悲哀。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文君肝肠寸断,可她没有哭哭啼啼地去哀求,她潇洒从容地研墨,写下流传千古的《白头吟》:

皑如山间雪,皎若云中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蹀躞御沟止,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竹杆何袅袅,鱼儿何簁簁,男儿重义气,何用钱刀为?

你不喜欢我了,我是伤心,可是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那我也不喜欢你好了。你若无情我便休,相爱是对等,不是容忍。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你不是我的独一,也不是我的无二,我还会遇见比你更好的人,他们也会给我弹好听的小曲、送我好看的钗头凤。

可是后来司马相如收到诗,后悔不已,就又和卓文君破镜重圆了,故事求的个圆满。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优昙花次第而开,长卿,我不会等你三千年才来盛放,我只为我的爱情。

她叫卓文君,卓文君的文,卓文君的君。

【第九名】——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魏无忌(?-前243年),号信陵君。魏昭王少子,战国四君子之首。

无忌太多,春秋费无忌(又作费无极),战国魏无忌,晋代何无忌,唐初长孙无忌,武侠张无忌……无论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首,还是胸襟宽广的侠义少年郎,我独独选择的是公子无忌,也许他名声不大,一生不完美,可他是战国人心之所向,是王侯将相中无二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他是最公子的公子。

无忌,不猜忌,不忌惮,不避忌,这不是恣行无忌,发而无忌,而是我心从容,所以无忌。

魏公子无忌之才,甚于齐之孟尝,,楚之春申,赵之平原数倍。礼贤下士,各国名士趋之若鹜。窃符救赵,世人赞其侠义之风。邯郸大捷,秦国十年不敢犯魏。

他是魏国最锋利的吴钩,他是江湖最厉害的百晓生,司马迁一身骄傲,却尊无忌为公子,列传中一百四十七处只称公子,无限唱叹,无限低徊,仰慕之情溢于言表。七步之才曹植与诗仙李白分别称其为“俊公子”与“贵公子”,赵孝成王更是推崇:“自古贤人未有及公子者也。”

长孙无忌魏无忌人无忌我亦无忌;
司马相如蔺相如名相如实不相如!

公子不是任何事都无忌,魏王忌惮公子,公子因此失望,退避三舍,耽于酒色,终是身死。
醇酒妇人终短气,千秋谁谅信陵君。谅?不需要了,有的只是叹罢了。

公子死后,秦便再无忌惮,派蒙骜伐魏,魏国乃至天下终被秦吞噬地一干二净。后来战国归秦,秦分楚汉,一归刘汉,高祖刘邦过公子祠庙时,也会低头点上几柱香,缅怀大风起兮后——那翩翩公子的落落情怀。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剑冷孤高,花醉堂皇。这个时代,这位公子,他没能遂得了凌云之志,可他一定敢笑——黄巢不丈夫。

他叫魏无忌,魏无忌的无,魏无忌的忌。

【第八名】——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应如是

柳如是(1618~1664),本名杨爱,后改名柳隐,字如是,又称河东君。明末清初名妓,秦淮八艳之一。

(注:原诗为“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明末清初的秦淮河勾栏瓦肆间,没有江南的黄梅雨流水桥,反而歌舞升平,笙歌彻夜,才子们夜泊秦淮近酒家,慕名一睹秦淮八艳的无双色艺。

八艳之中,陈圆圆谱就“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绝唱,李香君撰写“歌尽桃花扇底风”凄美爱情,可那风尘中,世人首推“风骨嶒峻柳如是”。

第一次见“如是”二字,是王菲哀怨地唱起“如是我闻,仰慕比暗恋还苦。”这一句,在《天龙八部》里片尾曲中,阿朱跟在乔峰后面,走得漫长的那一路,镜头一转,阿朱像血色蝴蝶坠落下深谷,笑容安详地看着她的乔大哥。后来才知道,“如是我闻”是佛语,再后来,认识了柳如是。

柳隐是读辛词“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取的名,想来是愿同辛弃疾一样的摒弃尘世,心静如青山。流连章台时,柳如是爱好女扮男装,这也可以看出其人同稼轩一般,有豪放的浩然之气。

后柳如是嫁与五十多岁颇有才名的大官钱谦益,夫妻伉俪情深。正值清军入关,钱谦益想降清,反而是这个名妓奋身欲沉池水中,以悼山河破碎,无奈丈夫拖住了她。再后来柳如是暗地支助抗清力量,巾帼不让须眉,欲一雪国耻,可惜钱谦益去世,她为保护家产,悬梁自尽,一代风流奇女子香消玉殒,连与丈夫合葬一墓都是奢望。

阿朱呀阿朱,她的乔大哥没能和她一起跳崖。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

如是我闻,金陵秦淮河边,可有那翩翩佳公子,拂去江南烟雨,将那风流女子看得分明?

