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辛夷坞: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春(下)

一墙之隔得韦少宜被她的大动作惊醒,敲着她的房门抱怨道:“郑微你半夜抽什么风?还让不让人睡觉。”

郑微的动作尤在继续,只转身回了一句,“前一阵子何奕发神经半夜在楼下对你唱歌,我说什么了?“

韦少宜顿时语塞,恨恨回房。整个房间一片狼藉之后,郑微终于在从学校带过来的一个皮箱里,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

她打开那个扁平的小铁盒,拿出压在最上方的毕业证和学位证,两张年轻无邪的笑脸穿过七年漫长的时间就那么毫无防备地绽放在她的面前。她把那张开始微微泛黄地照片拿在手中,用手指一下一下擦拭上面的尘埃,照片上的年轻男孩笑容明净,眼神柔和,这才是她的林静,她必须现在看上一眼,因为在她发呆的那一瞬间,她忽然发现自己记不清22岁之前那个林静的模样。刚才送她回家的那个男人,肩膀宽厚,眼神锐利,笑容总是若有所思,下巴和两腮有刮得干干净净依然泛清的胡渣,尽管他看上去那么气宇非凡,风度翩然,可她再也找不到昔日的贴心和依恋。他眼中的她,是否也早非旧日模样。她擦不掉时间覆在他们脸上的尘埃。

林静最后那一句话在她脑海里反复盘旋,越想就越心浮气躁,这样的感觉已经许久不曾有过,是他话里有话,还是她再一次猜错?

没过两天,一通打到她办公室的电话让她隐约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你好,中建二分经理办公室。”接起电话时,早已说得无比顺溜的开场白脱口而出。那边传来既熟悉又陌生的笑声让她看了周渠里间的办公室一眼,立刻压低了声音,“你怎么知道我办公室电话。”她问了之后才觉得这个问题没有意义,他所在的检察院跟她们中建二分同属一个城区,对于公检法机关和政府部门来说,辖区内任何一个企业的联系电话简直都是顺手拈来。

“那天你走得太急,手机号码也忘了留下。”林静的心情仿佛不错,声音也带着几分愉悦。

“现在是我的上班时间。”郑微却没有他那样好的兴致。

林静说,“嗯,工作还挺认真的。所以我现在不打算打扰你,有什么下班后再说,我来接你还是约在吃饭的地方见?”

郑微骇然而笑,“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一起吃饭。”

他的声音柔和,“你总是要吃饭的吧,就当是陪陪我,我最近应酬很多,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好好吃顿饭,觉得胃也不是舒服,你知不知道这一带哪里有比较清淡的餐馆?”

郑微的心几乎就要软了下来,他以前饮食一向规律,稍有不正常,就觉得胃疼,可她还是硬起心肠说:“胃痛胃酸胃胀,就找斯达舒,我今晚要加……”

“加班是吧?”他好像早料到她有此一说,笑道,“不要紧,工作为重,你加到几点,来接你。对了,你们经理现在是周渠吧,他在中建机关市场部的时候,我们曾经一起吃过饭,要不我一边等你,一边顺道拜访他一下……”

“不用了,我忽然觉得好像手上的事情明早上做都还可以。”见风使舵一向是郑微的长项。

林静再次笑出声来,“那你好好上班,我下班在你们路口的转角那等你,你忙完了再出来,我今晚有时间,等一会都不要紧。”

郑微放下电话,暗骂自己没出息,怎么就稀里糊涂答应了他,后来转念一想,不是我军无能,而是敌人太过狡猾,让她不知不觉就上了当。

虽然明知道隔着一道门,里边的周渠不可能听到她刚才在说什么,但她还是心虚地看了一眼,那扇门紧闭着。从下午外出返来开始,周渠的脸色就有点不大对劲,她在他身边三年,深知这个时候的他绝对是个碰不得的地雷,不久前财务部主任不顾她的劝阻敲门进去,怏怏地碰了一鼻子灰出来。虽然不知道是谁有那么大能耐惹得涵养颇好的周渠雷霆大怒,不过他关门的潜在意思就是谢绝打扰,她才不想知道原因,非到必要关口,离那扇门越远越好。

准备下班的时候,郑微已经提前好收拾东西,忽然就听到里间传来了易碎物落地的铿锵之声,接着又是一声巨响。这种情况之下她再不闻不问也说不过去,也是担心周渠把自己关在里面一下午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得敲了敲门,“领导,有事吗?”

