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辛夷坞: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上)

元霄节刚过,学校就开了学。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找工作成了毕业生生活的关键词,随着身边同学一个个签约的消息传来,那种大学毕业前夕特有的躁动气氛也白热化了。

郑微她们宿舍里第一个签下就业协议的是何绿芽,她选择了回到家乡所在县份的一个机械职业技校做老师,这样一来,就终于可以跟她毕业分配回原籍的男朋友团圆了,对于她这个决定,其他几个舍友私下也不无惋惜,她的成绩不错,再等下去未必找不到更好的单位,尤其是黎维娟,口口声声埋怨她傻,大家都削尖了脑袋往大城市里挤,偏偏她要回到那个穷乡僻野去,不过正如阮阮说的,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各人有各人的人生,未来孰喜孰悲,谁有能预言。卓美对找工作一事倒不热衷,家里自会为她安排妥当,用她的话说,找不到工作就干脆找个人嫁了;朱小北一心一意考研,她说,社会太复杂,像她这样雪白的人,能拖一天进入那个大染缸就是一天;黎维娟倒是经常为了找工作的事跑得风风火火地,有一次郑微看见她明摆着宿舍的电话不用,偏偏跑到楼下的IP电话亭联系工作的事,不无好笑地对阮阮说:至于吗,防贼似的。阮阮置之一笑。彼时黎维娟在学校已经有个研二的男友,大概在今后的选择上两人意见存在分歧,她毫不犹豫地慧剑斩情丝。分手的时候倒也伤心了几天,朱小北说她,何必呢,有什么两人一起熬过去不就没事了?她神情悲戚,说出的话却大义凛然:大学生活寂寞苦闷,陪着走过一段就罢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分道扬镳是最好的选择,反正他们也不过是顺应了大四分手潮而已。

郑微问得最多的就是阮阮今后的去向,其实阮阮成绩那么好,不继续深造是有些可惜的,然而她志不在此,她说她是个胸无大志的女人,并不想成为什么学者和女强人,读书到这里,觉得已经够了,那就到此为止,她只希望以后的生活能够简单快乐一些。她告诉郑微,她跟世永私下约定,两人都不回原籍,世永在S市的实习单位对他的表现相当满意,有意在毕业后正式签下他,这么一来,阮阮就必定会在S市找工作,从此跟世永一起在S市定居。阮阮说,他们这也是逼不得已,赵世永的家里过于强势,只有远离他们,天高皇帝远,才能得个安宁。

郑微不无伤心,她说:“阮阮,我真想跟你在同一个城市工作,有什么事,都能第一时间找到你,然后我们还想以前那样一起逛街、吃饭。”

阮阮笑她,“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跟世永在一起,就像你舍不得你的阿正。何况G市和S市相邻,现在通讯和交通都这么便利,我们想见对方,不是随时都可以的事吗?”

“可是你确定赵世永能够顺利签在S市,我是说,他家里会不会早有安排,他又是那样一个乖乖牌。”郑微对阮阮的事依旧有些忧虑。

阮阮迟疑了一下,还是坚定地说:“他答应过我的,我相信他。”

就这样,在后来的日子里,阮阮以她的无可挑剔成绩和综合素质顺利签下了S市一个建筑设计院。郑微和阿正也一起在开学后不久参加了中建的初试,虽然中建依旧对他们说等待通知,但她对自己的表现相当满意,坚信自己和阿正都能够顺利经过复式,然后一路过关斩将,成功拿下中建。

说起来也奇怪,毕业班的课程越来越少,陈孝正却似乎越来越忙,他不再像以往那样跟郑微天天混在一起,很多时候,身为女友的郑微也搞不清,他究竟在忙些什么,偶尔两人一起吃顿饭,他也是行色匆匆,心不在焉,郑微知道问他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只得自行将他的症状归类为:毕业生间歇性综合症。她想,只要过了这段时间,一切都会好的。

话虽如此,有时想跟他说说话,一时间又找不到人,她是急性子,终于难免在见到他的时候大发脾气。陈孝正似乎也有些内疚,安慰她之余,郑重答应她过几天正好赶上两人都没课,要好好陪她,她想去哪里都可以。

郑微提出要去动物园,理由是她在G市四年,还从来没有去过动物园。陈孝正笑她小孩子脾气,但仍然愿意陪她一同前往。     四月的南国城市,花开似锦,两人下公车走了一段,陈孝正见她额上似有细细地汗珠,便提出去到前面给她买瓶水,郑微变戏法地从自己身上的背包里掏出两个装得满满的矿泉水瓶,得意洋洋地说,“看,我早料到会有用到它的时候。

陈孝正接过她递来的水,诧异地笑,“你就背着两大瓶水走了那么老远的路?不沉吗?难怪你汗流成这样。”

她是个懒人,过去出门时带把遮阳伞都嫌沉,现在这样的确不像她的风格。她闻言眉飞色舞地说,“这你就不懂了吧,一瓶水好歹要一块钱吧,我这么一来,不就节约了至少两块钱吗?钱就是这样一分一分地积攒下来的,我现在连逛街都不去了,得把钱留到五一去婺源的时候再用,到那时大玩特玩一轮,才叫过瘾呢。”

话是这么说,擦汗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咋舌,傻傻地笑,“说实话,真有点沉。”

陈孝正二话不说把她的包背在了自己肩上,他喝了一口水,其中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动物园的门票二十块一张,颇让郑微心疼了一阵,不过园里那些可爱的大小动物立刻让她觉得值回票价,她一会喂喂猴子,一会逗逗小鸟,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连带陈孝正也跟着她一路笑个不停。