可笙歌没了她的歌,燕舞没了她的舞,才人岂不白来?

她叫柳如是,柳如是的如,柳如是的是。

【第七名】——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戴望舒(1905.3.5~1950.2.28),戴望舒为笔名,原名戴朝安,又名戴梦鸥。现代诗人。

那坟前开满鲜花,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
你看那满山遍野
你还觉得孤单吗?
你听那有人在唱,那首你最爱的歌谣啊
尘世间多少繁芜
从此不必再牵挂
我在这里陪着她,一生一世守护她

2004年,名不见经传的唐磊用一曲《丁香花》唱红网络,那首天国的歌曲,旧时光里扎着羊角辫的女孩穿过阴暗的小巷,伴着丁香花的朝生暮死,葬在开满丁香的大山上……

一次一次听那些哀伤的歌谣,这么多年再想起这首歌,依然觉得它无可替代。

我想这首经典歌曲应是受了戴望舒《雨巷》的影响: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不得不说它太美,美得像那丁香姑娘一样不真实。就像戴望舒的笔名,《离骚》中的月神,太惆怅太飘渺,只用望一眼,便已心舒而醉。

戴望舒太像丁香,结着愁怨,注定一生都是悲剧。他为施绛年赴法留学,不能饱腹,可施却背叛他,爱上她原本就爱的那人,他哀莫大于心死。是穆丽娟带给他光明,他与其共结并蒂莲,可这也是无果,他们不欢而散。遇见杨静,他以为这就是他的良人,可是年龄让他们裂痕纵生,无奈,戴望舒终于结束了这最后一段爱情——他始终找不到他要找的丁香花。

后来的日子,望舒寄心于诗歌。天妒英才,让他的哮喘病愈加严重,呼吸也是一种痛,痛到他不得不给自己打大剂量麻黄素针,不一会儿,心脏急剧跳动,呼吸更加困难,死在送往医院的路上,时正值壮年。

旧时光的雨巷,故事里的诗人再也找不到他的丁香姑娘。

你看那满山遍野,你还觉得孤单吗?

几十年后,网络歌手唱着他扎着羊角辫的姑娘,我想,她和他一定化作了丁香花,住在春暖花开的天堂。

望舒坟前——

月光下,只有丁香在这里陪着他,一生一世守护他。

他叫戴望舒,戴望舒的望,戴望舒的舒。

【第七名】——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林徽因(1904.06.10~1955.04.01)。建筑学家和作家,中国第一位女性建筑学家,被胡适誉为中国一代才女。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是燕在梁间呢喃,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节选自林徽因《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魂萦梦牵的杭州美得风情万种,烟雨迷蒙中,西湖半掩容颜,见证了一代佳人的缘起。

人们取名总以风骚二书为蓝本,林徽因的名字出自《诗经-大雅》中: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赞美周文王及其母亲妻子的颂歌,“徽音”意为美誉,她祖父先是为她取名林徽音,在她身上载了许多希望。早年间,有一个名叫“林徽音”的男子常发表诗歌,林徽音(女)便改名为“林徽因”,以示区别此林徽因非彼林徽音。

林家女子总是优雅而有才情,或许是双木给了她们诗意的栖居,得以纵横。“徽因”比“徽音”少了一份女子娇气,多了一点因果看透的豁达。

十六展眉,她邂逅徐志摩,泰晤士河边他会给她念他写的诗,他英俊倜傥、满腹才华,可英伦风光中是他沦陷,他抛下尚有身孕的妻子张幼仪,他抛下他两岁的孩子,他抛下他所有的责任和自尊来爱她。这诗人太执着于梦想中的诗意女子,他把他丰沛的想象力赋予徽因,可他爱上的只是他的梦,这是不完整的爱情,正如后来徽因的文字里说“他爱的不是我”。