里面悄无声息。郑微有些着急了,再次敲了敲门,不见有反映,就硬着头皮推门进去。

门开了,周渠整个人陷在皮椅里,桌面文件一片狼藉,杯子的碎片散布在地板上。郑微心里暗暗叫苦,发泄就发泄嘛,何必扔东西呢,扔东西就扔东西嘛,何必偏偏扔杯子呢?他是爽了,只可怜了她这个收拾残局的人。

“领导,你没事吧?”她除了当着别人的面叫他“周经理”外,私下的时候都直呼“领导”,他也由她去。

周渠不胜疲惫地揉了揉额角,“郑微,帮我把地上的文件夹捡起来。”

她乖乖从命,收拾散落的纸张时,无意中看到了其中最醒目的一张,那是封打印的匿名举报信,矛头直指二分的前任经理,现在二分下属三产公司――盛通建筑有限责任公司的经理冯德生。郑微看了一眼,立刻收回视线,可是终究忍不住,又瞄了一下,见他不理会,知道即是默许,便一边收拾一边翻看,除了举报信外,那里还有周渠从盛通那边调出来的财务档案,饶是郑微对这一方面并不精通,看了仍然后暗暗心惊。对于所有的大型国企来说,三产公司都是一个尴尬而矛盾的存在,一方面为了国企僵化机制的束缚和为职工谋福利的需要而出发,产生名义和体制上独立,实际上却依附和归属于国企的三产企业,三产在国家对国有资产重点规范管理的如今,是个敏感的问题,稍有不甚就容易捅出大娄子,牵一发而动全身。然而很显然冯德生并不是一个很谨慎的人,许多事情纵然大家心知肚明是潜规则,但他就连场面上都做得极不漂亮,漏洞连连,而且猖狂至极。

“领导,这……”郑微把收拾整齐的文件资料放在周渠的桌上,她明白了周渠大怒的原因,不由忧心忡忡,她毫不怀疑周渠是个正直的人,但盛通虽是名义上的独立法人,实际在很大程度在二分管辖之下,冯德生本人尚是中建的正式职工,享受二分中层正职待遇,他的所作所为会让周渠连带授人以柄,处理不好,难脱关系。

周渠当然明白郑微的意思,他叹了口气,“老冯一把年纪了,依旧这么不争气。只是说到底,当年我刚分到中建,是工地上的一个小技术员,他几次提携过我,没有他我未必有今天,知遇之恩我牢记在心。”

“但是……”

“你出去吧,这些事你心里知道就行,我会处理好。”

郑微跟林静坐在清净雅致的日本材料店内,依旧心事重重,为什么成人的世界就要有这么多的丑陋、不堪、无奈。

“想什么?”林静把她喜欢的天妇罗夹到她的碗里。

郑微用筷子拨了拨碗里的食物,她觉得还是应该直截了当地把话挑开了说,“林静,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林静抿了一口清酒,慢条斯理地放下杯,“微微,你心里觉得我是为什么?”

郑微自嘲地笑,“难道是你想说,你现在才开始后悔当初离开,想要让我们再回到从前的日子?”

“你不愿意吗?”

“林静,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在美国近四年,回国三年,这期间你有过无数的机会,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我,可是,七年来,你没有给过我半点音讯。”

她还是跟从前一样,说话总也学不会转弯抹角。

林静说,“我知道你会这么想。微微,其实我没有你勇敢――很多人都像我一样,远远没有你的勇气。我们害怕解决不了的纠葛,害怕付出后得不到回报,害怕不可预知的事情,更害怕自己得不到在乎的东西。在美国的时候,我没有把握可以忘记家里发生的事情,没有把握可以若无其事地像以前那样跟你在一起;后来回来了,我爸也去世了,那时我才再也忍不住打电话找你,你的舍友说,你跟男朋友出去了。其实那个电话是在你们楼下的电话亭打的,我看着你走向他,你笑得那么甜蜜,我当时就想,即使你眼前的那个人是我,我也未必能让你的笑容比那一刻更幸福。这种情况下,我纠缠你又有什么意义,除了徒增烦恼,离开的时候就应该想过这样的结果。如果我当你是我的小妹妹,我可以不介意地守在你身边,可你不是我的妹妹,要不就离开,要不,我就得求一个结果。我不喜欢无谓的过程和徒劳的伤心,你过得好,我也应该过我自己的生活,或许你觉得我自私,不过人总会选择最大程度地保护自己。我是个普通的人,微微,我见过太多像我一样的人,正因为如此,后来我才知道独一无二的小飞龙是那么可贵。”

郑微深深地吸气,好像若无其事地说“或许我也应该做一个聪明的普通人,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小飞龙?”

