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月亮与你共白头

他们这一生的对白,少于保险推销员对客户的对白,少于售票员对乘客的对白,少于餐厅服务员对食客的对白,也少于动物爱好者对动物的对白。他们这一生,甚至没有牵过彼此的手,吻过彼此年前的面容。但他们是相爱的,爱的那样执著,那样沉默,竟让我不忍打扰,只好为他们的故事读上这一段苍白的旁白。

114459567300ef0a69o

月亮与你共白头

文/墨小芭

001 不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不是好蛤蟆

这不是关于我的故事。

如果按照职业一点的说法,我应该是这个故事里的负责读旁白的那一个。

比如说,春天来了,冻结了一整个冬天的溪水开始缓缓融化,而故事的男主角麦嘉越野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发情期。

于是影片来开了帷幕,从严城欢随父亲坐了整整三天三夜的火车抵达左镇,就像一颗珍珠落在满是粪土的牛圈里——至少麦嘉越是这么认为的。

十二岁的严城欢算不得漂亮,只是很美,那种美好,怎么说呢,很干净,很轻,就像左镇的初雪。

我和麦嘉越在放学的路上看见她,在浩浩荡荡的搬家队伍里,她穿着藕荷色毛呢大衣,怀里抱着一本钢琴谱,静静的站在朱红色的大铁门前仰脸跟她爸爸说着话。

麦嘉越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我就从他身上闻到一股浓浓的费洛蒙的味道。

若是单论美貌我是绝不输给严城欢的,麦嘉越却偏偏瞎了眼似的,极深情地对我说,顾惜,你难道看不出来吗?严城欢生来就是要被人保护的,你看她那个样子,跟一只小白兔似的,你在看看你,孙悟空看了你也要喊你三声母大王。

为了不负盛名,我挥起强壮有力的胳膊抡了麦嘉越一个大跟头。

基本上我对麦嘉越的鄙视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从他甩着大鼻涕叫嚣着要保护严城欢一辈子的那个时候开始。

严城欢不喜欢左镇,因为她的父亲在城里犯了错,才被调到这里做副校长。表面上风风光光,门庭若市,送礼奉承一样不少,事实上这里的人没少在背地里编排他的过往,尖酸刻薄地就跟讨伐旧社会的地主似的。

听说是与一个女学生传出了不堪入耳的谣言,却又拿不出证据,妻子抵不住压力离了婚,法院上,严城欢本是要判给妈妈,她却选择了跟着父亲。她说,我相信我爸爸,你们谁都可以污蔑他,但是谁都不能阻止我相信他。

当然,这些都是传言,百分之九十的内容都是我妈从其他妇女那八卦来的。

麦嘉越却对这些深信不疑,他说严城欢就是这样的人,她有自己的尊严,有自己的坚持。

尊严和坚持我倒是不敢说,但严城欢到底是从城里来的孩子,骨子里透着高傲,整天摆着一张凛然不可侵犯的冷脸,很是让我反感。

麦嘉越却说,你懂个屁,不高傲的小龙女还是小龙女吗,那就一穿白衣的疯婆娘。

我被这句话给击中,内心的澎湃久久不能平息,就是你们全家都是疯婆娘的愤怒与吾家有男初长成的辛酸相互交织的感觉。

知道严城欢的身影消失在那扇巨大的朱红色大门里,麦嘉越才把目光转移到我身上。

我特别鄙夷地白也他一眼,看够没?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麦嘉越笑笑,回敬我,不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不是好蛤蟆。

麦嘉越低头看了我一眼,一愣,随即掌心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脑门,说,哎呀,你这个死小孩,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呢!

被他这么一说,我的脸更红了。

我纳闷地想,原来发春这回事,也是可以传染的啊。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