经过水族馆的时候,他们本想进去,被门口的值班人员拦住才知道这里是要另收门票的,郑微死死地盯住宣传海报上的可爱的海豚和海报,流连着不肯离去,不过想起每人十五元的票价,还是狠下了心拉着陈孝正离开,嘴里还安慰自己,“这有什么好看的,这有什么好看的。”

她使劲向前走了几步,才发现她拉着的阿正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他松开她,自己走到买票的窗口给她买了张门票,塞到她手里,笑着说,“你一个人进去看看吧,我家附近临海,这些我都不喜欢,我在门口等你就是了。”

她摇头,“不行,我一个人进去有什么意思,你快把票退了,要进我们一块进,要不就都不进。”

她拗起来的时候,要说服她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两个固执的年轻人为了这张门票在海族馆的门口争执了好一会,最后是卖票的老阿姨见他们两个年轻人怪让人心疼的,今天又不是周末,四周冷冷清清的,一个人也没有,就做主让他们别声张,两个人一块进去吧。

郑微恨不得冲上去用力地亲那胖胖的阿姨一口,最后还是谄媚地恭维了一句,“阿姨你心真好,难管那么年轻漂亮。”逗得那阿姨笑逐颜开,连忙挥手让他们赶快进去。

一天下来,两人玩得心满意足,回去的时候坐在公车上,郑微累了,就靠在阿正的肩膀上,开心地叹息,“好久没有玩得那么尽兴了。”良久,她听到身边的人轻轻嗯了一声。

有什么感觉能够比疲倦之后依偎在爱人的肩头更加美好?郑微的心里在弹奏欢快的乐章,满足而安详地倚在他的肩上昏昏欲睡。半梦半醒的时候,她察觉到他抚了抚她的头发,然后轻轻地触了触她扑闪如蝴蝶的长睫毛,沉浸在温馨和甜蜜之中的郑微忽然觉得这一幕似曾相似,是了,四年多前,十七岁的她也是在这样摇摇晃晃的公车上,感觉到心仪的男孩落在她眼睛上的轻轻一吻,那个时候的小飞龙,心中的窃喜如小鸟一样振翅欲飞,她以为没有人比她更加幸运,以为自己什么都会心想事成,然而,接下来等待她的却是那个人不告而别的远渡重洋,还有长长的离别。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在最快乐的时候最害怕地想到离别,她忽然紧紧抱着阿正的胳膊,喃喃地说,“阿正,你别离开。”

他似乎吓了一跳,反应如此吃惊,“微微,你刚才说什么?”

她对自己突如其来的神经质感到不好意思,“没说什么,就忽然害怕你会不见了。阿正,你答应我,别让我再等你,我怕我没有足够的勇气一直等在原地,更怕我们走着走着,就再也找不到对方了。”

他没有回答。

那天晚上,宿舍里熄了灯,郑微躺在床上才忽然听见黎维娟喊了声“哎呀”,她说,“郑微,我忘了说,今天早上你刚出门,就有一个男的打电话来找你,我说你不在,他就问我知不知道你去哪了,我说好像是跟男朋友出去了吧,他 ‘哦’了一声,就没再说什么了,也没留下名字。你知道是谁找你吗?”

“谁呀?”郑微一脸迷茫地看着蚊帐的顶端,“该不是老张吧?”老张毕业大半年了,还是会不时打电话来骚扰一下小郑微。

黎维娟笑了,“哪能呀,老张那破声音我还能听不出来,今天打电话来的那人,说话多有礼貌呀,我敢说我没接过他的电话,快跟姐姐说说,是不是又有了什么好的资源,要有的话,别忘了姐姐现在单身,可千万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郑微疑惑地说:“问题是我也不记得我认识这么个人呀,算了,真有事的话还会再打来的。”她想了想,依旧没有头绪,便把这事抛到了脑后。

同样的时间,男生宿舍里,陈孝正也没睡,他在自己的桌子上,给那座小屋模型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他看着它,这是他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做出来的心血之作,可是,现在就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这个小屋可以庇护他的爱情,让他们免受风吹雨打。

他忽然想起了曾毓那天跟他说的话,她指着学校正在动工的多媒体大楼,说,“看见了吗,那些带着安全帽的人,除了民工,还有一些人跟你我一样,大学几年,学建筑出身,这个社会就是那么现实,不管你多有才华,没有关系和背景,你一样得在工地上熬,当然,也许有一天你会熬出头,但是这一天会是什么时候呢,也许一两年,也许三五年,也许更长……谁知道?所以,阿正,你要想清楚,不是所有的路走错了都能重来。“

现实就是这样残忍的东西,它总在你不能察觉的时候,一点一点摧毁你的信仰,摧毁你以为自己可以给出的承诺。什么是长大?当一个孩子知道钻石比漂亮的玻璃球更珍贵的时候,他就长大了,他比任何小孩都要更早地明白了这个道理。

他爱的女孩,是那样的天真无邪,她爱那些充满小情小趣的一切事物,不知愁为何物,她是勇往直前的玉面小飞龙,她的男人,应该给她最广阔的那片天。而他呢,他只有一片残破的屋檐。当然,只要他愿意,他相信她会一直守在他身边,不离不弃,然而当爱情的甜蜜消散之后,在生活的消磨中,她会不会因他而变成一个现实而憔悴的妇人?他打了寒战,如果有这一天,他会恨他自己――他更怕那一天来临时,他会恨她。

妈妈的话句句残忍,然而她是对的,他的选择从来就是在自己和郑微之间。他看着自己的手缓缓将小屋一块块拆得支离破碎――其实选择早已在他心中。

标签: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久之前看过这个小说,不知道这次的电影怎么样,一般小说翻拍的电影都是差强人意的,但是这次我有期待。只因为这是赵薇导演的

    (2) (0)
  2. 真想知道女主角和阮阮是谁演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