林徽因离开了徐志摩。这是偶然,也是必然。就像徐志摩写给林徽因的诗《偶然》: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诗人死在天空中,可惜没做成那一片云。他有他的陆小曼,她与他再无瓜葛。

林徽因的方向是梁思成,那个建筑学家和她有相同的爱好、理想。江南的女子婉约到虚幻,而梁思成给了她真实的呵护,没有康桥诗人的潇洒忧郁,他踏实安定,这就足够了。这是爱情。

梁上君子,林下美人,金家老友。我们不能说金岳霖一定是为了林徽因终身不娶,毕竟哲学家的心太邈远博大,可他爱林徽因,是他等待,是他放手,是他退出,是他在旁人都忘了时还记得她生日,这毋庸置疑。

1954年,6月。林徽因死于风寒,弥留之际,她最后念着的,还是梁思成。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人的一生不可能只爱一个人,她笑说爱情只是宿命摆下的一个局。

短暂的瞬间,漫长的永远。

民国第一才女是个美人,埋在了人间四月天,风华却已传了百年。

品林徽因,清茶隽语足矣。

她叫林徽因,林徽因的徽,林徽因的因。

【第五名】—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李白(701年-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诗人,有“诗仙”之称,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

我要怎么来说他呢?那些个古代大智慧的神来之笔都无法把他描绘得完全,我这拙笔又怎么写得出他万分之一的狂傲?

但,还是从名字开始。

骆宾王七岁成诗,(相传)李白七岁成“名”。那年春日院头,花开嫣然,木翠葱茏,父亲李客开口吟诗道:“春国送暖百花开,迎春绽金它先来。”母亲接道:“火烧叶林红霞落。”前三句已出,后句待续,是时蜀地李花一簇簇爬满枝头,李白仰头,灵光乍现,缓缓道:“李花怒放一树白。”

天地失色,万物中仿佛只剩下孩子和那一树白花。白是七彩之光的交相融合,白是明镜非台的大彻大悟,白是万物最初的本来面目。父亲便为他取名——“李白”。

李白,简简单单,干干净净。李叶是绿色,李花是白色。李白分两色,自然在其间。名字本是单调的字眼,可有了颜色相衬,便从黑白中脱离成独立的整体,有了灵魂。这名字,说它大雅也成,大俗也罢,毕竟雅俗无界,一念之间而已。可李白这个人,你不得不说他大雅,雅到极致。

世人皆赞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风骨,却也推崇曹孟德志在千里的决心,那么,是入是出,是做卧龙还是大鹏?

李白选择后者。

以李树而名的青年仗剑去国,辞亲远游,长江和山峡伴着青莲的家乡梦传他到远方。一路上他把悲欢歌尽,才名远扬。江陵、金陵、岳阳……最后是长安——他理想中展翅高飞的土地。

长安花不是一日能看尽的,凌烟阁不是暂且就能图画的。

有志者并不是事竟成,百二楚关照样归了汉;苦心人并不是天不负,三千楚甲还是吞了越。我们以为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殊不知现实T m d就一白骨精!

朝廷不重视,官场太黑暗。他怨笔写长安“长相思,在长安”,他愤笔写长安“行路难,归去来”。可是长安长到那么远,谁能独自走完这漫漫功名路?他离去又归来,还是没能一展宏图,扶摇九万里。李白太骄傲,太潇洒,不会阿谀奉承,不懂尔虞我诈,他注定了做那李树,登不了国色牡丹那所谓的“大雅之堂”。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他还是,选择了前者。

李白受牵连发配夜郎,死在金陵。华夏一代惊才绝艳的诗仙就此成为绝唱。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千年后再去触碰那些早已泛黄的诗词,是后世蘸尽墨池水再也写不出的狂傲,是他一个人的传奇。

那么,就寄愁心与明月吧,随他直到夜郎西。

他叫李白,李白的李,李白的白。

【第四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高渐离(生卒年不详)。战国末燕人,荆轲的好友,擅长击筑(古代的一种击弦乐器)。