“你不信也罢,即使那场婚宴上没有遇到你,我也打算好了要跟你联系。”

她笑了,“事隔那么久,你终于发现我过得没有你相像中那么幸福,所以你伟大地回头来拯救我的孤单?还是你现在终于有了十成十的把握来得到你要的结果,你料定我一定会喜极而泣地说,就当这七年并不存在,我们还像以前那样生活。你错了,林静,这七年的日子历历在目,我过我自己的生活,这段生活中没有你。我不再是你的小飞龙,我爱上了别人。”

“可你并没有跟他在一起。”林静淡淡地说。

“是,他跟你一样也去了美国,连等的机会也没给我,我现在是个不断相亲失败的单身女人,但如果我不得不找个男人,我宁可像阮阮一样,嫁给一个只见过六次的陌生人,也不会选择你们。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就这么过一辈子,我会认命,但是如果那个人是你,我不甘心!”

他们终究没有好好把那顿饭吃完,郑微中途匆匆离席,林静追出去,还是把她送回了住处。

深夜,郑微半睡半醒时,收到林静发来的短信:那就当我是个陌生人。

她伏在枕上流泪。

标签: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完了,好长哦。

    (1) (0)
  2. 真好!郑微找到了幸福。。。

    (2) (0)
  3. 大爱。

    许久没有在翻过有关青春の青涩文字了,久到我已经忘却了自己也到了该是怀念那些疼痛时光的年纪了,也许是我也正在经历郑微的年纪,有句话说的特别的霸气虽然有些粗俗但却道出了心声,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混蛋呢,在那样单纯的时光里遇见爱,追寻爱,努力爱,不参杂任何顾虑,迟疑,就那么奋不顾身,可是时过境迁之后有谁会想到,当初的爱,也就像是我们儿时的玩偶,当我们成长到过了玩玩偶的年纪,那些爱,哪怕是再次归来又有何意义呢,最初我们遇见,以为那个人就是对的,就是陪同我们走完这辈子的那个人,于是单纯的付出,从未想过有天,那个人会离开,可是,转念想想,人,总是要先爱惜自己的,站在他的角度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好的前途,更广阔的发展当然是最优的选择,人们都说人的一生只有三次爱,一次懵懂,一次刻骨,一次一生。当我经历过了前两段感情之后,我认为我该是学习做一个贤妻良母的时候了,在那个时候恰巧遇见了你,只是,你却正在经历你的刻骨,而最后陪你走一生的人却不是我,于是我努力的经营自己,只为了当初的一句话,我会在更高的地方蔑视你。但,我终究是太过感性的女子,长久以来总是梦到你,即使告诉自己,你,只不过参与了我成长中的一小段旅程而已,过去了,便是过去了,再回不去,纵使千万般的不甘,难过,心疼,一切都随着成长遗留在那个冬天了。
        亲爱的,感谢你,参与了我的成长,哪怕只是一小段时光。
        亲爱的作者,感谢你的文字,提醒我的生活还在继续,那些青涩的记忆不该拿出来用现在的时光开始无数遍的回忆,感谢你让我看到曾经的自己,曾经的那些有些疼痛而美丽的岁月,岁月静好,一切都可以重来,努力做更好的自己,相信,总有一天,那个对的人会找到你,带给你一生的守护、温暖。

    (18) (0)
  4.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当我们痛不欲生时,只有时间能让我们慢慢淡忘。等走过那一段路,回头看,我们会发现,当初的那个坎并没有那么大。或许当初自认为是对的选择,经过或长或短的时间的历练,变得开始怀疑它的正确性。峰回路转,只是人生,要经过多少个峰和路呢……现阶段的我和你,又走在哪一段呢……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