司马迁《史记》中最扣人心弦的,至少我认为,是《刺客列传》。他们只需一把匕首或一把剑,凭着一颗胆,创造出古老依旧惊心动魄的刺杀行动。

我随着曹沫仗剑登坛,看着专诸鱼肠剑挺,见着豫让吞炭音哑,听着聂政广陵之散,瞧着荆轲图穷匕见,最后,看到了那个背着筑的琴师。

短短几百字,他就走过了史书上的一生。第一次看时,前面那些曲折故事的主人公早已没有印象,我所记得的,只有那个名字——高渐离。

一曲离歌两行泪,不知何地再逢君。

“离”本身就是悲伤。悄悄是离别的笙箫,离人哀,离歌怨,生离死别道尽世间最大的悲哀。离是离离原上草萋萋满别情,离是月的阴和缺、月成玦,离是分崩离析而不能守,离是爱不能求不得,离还是——我们曾经肩并肩后来尘归尘。

可它翩翩还是渐离,渐读一声,是“浸”也是“慢慢流入”。渐离渐离——慢慢的,我们的所有情还是如逝水东到别离。

可是荆卿呵,那不会消失,这只是一种循环。

其曲弥高,其和弥寡。

荆轲唱歌,他击筑,世俗人的眼光于他们的潇洒不过飞蛾扑火,他们相识相知,心意相通。

快乐的日子总是不长久,公子丹请荆轲助他刺秦,心怀大志的荆轲慷慨答应。易水岸,白衣飘扬,他为他击起筑,风扬起长发,高渐离只是低头,不去看荆轲越来越远的背影,激昂的音律拍打河岸,易水定格在指尖落下的一刻——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

可是这一去,就是再也没回来过。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一人一筑,白衣只身往秦宫。他不是不怕,只是觉得,若是离别太久,也许荆轲他会寂寞,那他就让那暴君和他陪葬或是自己去找他。

高渐离凭借他世无其右的乐声渐渐逼近了秦宫。快了。秦宫林宇高阁,金碧辉煌,可他什么也看不见,琴师却被熏瞎了眼。始皇多次被行刺,早已有了戒备,知道高渐离是荆轲朋友,却惜他无双才艺,便只好夺取了他双眼。

如履薄冰。

他千般谋划,把铅装入筑中,待到始皇靠近时,伺机用筑砸向那个凶手。

嘭。一声闷响,是地。失败了。

最后,他想起荆轲,想起他在燕国同他唱的歌,想起他说起刺秦的坚定,想起他渐渐离去的背影——我们曾经肩并肩后来尘归尘。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

嘭。又是一声闷响,地上的人早已没了呼吸,可是他的手指,还抚着弦。

“如果我死了,记得给我弹小曲儿。”他说过。

“翼折雨兮,奈之若何,朔风凛凛,终不离兮。”

后来的谁再唱起这歌谣,才想起其实他未遂了这名这宿命。那忧郁沉稳的琴师,原来有这样不甘和炽热的心。我们曾经肩并肩后来尘归尘,生死相随。

荆卿呵,渐离渐离——终不离兮。

他叫高渐离,高渐离的渐,高渐离的离。

【第三名】—一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纳兰性德(1655-1685),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清代著名词人之一。

纳兰性德和知交从来不称呼“性德”,他们更为偏好的,是“容若”这个字。原因现在早已不清楚,但可以说明,无论是纳兰本身,还是我们,更为喜爱的,始终是“容若”。

纳兰容若,容若。虽然是音译,但这也是一阕绝佳的好词,好词不必过分字字追究,如此反而味同嚼蜡,食之无味。我们只需把它轻轻放在舌尖,幽转不息的味道便缱绻于唇齿,涤荡开来。

相门翩翩公子,江湖落落狂生。清初第一才士,千古伤心词人。

杨雨教授这四句精炼地概括了纳兰这个人,生于“淄尘京国,乌衣门第”,心往“相濡以沫,笑傲江湖”。

他说“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心人)易变”,纳兰从御前侍卫到悼亡诗人,这心确是变了。人不可能不变,时间向前,人不可向后,或许这是一种悲哀,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使得人类以变化后绝对的优势“傲视众生”。

心在变,那情呢?纳兰一生有三段情,这最深的一段,是他的结发妻子卢氏。或许“一生一代一双人”是他最终的企盼,纵然他“不辞冰雪为卿热”,却也逃不过“一宵冷雨葬名花”的凄清结局。

“早点回来。”

“好。”

三年的举案齐眉,赌书泼墨,将他们的爱推到了最高峰。情在最深处终止,就像流星在最美的时刻划落,凝固于记忆之中的,永远就是最美好的。沧海桑田,“一生一代一双人”只是深切的愿望,爱情终究不会永远深似海,纳兰和卢氏也不可能永远像初见初恋那般投入,所以上天带走了他的妻,毁灭了他,也缔造了他。

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曾知?

悼亡诗将他推上人生的至高点,情感上最降到了最低点,是福是祸,我也不好评说。

后来他又爱上了一个女子,或许是爱,或许不是,可这不重要了,他最爱的,始终是他的妻。

三十一岁那年夏天,风光正好,兰花却凋零在这生机盎然的时光中。锦衣公子离开这个他无所留恋的尘世,去找他的爱人,他的妻。

清泪尽,纸灰起。

“早点回来。”

“好。”

“我回来了。”

夜雨铃响,却无白衣凭朱阑静立,月化为环,秋坟未歇双蝶翅轻展。她入了他的画,从此生死不离。

别唱木兰花令,别哼长相思,别打扰他们的相见,他已等了许多年。

他叫纳兰容若,纳兰容若的容,纳兰容若的若。

【第二名】—一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

徐悲鸿(1895-1953)。现代画家、美术教育家、中国流艺术家画派创始人。

前面这么多名字,许多都带有悲剧色彩,纵然的确是悲剧,可取名也不会有“悲”字。有些东西,还是婉约点好,毕竟“悲”的重量,不是一个单薄字体所能承受得了的。而艺术家是永远不会悲的,他们有的,顶多是未完的遗憾。

徐悲鸿就用了“悲”字。据说在他十七岁那年,他去亲友家吃喜酒,满座衣冠楚楚,只有徐悲鸿一人粗布大褂,人们的嘲讽和白眼,使他如坐针毡。顶着世俗的压力和平寒的出身,他借钱读书,可贵人们眼高于顶,怎会瞧得起这个贫家子?

世态炎凉,前途渺茫。千里马不得伯乐,是否将姘死於槽枥之间?他不禁悲从中来,犹如鸿雁哀鸣,遂改名为“悲鸿”。

悲鸿悲鸿,“悲”跌入谷底,“鸿”跃入云端。悲是我生不能承受之轻,鸿是我死不能承受之重。用此名的人定然是隐忍到激烈的人,看惯悲情的心胸定是我等没有的雄浑。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他注定不凡。

徐悲鸿辗转各地,只为了寻求艺术的真谛。在求学路上,他学而不倦,将西方画法完美融入到水墨画中,在山水笔墨中寻求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真实存在。西洋画求个“形”,中国画求个“神”,他力求形神皆备,于无我处寻我,于无人处寻人。

他狼豪笔一挥,侧峰转为嶙峋之势,鬃毛尤墨香,毛毡上生宣晕开浸痕,奔马仿佛破纸而出,一马踏万世基业,锋棱瘦骨一笔便成。成转战三千里,曾挡百万师。墨罢,收笔,字如行云流水,浑然天成。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五十八岁那年,他和他最为仰慕的人死在同一个年岁,梦中的悲鸿是否还挥着狼毫,和他爱的奔马踏河山而来?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他看过同,却没见过大同。妻子廖静文将他上千件作品与收藏无偿捐献给国家,徐悲鸿纪念馆拔地而起,文革时的静默使它感受沉闷的嘶鸣,历史如马,我辈如斯,悲鸿的墨香中是艺术家死如秋叶的静美和一个守护者的忠实。

猎猎寒风中,透骨丹青里,奔马俯仰间越千里而终归于墨。

我曾经爱水墨爱的痴狂,最后却只叹一句“我负丹青。”

正如吴冠中所说:身后是非谁管得,其实,生前的是非也管不得。但生命之史都只有真实的一份,伪造或曲解都将被时间揭穿。

而他,自不负丹青。

他叫徐悲鸿,徐悲鸿的悲,徐悲鸿的鸿。

【第一名】——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历史(生卒年不详)。一个神话般的存在。

中华历史悠悠千载,我只是一个过客,我不能盘点出所有的名字,二十不能包括全部。

感谢亲爱的历史,和那些深陷其中的人人事事,予我们无限追思。

第一名,送给历史,和那些被我遗漏的芳华。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名美人美!果真再见依然!

    (2) (0)
  2. 好文。真心倾慕作者才气。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